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平行世界的生日礼物(完)

10.26更新后续,已完结

 

·伞修/修伞/微伞修橙

·大量私设注意

·超高校级狗血注意

·入坑四年第一份生贺!!沐秋生日快乐!!

 

文/寂羽

 

 

随缘网吧来了个新网管。

苏沐秋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人正在柜台后面噼里啪啦敲键盘,瞥见有人过来抬起目光盯着他看了两秒钟,盯得苏沐秋莫名心虚——毕竟他是个无法出示身份证的未成年——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敲敲台面:“上机。”

“嗯。”对方倒也手脚麻利,很快给他安排好了,“C区47号。”

“好。”

接触时间不超过一分钟,对话熟稔程度甚至让苏沐秋产生了对方是网吧老员工的错觉,于是他直至开机插卡上荣耀秋木苏都杵在竞技场里了才反应过来,顿时手底下动作都愣得一顿。

这人……好像没查我身份证就放我进了啊?老陶什么时候服务这么周到了连给我开后门的事情都跟新员工交代了吗?

不过事实证明陶轩并没有那么闲。

“啊?没跟他提,一回生二回熟嘛多几次也知道了。”网吧老板扒在隔板上笑嘻嘻抽着烟,“再说了你不是都快十八了吗,哎呀长大了不容易啊沐秋——”

“胡说。”苏沐秋边打着怪边跟他抬杠,“上星期你那个新来的妹子还把我拦着查了十分钟,非要问我现在读初几。”

“哈哈哈哈哈——对了你吃饭没有?”

苏沐秋没好意思说自己兜里就勉强够一晚上网费的十块钱,让人隔三差五请吃饭总归不好意思:“吃了。”

“是吗,那就好。那谁还没回来?”

“他不是去拿身份证了吗,去北京,买的慢车。哪有这么快。”

“我才说怎么只见你一个人。”

说话间秋木苏单枪匹马撂倒了最终boss,一支烟抽完后陶轩走开,苏沐秋操作着满级的神枪又进了本。

本来也就是饿着肚子刷一晚上材料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如果没人忽然端着碗热腾腾的老坛酸菜面坐到他旁边的话。

苏沐秋之前那点八风不动纯粹只是来自于不去想,泡面味儿一飘过来屏幕里的秋木苏都差点绊个跟头,他咽口唾沫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boss上,旁边端泡面过来那哥们凑到了他身后:“这单挑呢?”

“嗯。”那不是平时组队的那个刚好不在吗要能组队谁乐意单挑——只是一码归一码,凭借主观意志不吃饭不等于他胃袋就跟着不喊饿,泡面香味丧心病狂往鼻子里钻,耳机透出的游戏音效之间肚皮“咕噜”一阵响,偏偏身后的人似乎还听见了,叼着烟的嘴里模糊地轻笑了一声,苏沐秋听着就尴尬得牙酸,猛飚手速潦潦草草把boss干掉,耳机一扒拉,心虚又强行若无其事地,“有什么事吗?”

“唔,没事,就觉得你技术不错,过来看看。”

“……哦。”

长年混迹网吧,这种说辞听得太多,苏沐秋淡定回应,心里猛翻白眼,这人是把他当成打游戏的漂亮妹子强行搭讪还是怎么地——人好像也觉得自己说了废话,在他背后静默了两秒,又说:“哎,技术这么好,帮我打个人呗?”

“哈?”

“竞技场。”那人不待他身后了,径自坐回他隔壁,苏沐秋余光瞥见他吐了个烟圈,“我这个号打不过。”

“那换个号打嘛。”苏沐秋看眼手机没见苏沐橙给他发消息,转头准备再次进本,言下之意不准备帮忙。

“放心,不让你白干。”对方倒是一听便知他在想什么,嘿嘿笑两声,把那碗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泡面往他那边推了推。

压在泡面封纸上的手指长而笔直,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跟他的很像。

“帮哥赢一场,这归你了,怎么样?”

“……”苏沐秋一秒钟缴械投降,“好。”

十分钟后。

50秒解决完对手然后五分钟解决泡面的苏沐秋:“大哥你几级的号?”

那人无辜地指指自己屏幕,苏沐秋一看,一个22级小战法戳在复活点里。

“……大哥,你拿个二十几级的号去打满级号?”

