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伞修】背后灵(2)

在这写个公告:背后灵这篇的设定算是被官方打脸了所以推倒重来,这两章放在这不删,修改后按原作结局走,一切尊重原著基础上修改原大纲,顺便追加新剧情。写完全文一起放,我希望我不至于坑了这篇【x

1

 

在时隔十年见者感动闻者落泪(并没有)的重逢之后,这一人一鬼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地就进入了日常荣耀模式。

 

就像是十八岁的苏沐秋出门遛了个弯回来看见一个二十八岁的叶修,偏偏后者还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一般招呼了一声哟回来了啊坐标xxx,xxx等你,然后前者答应说是啊回来了就坐到了电脑前刷卡上机。

 

从头到尾都透出一种哪里都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的诡异和谐感。

 

操作着君莫笑单刷了一遍之后传送出副本,一出门频道里就跳出了个坐标。苏沐秋从屏幕前直起身扭过头,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旁边的机子登了荣耀,跟他视线相接便努努嘴示意他看自己屏幕里的ID。苏沐秋瞅了眼就往那个坐标过去,接着就看到一个叫做神说要有光的满级战法号杵在那儿等他。两人二话不说组了队,然后并肩再一次进了风雪矿洞副本。

 

这才终于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我说你怎么回事?不在南山公墓好好躺着倒跑到这儿来,南山公墓亏待你了怎么着?赶明儿我去帮你欺负回去?”

 

“你至于吗你?”苏沐秋看着神说要有光冲上去,自己则操作君莫笑保持在他身后五个身位格甩手给了旁边一个小怪一枪——有了叶修他干脆就把千机伞固定在枪械模式,以前搭档的感觉正在一点点回归:“我这不是惦记着沐橙嘛哪有心思那么快跑去喝孟婆汤啊?而且这不是还惦记着你嘛怎么样,感动不感动?”

 

“嗯,”叶修平铺直叙从善如流:“简直超感动被沐秋大大惦记着真是三生有幸死而无憾啊感动得都要哭了。”

 

“……一点诚意都没有好吗。”

 

“超有诚意。”叶修在神说要有光的头顶上敲了几个闪亮双眼的表情,“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

 

苏沐秋一时没说话,两人手下不停地转眼又清了几波小怪。他在后面继续远程支援,偶尔侧过头看一眼叶修——这种副本叶修即使单刷也毫无压力,何况他们两人组队一向都是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水平,叶修根本就是一路甩着战矛头也不回地往前推进。可这个人现在却正无比专注地盯着屏幕,甚至没感觉到他的视线,整个人微微绷紧,从里到外都透出一丝不自然来。

 

他知道叶修想问什么。他们以前是经常互相扯皮但是这多半与正事无关,叶修一在正事上扯皮通常就扯得比平时夸张,而这十有八九代表了他在紧张却偏要装得若无其事。

 

即使相隔了十年都没有变化的小习惯,一如既往地瞒不过他的眼睛。

 

一号BOSS倒下。神说要有光步伐轻捷地继续往前开了下一波怪,苏沐秋深吸了口气,决定跟他说实话。

 

“我刚开始有意识的时候,我看到你在哭。”

 

然后叶修手一滑,神说要有光一头撞到了小怪身上。

 

其实苏沐秋最初并没意识到这个人是叶修。他视野里看到的第一样东西是哗哗往外流着水的水龙头,然后这个人的头低了低,他看到一双撑在水台上的手。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指节修长骨节分明,似乎刚刚进行过什么激烈的运动,指尖和关节都略略泛红——这人凌乱又急骤地喘着气,使劲压抑着的连声喘息中不时混杂一点呜咽,声音好像压得太厉害,连带着胸廓中都泛起了隐隐闷痛。

 

他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个人连哭带喘了不知道多久,然后狠狠地用力擤了擤鼻子又抹了把眼睛,俯身掬着水洗了几次脸,终于抬起头看向镜子,像是想整理一下仪容。

 

接着他就在镜子里看到了叶修的脸。

 

这个人是叶修。

 

明显并非十八岁的叶修。

 

他附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刚刚哭了。

 

好不容易理清楚这几句话之间关系的苏沐秋在叶修身体里石化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抹干了脸上的水抓了抓头发咳咳咳了几声确定声音没太大异常,拉下队服袖子整理完领子之后脸上已经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挂上了有点懒散的笑容,拉开公共卫生间的门就走了出去。

 

