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三人四足(叶落又逢秋番外一)

如约来更新【【。你们这是什么手速什么战斗力逼着我垂死床上惊坐起屁滚尿流爬下来修文……【喂!

四百粉感谢!从没想过自己的文(娃)也会有被这么多人注视着的一天呢。真心谢谢喜欢。

不过今天也是个好日子对吧?Happy 520!

===================================================

叶落又逢秋正文传送门→点我

 

 

·叶落又逢秋 伞修橙番外

·伞修橙亲情向,伞修修伞无差

·关于女孩子每个月的那点事儿,大堆私设有

 

  文/寂羽

 

 

 

苏沐秋这天早上是自己醒的。

 

自然醒。

 

身边叶修尚自睡得死沉。余暑未消的天气,他们晚上睡觉还是要开空调,叶修侧身向着他这边略微蜷起手脚,薄薄一层被子只盖住肚皮,整条手臂和膝盖往下的半条腿都晾在空调的风里,一晚上下来被吹得透心凉;苏沐秋费了点劲儿把被他卷成一长条的被子摊开,盖住他整个人,然后才翻身摸手机看了眼时间。

 

卧槽九点半?!

 

这时间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其实很正常,但是作息一向良好的苏沐橙在此之前没来叫他们起床就不正常了。一直以来苏沐橙都担负着监督他们两个规律生活作息——尤其是在修罗期——的重要责任,按时吃早餐什么的当然也在监督范围之内;而连她都不按时的情况并不多,非要说的话……苏沐秋打开日历看了眼再回想了一下,连忙起来越过叶修下床。

 

“……干什么这么早?”

 

叶修被他这一番折腾弄醒,含含糊糊地问了一句。苏沐秋坐在床边一脚踩到了地板才发现拖鞋不知道被踢到了哪儿,俯下身到床底下去找:“还早啊?九点半了都。”

 

“沐橙呢……还没起?”叶修眨眨眼,悉悉索索翻了过来伸了个懒腰。苏沐秋找到了自己的拖鞋,努力伸长了脚把拖鞋勾出来:“今天18号。”

 

“怎么这回又不行了?上个月还好好的啊?”

 

“不知道,我去看看她。”苏沐秋终于成功套上了拖鞋,起身打开房门出去了:“你也差不多就起吧,说好的赶图呢?”

 

“好……”

 

苏沐秋踢踢踏踏地走了出去,片刻后就远远地听到了他在妹妹房间前面敲门的声音:“沐橙?今天怎么了,不舒服?”

 

过了好几秒钟才隐约听到苏沐橙在里面回应:“没事儿……”

 

“还没事儿呢?”苏沐秋一听这声儿就知道一准有事,连忙推门进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在床上侧躺着把自己卷成了虾米状的苏沐橙。

 

“真没事,我躺躺就好了……你们去吃早饭啦。”苏沐橙蹭在枕头里冲自家哥哥摇摇头。她其实醒得比平时还早,醒来的时候感觉累得要命整个人都不对劲,稍微一动就知道是怎么了,于是爬起来揣上姨妈巾奔厕所;回到房间之后小腹还是一阵阵坠胀,想着反正还早干脆先躺一会儿,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直到方才苏沐秋来敲门。

 

“那也不能不吃早饭啊……”自己生活习惯可以不好但是妹妹的生活习惯一定要好,苏沐秋丝毫不打算妥协。

 

“不想吃……”苏沐橙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些,可怜巴巴地抬起眼瞅他。

 

“那至少喝口热水。”苏沐秋一秒心软,把房间里空调温度调高了两度,出了房门到厨房去;叶修站在水池边刷牙,旁边电热水壶沙沙响着,显然已经煮上水了。苏沐秋拿了妹妹的杯子,踮起脚越过他头顶翻壁柜:“哎蜂蜜呢?”

 

“唔?没了?”叶修含着一口泡沫呜呜呜地问他。

 

“好像是,什么时候用完了忘买了吧?”反复翻了几次还是没有,苏沐秋怏怏地关上柜子门。叶修接水漱了口又拿下肩上的毛巾迅速洗了一把脸,把东西放回去,自己出去拿了钱包和钥匙:“没事,我顺便一起买了。要包子还是油条?”

