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叶落又逢秋(16)

本更双花。

7000+,要虐什么的一口气虐过完事儿。

另外感谢各位太太的支持!等完结之后会认真考虑出本子的!

======================================================

第一更    上一更    下一更

 顺便附加双花上一次上线的主要段落→点我

 

 

跟陈果唐柔见过面之后新一年三个人的工作都总算是踏上了正轨。春节也过得差不多,虽然说着是元宵节后复更但是也是时候开始屯文了,苏沐秋继续每天复健更文写脚本,苏沐橙则暂时放下了更新集中精力修已经完结即将出定制的《秋木萧萧下》,叶修算是任务最繁重的那个,即使还是看不出有多紧张但是也已经基本停止摸鱼,只要是坐在电脑前就肯定是在画君莫笑封面秋木萧萧下封面陌上花开或者叶落第八本——一旦不摸鱼了效率倒是迅速提升,只不过托他专注画图的福,微博和专区在除夕之后就再也没动过,一叶之秋在粉丝们眼中又一次进入了半失踪状态。

 

手上要做的事情一多了时间就过得飞快。一眨眼正月十五过去,荣耀联盟网上各位作者大多都已经恢复正常更新,论坛上也逐渐重新热闹起来。面对作者们都勤奋创作稳定更新的现实他们的编辑无疑都感觉非常欣慰,不用催更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你们敢不敢把这状态维持上一年……很好这个是不可能的。不过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作者乖乖更新那自然也有作者无耻坑爹下线遁,后面这拨儿的编辑新一年一开始就简直为他们操碎了心比如……常先同学。

 

“叶修!”陈果敲他QQ。

 

“?”

 

“我快被小常烦死了,他一天打我十趟电话说找不到你,电话不接QQ也不理他?你怎么回事?”

 

“哦,QQ我把他拉黑了。”至于手机……叶修回头看看身边噼里啪啦打字的苏沐秋,后者指指床上笑得人畜无害:“24小时免打扰模式,你枕头底下。”

 

“啧,心狠手辣啊……”叶修冲他摇摇头,那边陈果已经一连三条消息:“我去!”“这么欺负小常好意思吗你?”“你快去跟他解释清楚我忙着!在印厂跟色呢!”附加一排掀桌表情。

 

“好好好你跟他说我今天会去更新专区的,告诉他找你没用找我我不会理他。就这样吧我画画,下了啊。”叶修无奈。

 

“行,你加油”陈果迅速回了一条然后顺手把叶修那条复制粘贴发给了常先。

 

当天晚上一叶之秋的专区终于在常先的热切期待之下更新了,更新方法是把最上面那行“不催不更图,催了也不更”复制粘贴了十几行再最大字号加粗加红,刷满了整个专区公告首页。

 

坐在荣耀联盟网驻H市工作室里的常先简直要哭了。

 

时间就这么在各种鸡飞狗跳之中又走过一个月。君莫笑第六本已经开始走定制流程,估计说好的君莫笑ONLY应该能赶上;倒是时间更充裕的秋木萧萧下在苏沐橙跟编辑的沟通下出了点不大不小的问题,一路处理下来反而还比后起步的君莫笑晚了点。而对叶修来说一口气专注地干上两三个月正事果然还是不太可能的,于是干脆抽时间随手画了几页君莫笑的短漫扔给陈果印无料,放在君莫笑ONLY上发。消息一放出来微博和论坛里就是一片沸腾,看样子到那天一开场的世界大战式抢本是免不了了。叶修看着一大堆“我前一天吃完晚饭就过去!”“你们猜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队能排多长”“抢到叶神无料的姑娘可以去抢银行了吧!”“我是摊主我怕谁”“逐烟大大我给你生个孩子求你给我留份无料”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转发评论,转头问苏沐秋:“我应不应该告诉她们那本无料的封面标题是她们秋神亲笔题字的?”

 

“……心太脏了你。”

 

而正在这边厢三个人各自的进度都在四平八稳地往前推进的时候,论坛上忽然就跳出一条扒皮贴,热度迅速上升,很快有人整理了条图发到微博上,并随即掀起了轩然大波。

 

最初的起因是源于百花缭乱在前两天发的浅花一夏印量调查。本来是很普通的一次个人志网上连载完结印调出本,结果在印调发出后次日论坛里就出现了标题为“【挂】抄得那么明显还好意思出本呵呵呵”的扒皮串,其中截图列举了百花缭乱的浅花一夏和联盟中另一位ID为落花狼藉的画师在分镜、人设和场景设计上众多相似之处,并特别将百花缭乱以往的个人作品拉出来跟浅花一夏比较,指出该作品的画风明显与他平时的个人画风有差异,存在明显的抄袭嫌疑。即使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曾经出过合本但也不代表就能如此光明正大地抄袭对方作品,综上所述楼主希望百花缭乱对这些相似之处作出解释,如果确实存在抄袭行为则麻烦早日删除作品并对被抄袭画师道歉。

