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叶落又逢秋(21正文FIN)

正文最后一更+后记。

说好的伞修伞+双花两对CP一起HE决不食言!

叶落全文中与双花有关的段落可以在归档里点双花tag集中观看。

都到最后了就让我占个生贺TAG【喂

感谢大家并祝看文愉快w

======================================================

第一更     上一更

 

 

 

话题中心的两个主角直到第二天开展前坐在摊位上刷论坛才看到这段后续。

 

“果然被扒了……妈蛋。”苏沐秋懊恼地抓头发。苏沐橙白他一眼:“昨晚上正大光明发微博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了吧哥哥!”

 

“扒了就扒了,爱看看个够。”昨天被围观了一天的叶修大大用200+的apm把笔杆子转成了残影,深深体会到了天道好轮回的快感。

 

“今天还要不要卖本子了……你们敢不敢低调点啊啊啊?!”大神活泼亲民是好事可大神太能耍了也好不到哪儿去,陈果蹲在角落里泪流满面地咬手绢,无比怀念只有她和唐柔还有她的沐女神三个人赶展子的美好时光——与此同时卯足了劲儿自我安慰:一叶之秋的本子昨天已经完售了一般来说第二天他的粉都不会再来了而且昨天都已经看过真人拿了签绘总不会再特地入场一次吧所以说今天应该还是平时展子的节奏对吧?拿出点勇气来!上吧皮卡不对陈果!

 

然后这个幻想在开场之后不到两分钟立马就破灭了。

 

“我的天秋神好苏啊啊啊啊啊啊还要什么我!!!”

 

“叶神求签绘!!!”

 

“叶神你整天画的那个帅哥就是秋神吗!!!”

 

“秋神你跟叶神一定要幸福下去啊啊啊!!!”

 

“秋神请让我给你生孩子!!!”

 

“哎哎哎生什么生,好歹都是女孩子是吧有点节操行不行?”叶修不能忍了,站起来挥手赶人:“买本子排队啊围观稍后!”

 

“卧槽叶神这是吃醋了么吃醋了么吃醋了么……”

 

“哦闹吃醋的叶神也好萌啊啊啊?!”

 

“瞧这独占欲简直啊啊啊救命!!!”

 

被围观到这份上苏沐秋跟叶修也别想站在前面卖本子了,陈果站了昨天苏沐秋的位置跟苏沐橙两人合作,买本子的慢慢排成了队,摊位总算正常运转起来。苏沐秋在一边站着,瞅瞅刚吼完粉丝的叶修,笑着凑过去小声问他:“吃醋不吃醋?”

 

“说得倒是你啊,”叶修泰然自若地回嘴,“看哥这么受欢迎你吃醋不吃醋?”

 

“吃你男粉丝的醋行不行?”虽然因为某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他们的女粉丝占了大多数,但是叶修这样大气潇洒简洁干练的画风毕竟算是典型的男性向,喜欢他作品的汉子还是相当多的。

 

“瞧这独占欲。”叶修拿粉丝的原话吐槽他:“有没有点危机感啊?”

 

“很有危机感超有危机感简直太有危机感了。”苏沐秋干笑,平铺直叙从善如流。

 

“诚意呢苏大大?”

 

“这不全给你了?”敌人如此不要脸那自己还要什么脸,苏沐秋想咬死他。

 

“叶神……叶神!”摊位外面抱着陌上花开本子的妹子终于壮起胆子试图打破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竖了起来的二人结界,“叶神今天还签绘吗……昨天没排上呜呜呜!”

 

“不签了不签了。”叶修拒绝。昨天签了那么多今天再签真变手残了怎么办?他现在可早没有以前那种半个多月日夜颠倒体力虚脱还能飙手速赶图的身体状态了,多大神的画手也是要保养的懂不懂?

 

“再签一个嘛,就一个好不好QAQ……”

 

“抱歉,真不签了。”签一个是无所谓,只不过常言道有了第一个就能有第二个,叶修打赌自己这一答应估计就得一口气签到下午收场。倒是旁边苏沐秋见状笑了笑走上去:“就别为难你们叶神了,他回去还得赶图呢。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给你签一个怎么样?不过我不会签绘啦。”

 

“啊啊啊啊啊怎么可能嫌弃!!!谢谢秋神呜呜呜呜呜!!!”从来没有如此生动形象地感受过什么叫做打一鞭子给颗糖,那个妹子连忙把本子放在桌子上让苏沐秋签,苏沐秋签完递回去的时候接过本子又掏出一盒东西塞到他手里:“谢谢谢谢我圆满了啊啊啊!!!”然后迅速地带着一背景狂喜乱舞的弹幕跑远了。

 

“这什么?”苏沐秋看手上的东西,“樱花布丁?”