“我没打,是他非要跟我打。”人叼着烟,含混不清地,“都说了我这个号打不过。”

“你大号呢?”

“送人了。”

“哦。”

一碗泡面下肚感觉人生别无所求的苏沐秋心满意足喝掉最后一口汤,舒坦地在位子上松口气,才终于把注意力放到这人身上——刚才那场赢得太轻而易举,轻而易举到让他有种这人就是随便找个理由送他泡面吃的错觉,不过随即又否定了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送他碗泡面他又不会以身相许能图什么;然而定睛一看却觉得人眼熟,再想想,哎这不是刚身份证都没看就放他进来的那网管吗?

“你不用坐柜台里吗?等你们陶老板看到了一准——”

“我下班了。”人手底下小战法吧嗒吧嗒进了本,居然也单挑起来,几个基本技能耍得飞起,光看流畅度就不是新手玩家;苏沐秋对战法相当熟悉,条件反射地关注了一下,很快发现这人不光不是新手,技能切换和走位甚至比他家某个同样玩战法的还要老练成熟,顿时来了兴趣:“哎哥们战法玩得不错啊,怎么称呼?”

“我?”那人一杆战矛同时料理五六个小怪,然而显得相当悠闲,闻言瞥他一眼,似笑非笑:“我姓叶。”

“哦。”眼前人明显大他一截,年纪约莫三十上下,苏沐秋也不多想,十分利落地从善如流:“叶叔。”

那人手一抖,百发百中的小战法一记圆舞棍丢到了空气里。

“啊?怎么了?”

“……没事。”

 

那之后他就隔三差五见到这个人。

大白天到网吧去的时候几乎都会看到人在角落里的空机器前坐着,披着件也不知道穿了多久有点发灰的外套,几根翘起来的头发蓬蓬地支楞起来,无精打采又漫不经心地盯着屏幕,敲打键盘的手速也并不快,整个人却莫名其妙自带一种极其专注的气场,专注到苏沐秋坐到他旁边都不好意思打扰,倒是姓叶的看见了他:“来了?”

“嗯。”苏沐秋答应一声,插卡上荣耀,从包里掏出个边角卷起来的旧笔记本。

却邪的优化方案还没定下来,他头疼了很久,打算这几天抓紧时间搞定,等叶修回来给他个惊喜。

“哎,老叶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睡醒了就过来了。”姓叶的抖根烟出来点上,看眼他的装备编辑器界面,“这是做什么,升级?”

“满级了,就是暴击率看能不能升。”苏沐秋也不藏着掖着,任他凑过来看面板。

在这人的强烈抗议下他把称呼从“叶叔”改成了“老叶”,比起前者勉强不那么显老而且好像也更亲切;对方显得很受用,表现是下一秒就拍拍他肩膀叫了声小苏,听得他鸡皮疙瘩掉一地同时据理力争让他别这么叫,然后姓叶的笑得一脸和蔼可亲:“没办法,谁让我比你大。”

“……你们姓叶的说话都这么欠揍的吗?”

“唔,”老叶居然还认真思考了一下,“没有啊,我弟就不欠揍。”

“……”苏沐秋脑子里浮现出叶修抢他碗里水煮鱼的时候那张理所当然的脸,怎么想都觉得跟这人很像。

不能多想,再想他估计要把这人当叶修揍一顿。

“啊,本来应该更快一点。手生,不好意思浪费你们时间。”

有人会开着他的秋木苏1分钟撂倒两个霸气雄图高玩然后还这么说话的吗?

不过……苏沐秋拿回自家大号,想想刚才的野战,觉得这人还是很强的。

姓叶的说话的确欠揍,嘲讽程度比起叶修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与此同时他也很强。

强到再嘲讽的话经他说出来都只是实事求是的地步。

这人职业是战法吧?这年头随便拉个网管出来也能跨职业精通的吗?

“你刚刚怎么把那个拳法家送那么远的?连射?”

“啊那个,也算连射吧,不过这叫押枪,来我做给你看看……”

这天他在网吧待到深夜,离开时姓叶的跟他一起出了门,说要去买个夜宵,两个人暂时同路,一同往他住处的方向走。

“就这个,老板来个炒河粉。”

“那我先回去了?”