 

这类扒皮串其实在荣耀联盟论坛里一点都不少或者倒不如说遍地都是,无论是否属实情节轻重再或者别有心机,全联盟几乎就没几个作者没被扒过,特别是像百花缭乱这类在联盟摸爬滚打多年的大神级别作者。再说了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以前关系有多铁老粉们都是知道的,就算不知道的也起码知道这两人就是神本繁花血景的作者。于是扒皮串一出下面的留言就分成了几拨,一拨指责抄袭等作者给解释的一拨调侃双花自古一家人东西互用算什么一拨说浅花一夏是繁花血景续集画风相似正常吧还有一拨说就算这也是作者不对那怎么说都该写上两个作者名,再加围观的跟风的灌水的求科普双花是什么的,讨论串内容被整理到了微博后下面一开始也大概就是这些东西。

 

真正的高潮出现在扒皮串被转到微博的当晚。某个PO主发表一条微博,文字内容就写了一句“呵呵百花大神好滚不送”,下面洋洋洒洒一篇长微博,详细叙述了PO主对百花缭乱明明已经退出百花改投霸图却念念不忘和落花狼藉在百花创造的经典画风、企图复制昔日好友画风来再次炒高自己人气的极度不满,刚开头还有理有据算是比较理智,到后面基本上就只剩下了情绪宣泄,既然有本事离开百花就麻烦您不要再死抓着以往的好东西不放啊?有本事正大光明拿百花的东西来用您有本事就别拿去放在新社团的本子里啊?攀了高枝儿还不是一样拿不了年榜冠军,敢问您心情如何?顺便落花狼藉大大我知道您退圈好多年了,隔了这么多年被好朋友抄袭的感觉爽不爽?

 

网络上传播的东西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理智分析的字句没什么人看可几句偏激的言论立马就能引发一场骂战。原本只是是否抄袭的问题立刻升级为霸图粉和百花粉之间的互掐,百花粉不爽他们前社长投靠霸图是由来已久了,本来画师退出社团另换工作室就是很敏感的话题,何况是百花缭乱这种大神,因为百花缭乱退社而对他粉转黑的一开始就大有人在;另一方面霸图也不是只有百花缭乱这一尊神,写手大漠孤烟和画手石不转以及脚本冷暗雷的粉丝也很多,这会儿看到自家大神被愤怒的百花粉丝连带着一起骂顿时不爽了,很多人立马就对喷了回去,与此同时霸图粉内部的相当一部分对百花缭乱也产生了反感,希望他能尽早出来解释问题别把其他几位拖下水。

 

可是百花缭乱却一直没出现。

 

几天过去,微博上面战得一塌糊涂,无论是真爱粉还是围观党都已经各种心累,可是正主依然没有出现的迹象。这让黑百花缭乱的更来劲了,感情您家大神难道是根本没想过会被扒出来所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好了?是不知道怎么解释还是不敢解释?这一次被扒了可不代表就没有前科,以前的作品还有哪个是抄袭的啊?

 

张佳乐就这么对着电脑坐了两三天。

 

从一开始论坛的扒皮串出来他就知道,然后看着那个串被顶得很高,再然后那个串被转到微博,接着最终演变成百花粉丝和霸图粉丝的大范围掐架。百花和霸图两方面社团的负责人反应同样很快,事情一起就已经跟他联系过——可是联系完之后全部人都陷入了微妙的沉默,不知道要跟愤怒的粉丝们说什么好了。

 

张佳乐跟他们说,浅花一夏的故事是在繁花血景出来之后,他和孙哲平一起讨论出来的——不光如此,其中某几个关键场景的分镜也是那时就已经有了,只是到了去年,跟当年的繁花血景时隔八九年之后,他决定凭一己之力把这个本子完整地做出来。

 

也就是说这个本子确实是他一人画出,但其中却无法抹掉孙哲平的痕迹——而张佳乐显然也没打算抹去,他明确地告诉他们,这个本子确实就是为了向昔日繁花血景的另一位缔造者致敬而存在的。

 

张佳乐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事。可是,他不知道该如何跟自己的粉丝们解释。百花和霸图的负责人也不知道。

 

沉寂了两三天后百花和霸图的官方微博首先发出内容基本一致的公告,安抚粉丝情绪并通告了浅花一夏这个本子作者的创作动机,希望粉丝理解创作者的心情并一如既往地支持社团工作。算是比较公式化的一个处理方式,很多跟风互喷的围观的路人的闹腾了这么多天也就逐渐散了——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紧抓着抄袭这个点不放非要作者当面说两句的,看到霸图内部成员转发公告@百花缭乱也忍不住去阴阳怪气一下——而就在此时,百花缭乱上线转发了石不转对他表示支持和理解的微博,转发里就写了三个字:我没事。

 

你没事个屁啊粉丝都为你闹翻天了你就高贵冷艳说一句我没事然后留下我们在这招喷搞半天好像你一直都在作壁上观啊?大神你在想什么啊大神!