 

“我去啊这投喂!这妹子简直太棒了!”旁边苏沐橙凑过来看,“哥哥记得给我留一个!”

 

“你爱吃全给你啊。”

 

“不行啦,人家是给你们两个的嘛……”苏沐橙听着外面“秋神的男友力啊啊啊”“救命好宠溺”“果然叶神这么嘲讽是秋神宠出来的吧”“好细心好温柔我也想要这样的男盆友呜呜呜”诸如此类压抑着兴奋的窃窃私语,嘻嘻笑着跑回去继续卖本子了。

 

“秋神请给我也签一个!”

 

“我也是我也是!”

 

“排队排队,慢慢来。”苏沐秋苦笑着站起来维持秩序,果然是没完没了了……

 

“怎么样,爽不爽?”叶修拉椅子坐到他旁边。

 

“爽爽爽。”苏沐秋面无表情,签了一个多小时手都麻了好不好?不过好歹把聚集在摊位前面的粉丝都应付走了倒是事实:“下回再也不签了。”

 

“下回的事下回再说,行不行啊你这战斗力。”叶修笑话他,朝他勾一勾手指:“手拿来。”

 

苏沐秋闻言放下笔,把手伸过去给他。叶修拿着他的手,在桌子底下熟门熟路地给他揉揉按按:“苏大大给赏支烟呗?”

 

“动机不纯啊。”这回轮到苏沐秋笑话他了,笑话完之后正色:“可是还是不行,不许抽。”

 

“抠门!”

 

“……”小孩子吗你?

 

苏沐秋鄙视他一眼,四下看看然后从桌面上堆成一小堆的投喂食物里拉出一盒pocky:“等收场了再抽,先吃这个。”说着用空着的左手掰开包装抽出来一根,塞到他嘴里叼着。叶修扫了眼周围纷纷跳出的“卧槽真人pocky game?!”“要不要这么瞎眼啊啊啊!”“火机都收起来FFF团不烧真爱!”“买墨镜的怎么那么久还没回来!”文字泡,若无其事地继续揉着苏沐秋的手,挑着意味不明的笑咔嗒一声咬断了嘴里那根细饼干。

 

不过两人最后也没让粉丝们如愿围观上一整天——中午一过唐柔和乔一帆过来看摊,苏沐秋随即便扯着苏沐橙和叶修在一大群人眼皮子底下溜号,三个人打算趁着还有时间在S市里到处玩玩。这一上午围在兴欣摊位前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前一天晚上刷过论坛然后特地跑来看大神的,从开场到他们离开也就两三个小时不过论坛里的一叶之秋专区和秋木苏专区早就热闹得不像样子,各种乱七八糟的讨论串拼命往上刷,有喊着烧烧烧的有哭着捂眼睛的,你们是特地过来祸害全展子群众狗眼的对吧挂死你们两个狗男男!另一方面虽然明令不许拍照不过总有偷拍了传上来的,版主们爆了手速来删也总得要多少挂上几分钟,FFF团的怒火很快烧出S市烧向全天朝,连带着荣耀联盟里秋木苏和一叶之秋的作品专区又一次刷上了首页。

 

与此同时。

 

终于完成前一百五十名签绘的张佳乐靠在椅子靠背上活动了一下手腕,使劲伸直了腰板。

 

幸好情况没他想象的那么糟糕——浅花一夏第一本一个多月前遇到的抄袭风波平息了还不太久,虽然社团以及孙哲平方面都已经作出澄清但是觉得落花狼藉被潜规则的人还是有的,虽然他是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可是不等于他就不担心销量以及更极端一点的,在漫展这种公开的场合现场签售会不会遭遇人身攻击。张新杰也早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这天霸图派来的工作人员全是爷们,开场前还给韩文清塞了个牌子让他在摊位外面维持秩序——到最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倒是韩文清对被递了太多次钱包这件事感到了强烈的不爽以致于低气压有点太强,导致后来完全没人敢给他递钱包了。

 

虽然过程气氛有点诡异不过起码算是平安结束了对吧?