“嗯,拜拜。”

夜晚空荡荡的十字路口斑马线绿灯一闪一闪,苏沐秋快步跑了过去,刚上人行道,忽然觉得兜里手机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是个010开头的陌生来电,顿时眼前一亮,连忙按接通。

“喂?”

“喂!沐秋我到了!”

“那就好,你现在回家去?”

“这点回去我爸不打死我。”

“那你今晚住哪?”

“在网吧呢,通个宵,一早就走。”

“行,那你自己小心,别被人拐了。”

“怎么可能,”他家搭档熟悉的声音透过信号不那么好的电话线传过来,“要拐也就拐你这种长得小白脸的……”

“你说谁小白脸!却邪还要不要!”

“要要要,沐秋大大英明。”那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声音笑着,苏沐秋听着也禁不住跟着笑,“成,早点回来,回来给你个惊喜。”

“好啊!”

“对了,这几天陶轩那来了个网管,技术不错,也姓叶,等你回来介绍你认识认识。”马路对面老叶似乎还杵在那里等炒河粉,烟头的红点在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若隐若现地亮着;苏沐秋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我觉得他挺像你,哈哈哈。”

 

“我们家网还没修好?”

“嗯,说过两天才能来——没关系,你晚自习下课了给我发消息,我去接你。”

“好——那我出门啦!”

叶修不在网络维修工也迟迟不上门的日子里苏沐秋自然还是泡网吧。

跟他一起泡网吧的还有一个将单位福利利用到极致的老叶。

“我?”姓叶的振振有辞,“我上夜班。”

“……”

你夜班不也是换台电脑继续荣耀?

隔壁传来熟悉的有一搭没一搭的键盘声,苏沐秋漫不经心打着小怪开始走神。

刚开始不觉得有什么,等相处久了,仔细想想便总觉得这人有哪儿奇怪。

自己这么大的就算了,然而三十好几还成天游戏的真的不多,三十好几成天游戏技术水平还这么高的更是少之又少;荣耀开服三年不缺高玩,然而称得上顶级的那部分ID绝大多数都是从第一区起步的老玩家,且不论不管他怎么拐弯抹角问这人都不肯透露大号,单纯是他自己掰着手指一个个公会数过去,也不记得哪里有个技术拔群堪比叶修甚至比叶修还强的战斗法师……难不成这人是传说中独自修行的隐世高手那类型的?呸想哪儿去了这是网游又不是武侠小说——

“喂,小苏?”

“啊?哦!”苏沐秋被他一叫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开了十几个怪,秋木苏一个远程几乎被淹没在怪堆里,连忙打点精神迅速迎战;旁边姓叶的却没在打本,手里拿着他画满乱七八糟图案的笔记本研究着却邪的草图,过会儿头也不抬地来了句:“这个位置考虑换个材料,绸桐木怎么样?”

“绸桐木?哦好,我看看。”苏沐秋搞定那堆怪,随手把秋木苏丢在本里,凑到他身边去。

这人不光能说会打,还会用装备编辑器,甚至水平远远不止他自己一开始说的那句“略懂”。

只是苏沐秋想了又想,始终想不起荣耀里除却邪以外还有第二把银武战矛。

这天下机的时候距离苏沐橙晚自习结束还有一段时间,苏沐秋无处可去,随缘网吧距离苏沐橙学校也不远,索性便往门外马路牙子上一蹲,从口袋里掏出烟来——还是他送叶修去火车站的时候后者塞给他的,本来就只剩下三两支,烟盒子揉得皱巴巴的,硕果仅存的一支摸摸也有些潮了;他把烟抖出来咬在嘴里,再伸手去掏才想起没带火机,正想起身,便忽然有一只手从肩后伸过来。

“抽烟?”姓叶的叼着烟站在后面——他就没怎么见这人不抽烟的样子——递来一个火机,苏沐秋接了,点完递回去的时候又说了声谢谢;姓叶的嗯一声揣回兜里,苏沐秋听着他吐了口气,便看见烟雾在路灯的灯光下慢慢扩散开来。

这个人……

“老叶你玩荣耀多久了?”

