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叶落又逢秋(9)

本更全段主刷伞修橙。算是回忆杀?

(据基友评价)也许微虐虽然我个人觉得还好【喂

=====================================================

第一更   上一更   下一更

 

 

当晚结束之后时间已经不早。荣耀联盟网给外地过来的作者们在会场附近安排了下榻酒店,步行过去也就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写手画手们三五成群地走在路上——他们中的不少人其实都已经在各种现场访谈或者活动中露过脸,多少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了。不过借着夜色,倒是没有被粉丝认出来之类的事情发生。

 

“晚安!”

 

“明天见哦!”

 

第二天还有活动,大部分人都选择早早回去房间休息了。苏沐橙目送着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向电梯间,旁边楚云秀叫了她一声:“我们先去坐坐?”

 

“好啊。”

 

两人作为同一年在荣耀联盟网文区崭露头角的女性写手,关系自然比其他人更要亲密一些,说是三次元的密友也毫不为过。虽然见面次数也不少但多数还是在年会期间,作为全职写手来说平时还是没有多少闲暇时间的。

 

酒店一楼的咖啡厅。

 

苏沐橙和楚云秀在靠墙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服务生过来写了单就离开了,这个时间整个咖啡厅里只有三两桌客人,扩音器中流淌出音量刚好能让人听见的、节奏轻缓的纯音乐,显得很安静。

 

“……我觉得这里不能抽烟啦。”

 

看着对面的友人习惯性掏出烟盒——那动作在她眼里简直能跟某个烟鬼画手重合在一起,苏沐橙忍不住就低声笑了起来,手肘放在桌面上托起了腮。楚云秀愣了愣,看见桌面下角的禁烟标识,才如梦初醒地拍了下脑袋把烟盒收起来:“真忘了,抱歉。不过幸好是我,要是叶修的话坐在这里他能憋死吧?”

 

“他其实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画画的时候不抽在房间里的时候也不抽——那时候是为了哥哥啦。”

 

“对了,你哥怎么样?”楚云秀是早就知道秋木苏和苏沐橙关系的。后来相熟了之后,也知道了秋木苏无限期停更的真正原因。

 

“很不错啊,医生都说了不起。刚开始那一个月是挺辛苦的,不过哥哥那么拼命,当时就觉得一定没问题的。”

 

那时候的苏沐秋身体比现在还要虚弱得多,语言表达能力也缺失了很大的一部分——不过至少,还能叫出她和叶修的名字。每天在康复科的各种恢复性训练都能轻易地在很短的时间内耗费掉他全部的体力,几乎每次都在结束之后的回家路上趴在叶修背上睡死过去。那段时间苏沐秋表现不出明显的表情,目光因为疲惫的关系也经常显得有些飘忽茫然,可那样一天天努力着的姿态却分明在一声声地说着,决不放弃。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也是……幸好有叶修在吧。”

 

一开始苏沐秋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里面的那半个多月里收过多少张病危通知书苏沐橙已经不记得了——作为跟苏沐秋有血缘关系的唯一亲人,上面签的都是她的名字,可那时候的她根本没有勇气去一张张细看。拿回家给叶修看的时候叶修也就是草草看一眼、往抽屉里一扔就继续画图去了,他们当时的经济状况容不得他去干任何多余的事情。

 

那是叶修接商稿接得最多的一段日子。那时候一叶之秋已经是一个成名的大神画手,可他的图根本不难拿到,只要是稍微有点经济能力的杂志或者社团主催都能轻易约到他的稿。从杂志封面同人志封面到各种彩色黑白插图G图海报,一张又一张的成品被他发出去,换成打到银行账号里的稿费,再交给医院。

 

半个多月,除去赶图和跟苏沐橙换班去医院守着苏沐秋的时间,叶修几乎就没有安生地躺在床上睡过觉。

 

可是同样是这半个多月,平均每天近万的医药费就这样靠着叶修的稿费、有限的车祸赔款还有他们剩余的积蓄,硬生生撑了过来。

 

就连叶修自己可能都记不清那时候他到底接了多少稿子、到底画了什么又到底用在了什么地方,而其中又有多少幅在他接稿的时候已经知道这些图会被署上别人的名字,他只要签下保密协议,就能获得比原价格高出一大截的稿费。

 

“说起来,我记得你哥当时在医院住了很久吧?”楚云秀抿了抿手里端着的黑咖啡,“然后叶神就这么画了大半年?我是不是该庆幸他那时候没有过劳死……”

 

“嗯?”苏沐橙摇摇头:“没有啊,他最拼命的时间也就那半个月而已。因为……后来,他就加入了嘉世。”

 

“他原来是那时候进的嘉世?”

