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叶落又逢秋(15)

算是又一段回忆杀?

下更双花上线。

另外……被自家画手逼着上来问一句(虽然觉得没人要←小声),如果叶落完结后出本子的话有人想要么QUQ……封面和周边再或者加上内封啊插图啊什么的如无意外都是这货→@茶乐 ,如果没人要的话我就跟这个家伙自个儿印两本玩玩……无论想不想要都请在评论里跟我说说可以咩QUUUUUQ

=====================================================

第一更    上一更    下一更

 

“就这里?”

 

“就这里啊。”

 

在小区门口坐公交车走了一两站路,下车之后叶修和苏沐橙带着苏沐秋沿着大路一直走,拐进一条小路再拐进一条内街,七绕八绕最终停在了一条小巷子边上的一扇不起眼的门前。

 

就像是普通人家一样的大门,仅仅在门口旁边的墙上钉着一块半新不旧的木牌子,上面写着“兴欣”两个字。

 

“刚发展起来嘛,有个据点算不错了担待一下。”叶修随口说了一句算是解释,一边苏沐橙已经掏手机出来打电话:“喂,果果?我们已经到了,就在门外面——”

 

“诶?欢迎欢迎!”话音刚落大门就被里面的人打开了,长发束成马尾的女子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打开木门,又拉开外面的铁闸门让他们进来——首先一眼看到苏沐秋随后看见旁边的叶修和苏沐橙,立马反应过来:“这位是秋神?!”

 

“嗯,是啊。”苏沐橙笑着点头。叶修向前跨了一个身位格敲敲苏沐秋,“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兴欣的社长,叫陈果,微博名逐烟霞那位。”接着再转向陈果指着苏沐秋:“这个,秋木苏,我男朋友。”

 

“叶修!你晒恩爱之前麻烦考虑一下围观群众的感受好不好!”苏沐橙这么多天以来欲哭无泪的心情陈果终于也感受到了,这么理所当然地把这种事说出来太惹人烧了好吗!苏沐橙忍不住怜悯地拍拍她:“果果我提醒过你要准备好墨镜的……”

 

叶修抗议:“我说的是事实啊……”

 

“脱团狗敢不敢少说两句啊啊啊!”

 

一番闹腾之后众人进屋。今天还是假期,所以陈果并没有按着营业时间开门,也正好腾出了这么一个不受外人打扰的内部交流空间。而一进屋苏沐秋就明白了外面的貌不惊人都是幌子,里面整个一层分明就是一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书店,各类漫画小说杂志画集分门别类地摆放着,还有同人志区,显然除了卖书之外也在做着同人志代理。而真要说跟他印象中的这类书店有什么不同……苏沐秋扭头看向了入门处的小屏风。

 

一进门他就注意到了这个,那个小屏风上贴着叶修除夕当晚才放出来的君莫笑全员图——这张图目前只在网上放出过,放出的版本也绝不是能印成这么大海报的规格,明眼人一看便可知道这个店子跟叶修关系匪浅。

 

“叶落七的海报贴了这么久你终于舍得撤下来了……”那边苏沐橙笑话陈果。

 

“可不是?要不是叶修放了这张图我都想继续贴着,不过正好新年新气象。”叶修计划画这么一张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陈果也是一早就知道,叶修这边成品一出来就给她发了大图,她随即就印出来贴上镇店了。

 

“小唐呢?”叶修问她。

 

“在上面睡觉呢吧?知道你今天要来,她昨晚三更半夜好像还在看教程——啊,说曹操曹操到。”陈果一眼看到了从二楼走下来的人,回身就向她招招手;唐柔从楼梯上下来,各自相互打过招呼。

 

“还有几个人不在,等漫展吧有可能会见到。”叶修想了想,“一帆现在还在B市吧?嗯还有俩大学生,一个叫安文逸一个叫罗辑的,这两个还在读书呢,外地的。包子和老魏估计也要元宵后才回。”

 

“其实现在还行,本身我们这种性质不同城也就这么干下来了,大展的时候来几个人帮忙顺便聚一聚倒是真的。”陈果说,紧接着还是三句不离本行:“我说,秋神?”

 

“啧叫他苏沐秋就好,三次元还秋神秋神的老板娘你当自己小女生追星呢?”叶修嗤之以鼻。

 

“就是就是,随意叫随意叫。”苏沐秋以前其实也没参加过任何现场签售或者采访,简单来说根本没在现实中跟粉丝有过接触,忽然被刚认识的人这么喊简直是压力山大。

 

“是这样……四月初就在H市有个君莫笑的ONLY展你们知道吧?”

