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叶落又逢秋(2)

这篇如无意外大概是日更嗯。

 

==============================================

第一更   下一更

 

 

苏沐秋是在十八岁那年出的车祸。那场车祸极其惨烈,一个十字路口死了六七个人,等十八岁的叶修和十五岁的苏沐橙收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急诊科里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

 

地板上斑驳的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的血迹。焦灼不安地拥挤在手术室外面的人群。来来往往的医务人员处于极度繁忙之中,即使面对家属也没人有心思去挂上温和一点的表情。时不时便有尖锐的哭叫声传来,像是无数细小的针,避无可避地扎痛耳膜。血腥味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充斥了肺叶,让人感觉近乎窒息。他把苏沐橙护在靠墙的一侧,她纤细的手臂死死抱着他,把头扎在他怀里低声呜咽;而他把她搂紧在身边,目光越过人群一直注视着手术室的方向,脑子里从头到尾都是一片空白,直到听到有护士出来问苏沐秋的家属在哪里——

 

叶修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都忘不掉那天医院里的景象。

 

万幸的是,苏沐秋活下来了。

 

在重症监护室里待了半个多月又在医院里住了将近半年,可苏沐秋总算是活下来了——虽然一直处于有心跳有呼吸无意识的状态,医学上称之为植物人。不过经历过这半年各种大起大落的叶修已经不那么在乎了,毕竟人还活着就还有希望,至少现在还给他们的是一个昏迷不醒的苏沐秋,而不是一个贴着遗像的骨灰罐子。不管是他还是苏沐橙无疑都更愿意照顾苏沐秋一辈子,而不是这辈子每年一次地跑去扫墓。

 

他一直是这么想的,即使时间过去一年又一年,也早就做好了或许这辈子苏沐秋都不会醒的心理准备,他还是这么想的。

 

所以看到睁开眼的苏沐秋的一刹那叶修想到的第一件事真不是什么喜极而泣如释重负,而是认真地考虑了一下现在就去彩票站每种彩票都买上十注然后下半生吃穿不愁的可行性,直到苏沐秋看着他,慢慢地眨眨眼又眨眨眼,然后努力想抬起手。

 

只是一个非常微小的动作,然而沉睡了七八年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手腕刚刚离开床单就又无力地掉了下去——叶修看见,便坐到床边握住了他的手,先是松松握着,感觉到他动动手指试图回握,于是又使劲攥了攥。

 

“醒了就好,别担心。沐橙在外面呢,我叫她回来了。没事儿,我在呢。”

 

我们都在呢。

 

温热的体温通过相贴的手掌传过来,叶修想起多年以前在病房里久久握着苏沐秋冰凉的手指、像是在试图用自己的温度温暖他的苏沐橙和自己,终于忍不住还是长出了口气,感觉这么多年来心里一直隐隐紧绷着的一部分终于开始慢慢放松下来,暖融融一片地涌上心头再蔓延上眼角,让他觉得有点想哭。

 

真好。

 

电脑里放着的视频直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叶修看了看时间好像还没到平时结束的点,大概是苏沐橙接了他的电话之后就跑了。不用看都知道微博和论坛上面大概会骚乱上好一阵,迟点得提醒她上去解释解释。苏沐秋醒了没几分钟又开始迷迷瞪瞪,却始终不愿意闭上眼;叶修知道他担心,拍拍他说没事不会睡着醒不来的我在这看着你呢,又帮他翻了个身,苏沐秋才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叶修回想着这个人以前成天活蹦乱跳鬼点子一堆接一堆脑回路神奇得他都经常跟不上,哪里见过如今这副乖顺的样子,不禁伸手揉了揉他那头跟苏沐橙颜色相似的头发。

 

等苏沐秋睡醒已经是两三个小时后的事,而接了电话就迅速赶了回来的苏沐橙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接的一刻苏沐橙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与此同时早有准备的叶修眼急手快地阻止了她整个人压上去的动作,先把苏沐秋扶着坐了起来。苏沐橙还没来得及卸妆可早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叶修和自家哥哥,放声大哭出来。

 

那么多的不容易,那么久的努力和坚持,那么多年的等待和期盼,终于都值得了。

 

叶修像是多年前在急诊室里一样搂住她颤抖的双肩,顿了顿,另一只手从苏沐秋背后绕过去,握起他仍然缺乏力气的手,也放在了苏沐橙的肩膀上。

 

三个人的心跳声交融在一起,快速而有力的一声又一声,像是三双不算壮实却依然坚强的手,相互交握着,就像多年前那样,再一次支撑起了这个属于他们三人的小小世界。

 

 

  

当天晚上三个人久违地挤在了一张床上睡觉。叶修和苏沐秋房间面积虽然比苏沐橙自己的房间大上一点可摆上两张单人床还是挤得慌,所以当年买房子的时候叶修就表示了无所谓,他更宁愿跟植物人苏沐秋一起睡双人床然后旁边腾个位置给他摆工作台。

 

何况早在买房子之前他就已经跟苏沐秋这么一起睡了有五六年,前两年还是地铺。

 