 

“是啊,因为那时候虽然哥哥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间可是一直都没醒,所以还是一直在住院……那会儿我们能找到的、在经济能力上有可能可以帮得到我们的,就是陶轩。

 

“他跟我们说,如果叶修能加入嘉世插画工作室成为商业插画家的话,那最初这段时间他可以全额负担哥哥的医药费,不收一分钱利息,只要我们承诺之后会还这笔钱。”

 

然后叶修随即就拿起笔在面前的几份合同和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在旁边忐忑不安地注视着他的侧脸,那时候的叶修瘦了不少,脸色有点苍白,挂着明显的黑眼圈,然而目光灼灼发亮,握着笔的手也稳稳地没有一丝的颤抖。他注视了一瞬文件上自己的名字,放下笔站起身,微笑着向坐在对面的陶轩伸出手去:“请多关照。”

 

“欢迎你!”那时候同样还很年轻的陶轩握住他的手,“一起努力!”

 

“一起努力。”

 

“还真是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啊,谁看得出来现在那个陶轩以前会是这个样子。”楚云秀听着也是表情复杂,在某种程度上多少有点感同身受:“现在都解散了就不管了,真要说也是可惜邱非他们这种刚冒尖的孩子。可是说实话,别说嘉世……就算是我们烟雨也……”

 

“……”苏沐橙沉默,但是也没有多少疑惑的神色,显然对好友的状况不是完全一无所知:“烟雨上面,还是那个意思?”

 

“嗯。”楚云秀沉重地点点头,目光里有些茫然:“真的不合适……不是说那两个女孩子没天分,可是她们的风格真的不合适。这真的不是能力的问题,不是我的脚本不好也不是她们画得不好……可是没人肯听我说。一个都没有。”

 

她把视线投向苏沐橙,笑容里颇有些无奈:“所以说沐沐你真的是幸运……太幸运了。从一开始就有叶神带着你,没有人能限制你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可是……不是谁都能像你这么幸运的。”

 

“我明白。”知道对方只是叙述事实、没有丝毫嫉妒和针对的意思,苏沐橙轻轻抿了抿嘴:“这么多年,幸好有他在。”

 

她注视着杯中喝了一半的卡布奇诺,静静笑了笑:“那时候我们不是已经把哥哥接回家了吗?就是在那前后,我干了件丢脸的事儿。”

 

“什么?”楚云秀也笑。

 

“那天半夜我做噩梦,梦见一觉醒来发现叶修不见了,所有他用的东西都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过这个人在家里住过一样;可是哥哥还是无论我怎么叫都叫不醒。我还以为叶修一句话不说就走了,醒过来之后就哭着跑去他们房间——然后看见哥哥照样躺在那里,而叶修坐在电脑前面画画。

 

“我那个时候哭得可凶了,把叶修都吓了一跳,连忙过来安慰我。我说我做梦以为你走了不回来了,结果弄得他好无奈,蹲在那里揉我的头,说——我好歹也是你哥啊,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

 

——那个平凡的深夜里,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电脑的显示屏亮着,蹲在她面前的叶修背着光,样子表情都看不分明,只有眼里微微亮着细碎的光点;那样的他,却是她记忆里最帅气的样子。

 

就像很多年以前,把幼小的她使劲举高高的苏沐秋那么帅。

 

那之后——她第一次说“喜欢写文”的时候微笑回答“那就写呗”的叶修;一五一十指导着她每个措辞每个情节安排乃至整篇文章节奏快慢的叶修;在商稿之余多次通宵,把她的第一个脚本画成了完整漫画本的叶修;和她一起创作出叶落又逢秋系列的叶修……

 

还有一个多月以前、站在苏沐秋前面两三步的位置,看着他扶着护栏努力挪动双腿一点点往前迈步,笑着说沐秋别紧张哥看着你呢,眼神里却小心翼翼地戒备着、随时准备张开手冲过去扶他的叶修。

 

苏沐秋用不算壮实的肩膀把她扛起,给了她幸福无忧的整个童年;而叶修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牵起她的手,最终引领着她长大成人。

 

一路走来,相濡以沫,不离不弃,风雨同舟。

 

“都是我的哥哥啊,他们。”苏沐橙抬起头看向她,眼睛里盈着亮亮的光,盛在眼底微微摇曳着:“我最好的哥哥。”

 

“……所以怪不得之前那么多人把你跟叶神凑一对吧,你们关系那么好。”楚云秀了然地点点头,又忍不住凑上前去小声八卦:“所以其实是一对的真是你哥和叶神?”

 

“这不明摆着?”苏沐橙看回去。

 

“你不是写言情嘛……我还觉得你不会那么容易接受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进展到‘恋爱’这一步啦。”苏沐橙笑,“他们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么一副惹人烧的样子,说不定早就背着我表白过了也说不定,如果哪天不这样了我反而还会觉得不习惯吧?而且……说到底吧,我们不过都是希望自己身边彼此相爱的人,最后都可以在一起而已。”

 

愿人人终得所爱。愿你们终得所爱。

 

TBC

 

评论 ( 77 )
热度 ( 395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