 

“都说了这就叫做没经验。”叶修陈果等人同样围观了全过程,此时看到百花缭乱的新微博连叶修都不禁摇头。陈果问他:“那怎么才算是有经验?”

 

“你看浅花一夏明显有老孙风格的,完全否定抄袭没人信吧?最好的方式当然就是,”叶修啪一声把拳头砸进手掌心,忽地扭头:“哎我说老孙,你老婆都快顶不住了你还这么神清气爽坐这你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

 

“咳咳咳咳咳咳咳!”顿时兴欣书店一楼大堂围成圈的沙发上义斩工作室众人咳嗽声响成一片,然后全都暗搓搓地望向了孙哲平。

 

没错,孙哲平其实严格来说并未退圈——多年以前的手伤导致他无法再继续在职业画师的道路上往前走,也因此从美院退学并从此没在荣耀联盟网上出现过;但是时隔多年以后,在叶修的引荐之下他进入新成立的义斩工作室,并以义斩技术顾问的身份重新在这个圈子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叶神……你……”

 

楼冠宁看着这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大神心情简直不能更复杂,义斩从上到下就没人不知道孙哲平前辈跟张佳乐前辈有一腿的可是叶神您不需要这么直白吧现在同性恋都这么高调吗我们怎么不知道啊?!

 

不过在看到叶修身边微微笑着的苏沐秋之后楼冠宁立马决定让所有话都烂在肚子里算了。明显的恃宠而骄啊这是!

 

“干什么?”倒是孙哲平问叶修。

 

“我去老孙你不是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我手机坏了上不了网。”孙哲平实话实说。

 

“小楼你们这就不对了,”叶修果断调转矛头,“随时保持信息透明公开懂不懂?老孙要是真跟张佳乐掰了他要跟你们没完我跟你说。”

 

“……”大神我们冤不冤啊我们早就旁敲侧击跟他说过了就差没把张佳乐电话拨了放他手里啊?!

 

这边义斩众人脑内弹幕刷得群情激奋,孙哲平倒是站起来就走过去看电脑:“怎么回事,不就是掐他抄袭我吗霸图这点小事都摆不平?”

 

“光说抄袭是简单,问题现在那帮人吵的重点都不在抄袭。”叶修起来把电脑让给他,“我知道你是不想干扰他,可你看看这件事他离了你行不行?”

 

孙哲平一开始听楼冠宁小心翼翼跟他说张佳乐被扒的时候其实没有多意外,浅花一夏他当然也看了,从一开始他就清楚张佳乐这是在走钢丝,实在是太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理论上来说像他们这样的大神偶尔被扒什么的真不能算太大的事,特别还是这种更偏向于误会的,通常社团以及作者本人表个态发个公告也就算是圆过去了,孙哲平没料到的只是张佳乐原来如此招仇恨,还没等当事人出面事态就已经升级到了无法回避的严重程度。

 

不过这个或许连张佳乐自己也没能料到。

 

孙哲平皱着眉把前因后果草草地都看过一遍,右上角点退出,然后登陆了自己多年没用过的微博号——落花狼藉这个号从他退学离开学校的那一天起就再没用过,他对着转发框沉默了一下,敲下内容,发送,然后关了网页转向叶修。

 

“帮我个忙。”

 

“什么?”

 

“H市去Q市的航班,最近的是什么时间?”

 

“来,我来帮你定。”陈果迅速反应过来,在电脑前坐下开始查机票。楼冠宁第二个反应过来,立即表态:“前辈你尽管去,机票管报销。”

 

“这才像样嘛,哎回来告诉我乐乐哭了没。”叶修一拍他肩膀,被孙哲平扭头看了一眼。叶修也不在意他“你这是找打呢还是找打呢”的眼神,随意摆摆手:“小楼你们就在H市多玩两天,我们这五六口人等你们包吃饭钱呢——喂!”