 

签售完毕之后已经少有粉丝在摊位前面逗留了,张佳乐左右无事,从包里翻出本浅花一夏,继续画扉页上将近完成的签绘。

 

笔尖一点点在尚且空白的纸张下角勾勒出线条。

 

孙哲平大三退学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他。

 

起初是打篮球的时候伤了常用手。刚开始两个人都没当成大事,张佳乐陪他到校医院看了开了药也用了,用药后有几天的好转,可总是好不透彻。后来也到外面大医院看了几回,有时候有张佳乐陪着,有时候张佳乐要上课孙哲平就自己一个去。手上拿绷带绑着敷了药自然也没办法画画,张佳乐那会儿还开玩笑说让我成为你的左手吧大孙,然后就坐在他大腿上拿起了压感笔。孙哲平拿右手圈着他,下巴放在他肩膀上看屏幕,张佳乐为了坐得稳点于是用另一只手抓着他的手,孙哲平只好用还能动的左手手指帮他按快捷键。那时候繁花血景造成的影响很大,他们正在雄心勃勃地计划着出续集,手伤什么的也不过只是小事情,不管在那时的他还是那时的孙哲平看来,都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住他们的步伐。

 

直到孙哲平某一天终于彻底从他生活里消失了。

 

那时候张佳乐才想,其实自己早该知道的——毕竟这人可是孙哲平啊。不是吗?

 

一切的联系方式都还在,可他们从此往后再没有联系过彼此——没问为什么也没问去哪里,没再说爱,却也没说分手。那几年间发生的事情被他们心照不宣地留存在记忆里,不再想起却也不会忘记,像是茫茫宇宙中沿着自身既定轨道运行时不小心擦肩而过的两颗小行星,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着自己的路,隐藏了全部温热绚烂的过往,静静等候着在不知道多久之后的某一天再次相见,抑或是再也不见。

 

他觉得自己已经等得够久了。

 

单色的线条密密铺下。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画了多久,专注得几乎忘掉了自己身处何方,林敬言来叫他吃饭的时候他也没顾得上吃——心里眼里全是正在画的这个人,脑子里灼灼跳动着一团火,握笔的指尖却在空气里沁得冰凉,耳边满满充盈的都是笔尖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直至最后一笔落下,将完整的轮廓整个勾出——

 

成了。

 

张佳乐直起身轻轻吐了口气,再次细细端详了一下手里的画。欣赏的心情尚且没有多少就又忍不住落笔左添右改了几处,这才抬头四处看看,合起本子,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眼时间。

 

卧槽这就画了一个多小时?!

 

本来就已经是午后的时间,展子又已经是第二天,再过不久就该要准备撤展了。张佳乐连忙收好了本子,稍微活动了一下准备什么都别管先吃个饭,身后忽然就听到有人叫:“张佳乐前辈?”

 

“嗯?”他应声回过头去,后面宋奇英把一个牛皮纸袋子递给他:“有人叫我拿给你的,说是你的东西。”

 

“什么?”张佳乐把袋子拿到手里,感觉里面是一本书——那熟悉的重量和厚度让他忽然间心头一跳,迅速打开袋子把东西抽了出来。

 

繁花血景的本子。

 

早已经成为圈子里神话一般存在的古早本被他拿在手里,乍一眼看上去却几乎没有什么岁月的痕迹,除了看得出被反复翻过之外封面和书脊都被保存得异常完好。

 

随着封面被他揭开,内页显现在他的面前——这是出自他手的最经典的本子,里面每一页的内容排版乃至纸张捏在手上的质感他都无比熟悉——所以,几乎是立即就被扉页上多出来的一幅随笔完全摄住了心神。

 

大学时候的张佳乐。

 

大一的那门他跟孙哲平都选了的公选课上总喜欢坐在靠窗位置的张佳乐,还没现在长的头发即使扎在脑后还是有点炸毛,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全神贯注地往画板上不知道画着什么,窗外的阳光倾泻进来,在他不知不觉勾着嘴角的脸上投下一半光亮一半暗的影子,那个还很年轻的张佳乐,那个还在苦恼着自己女性向画风的张佳乐——

 

那个,还不认识孙哲平的张佳乐。

 

“浅花一夏第二本,加油。”

 

画面最下面,用他早已无比熟悉的字体写着这样一句话。

 

没有署名。

 

 “谁给你这个东西的?”

 

“那个人叫我拿给你的啊,给了我他就往那边去了……有什么事吗?”

 

二十五岁的张佳乐猛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他捏紧了那个袋子,一手从自己包里把那本浅花一夏抓出来,推开椅子转身就往外面冲去,途中一个踉跄差点连着桌子一块带倒——张新杰疑惑地把目光投向他,他回头摆摆手:“我去去就回来!”