 

“嗯嗯。”苏沐秋点头。这个展在年底君莫笑复更之后他已经看到宣传了,那会儿还为自家粉丝的战斗力好好惊叹了一番。

 

“主办方那边之前跟我们谈,说想邀请我们过去作为官方社团直参——如果可以赶上的话希望能够带上今年说要出的陌上花开那本番外还有君莫笑第六部的定制。你们看来不来得及?”

 

“陌上花开应该不行,还是C●28首发。”又不是第一次出突发本的人,叶修对自己进度的估计还是相当有数的,“至于君莫笑六的话沐秋你看怎么样?”

 

“四月初啊,按正常进度的话应该可以。”苏沐秋看一眼他,“你的封面赶得上吧?”

 

“行的,没问题。”

 

“还有就是你的君莫笑全员图,我打算印成海报直参,再加上君莫笑之前每本的封面和插图选一部分出来做纪念明信片;主办那边好像也想求全员图授权印成巨幅挂画挂在场子里的,迟点应该会跟你联系……”

 

“要他们直接找你,至于印什么怎么印你决定就好。”叶修大手一挥表示你随意,兴欣走上正轨之后这些事情都是由陈果一人操办的,叶修巴不得自己除了画画和收样刊之外什么都不用管——话是这么说,每本个人志还是他自己亲自去盯的,可到了周边范畴他就真的撒手不管了。

 

“你至少要给我写个正式点的授权书啊!”

 

“行行行改天写……”

 

“老板娘了不起啊,”苏沐秋插嘴夸她,“比叶修靠谱多了。”

 

“哎苏沐秋哪有你这样的,当着我胳膊肘往外拐呢?”叶修看不下去了。

 

“还把我算外人啊?今年的份子钱还要不要?”陈果佯装生气。

 

“要要要,老板娘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叶修忙点头,虽然多年来管钱的从来都是苏沐橙不过钱这种东西他一点都不介意多点。

 

“不过我现在做的这些都是叶修教我的啦。”陈果也丝毫不贪功,开完玩笑就转头跟苏沐秋解释——认识叶修的时候她还单纯只是这家小书店的老板,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财力想要做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想从事的同人志代理,却因为经验不足起步各种磕磕绊绊;而叶修在同人圈和商业插画界浸淫将近十年,不光画技足以封神,在同人社团和商业工作室的创立和发展方面毫无疑问也是经验丰富。兴欣就这样在叶修的经验扶持下成立起来、一点点发展壮大,直到今天成为名气足以跟霸图蓝雨微草轮回这类有数年积累的大社团相媲美的同人插画社,叶修无疑功不可没:“那时候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啊,我还以为……”

 

“咳咳,果果?”苏沐橙在旁边咳嗽两声打断她,笑着指指一边一直没出声的唐柔:“柔柔等叶修很久了……”

 

“诶?小唐抱歉!”陈果对着苏沐秋大有把当年创业的往事都讲一次的节奏,可唐柔却有些坐不住了,她可是等着今天叶修能来好好指教她一番的啊!叶修也是被苏沐橙一提醒才想起来,便扭头问唐柔:“教程看了多少了?”

 

“嗯,从头开始看了一半左右。”

 

“行,这个没关系,慢慢看。”叶修又问,“这些天有画吗?”

 

“有,画了十几张吧。”

 

“手绘还是板绘?”

 

“都有……”

 

“好,给我看看。”叶修点点头,起身跟她上楼,转过头来摆摆手:“你们慢慢聊,我去看看她的画。”

  

 

 

“她在跟叶修学画画?”

 

“算是吧,简直是孽缘。”叶修和唐柔上去了,陈果、苏沐橙和苏沐秋三个坐在下面继续之前的话题:“那时候叶修忽然间跑到我这间书店来,无缘无故就坐在这儿看了一天的书——哦我记得他看的就是叶落又逢秋?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是谁,就当成是进来蹭书看的客人。结果他那时候臭屁得很,小唐不是闲着在那儿拿着素描本画画嘛,他看见了就跟小唐说,你这样画不对。”

 

“他就那样。”苏沐橙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陈果说起她们跟叶修的初遇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笑,“在嘉世的时候也是这样,看到有潜力的新人画手他总是忍不住要去教的——像邱非,荣耀联盟站子上ID叫做战斗格式那位,就是他一手教出来的……”

 

“我知道,可那时候我们不是不知道他是谁嘛。”陈果也笑,“而且小唐从来没学过画画的,我看她无师自通地画下来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忽然间被人这么说谁都得不服气啊!我就问他你是谁?他就说我是一叶之秋啊!我们都不信,然后他就摇摇头也不说什么,就看着小唐正在画的那幅——她当时在临摹叶落又逢秋其中一本封面上的人物,叶修就那么随手指了几个地方说她画得不对。我当时还觉得太卖弄了,结果他随便拿了张纸,掏了支黑色水笔出来就刷刷刷把那个封面图上的人物画了出来,果然比小唐画得有神韵多了,而且跟原图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

