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祝我生日快乐

·伞修橙亲情向&轻微伞修伞

·给我最爱的小女神!18岁成人礼快乐!

今天不是我生日啦hhhhh!祝我生日快乐只是标题!生日祝福都送给沐橙啦谢谢大家!!【笑

 

文/寂羽

 

 

苏沐橙28岁这一年,春节来得很早。

“沐沐!今年的画册,什么时候有空来签个名?”

“好呀,”远远听见陈果的声音,苏沐橙暂停了几天前年后第一场常规赛、兴欣对微草的团队赛视频,换角度看看,在笔记本上写了几句话,这才摘下耳机站起身。

“这就来。”

像这样以队长的身份,在集体复盘前进行全队总结,自从接任兴欣队长之后,早已变成她的日常了。

就如同这一年,再一次习惯没有叶修在身边的春节一样。

“诶?今年就我跟你?”

叶修刚回家那年陈果没什么实感,毕竟即使兴欣建队第十赛季拿了冠军,也无法改变全队初出茅庐的事实。何况夺冠后叶修随即宣布退役,十一赛季初兴欣的处境可以用四面楚歌来形容,身兼多职的陈果整个下半年备受煎熬,所幸兴欣后来好歹稳住阵脚,到春节前最后一场常规赛时积分堪堪排进前十,队员们陆续回家过年,陈大老板也总算能松一口气开始置办年货。

然后及至年二九,终于反应过来偌大一个兴欣网吧里,就剩下她和一个苏沐橙。

“是啊,叶修今年要在家过年嘛。”苏沐橙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来,看着陈果惊讶的表情只是笑笑,而后者一愣过后也很快回过神,过来抱住她肩膀:“没事,好歹还有你,以前我都是一个人过的呢——不过沐沐你没试过一个人过春节吧?”

“还没有。”苏沐橙想想,“以前叶修都在这边,再早一点是跟叶修和哥哥三个人。”

“唔,所以,”陈果思考措辞,观察她表情,“还好吗?还有生日也……”

“这个真的还好啦。”苏沐橙忍不住笑起来,“我自己也不怎么过生日的,只有哥哥和叶修记着,每年都给我过而已……”

到现在,则是被无数她的粉丝记着,每年都在网络上变成一个盛大的节日了。

只是,无论再多的祝福视频、文章、礼物和鲜花,在她生日那天,也不过是再寻常不过地跟身边人坐在一起吃顿便饭,以及将近深夜的时候,接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而已——

“喂喂,沐橙?”

“你这样会被当成诈骗电话的……”信号不好磕磕绊绊,上来就叫名字,还不自报家门,叶修一向甚少打电话,于是接他电话对她来说竟也算得上是新奇的体验,“家里的事情忙完了?”

“没啥好忙的,就是陪爸妈吃饭走走亲戚。”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口齿不清,还混杂着狭窄空间特有的回音,她一听便知道他又叼着烟,加上公共电话亭的来电号码,这人在公共电话亭抽烟打电话居然没被揍死,“你呢,跟老板娘一起过?”

“嗯。”她换了左手拿手机,右手给唐柔回信息,“顺带做活动。”

“我看到了,第一是吧?”

“必须的,嘻嘻。”

“不好意思啊。”叶修听到她笑声顿了顿,“过年,还没试过放你一个人待着。”

“说什么呢,你不早该回去陪陪叔叔阿姨了?”突如其来的道歉听得她一愣一愣,回过神来忍不住便笑,“别把我当小孩子,你都叫我做队长了还把我当小孩子看?”

“唔,没有。”叶修说,含含糊糊地也笑,声音低低的,念念叨叨,“再说了这不是挺好的吗,稳住了再冲一冲,进季后赛也不是没可能是吧,别看那些媒体瞎吹,我们苏大队长了不起呢……”

“那不然呢,毕竟是我是吧?”溢美之词她听的多了去了,却唯独听不得叶修夸,这人每次夸她听上去都漫不经心却又无比认真,听得人简直不知道该开心还是委屈,一不小心就能被他说哭,然而那话语里包含什么熟悉的字句,她随意与他说着话,眼里笑意却渐深。

苏大队长,苏大队长。

“了不起啊!嘉世队长了不起了是吧!”

“那不是你自己说不想当的?”

“你当就得了。”

“那你呢?叶副队?”

“我?苏大队长你在前面顶着,我当幕后boss。”

“啧!滚吧你!”

这四个字她笑着听过多少次,那时却从不曾设想,自己也有被他这样称呼的一天就是了。

 

“在干什么?”

“嗯,放烟花。”

及至今年——十三赛季的这一年,已经是她跟陈果两个人过的第三个春节了。

“沐沐!你看!你看!”

模糊的欢声通过电话线传过去,叶修在同样喧嚣不已的另一边笑着,“怎么了?老板娘。”

“哈哈哈哈,喝醉了呢。”

“你喝醉了吗?”