 

“油条!”

 

“嘿,成天油条油条地沟油吃不死你?”叶修吐槽,话尾巴随着他砰一声关门被夹在了门外。

 

蜂蜜一直是他们家常备的东西。苏沐橙平日里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也没痛经,就是每回的头一两天或多或少总免不了肚子难受,不过解决方法倒也简单,只要冲杯蜂蜜水喝了就会缓解很多,从小到大百试百灵。一开始叶修和苏沐秋自然不懂这个,不过在某一次之后就全懂了,一夜之间俩哥哥的专业素养简直媲美妇女之友,用那时候的苏沐橙的话说,以后要是没钱了可以冒充妇科大夫混口饭吃吃。

 

一切都拜十年前那场鸡飞狗跳啼笑皆非的闹剧所赐。

 

那时候苏沐橙的大姨妈第一次来探望了她。

 

接到学校电话说苏沐橙上体育课跑步晕倒的时候苏沐秋整张脸刷一声白了,从凳子上腾地跳起来差点握不住电话,把旁边的叶修吓了一大跳,险些掀翻刚买没两天的数位板。那会儿叶修刚刚住进苏家一个多月,两个人还没混得滚瓜烂熟知根知底,可反应倒是无比默契,对视一眼抓了钥匙手机就急吼吼往苏沐橙的初中跑。三九寒冬天的路上风呼呼地吹,两人跑到学校的时候不光被吹得整一个风中凌乱还出了一头大汗,卫生室的老师看着俩半大的男孩子杵在面前喘得跟牛似的也没了训家长的心思,单就跟他们解释说是因为女孩子初潮,她自己也完全不了解,本来不该上体育课的,不过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什么大事,最后让他们把妹妹接回去请假一下午。苏沐秋连声说谢谢对不起,进去里面见到躺在床上小脸煞白的苏沐橙,叶修把她的书包拎起来,苏沐秋脱了身上的外套又给她裹了一层,然后才把人背起来走了出去。

 

——这时他们还没意识到等在他们面前的、一个恐怕是有生以来最富有挑战性的问题。

 

“卫生巾?那是什么?”叶修心直口快想问就问,床上苏沐橙盖着被子迷瞪着眼脸臊得通红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解释,苏沐秋迅速俯下身去安抚自家妹妹:“别理那个傻逼。”随即一巴掌甩上叶修后脑勺:“百度一下懂不懂?”

 

“……”叶修捂着后脑勺瞅着妹控模式全开坐在苏沐橙床边跟护崽母鸡似的苏沐秋,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心累啊。

 

“怎么样?有没有点收获?”

 

“这不是?自己来看。”

 

哄睡了苏沐橙之后苏沐秋很快回来支援战友工作。叶修对此略表欣慰,然后把密密麻麻十几个网页指给他看,嘿嘿一笑拍上他的肩膀:“拿出点考据党的精神吧苏大大?”

 

“必须的,还有什么?”苏沐秋倒也不含糊,坐下来就开始正襟危坐地看资料;叶修挪回到自己平时的位置,却也没画画,而是不知道从哪摸出个小笔记本,一边漫不经心地到处逛一边按着苏沐秋念的内容整理起来。

 

“别喝冷水,别吃辣。”

 

“不要激烈运动,重活累活少干。”

 

“疼的话喝点蜂蜜水红糖水。”

 

……

 

“勤换卫生巾。”

 

“……现在这会儿没办法网购啊。”叶修看着屏幕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网页上高洁丝乐而雅护舒宝安乐安尔乐七度空间一大堆花花绿绿颜色粉嫩的大包小包那都是什么?果然这个世界存在着太多的未知等待着自己去探索去发现,十五岁的叶修觉得自己面前打开了一道新大门。

 

“超市应该有卖吧?”十五岁的苏沐秋努力想表现出泰然自若的样子不过还是失败了,叶修确信自己看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动摇——哈哈哈哈哈苏沐秋你也有这么一天,叶修憋着笑一脸严肃地再次拍上了他的肩膀:“怕什么!这世界上没什么难得住考据党!”