 

“别听他胡说。”苏沐秋在后面一手掐住了他腰上的肉,笑:“他的意思是我们带你们多玩两天,地主嘛应该的。”

 

陈果干起正事来手脚麻利速度一流,按照孙哲平要求的时间很快定好了往返的机票。孙哲平拿了手机拿了钱包,跟义斩众人道别了一声就往外走。叶修送他到大马路上叫出租车,说:“网上这边你就先别管,我们会盯着的。那小子说没事那肯定就出事了,还算你仗义。”

 

“还用得着你说?”孙哲平看着他笑了一声,挥挥手俯身钻进车里:“走了。”

 

“嗯。”

 

叶修看着车绝尘而去,掏出手机又看了眼微博。

 

名为落花狼藉的微博号转发了最初那条扒百花缭乱的微博,转发内容就三个字:我乐意。

 

还真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对吧?

 

叶修笑了笑,收了手机转身向着小巷子里走回去。

 

 

 

张佳乐被手机来电铃声炸醒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像是灌了满满一脑壳的浆糊,稍微一动就晃荡得厉害。吵吵闹闹的摇滚乐在他后脑勺的方向一直响一直响,他本能地就往后面翻了个身,反手过去摸手机——

 

然后砰一声从床上摔到了地上。

 

这么一摔倒是顿时整个人清醒了大半,张佳乐蜷成一团抱着头按着撞到的地方抽抽了半天,然后才想起电话,连忙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按接通:“喂?”

 

“张佳乐?”

 

张佳乐保持着坐在地上拿着手机的姿势当机了。然后电话那头的孙哲平问了一句:“你在哪?”

 

“……你又在哪?”

 

“我在霸图,跟你们老韩一起呢。”

 

张佳乐又一次当机了。

 

平心而论张佳乐住的地方离霸图工作室不算远,走路走个三五分钟也就到了,干这行的十有八九无非一个宅字,不差钱的情况下也没人愿意住到城市另一头去——何况他还是用跑着去的,等跑到自家工作室门口的时候里面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加上一个孙哲平齐刷刷扭头看着他,其中张新杰看到他进来镇定地往上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前辈你事先告诉我们孙哲平前辈要来也没关系的。”

 

新杰副社长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他妈根本不知道他要来啊为什么这句话我怎么都觉得哪里不对啊?!

 

不过还没等他脑子转过弯来孙哲平已经站了起来,跟韩文清一点头说那我走了,然后冲着杵在门口的张佳乐走过来,然后就把张佳乐拉走了。

 

“孙哲平!”

 

被拉着走了十几米张佳乐终于使劲拽着他停了下来,“你干嘛呢!”

 

“……”孙哲平回过头看着他,张佳乐忽然觉得这个人多年不见怎么好像又壮实了,以前比自己多占俩身位格现在好像变成了仨身位格还不止,啧这身压迫力跟老韩简直有得一拼?孙哲平何等了解他,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这人重点已经不知道跑偏到哪儿去了,于是皱皱眉开口把自己心目中的重点拉回来:“浅花一夏我看了。”

 

哈?张佳乐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忽然提这个。

 

“有几个地方不行啊你,怎么那样处理的?”

 

这展开还是不对啊?你怎么来的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要来来这儿干什么难道是……张佳乐一脑子问题不知道从何问起,然而一听他这么说冲口而出的却变成了“哪里不行?大孙你说清楚了哪里不行了?”

 

“就是,27页吧场景一换那里……”

 

“等等!”张佳乐打断他,拉着他转身就进了街边的文具店。

 

二十分钟后。

 

坐在离霸图工作室不远处十字路口处星●克的孙哲平看着对面捧着杯全糖的红豆冰悉悉索索喝得开心的张佳乐,忍住鄙视的表情托着腮看向了窗外。

 

从以前开始就跟小女生一样特别喜欢甜的东西讨厌苦的东西心情好喝东西就喝得很大声的张佳乐……简直想一如既往地装不认识他。

 

“好了大孙你刚说哪里?”幸好张佳乐没让他腹诽太久,啪一声把杯子放到了一边就麻溜儿地摊开了刚在文具店随便买的素描本,笔夹在手指间灵活地转了一个圈,抬头看向他。

 

跟多年以前赖在他宿舍不走,和他在床上隔着张小桌子对坐着、头并头凑在一起画分镜的张佳乐简直一模一样。

 

“两个人冲上去那里,你那个场景的切入不对,哪有你一来就一个大广角的,人都看不见了……”

 

“哪有?你看我画给你看……这样不是?”

 

“你这样主次不分啊!”

 

“谁主次不分了你才主次不分!”

