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君莫笑中心】几人归(6完)

1&2   3   4&5

 

 

6

 

那之后他周围逐渐聚集起了各种各样的人。

 

除了一开始就结识的寒烟柔风梳烟沐和包子入侵,越来越多没见过的角色慢慢走到了他的身边——跟风梳烟沐一样端着重炮装备牛逼笑容直率明朗的枪炮师妹子,似乎因为一直在代练手上跟主人相处时间不多导致性情沉默腼腆、主人一点点欢欣鼓舞的心情都能让他高兴得涨红了脸的小阵鬼,明显是个菜鸟不过看起来很有头脑、一天里面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被包子入侵撩得炸毛的年轻召唤师,跟主人一样猥琐无耻没下限的术士老头,还有沉默寡言存在感极低战斗起来却极其强势的青年忍者和一眼看上去高贵冷艳实际上却温柔文静有礼貌的牧师女孩。

 

看着一群人闹哄哄挤在身边君莫笑首先感到了不知所措。比就叶修和自己两个带着全公会玩家几百号人去抢BOSS还要不知所措。

 

“干什么呢,怂了?”叶修对此的回应是操作着他在千军万马面前潇洒地转向了兴欣公会的阵营然后抬起手在眼睛前面比划了个剪刀手,恶意卖萌之下顿时训练室里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画面里一大堆角色的头顶上都乱七八糟地刷出了震惊流汗炸成黑灰的表情。

 

“妈蛋谁怂了——”还有麻烦把手放下来啊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知道你以前没认识这么多人。开心是吧?”叶修也不罗嗦,转回来在团队里扔了句指示就麻溜地甩出千机伞冲上去拉BOSS了,一边含含糊糊地笑了笑,游戏背景和技能的音效交织成一片的嘈杂声中只有他听见:“我也开心。”

 

“………………”莫名其妙有点感动,君莫笑犹豫着刷出了几个感叹号正在想该怎么接话,那边厢叶修又说:“哎文字泡收下去,省略号发出来干什么呢还打那么长你学黄少天呢,不兴用文字泡挡视角的啊?”

 

“……滚!”

 

今天君莫笑依旧在乱军阵中走位洒脱操作风骚拉走了BOSS以及全场玩家的仇恨,跟平常每一次兴欣公会抢到BOSS的情况都似乎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或许只在于战斗中不少曾靠君莫笑近一些的玩家都表示听到叶神唠唠叨叨不知道在说什么,配合着一边出招一边头顶上还时不时动次打次冒着文字泡的君莫笑显得无比诡异而又带感——难道是什么干扰视线的秘密武器调整节奏的指挥暗号还是今儿个叶神即使抢BOSS仍然不忘勤奋练习手速如此努力简直感天动地?被T走了BOSS还被告知了这件事儿的春易老表示大神的心思你别猜而今天我的心还是很累,只能累积一肚子闷气带着蓝溪阁的人黯然撤退。

 

默默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君莫笑目送着一副受尽折腾主人一松手就要过来滚地哭嚎抱大腿模样的春易老走远了走得更远了走得看不见了,表示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很无辜有什么事情找某个脸T说去。

 

简直是如此可喜可贺的日常,可喜可贺到他一走神就难免想起了在一区,说不定就是这样在这个人和苏沐秋手下,跟自己一样抢着一样的BOSS的一叶之秋和秋木苏。

 

——那时候明明跟一家人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一起的。怎么到了现在说散就都散了呢。

 

他没打算去深究这个问题,只是稍微有点难过。

 

比如在之前叶修罕见地穿戴整齐,最后认真地把他的账号卡放在左边胸前的袋子里,然后跟同样穿戴整齐的苏沐橙一起出门的时候。

 

扫墓用不了多少时间。回来之后叶修一如既往地开电脑上荣耀带着他练级,一边戳小怪一边跟他讲着这一天里的事情。

 

“可惜你没办法看到,要么下次带台笔记本过去让你见见你爸。”

 

“……不用了。”

 

君莫笑想了想,决定不把自己其实能看到他们去了哪里这种事情告诉他。

 

小小的墓碑下面安葬着他的缔造者,他也知道秋木苏就在苏沐秋身边与他一起安眠——那是不存在于荣耀世界里的东西,他们不会死去,也就无需这种东西给他们留下吊唁。

 

不过秋木苏——这个他诞生初始就认识的同类,苏沐秋最早创造也是与他相伴最久的角色——大概会就这么待在比任何人都要更接近苏沐秋的地方,一直默默与他相伴下去了吧。

 

君莫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不过他觉得至少那是秋木苏自己作出的决定;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如果秋木苏想继续在荣耀战斗下去,叶修就一定会代替苏沐秋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至于他,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后?哪有那么多以后,跟我走就对了有我罩着你前途一片光明哦。”

 

“我不跟你还能跟着谁?”

 

“莫笑乖——拿个冠军让你爸看看好不好?”

 

叶修叼着烟嘿嘿一声,一个翻滚让过BOSS的震地波反身顺手一记抛投。

 

“让他看看哥现在多厉害,死那么早后悔了吧没办法来跟哥抢冠军了对吧?心情爽不爽?”

 

“……”稍微别那么嘲讽能死么?

 

“哎对了,莫笑啊。”

 

“?”

 

“往后要是遇到一叶之秋了你会不会哭?”

 

“我靠谁会哭了……”

 

“不会哭就好。”副本通关,叶修拿下嘴上的烟在旁边烟灰缸上敲了敲,又放回嘴里深吸了一口。

 

“下回见到他了,帮我带句话?”

 

“带什么?”

 

叶修笑了笑:“跟他说,加油。”

 

后来没多久他就见到了一叶之秋。在挑战赛决赛的赛场上。

 

除了手里那柄他还认得的却邪之外,其他每个细节都显得无比陌生的一叶之秋。

 

战斗说实话没他们什么事,长年累积的战斗经验和跟操作者之间的配合意识让他们不需要刻意专注已经能与自家主人的每个操作融合得严丝合缝。所以打量打量对方的时间是完全有的,甚至聊上全程的空闲也还是相当有的。

 

可是只有一开始第一次贴身的时候他跟一叶之秋说:“叶修要我带话给你,说加油。”

 

那之后他们一直没有任何交流。无论是他还是一叶之秋。

 

直到最后那一记龙回头将他直接送到一叶之秋面前。两个都只余一丝残血,彼此之间的距离近乎要缩短至零。一叶之秋尚且处在收招僵直之中,而他的攻势接踵而至,千机伞甩成战矛,伴随着飞扬而起的血花,干脆利落地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那一刻一叶之秋不带表情的双眼看向他,他随着他的连击仰面倒下,话音里却似乎带上了一丝笑意。

 

“至少还有你在他身边……真好。”

 

紧接着,一叶之秋血线归零。

 

他已经看过无数次的“荣耀”两个大字霍然跳上视野。金色的光芒洒在他身上,他握着千机伞,第一次觉得这光芒似乎太过耀眼了点,耀眼得让他直想闭上眼睛。

 

我们都只能往前走。再无回头路。

 

人事已非,惟愿各自珍重。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127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