 

“对!”为了妹妹两肋插刀的苏沐秋迅速摊开了一张纸:“来,我们先来研究一下日用和夜用有什么不一样……”

 

“……你加油。”果然是感天动地好妹控,叶修觉得自己在旁边负责点赞就好了。

 

“然后买回来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看穿他想法的苏沐秋笑眯眯地黑了脸,他一点都不介意为了妹妹两肋插刀然后顺便插叶修两刀。

 

“你大爷!这种时候临阵脱逃还是不是兄弟?”

 

“谁跟你是兄弟了本来就不是!”

 

“少来!你不一起我就卷款潜逃了啊苏沐秋我告诉你!”

 

“妈蛋你敢!”

 

……当然这时候刚认识不久搭上伙的两个小透明还不知道他们日后真会发展成名为兄弟实为亲人家人情人的关系,只不过到这份上了谁都没有退缩的理由,谁不去就不是爷们这辈子都吃不上鸡腿买方便面只有调料包没有面!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妹控的人生敢于直视淋漓的姨妈血呀,上吧英雄!

 

于是在理清楚几乎所有关于姨妈巾的知识并且在脑子里一摞摞码好之后,两个人揣上钱包怀着英勇就义的心情,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地迈出了家门。

 

——虽然后续的过程和结果完全没有他们脑补的那么悲壮狗血少年向就是了。

 

“又不是生孩子紧张个什么?我说你们呀两个男娃子,没经验!”

 

还走在内街里的时候旁边开小杂货店的平日相熟的老板娘跟他们打招呼,两三句闲话之间了解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手脚麻利地进去挑了几种拿胶袋子装好;两个宅男全过程你看我我看你完全反应不过来,等塑料袋拿手上了苏沐秋才愣愣地问了一句:“……那要是不舒服怎么办?”

 

“哎呀死不了人的别担心,哪个女人不这样?忍忍就过啦!”

 

最后两个人拎着一兜子姨妈巾一个电热水袋再加上一瓶蜂蜜往家里走,叶修裤袋里还揣着老板娘塞回到他们手里的五块钱,走到自家楼下的时候无不体会到了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的浓浓坑爹感。(并没有)

 

不过接下来的进展并没有那么顺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加上心情紧张苏沐橙一直疼得厉害,卷在被子里面缩成很小一团,捂着肚子的手冰凉冰凉,饭不愿意吃水也不愿意喝,看得苏沐秋的心都跟着揪得生疼。后来叶修烧热了电热水袋拿进来给她塞在被窝里,弥散开来的热度似乎让十二岁的苏沐橙放松了些,很快就闭上眼睡着了。

 

平时这时间都在一个大爆图力一个大爆文力的宅男这会儿什么都没心思干了,光齐刷刷杵在旁边看着她。

 

“应该没事吧……?”

 

“……没事吧。”

 

“这么说生孩子会比这还疼?”苏沐秋想起楼下那老板娘的话。他哪舍得自家宝贝妹妹受这苦头啊?

 

“这不废话吗,你看电视剧里演的。”叶修表示鄙视,这都不知道?“行不行啊你,照你这尿性沐橙一辈子别想嫁出去……”

 

“你大爷!沐橙才多大呢就想这些有的没的,别打她主意我跟你说。”

 

“哎哟这什么被害妄想,谁打她主意了?”

 

“谁都别想打她主意,打她主意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苏沐秋义正词严,眼神里赤果果“来战啊”三个大字;叶修挥挥手表示不跟死妹控一般见识,俯身有点笨拙地伸手把被子又往她肩膀上拉了拉。苏沐秋也就一时没作声,沉默着注视了片刻苏沐橙的睡颜。

 

“叶修。”

 

“嗯?”

 

“女孩子真不容易啊。”

 

“嗯。”

 

“……你还是先把手机放这儿,等会儿要是有什么事打120来不来得及?”

 

“哥哥你能不能靠谱点我哪有这么简单死得掉啊!还有你们敢不敢出去聊!”好不容易睡着旋即又被吵醒了的苏沐橙不能忍了,能让她一个人清静清静吗!