“没有。”实话实说,确实没喝醉,她用肩膀夹着电话,一手拿火机,点燃烟花引线,金色的光咻一声直冲上天,砰地绽开满眼的五光十色。

“今年买的烟花好看。”

“是吗。”

“嗯,你看不到太浪费了。”

“我也觉得。”

“嗯。”苏沐橙点点头,也不管对方看不到,大概连那一声嗯都淹没在了烟火的声音里,直到叶修安静了片刻,又说:“过了年你就28了啊。”

“是啊。”

“好快,感觉一眨眼以前你才18。”

“一眨眼以前我还刚上初中呢。”她笑着,相识那会儿她还是小姑娘,就连苏沐秋跟叶修也不过俩初中毕业的毛头小伙,“都怪你,你一说我就感觉我老了。”

“哪能呢,这不是还年轻着嘛,你怎么着都比哥年轻。”

“还行吧。”手上烟花放完,苏沐橙换了个仙女棒点着,毕毕剥剥的银光稍纵即逝,她捏着那烟火,随手画了个伞,又画了个心。

“也不年轻了呢……我都出道十年了呀。”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命里,能有几个十年。

“28岁生日,想要什么?”

“怎么,你有空?”

“还不清楚,我先问问。”

“嗯……”苏沐橙当真认真想了想,“想要玫瑰蛋糕,以前你买给我的那种。”

“行。”

“……”

零点的钟声,从不知哪家哪户播着春晚的电视里传来,漫天的烟火炸开,盛大的轰鸣声相互重叠,几乎盖住了一切说话的声音,而她微微抿唇,隔着那响声叫他。

“叶修。”

“嗯?”

“我,这赛季末,打算退役了。”

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叶修确实给她买了玫瑰蛋糕,不过那十几年的蛋糕店,去年已经搬走了。

叶修在那边好像说了什么,然而噪音太大她没听清,于是只一味仰头看着那似乎永远不会停歇的烟花,直至泪水晕开视线里所有夺目的七色光彩——

常规赛开始后到来的生日与普通的训练日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变数发生在这一天黄昏。

“队长生日快乐!”

“谢谢……”她只当是年轻队员们计划的小惊喜,然而刚摘下耳机起身便愣在了原地。

“沐沐大寿星!你看谁来了!”

前几日才跟她通过电话的人混在人群里,仿佛从隔壁过来串个门一样地,指了指小队员手上的玫瑰蛋糕。

“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你试试味道?”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也以为我没时间来了。”

“你不还是来了嘛。”队员们都散了,训练室里剩下她跟叶修两个人。蛋糕很甜,甜得近乎腻了,却是让人怀念的味道,吃了一口忍不住再吃下一口,“蛋糕也好吃。”

“那就多吃点。”

“会胖。”

“胖点好。”叶修打量她,抖出根烟来,“要那么瘦做什么。”

“你怎么老说跟以前一样的话。”

“是吗。”

苏沐橙又挖了一叉子奶油,沉默片刻又笑了笑,“你记不记得我十八岁那年,生日那天,雪峰哥说你满大街找我?”

“嗯。”

“其实那天……”她想了想,觉得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了。

“那天我去看哥哥了。”

“哦。”

那是那一年的年初三,即将面临高考的高三生们即将要回校补课,而得知她确定高考后不读大学直接出道的陶轩,在那一天将荣耀职业联盟合同和嘉世队服一起交给了她。

一纸合同,以及手里即将陪她征战联盟的沐雨橙风账号卡,是她终身难忘的十八岁礼物。

“不好意思,那时候没叫上你。”

“那有什么,给他看看应该的。”

再说了……

叶修换只手托着腮,28岁的兴欣女队长在他面前,吃起蛋糕来露出与18岁时几无差别的幸福神色。

再说了,他都知道。

因为担心她出什么问题而一路跟到南山公墓的时候,那时候也才二十出头的嘉世小队长便明白了所有。

“哥哥。”

刚成年的女孩含着泪光,笑着说着,在冬末春初的寒风里站得笔直,风扬起身上火红的嘉世队服,那是灰色墓碑与绿色松柏交织的墓园里,最鲜明亮丽的颜色。

“哥哥,不祝我生日快乐吗?”

“生日快乐。”

他随手拿起绿茶递过去,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地笑着,拿起杯子跟他相碰。

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无论是他还是她,都已经不会刻意提起苏沐秋,只是每逢这样的、两个人坐在一起庆祝什么事情的时候,仿佛总有一双看不见的、永远年轻的手,与他们一同举杯。

这一天,距离她带领兴欣夺得第三个总冠军,还有四个月。

一叶之秋,君莫笑,沐雨橙风。

这三个属于他们的角色,从未真正一起并肩战斗过,然而无一不带领着战队,终将站在这个游戏最顶峰的地方。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23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