 

混蛋……那个天杀的混蛋!

 

这段路像是他有生以来跑过的最漫长的距离。展馆里面的人那么多那么多,他急吼吼地从他们之间穿过,换来他们奇怪的眼神;可他什么都顾不上,只是一心一意地朝着不远处的出口冲过去——就像回到了将近十年以前,他拿着他们的第一个本子,从宿舍楼下蹬蹬蹬飞奔上楼,一步一步踩着欢喜轻快的节奏,奔向心里早已经看得分明的终点——有一个人在那儿站着,随着他气喘吁吁地跑近,应声回过头来……

 

张佳乐一头冲出了展馆。S市六月灼热的阳光,瞬间兜头笼罩下来。

 

胸口急促地上下起伏,剧烈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在耳边炸响,喉咙因为大幅度的吸气呼气而火辣辣热痛,他放慢脚步,最后深呼吸了几口气,在脸上挂上笑容,走上去拍了那个人的肩膀。

 

“这位兄弟,你看你的本子是不是放在我摊儿上忘拿了?”

 

那个人回过头来。张佳乐抬起头跟他对视,一手在背后攥着那个牛皮纸袋,一手把浅花一夏的本子递过去给他。

 

那个人有点不解地看着他,不过还是接过来,翻开。

 

扉页上大幅的随笔映在眼里——那天在夜幕降临的Q市街头,他就是带着跟这画面上一模一样的表情,微微俯视着张佳乐,亲口跟他说了一声加油。

 

而活生生的张佳乐正像得逞一样站在他面前,恶作剧般微微笑着,忽然再次开口,慢慢对他说了一句话。

 

“我看你人还不错,要不要试试跟我处对象?……”

 

话音未落就被孙哲平一手抓了过去。

 

熟悉触感的火热双唇时隔多年再次交叠在一起的瞬间,张佳乐的眼泪终于再也无法抑制地涌了出来。

  

 

 

几个月后,兴欣书店。

 

“行,这样可以的。”叶修坐在电脑前看唐柔的成品图,“不过下回你注意一下这里,这个格子就不要放对话框了,太靠边了。你和老板娘去跟过色没有?”

 

“还没呢。”

 

“你封面这种色调应该没有大问题——不过这次你还是去跟一下吧。”叶修扭头看着她一笑:“第一个本子,感觉怎么样?”

 

唐柔同样报以一笑:“挺好的,很有意思。”

 

“唔,那就好。”叶修感到了欣慰,轻轻缓缓地又吐出一口烟,探头对着沙发那边喊了句:“老板娘!C●29什么时候?”

 

“还有两个月吧。怎么?”陈果答。

 

“小唐的本子你看什么时候安排开个印调,咱们C●29首发?”

 

“可以啊!怎么怎么,终于能过你这关了?”陈果简直开心得想跳起来——于是她也就真的这么干了,步伐轻快地几步扑过来一把搂住唐柔肩膀:“太棒了!终于要有自己的本子了开心不开心?”

 

“开心啊。”唐柔虽然嘴上说得平淡不过确实也是真心话——她早从一开始已经在跟着叶修学漫画,从分镜到情节对话独白都不知道被这人吐槽过多少回,这个30多页故事的创作过程几乎都是叶修手把手地带着她走过来的,甚至在成图到最终定稿排版之间都被叶修卡着捉虫,押着她反复修改了无数次……此刻的心情比起“关窗了”倒不如说更多的是“终于得到这人认可了”,唐柔默默握紧了拳头,心知这不过是第一步,想要追上这个人,她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小唐好了可是我……”陈果替唐柔开心完毕,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却还是瞬间就低落了下去。她放开唐柔,有些难以启齿地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转向了叶修:“我之前算了一下,现在兴欣可能还是……要成立商业插画室,资金还不太够——”

 

“没事,慢慢来嘛。”叶修说,“你以为嘉世当年也是一开始就那么风光?最开始那一两年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啊!而且我们现在一开始就已经有人才了,这个是比资金更加重要的。”

 

“可是……”

 

“这不还有我们嘛?”叶修把烟屁股按进烟灰缸里,笑着扬扬下巴:“起码一个画手俩脚本都在你这儿了,我们都还没怕呢老板娘你怕什么?”

 

“才不是怕啊!”