 

“然后小唐不是不服气嘛,就说再找一幅来临。结果他说你先别临了,首先改改方法吧,要不你画一百年也超不过我——想了想还补了一句,没事我就是夸张,不是真的要一百年的。”

 

“太不要脸了……”这回连苏沐秋都跟着笑,果然这人从以前到现在这种实事求是到让人只想揍他的画风一点都没变过。

 

“之后小唐还是坚持要比,叶修就说临这本没什么意思,干脆画幅写生吧!接着左看右看随手拿手机拍了店子里面的一个角落,给她看了眼,说就画这儿吧,我明天带过来,看你画得好还是我画得好,然后就走了。

 

“结果第二天他还真来了,两张画放在一起一看,确实没有可比性,明显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小唐还想比,他就说没必要了,要不你就好好学学,至少明白你跟我差在哪里。后来小唐不就这么跟他学到现在了?我也是,他看到我正在装修兴欣的淘宝店,就问我是不是要做同人代理,他可以帮我一把。”陈果回想了一下,露出有点复杂的笑,“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闲,隔三差五地跑来我店子里教小唐画画还跟我讲要怎么打理社团,除此之外就是拿着君莫笑一到五还有叶落又逢秋在那里反复地看……虽然现在知道了。”

 

“他没有天天来是因为……他要照顾哥哥。”苏沐橙想起那段时间心情也有些沉重,“而且又刚刚离开嘉世,网上遍地都是那种状况,他那几个月根本没接到一张商稿。”

 

别说是商稿,就连荣耀联盟上面的一叶之秋专区里面也全部充斥着负面的评论——那时候嘉世虽然已经不如以前一般风光但是忠粉还是很多,叶修这么一走对他粉转黑的大有人在,骂他赚够了钱就抛下社团的人有,喜闻乐见看他多年高贵冷艳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人也有——特别是在兴欣受他扶持建立起来的消息出来之后,这种言论更是达到了顶峰。

 

那是放到别人身上,大概能轻易逼到一个画手从此退圈的舆论力量——无论这些人是否代表了正义,无论这些谴责到底是否正确。

 

“所以……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他。从来没有那么佩服过他。”

 

那时候平平淡淡把微博贴吧论坛专区都转了一圈,然后关了网页打开文件继续画君莫笑设定集的叶修。

 

她在后面看着叶修似乎没什么变化的背影,那只执笔的手依旧稳如磐石,一笔一画依旧利落潇洒,像是那些不乏肮脏词句的话说的都不是他——从打开图的那一刻叶修的表情就已经变得极其专注,如同能一直坐在那里画到地老天荒,而其他人怎么看他怎么议论他,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随后又过了好几个月,嘉世解散。

 

嘉世管理层为了追求商业利益而罔视画师职业道德违背画师个人原则的丑闻很快被曝光出来,一时间挂过一叶之秋的全被打脸,而粉丝们开始担心他几个月不露面是不是因为这事已经决定退圈。时间又过去半个多月后叶修终于更新了一叶之秋专区,把君莫笑的设定集一口气更新了几十页,还顺手转发了一条粉丝呼唤自家大神归来的微博:“我不就是摸鱼摸了几个月没好意思上来更新吗以前又不是没见过,这么想我?”

 

从头到尾历时将近半年的大风大浪,处于风暴中心的叶修却一点辩白或者解释都没有作出过,而只是在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简简单单地宣告了他的回归。

 

“聊什么呢这么严肃?”楼梯上叶修提高音量问了一句,楼下三人见他跟唐柔下来了就知道画画教学应该是告一段落了,于是也就此收住了话头。陈果看时间也将近中午了干脆就把他们都拉到了附近的饭馆一起吃了午饭,饭桌上继续详细讨论了一下上半年叶修两本个志的出本时间和参展以及通贩的时间表。饭后众人回到书店里又闲聊了一阵子叶修苏沐橙和苏沐秋才起身离开,离开前惯例互道了网上联系和一起加油。

 

“我说,不如走路回去?”

 

走到大路上之后苏沐橙提了个建议。叶修和苏沐秋看走回去也不算远于是都表示赞同,这天的风不算大,到了中午气温也已经回升,步行回家正好锻炼身体附带消食。

 

“你们刚才背着我说了什么?”叶修想起自己早上无缘无故那一连五六个喷嚏,逗得唐柔都忍俊不禁地笑了好久,觉得这个问题简直非问不可。

 

“没有啊,就讲了一下你怎么离开嘉世又怎么成立兴欣的而已啦。”苏沐橙也没打算瞒着他,很坦率地就这么回答了。

 

“我倒是挺好奇她怎么知道叶修就是一叶之秋的。”苏沐秋补充提问。

 

“啊,那个——”苏沐橙就笑起来,“其实完全就是意外,叶修的本子不是每次都我带去参展的嘛,结果果果和柔柔那次正好在我隔壁摊位。”

 

“原来是这样?”