“十几年。”

“哈?”荣耀才开服三年啊?

“我说我玩游戏玩了十几年。”

“……哦。”我又不问你这个,“荣耀呢?”

“一开服就在玩了。”

“那跟我一样。”苏沐秋咳嗽两声,他不常抽烟,抽急了便觉得呛,“说起来你这么厉害老陶知道吗?”

“那我就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了。”

“我跟他说说?”苏沐秋想起那份荣耀职业联盟的报名表,“你刚来可能不清楚——我们打算跟他一起组建一个战队,要是能一路赢下去,说不定能当职业选手,哈哈哈。”

他想起陶轩眉飞色舞的样子,想起那个刚建立没多久还很简陋的联赛官网首页上金闪闪的奖杯,话音也不由自主抬高了些:“你这么强不考虑一下吗?”

“我?”那人好像有点吃惊,片刻后笑了起来,随手碾灭烟屁股,吐出最后一口烟,“我只是随便玩玩,这种事情得归你们年轻人了。”

“好吧。”这不是苏沐秋想听到的回答,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意料之外——特别是目睹此人尽量低调的游戏作风之后,“可惜了,还想什么时候能正经跟你打一场。”

“有什么可惜的。”姓叶的依然笑着,抖出下一根烟点上,那个笑容有些淡,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未来的路长着呢,慢慢来吧。”

“……”说这样的话真的好吗你也老不到哪儿去啊?苏沐秋默默腹诽,然而这人甚少露出这种感慨什么的表情,这让他难得显得很正经,正经到苏沐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嗯。”

“荣耀是个好游戏。”他身后的人说着,“好好打,你会很了不起的。”

“嗯。”

“拿个三五个冠军。”

“哦。”荣耀职业联赛都还没正式成立就说这个真的好吗?

“好处多多的,比如一夜暴富。”

“……”

苏沐秋觉得被这几句话说得心潮澎湃的自己就是个傻逼。

 

四天之后叶修回来了。

回来第二天就发烧了。

“你挂了吗?”

“挂了。”

“挂之前先把报名表填了今天截止!”

“行了行了你帮我填一样的……”

苏沐秋捏着那张战利品身份证抬脚踢踢被子里的人,踢了半天他家搭档也就蠕动了一下往被窝里缩得更紧了些,一副几天没睡觉谁都不能阻止我睡觉的样子;苏沐秋看着被子外面那个头发乱糟糟的脑袋叹口气放下脚,想想人也确实不容易,于是把苏沐橙的被子也搬出来往他身上再压了一层,又往他手够得着的地方放了杯水,等人睡熟才轻手轻脚出了门。

等平时皮糙肉厚然而一病起来就昏天暗地的叶修大致恢复、开着一叶之秋也不会把自家战法抖成共济失调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三五天。

“嗯?家里这网怎么回事?”

“之前网线改造完了就动不动掉,可能网络不稳定吧,这两天不还在修。”

“那我也到网吧去得了?”

“你?等你状态恢复到手速赶上我一半再来,少浪费网费。”

“喂!”

“得了你好好休息,没了你老叶还能搭把手——啊,就是之前说的那网管。”

“行啊你……”

苏沐秋摸摸人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又念叨了一次记得吃药,直到叶修不胜其烦把他推出门,才听着哐当关门声走下楼梯。

病着的小叶固然不让人省心,殊不知就这几天,老叶也不那么让人省心了。

“你今天又过来干嘛?”

“唔?”站在街口的人瞟他一眼,举举手里的葱油饼,“买早餐。”

天知道平时刚值完夜班就睡觉的这人为什么忽然间天天跑来他家楼下吃早餐。

而且还不止早上,这人在他家附近出没时间从第二天开始就扩展到了全天候。

“今天忽然想抽黄鹤楼,那边没有了。”

“突然想吃这家的炒河粉。”

“整天坐着不利于健康,出来走走。”

之前连续十天没迈出过网吧一步的人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个?找借口也麻烦走点心好吗大哥?何况这更类似于……

“你跟着我干嘛?”

站在路边等红绿灯的时候苏沐秋终于忍不住问了实话,问出口的一瞬间甚至还奇异地有种少年漫画主人公揭穿啥幕后阴谋的既视感,然而姓叶的咬着烟屁股无辜地瞥他一眼:“哥这是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谁没事跟着你。”

你丫抽着烟站大马路边上呼吸新鲜空气?