 

“哎,老板娘你说你……”

 

“没事儿了!”陈果努力把涌上眼眶的热潮压下去,感动顶个什么用!三尊神都在自己这儿了,接下来不好好努力怎么对得起他们的信任呢!

 

“叶修你看完了没有?过来过来!”

 

“干什么?”

 

“过来看这里,这样子好不好?”

 

“你们决定不就好了……”

 

“可是负责画的是你啊!”

 

苏沐秋已经开始着手写叶落又逢秋第九本的脚本了。前面一开头的部分还是苏沐橙跟他一起商量写出来的,算是为了保证第八本和第九本之间的顺利过渡;而现在他已经写了差不多有一半,边写边时不时在旁边的本子上画分镜——然后再把叶修抓过来一起研究。

 

“我说你,叶落九你能不能先别这么急?君莫笑七你不管了?”

 

“哪有那么快出定制,早着呢。”

 

“我要画插图好不好?”这回轮到叶修想揍他了。这几天写叶落脚本也写得太投入了吧君莫笑那边都快变成周更了啊?苏沐橙也在旁边插话:“哥哥你别因为刚接手叶落脚本觉得好玩就不管君莫笑啊!论坛上面妹子们都快哭死了!”

 

“让她们哭去。”苏沐秋才不管这些有的没的,又不是不更了偶尔更慢点有什么关系?随手把画了好多页的分镜扔给叶修看,一边拿过茶杯慢慢喝了一口。

 

热腾腾的绿茶。苏沐橙泡茶的手艺从小到大都是如此的好,苏沐秋在心里使劲给自家妹妹点了一排赞,然后把茶杯往旁边递:“要不要?”

 

“嗯。”叶修头也不抬地接过杯子喝了口又递回来给他,另一只手仍然握着笔在写写画画没有停下来。苏沐秋不作声地看了他一会儿,问他:“叶落你打算以后商业出版?”

 

“没有啊,叶落不出。”叶修答,“以前不出以后也不出。”

 

“啧,真无情……你的粉丝要哭了。”

 

“都要完结了啊,商业出版以后会有的。”叶修顿了顿,习惯性把笔转了两圈,笑:“等兴欣成立工作室以后吧。”

 

“职业漫画家叶修大大啊。”苏沐秋想起以前的自己跟叶修,有点感慨:“你也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

 

“是啊。”

 

“……”

 

“怎么?”

 

“没事,就觉得挺好的。”苏沐秋摇摇头,看向他:“可是还是我的专属插画对吧?”

 

“还是我的专属脚本对吧?”叶修神色不变,笑着看回来。

 

“必须的啊!”

 

“就是,必须的。”

 

荣耀联盟网,图区。

 

一叶之秋专区里的叶落又逢秋第九本作品页面已经开放,脚本秋木苏,漫画一叶之秋。

 

而此时百花缭乱专区里浅花一夏的第二本已经开始更新好一段时间了,作者一栏上久违地出现了两个名字——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

 

无论是谁,这条路都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在走。

 

七年花开春正好,八载叶落又逢秋。

 

 

+FIN+

 

 

 

 

后记:

 

叶落正篇到今天为止算是完结了,接下来是不定期更新的番外,目前预计伞修橙/伞修/双花的番外都有(也许会有肉/肉渣),如果都能写出来的话大概有四五篇左右……具体看我写不写得出来以及写了多少吧,至于什么时候放的问题如果出本子的话也许有一两篇在完售后放,但是总之到最后肯定是全文放出的。

 

并以叶落全文献给自家画手@茶乐 太太,感谢多年以来从一个圈爬到一个圈再爬到另一个圈的彼此安利(喂),陪我爆梗开脑洞看我犯神经病,作为第一读者整天被我从早缠到晚还如此不厌其烦地鼓励和支持着我;就算没人看我的文可你也一定会看吧所以千万不能坑啊,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是以这样的信念坚持着往下写的……一个写手与画手的故事,就算是你家写手的谢(表)谢(白)吧!感受到我(对你家亲娃)的森森爱(e)意了吗亲爱的!!【

 

以及非常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过了那么一段时间,点过喜欢和推荐以及留过评论的几乎每个ID我都记得,另一种意义上说,也是你们点的每一个赞支持我写到完结的呢。希望下一个故事也能让你们喜欢!

 

最后……请让我暗搓搓地求一发文评好伐?就算只是只言片语都好!很想知道你们对这篇文的看法呢QUUUUQ谢谢!

 

评论 ( 188 )
热度 ( 645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