 

“她们认识我嘛,果果还是我和叶修的死忠粉……嘻嘻。然后她们就说和我邻摊好幸运之类的,开展前还跟我拿了签名顺便黑箱了几本叶修的本子——结果到了中午的时候叶修过来给我送饭,果果就问我你也认识他?然后我说我认识啊,他就是一叶之秋。”

 

“那时候老板娘的表情简直是……波澜壮阔啊。”叶修忍不住开口。

 

“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能别用这种形容词吗果果要是知道了绝对会揍你的——”苏沐橙笑话他一句,又说:“不过其实我也好奇啊,你怎么会跟果果合作搞社团?你不是真的在街头随便找了一家书店就进去碰运气了吧?”

 

“因为她的书店挺特别的。”叶修解释,“你们都知道我的本子有多少盗版本而且几乎每个卖漫画的书店都会有吧?可是她的店里没有一本盗版本,而且我的个人志和画集她全部收了正版,跟你和沐橙的定制书一起专门放在旁边的一个柜子里——我打探她对盗版本怎么看,结果她当场就火了,说我才不卖那种东西,绝对不卖。”

 

“是个好人啊。”苏沐秋感叹。

 

三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也就慢慢走回了家,各自收拾一下正好去睡午觉。叶修站在阳台上抽了根烟然后回房,已经躺在床上的苏沐秋叫了他一声。

 

“叶修。”

 

“嗯?”

 

“你走的时候,从嘉世买了叶落的版权?”

 

“哦?”叶修一愣,随即了然地笑了起来:“原来你在关心这个?”

 

他在床边坐下,看着正扭过头看他的苏沐秋:“没有啊,叶落的版权我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给过嘉世。”

 

“或者说,一直都是我的。包括君莫笑全部官方画集、设定集、特典漫画的版权。”

 

“可是你的漫画水平明明是比插画还高的……”

 

“是,我在嘉世也画过不少商漫,嘉世也一直希望我把叶落作为商业漫画正式出版——陶轩一直在尝试说服我,我在嘉世多少年他就游说了我多少年,可是我一直都没答应。直到……”

 

叶修翻身上了床,拉过一半被子,却没立即躺下,只是靠着靠背坐着:“直到他终于觉得我没多大利用价值了——正好我们欠他的钱也还完了,那就好聚好散呗。”

 

“还好聚好散?说的真轻巧啊?”苏沐秋语气里带上了隐约的怒意,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他还是嘲讽陶轩,低声冷笑着说了一句。

 

“是好聚好散,三观不合嘛,那就算了。”叶修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摊了摊手:“他嫌我对待画画太严肃太认真,而我看不惯他为了商业利益太过无视原则。不过啊,沐秋——”

 

“我的确是不希望,自己的图被仅仅当作一件商品来看待。你能明白吗?”他的声音低而轻,平平淡淡地没什么感情起伏,苏沐秋却听得皱眉,下意识伸手出去握住了他的手。

 

从叶落到君莫笑,这么多年,面对日益成熟化却也必然日益商业化的这个圈子,这个人却一直稳守着自己的底线,守护着这两部凝聚了他们两人、以及他们三人几乎全部心血和回忆的作品直至如今——这幅轻描淡写的表情下面他到底经历过多少苦涩无奈,又多少次这么满不在乎地笑着继续迈步往前走?如果这些年自己安好地和他一起走过来,他会不会至少能过得开心一些?

 

“这几年……如果我……”

 

“今年开始就不说这个了,你自己说的。”叶修冲他眨眨眼,微笑:“而且麻烦你可不可以对我有点信心?哥好歹联盟四年的最佳画手啊怎么会被人说一句两句就撒手不干?也太便宜他们了吧打脸还得多打几次吧?是不是苏大大?”

 

“……”果然是白担心这个人了,苏沐秋默默给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脑细胞们点了根蜡烛。

 

“而且……”叶修伸了个懒腰躺下去,翻了个身面朝着苏沐秋,任由他凑过来搂着自己,也伸手绕到后面拍拍他后背:“就算他们再怎么闹腾我还是喜欢画画。非常喜欢。大概就像你喜欢写文那么喜欢?”

 

“也是,反正我写不腻。”苏沐秋笑。

 

“我也不会腻。”叶修也跟着笑,“再画十年也不会腻。”

 

TBC

 

评论 ( 69 )
热度 ( 341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