 

到了晚上问题又来了。他们那时候还没钱去装暖气,到了冬天晚上冷得要命;叶修平时是跟苏沐秋一起睡地铺的,虽然睡地板但是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挤一块也冷不到哪儿去。苏沐橙这样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受凉,可她那儿一张单人床根本睡不下多一个人;叶修说那干脆来跟我们睡地铺吧底下铺厚点就行,苏沐秋还没来得及反对苏沐橙就瞬间眼前一亮举双手赞成——虽然大部分原因可能源自新鲜和好玩就是了。

 

结果就是那天晚上苏沐秋在地铺上多铺了一层被子,上面再把苏沐橙那床厚被子压上去,他跟叶修把被窝睡暖了再招呼她进来;苏沐橙兴高采烈地脱了厚外套抱着热好的电热袋钻进他们之间,窄窄的被窝里暖融融热烘烘像是一个火炉子,三个人肌肤相贴呼吸相闻,睡了住在一起以来最温暖的一个晚上。

 

而到了相隔十年之后的现在,午饭时间。

 

“我还记得呢,那次哥哥紧张得要死要死还要叶修准备好打120来着?”

 

“沐橙!”苏沐秋捂脸,黑历史求不扒啊?叶修倒是好整以暇地坐在旁边扒饭,感觉到旁边手机震于是拿起来递给她:“沐橙,你手机。”

 

“什么?”苏沐橙接过来打开一看,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呼:“啊!我忘了今天云秀约了我!”

 

“哎?”

 

“她……今天过来H市。”苏沐橙看着两个哥哥忽然觉得微妙地有点难以启齿,“拉我陪她去相亲。”

 

哎?!

 

“哎哟谁这么大胆来战个痛?!”/“居然敢拉我家沐橙相亲?!”

 

“哥哥你们的重点呢!”就知道这两个人一定会听到相亲两个字就炸毛接着这话题就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飞快跑偏了,苏沐橙不得不提高音量冲他们喊:“不是我相亲啊!是我陪云秀去相亲啊!是云秀相亲啊!”

 

“陪云秀相亲又怎样,拉上你几个意思?顺便把你也相走了是吧,要打沐橙主意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叶修有点佩服苏沐秋时隔十年居然还能把某句话一字不漏地说出来。

 

“什么跟什么啦!笨蛋哥哥!”热气腾腾的肉粥熬得火候刚好,吃下去胸腹间盈着一片暖意,肚子也不觉得有多难受了;苏沐橙从小都最喜欢苏沐秋这手艺,满意地拿勺子又舀了一勺粥。

 

“不管怎么说还是推了吧?”稍微冷静下来之后苏沐秋还是觉得自家妹妹不该去,“这种时候别勉强出去,在家好好休息更好吧?”

 

话说得冠冕堂皇不过眼神里满当当的都是谁敢勉强你出去我弄死他。苏沐橙暗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边喝粥一边在手机上戳戳戳:“不过我的确不打算去啦……”就是对不起云秀了,临阵脱逃什么的云秀对不起云秀么么哒!下次给你写篇肉番外好不好?

 

这会儿刚走出萧山机场的楚云秀疑惑地打了个喷嚏。

 

中午时候苏沐橙午睡。醒来之后第一次经历妹妹身体不适的苏沐秋护崽属性暴露无遗,抱来笔记本靠着床边坐着,一边放轻了动作敲字,一边时不时给她拉拉被子。苏沐橙月事期间习惯性搂着抱枕按着小腹,单薄的肩线连带着脊柱弯曲成柔软的弧度,跟他发色相近的长发铺散在枕头上,像一只安静乖顺的猫——而叶修鉴于是台式机于是只能乖乖待在房间里画画,开了wifi挂着QQ跟苏沐秋两个隔着堵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午后极度静谧安宁的氛围里苏沐秋觉得自己敲下的文句都温暖柔和了不少。

 

最先发觉哪里不对的是看见QQ私敲窗许久没回复的叶修。勾完最后一笔线稿之后瞅了眼窗口还是没回复于是干脆利落就从床上扯了床小被子过去隔壁,推开门之后不意外地看见垂着头抱着电脑睡着了的苏沐秋,一边床上苏沐橙无声地笑着在嘴唇前面竖起食指。

 

结果苏沐秋是在自家妹妹的床上醒来的,而他原本的看护对象搂着抱枕坐在书桌前面,对着他的笔电逛论坛逛得正投入——他翻了个身拿余光瞟了一下,发现是一篇秋木苏X一叶之秋的同人文;再然后苏沐橙啪一声关掉了网页转头打开了另一篇,CP风城烟雨X沐雨橙风。