苏沐秋觉得这人堪比城墙的脸皮底下一定另有目的,问题是他也说不出来会是什么——一个成年人一不偷二不抢每天尾随他一个穷得大概只剩账号卡的未成年?何况人看起来的确也没想干什么,全部的兴趣看起来只有陪他过马路以及目送他回家……虽然听起来很有问题没错然而于他也没什么损失啊?至于……

他拐进内街的时候扭头看了眼,姓叶的已经扭头往网吧的方向去了,只剩下一个烟雾缭绕的背影,杵在车水马龙的大马路边上,看起来……确实是在专心致志地呼吸新鲜空气。

去你大爷的。

鉴于这人完全不打算跟自己说真话,苏沐秋干脆也不再纠结,他爱跟就随他跟着,甚至邀请他去家里跟叶修深入浅出地交流交流,不过人看起来毫无兴趣:“还是算了吧,我不欺负生病的人。”

“也是。”苏沐秋深以为然,姓叶的瞅瞅他,似笑非笑地,“何况你们现在还打不过我。”

“卧槽!单挑!”

第二天苏沐秋丢给他一个一叶之秋,然后拉着他在竞技场打了整整一白天。

“怎么样?”那人摸水瓶喝水。

“……”苏沐秋斟酌一下怎么说会显得不那么丢脸,“还不错。”

“你也不错,”姓叶的掏着衣袋只掏出个空烟盒,苏沐秋摸出自己的给他,他说句谢谢抽出一支,语气并不敷衍,更像是在跟他认真进行技术上的交流,“那下浮空弹时机很好,押抢也不错,差点就打中了,回头进本多练练。”

“……嗯。”那句“差点就打中”有点扎心,苏沐秋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人作为战斗法师的操作者显然更胜叶修一筹,甚至对神枪手的了解都不在他之下,战斗过程中颇有种被敌人摸透了底细的惊讶与无奈;他定定神正想说什么,忽然瞥见电脑屏幕下角的时间,顿时跳起来:“完了迟到了!得去接沐橙!”

“哦?”

苏沐秋顾不上跟他啰嗦,这几天苏沐橙手机坏了还没来得及买新的,他要是不及时赶到少不了就得花大堆时间找人,在前台结了账就匆匆往外跑。

正是傍晚下班时间,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人。苏沐秋刚好被绿转红的信号灯截住,站在人行道最前面,有点急地张望着,只等灯一换就拔腿飞奔;然而刚站定没多久忽然背后的人群发出不满的抱怨声,姓叶的居然也跟了出来,费力地拨开人挤到他身边,如释重负地吐了口烟:“你跑那么快干嘛?赶投胎吗?”

“这不是我该问的吗……”苏沐秋直接把腹诽的内容都说出来了,没错我是赶着去接妹妹你是赶着去干嘛?赶着上下班高峰期呼吸新鲜尾气吗?

“我……”

对方移开视线显然又开始编理由,苏沐秋这么多天早就见怪不怪了,正好看见红灯转成绿灯,摆摆手就往前走,“行了我知……”

一切发生在一瞬间。

有什么飞速接近的巨大阴影在天地倾覆的视野里笼罩了他,有双手用几乎要扯下他胳膊的凶狠力道把他甩向一边。

记忆末尾似乎残留着人群的惊呼与轮胎跟地面摩擦的刺耳巨响,而他的意识到此为止彻底中断。

 

那之后,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

事情发生后不久他就在抢救室里醒过一次,那时候身边好像还是老叶,随后就被推去做各种各样的检查;他也不觉得哪里疼,就是一睁眼就头晕,整个人时昏时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转移到住院部,床边的人换成了叶修和苏沐橙,而等他能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跟他们说话,就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

“脑震荡!知道什么叫脑震荡吗?”他尽忠职守的搭档趴在床沿指着病历上面的医生诊断给他看,“意思就是脑子撞坏了,所以……”

苏沐橙一手推开他:“只是轻微脑震荡啦,也没什么外伤,医生说观察一星期没事就能回家了。别听他胡说。”

“……哦。”苏沐秋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晕,所以只是简单答应一声,又再次闭上眼睛。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老叶挤到他身边的瞬间,之后的事情,他都想不起来了。

是姓叶的推开了他吗?现在他人在哪儿?应该没有大事吧?