 

“乐乐你太大声了……”孙哲平想揍他。

 

“啊抱歉。”张佳乐缩了一下,低头继续在素描本上刷刷刷地画,一个简单的鸟瞰场景在笔下很快成形,“你看这样子可以吧?人放在这里,背对着镜头,光线这样子过去——”

 

“这样可以,比你之前的好。”孙哲平看着他推过来的本子,“还有,后面一点那个也是——你非要画得线条那么用力干什么?”

 

“战斗场面啊,以前你不是说……”张佳乐一边辩解,一边翻过一页。

 

“我是说,如果我是你的话那这里不会这么画。”孙哲平打断他,拿手指指他刚画的草图,“这里的处理就像你平时那样子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放在素描本上指着草图某一部分的左手上缠着白色的绷带。张佳乐的笔尖好像有什么思绪一般稍微顿了顿,不过很快就接着画了下去。

 

窗外的日光渐渐西沉,暗淡,少顷街灯开始一盏盏亮起。咖啡店里的人来了又走,换了一拨又一拨,他们依然坐在那里,旁若无人地一边讨论一边画。素描本翻过一页又一页,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畅快地画过什么东西了,放下笔靠在椅子里抓过已经融得差不多的红豆冰喝了最后一口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长出了口气,多少带上了满足的尾音。

 

“我说啊,大孙。”

 

“什么?”孙哲平若无其事地掏手机看了眼,然后放回到口袋里。

 

“浅花一夏其实我没画完……还有接下去的故事。”张佳乐有些得意地朝他努努嘴,“特别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能再扩充扩充,第一本确实有些地方我没处理好,回去就改改——还有第二本啊,我打算把刚才说的那几个梗放进去……”

 

“嗯,挺好。”孙哲平看着他讲到本子就情不自禁眉飞色舞的样子,也不禁扬起了嘴角。

 

两人继续这么停停聊聊了一阵,素描本上又多了好几页草图。孙哲平拿在手上翻着看了看,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快画满了一整个本子。对面张佳乐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他,他摇摇头表示没事,然后又看了一眼手机:“差不多了,我还要赶飞机。”

 

“啊?……哦。”张佳乐像是吃了一惊,然后沉默了一下,很快点了点头,跟着站起来。

 

走出店门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已全黑。昏黄的路灯灯光铺洒下来,在张佳乐那头红毛上罩了层金黄色的光,孙哲平稍稍低头看着他,最后还是伸手揉了揉他头顶。

 

“就这样吧,加油。”

 

“……嗯。”

 

孙哲平朝他挥挥手,自己转身向着马路边走过去。张佳乐站在店门口没动,眼看着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坐进去,然后慢慢抓紧了手上的素描本。

 

……所以呢?就是专门为了过来说一下浅花一夏?就这么聊了几个小时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到底这人是为什么呢——

 

直到回到家习惯性坐在桌前打开电脑上了荣耀联盟网张佳乐才忽然感到了要命的不对劲,那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致于他瞬间产生了某些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猜想,呆坐了几秒钟后迅速转而登上了微博。

 

再一次几千条新@跳出来。他点进去,看见自己被@的内容,然后就彻底愣在了原地。

 

两三个小时前由霸图官方微博发出的、霸图和本次百花缭乱抄袭事件中所谓的被抄袭人落花狼藉共同作出的最新公告,声明浅花一夏作为繁花血景续集其内容早在多年前已经经由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两位作者讨论确定,其后却因故搁置,如今百花缭乱作为独立主创将其制作成成品结集出本,经当事人确认不存在任何抄袭行为,希望广大读者搁置争议到此为止,尊重创作者的努力和心血,停止针对创作者以及其所属社团不必要的语言攻击。

 

简简单单一段话,张佳乐却反反复复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等终于理解清楚这段文字在说什么的时候,手指已经不由自主地攥紧了鼠标。

 

他一直在向前走。一个人走了那么远,走过了那么多年,离开百花的时候没有后悔过,加入霸图的时候也没有犹豫过。那么多磕磕碰碰,那么多跌撞坎坷,他一直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坚强,坚强到就算回头都已经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自己还是能无视所有风言风语,背负着曾经两人共有的梦想继续一往无前。

 

可是那个人却什么都知道。

 

在他一心一意只顾着自己闷头向前冲、差点就要再度重重摔倒的时候,那个人又一次不动声色地在他身后保护了他。只是——

 

“就这样吧,加油。”

 

张佳乐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忍住不哭竟然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以至于他死死咬紧嘴唇仰面向天,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堪堪勉强阻止了哽咽的声音冲出咽喉。

 

回不去了。不管是他还是孙哲平,都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他还是只能甩开步子,继续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TBC

评论 ( 65 )
热度 ( 377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