他看着叶修在走廊里往前走,然后拉开一扇旁边写着客队休息室的门,门打开的一瞬间里面一群人向着叶修扑过来,瞬间又哭又笑毫无形象地以他为中心抱成一团,把人撞得一下子后退几步差点磕到门板。叶修拍拍这个揉揉那个好不容易安抚完,同样明显成熟了很多的苏沐橙就一头扎进他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衣襟不松开。旁边绑着马尾辫的女子搂着短发的女孩哭得梨花带雨,叶修的目光扫过室内的每一个人,最终定格在了放在桌上的金色奖杯上。

 

叶修跟他们都穿着一样的队服,队服上面绣着鲜红的队徽,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队徽下面写着两个字,兴欣。

 

之后的事情都像是走马灯。

 

那会儿他的意识并不太连贯,清醒了一小会往往就重新沉睡过去——只不过时睡时醒也就代表了有醒的时候,清醒了他就透过叶修的眼睛看着这个他本来没机会看到的世界。时间似乎已经是第十赛季结束,如果联盟规则没变的话那距离他活着的那个时候已经过去十年之久。叶修也已经老大不小了,在队里被叫老大在外面被叫前辈,第一回听到有人毕恭毕敬叫他叶神的时候苏沐秋几乎要笑抽过去。

 

他其实完全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叶修身体里。他还是人的时候听说过的鬼故事里讲的鬼附身多半好像都是为了借尸还魂占个身体用用,可他不太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更何况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叶修。不过说到底这些都不重要,根据这么一来二去的观察叶修似乎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叶修他在这里——先不论他现在还找不到离开叶修身体的办法,就算能离开了又怎么着?真不会一出去了立刻就魂飞魄散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再说了按鬼故事的说法人不是一般都看不见鬼的吗?

 

不过这么慢慢地清醒的次数多了苏沐秋也就逐渐摸清了规律,开始他只在晚上有意识,后来偶尔白天也会短暂地醒来几次。到后来他清醒的时间已经比一开始长了不少,偏偏感觉状态最好的时候多数还是三更半夜,那会儿叶修都在睡觉。苏沐秋思考了那么多天鬼生也开始觉得无聊了,更何况一直看着叶修他们每天各种荣耀自己却不能玩,对他这样曾经的荣耀高手而言简直是慢性折磨。

 

于是他开始试着寻求从叶修身体里出来的办法——当然是趁每天晚上叶修睡着的时候。

 

然后刚好这天晚上叶修在做噩梦。

 

那种感觉很神奇,即使暂时都在一个躯体里但他跟叶修还是两个不同的灵魂,可他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激烈的情绪波动——叶修在无意识间喘着粗气不时挣动手脚,苏沐秋也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只知道他很紧张,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只是下意识地想把他叫醒——

 

再然后天旋地转一阵恍惚之后苏沐秋就发现自己骑在了叶修身上。

 

出出出出出来了?就这么简单啊老天爷你坑爹呢?

 

至于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实体那就是之后的事了,那会儿他一心一意想叫醒叶修,结果叫醒了之后就被这小子一脚踢下了床。

 

——他身为一只鬼被一个人一脚踢下了床。

 

这对于苏沐秋而言简直像是十年前天上掉汽车把他砸死了结果十年后天上掉馅饼又把他砸中了,这剧情的神展开程度已经不是他凭借生前那匮乏的鬼故事阅读量能解释的了。不过叶修似乎除了一开始愕然了点之外就没有太多震惊的表现,短暂的不知所措之后就动作迅速地把他拉出去荣耀了。

 

真不愧是叶修。这关系到荣耀的行动力即使隔了十年还是足够雷厉风行,如此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重新碰到键盘和鼠标的苏沐秋简直想给他点上32个赞。

 

准备开最终BOSS的时候苏沐秋已经言简意赅地把这些东西都跟叶修交代了一遍,然后石化的就换成了叶修。

 

“总而言之,我觉得我一定是因为阴间没得打荣耀觉得不甘心所以就跑回来了。”苏沐秋瞅瞅他一脸信息量太大臣妾消化不良的复杂表情,好心地无视掉那其中混杂着的微妙的紧张和尴尬,给自己上面的长篇大论作了总结。

 

为了照顾过了十年在这种事情上却好像还是没什么长进的这个人的心情,他最终还是没全说实话。

 

苏沐秋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TBC

 

 

一如既往地在爆字数的大道上一往无前地狂奔着……orz

评论 ( 16 )
热度 ( 88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