“老陶通知我们过来的,有人给他打的电话,说你被车撞送去医院了。”

“啊那个……就是我之前跟你提的那个网管,技术很厉害回头想介绍你认识那个。”

“哈?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叶修一脸莫名其妙。

“就是你刚到北京的时候啊?那时候家里网不是坏了吗我一直在网吧上网来着,那时候……”

“有这件事吗?不记得了。”

而后这事还没完。

“送你过来的人?那人就说自己是个路人,抢救室那边护士说的。”苏沐橙托着腮努力回想,“那人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脚崴了,当时你枕头底下还压着几百块钱,估计也是他放的——可是我们都没看见他,可能什么时候走了。”

“……”那不就是姓叶的吗尾随自己的时候挺高调的啊怎么忽然间这么低调了?“欠着人家钱也不好,回头我去还了吧。”

“诶?哥哥你知道是谁吗?”

苏沐秋咬牙,“大概知道。”

几天后他顺利出院,第一件事就去了趟随缘网吧。

“哎老陶,老叶在吗?”

“老叶?”陶轩同样一脸莫名其妙,“我这里没姓叶的啊?”

“就是你之前招的那个网管啊?值夜班那个……”苏沐秋跟他大眼瞪小眼,仿佛感觉自己的记忆出了什么问题,难不成这人真的没存在过?“你不记得了?”

“值夜班的?我就没招到过愿意值夜班的,现在还头疼呢——”陶轩指着门口的招聘启事给他看,“承你吉言,真能招到就好了。”

“不是……”他急着正想辩解,后面叶修上来一把搂住他肩膀:“行了老陶你担待担待,这人一星期前才一头撞马路栏杆上呢可能有点记混了——来来沐秋,你不是要给我惊喜吗?现在惊都惊够了你还不让我喜一下?”

“……”苏沐秋无奈,“上机。”

“好。”

还是C区46号跟C区47号。

“这个好,你之前不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加暴击吗怎么忽然就开窍了——”叶修拿着一叶之秋欣赏却邪欣赏得如痴如醉,引得苏沐橙也凑过去看,两个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这边,苏沐秋也就不去插话,然而手底下动作不停,秋木苏抬手引来一个小怪,然后一串子弹将其远远送飞。

所有人都不记得姓叶的,除了他。

只有这一手被称为押抢的技术,以及却邪大幅提升的数值,明晃晃地提示着他,那不足半个月的相处并非他的错觉——

“沐秋,之前有人拿到前台来的,你那天是不是走得太急忘记拿了?”陶轩递过来一个笔记本,他认出是自己用来研究自制装备那一个,连忙说了声谢谢,拿回到手里。

旧得起毛的本子打开,他快速翻了一遍确定没有漏页,翻到最后,忽然顿住动作。

本应是空白的尾页上,却有陌生的、并不算多好看的字迹,白纸黑字地草草写了几句话。

“我不知道该给你写什么好……不过等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大概应该已经不在这边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到这个时候来再见你一次,不过现在这样回去也不错,也没什么遗憾。

“有你的嘉世肯定会很厉害的,所以别跟他们客气,多拿几个冠军。 

“不过过马路记得看车,毕竟每次拿冠军还得去南山告诉你挺麻烦的。”

嘉世?嘉世是什么?

“想想你也快十八了,既然如此先跟你说句生日快乐吧。

“不用知道哥是谁,等你活到三十岁自然就知道了。哈哈。”

夜色降临的时候他们结账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陶轩追出来:“对了忘了问你们,觉得我们战队就叫嘉世怎么样?”

“唔,可以啊。”叶修对此并不在意,苏沐秋也简单地点点头:“嗯。”

——“有你的嘉世肯定会很厉害的。”

他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们刚刚迈出步伐。

“还头晕吗?要不要我背你?”叶修站在台阶下面看向他,他笑了笑,抬脚跟上他们。

“走吧,回家。”

 

+FIN+

 

评论 ( 45 )
热度 ( 254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