穿着小睡裙的苏沐橙把枕头搬来放在他们两个之间然后趴了上去,笑嘻嘻地端着手机把微博论坛还有荣耀联盟网上他们几个的专区一个个刷出来,放到苏沐秋面前给他看:“哥你看叶修现在的人气简直太变态了,几个月不更新专区点击率还每天上图区首页……君莫笑也是,你坑了这么多年还每年上年榜,叶修说啊你要是再不醒他哪天等得不耐烦了就帮你续写个结尾,诶你那个时候说要写什么结局来着?”最后一句转头问了刚刷完牙回来的叶修。

 

“什么结局?哦你说君莫笑啊。”叶修过来关了大灯,就留了床头的台灯,爬上床拉过了被子:“第二天20级地震全部人挂了呗——”

 

“太坏了!哥哥一定是被你气醒的!”暂时debuff未清的苏沐秋没力气说话,光能挂着无奈的笑躺在那里听着他们你来我往,叶修闻言就是一笑:“嘿要不是我说不定就气不醒了,我就说一天五遍跟他念叨君莫笑该更新了总没错吧,啧看哥这前瞻性……”

 

你那已经不是催更是催命了吧?

 

苏沐橙代替她哥翻了个白眼,回头再一刷新方才更的表示抱歉今天突然有急事提前结束访谈的新微博下面又多了一长串转发和评论,大多是说着没关系能理解下回再见的。她拿手机镜头对着床头台灯的昏黄光晕拍了一张照片,附上一句晚安发了上去,然后退出页面把手机放到了一边,钻进被窝拿被子蒙住了半张脸。

 

“睡了?”叶修问她。

 

“嗯。”

 

“那我关灯。”

 

“嗯嗯晚安!哥哥也晚安——”苏沐橙往苏沐秋那边蹭了蹭,把头挨上了他的肩膀。叶修把她散在枕头上的长发拨了拨避免躺下去的时候压到,伸手关了灯,自己也躺了下去。

 

“嗯,晚安。”

 

翌日叶修就联系了医院然后把苏沐秋带了过去,一群那时参与过会诊的医生都像看珍稀动物一样盯着苏沐秋,一番惊叹后很快把他推去做检查。检查结果没什么大问题,苏沐秋当年的主治医生一边看结果一边感叹门口站着的那一男一女两个小年轻——当年还是两个孩子,现在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居然能八年如一日把人照顾得这么好,之后的复健过程估计挺乐观。苏沐秋没法插话就光躺在那儿听了,叶修和苏沐橙则像那时候问医生怎么照顾植物人一样问了一大堆复健过程中要注意的东西,苏沐橙还拿着小本子一五一十地做笔记。叶修看到检查告一段落就过去他床边坐着,手放在他的手旁边,刚开始只是互相挨着,后来就开始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绕着他的手指玩儿,等苏沐橙记完了便俯身把他背了起来:“来,我们回家。”

 

“嗯,”苏沐秋趴到他背上,在他耳边轻轻地笑,低声重复:“回家。”

 

那之后时间就是流水一样地过。苏沐秋这一醒让叶修和苏沐橙都恨不得24小时围着他转,至于更新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苏沐橙好歹是签约写手,停更了几天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回到了电脑前往下码字;有恃无恐如叶修却根本不介意自己专区的无更新记录再延长一两个月,反正这个月的商稿都交上去了——在论坛里遛了一圈之后转头关掉网页打开SAI,准备继续摸鱼。

 

“七八年不见变得这么懒……”时隔一个多月苏沐秋状态已经好了不少,这会儿正坐在床上抱着新买的笔记本看自家妹妹的文,看着这人左逛逛右逛逛反正就不打算干正事忍不住开口吐槽,“以前那一天两更三更四五更的战斗力哪去了?行不行啊叶修大大?”

 

“这不是跟你保持同步呢嘛?”叶修一手握笔一手按键盘,靠在椅背上姿态放松地涂涂画画,头也不回:“话说回来你这也韬光养晦快十年功夫了,联盟上面一堆小姑娘哭着喊着求你更新啊秋神意下如何?”

 

“什么保持同步,懒就一个字少给自己找借口!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苏沐秋表示鄙视,顿了顿又回去翻自己以前的文档,“君莫笑的话我还在想该怎么接……”

 

毕竟当年断得太毫无征兆又已经时隔这么多年,当时的感觉还是没那么容易能找回来的。

 

来回看了几次存文,反复思考了一下很快就感到了累。还是在复健期间,精力不继是很常见的事。苏沐秋关了窗口揉揉太阳穴,扭头注视了片刻叶修的背影,然后打开网页,输入用户名密码,登陆了荒废将近八年的微博号。

 

积攒下来的各种旧信息不算多,大概是叶修和苏沐橙都不时有上去清理。明明这么多年没用却还留着二三十万的粉,最新的一条是个带链接的公告,被转发了好几万次,看发表时间也已经是八年多以前。苏沐秋戳过去发现是荣耀联盟自己专区的停更公告,大概是叶修代发的,不禁也唏嘘了一下,随即把这条删了,然后发了条新微博。

 

秋木苏V:我回来了!

 

几乎就在发出的同时一条新@和一条新评论跳出,他甚至没来得及关网页,被吓了一跳。现在的人手速怎么这么快,苏沐秋顺手便点了进去。

 

@一叶之秋V:欢迎回来。//@秋木苏V:我回来了!

 

“首杀!”叶修转过身来看着他,得意地笑了起来。

 

微博上沉寂了几秒,然后轰地炸开了锅。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445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