 

二十五岁的苏沐秋大大感到了心累。

 

三个人各自摸鱼写文画图到晚上。苏沐橙睡觉前苏沐秋给她给她热了牛奶,然后熟门熟路地往里面调蜂蜜——从以前开始他跟叶修两个就是厨艺可以不好但是调蜂蜜水绝对是一流水准,当然调出来的永远都是苏沐橙口味,刚刚好分毫不差的那种。

 

甚至只是想想心底里就已经比手上那杯蜂蜜牛奶还要温暖。

 

苏沐橙睡下之后苏沐秋也回了自己房间。叶修还在对着屏幕画画,听到他脚步声就不回头地问:“怎么,她有没有说你冲得太甜?”

 

“才没有,刚刚合适好不好?”

 

“那还行,没撞坏脑子。”叶修口齿不清地说,苏沐秋把他嘴里的烟屁股拿走看了眼,直接摁在了烟灰缸里:“开空调,别抽了。”

 

“……好好好。”叶修无奈,把注意力再度转回了屏幕上。苏沐秋关上窗开了空调之后坐到床上习惯性摸手机,想起今天中午的事儿动作稍微顿了一下。

 

“沐橙也是大姑娘了啊。”

 

“当然,你不看这都几年了。”叶修经历了苏沐橙从十五岁到二十三岁的整个成长历程,看着她一路从小女孩出落成双十年华的美丽少女,可苏沐秋却是正好跳过了这一段,他的心情叶修还是很能理解的。

 

“……像我这样的哥哥太不合格了对吧?”

 

“不合格你大爷,全天下像你这样的妹控还能找到几个?动漫里的都没你这么放弃治疗好吗?”叶修觉得自己很实事求是。

 

“靠?!”

 

“没事不就妹控吗,我们俩哪个不是啊还谁跟谁呢?战不战啊情敌?”

 

“战个屁,先一致对外行不行?”苏沐秋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苏沐橙男朋友”这个存在简直是天雷滚滚一生黑,“想娶沐女神先跟秋木苏过两招!”

 

“然后再跟一叶之秋过两招,连赢我们两个三轮才算过输一场就无效。”叶修转了转手上的笔,心情倍儿爽。

 

边上苏沐秋跟他一起脑补两人组队双刷假想敌,心情跟着倍儿爽,完全把这么一来估计没人能娶得到苏沐橙这事儿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与此同时,在一墙之隔的另一边。

 

苏沐橙看着QQ上楚云秀发来的消息,于是转而拨出了电话。

 

“喂,云秀?今天抱歉……”

 

“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不就是相亲吗我一个也应付得来。”楚云秀已经相完亲回到住处,第二天开始是她自己要办的事情,没相亲什么事了。

 

“怎么样?”

 

“……也就那样呗,反正我觉得没戏。”楚云秀悉悉索索点了支烟,“他不喜欢女人抽烟。”

 

“辛苦啦,云秀么么哒。”

 

“还是沐橙好……”一个电话就能让她心情放松下来。“你倒是没关系,那两个保护过度的估计根本不舍得把你嫁出去吧?哪像我,我妈催我结婚急得跟催命似的。”

 

“我觉得跟哥哥和叶修这么过下去就非常好啊。”苏沐橙笑。“那句话怎么说的,三人四足?”

 

“你瞧你——别人晒男友你晒哥哥还一晒就晒俩,有没有点良心?”话是这么说不过也没多少谴责的意思,楚云秀吐了口烟调侃她:“你啊,从小到大遇着这么好的两个男人以后怎么嫁出去?”

 

“嗯?”

 

“你说,什么男人才入得了你法眼啊?”

 

“这个……”苏沐橙当真思考了一下,片刻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就再度笑了出来。

 

“大概是会给我冲一辈子蜂蜜水的男人吧?”

 

 

+FIN+

 

接下来就是叶神生贺的屯文修罗期啦啦啦——随他吧——随他吧——更文什么的别找我啦——【跑远【神经病

 

评论 ( 70 )
热度 ( 398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