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叶修生贺】跨世界线相见

叶修大大生贺第二发!这篇才是正儿八经写的生贺文,虽然觉得好多想表达的东西都还没写出来……

 

 ·叶修中心,含伞修伞、修橙/伞修橙亲情向不过不是重点

·含奇幻paro荣耀世界设定账号卡相关,同设定文→点我

·致最棒的叶神,生日快乐!

 

================================================

   

叶修离开上林苑的时候只随随便便背了个小包。

 

还是苏沐橙帮他收拾的。

 

就算他家在另一座城市以他的个性也绝对是揣上火车票钱包身份证再加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就直接走人的节奏,可兴欣众人万分不舍之下差点给他拾掇出几大箱东西,最后还是苏沐橙把人全拦下了然后自己跟着他进了房间,说你不想收拾我来帮你收,你告诉我要带什么?叶修无奈之下只能妥协,看看自己的床和书桌还有柜子,拿手点着说那就这些吧。

 

苏沐橙稍微怔了怔,不过还是很快照他说的收拾起来。

 

最后叶修的包里除了几件衣服之外,就是一个烟灰缸。

 

印着荣耀游戏标志的一个烟灰缸,没有多精致的外观价钱也没有多贵,只是荣耀官方出过的无数荣耀相关周边中非常普通的一个——不过能被他特地带在身边的东西自然普通不到哪儿去,至少对他来说不是。

 

这是大概一个月前他生日的时候,苏沐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怎么找都找不回以前那个了……就找到这个还算比较像的。”

 

那会儿兴欣还在备战常规赛最后一轮,一群人在训练之后一起吃了顿丰盛点的晚饭,算是给自家队长庆祝了生日。叶修自己是完全没想起这个,直到陈果带着队员们给自己唱生日歌才反应过来;晚上解散后他照样在电脑前整理资料,苏沐橙走过来,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这个烟灰缸递给他。他拿到手上一看就笑,然后说:“都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有呢,有都早该淘汰了吧?”

 

“那也是……嘻嘻。”

 

“谢谢啊。”

 

“喜不喜欢?”苏沐橙把手背在背后,歪着头问他。

 

“这还用说?”叶修有点怀念地看看手上的烟灰缸,把原先用来盛烟灰的易拉罐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放上这个,拿下嘴上的烟,随手就在边上磕下了一长截烟灰。、

 

十多年前,他认识苏沐秋和苏沐橙之后的第一个生日,苏沐秋就给他送了个荣耀周边的烟灰缸。

 

……虽然是盗版的。

 

“这形状怎么这么猎奇,你审美被狗吃了?”

 

“猎奇你大爷!不要就算了以后别用。”苏沐秋白他一眼,伸手就想把把刚递出去的工艺粗糙造型蹩脚的地摊货抢回来;叶修迅速走位闪避,“哎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啊苏大大,我又没说我不要!”

 

“嘿,刚谁嫌弃得那么爽快?今晚躺平了让我杀三次!”

 

“靠苏沐秋你蹬鼻子上脸呢?!”

 

在那之后这个长相古怪的烟灰缸就这么陪着苏沐秋和叶修日日荣耀、再跟随着叶修进入嘉世,在嘉世叶修房间的电脑旁边陪他走过了多个年头——然后在叶修离开嘉世、嘉世解散之后,莫名其妙就不知所踪了。

 

不过人都能莫名其妙就没了,一件东西没了又能算什么呢。

 

最终在叶修的坚持下兴欣总算没有劳师动众地来送他。众人在小区门口分别,苏沐橙陪他去车站。

 

叶修穿着有点旧的衬衫和长裤,裤袋里装着某个小号的账号卡,再加上背包里的那个烟灰缸,算是他现在身上唯二与荣耀相关的东西了。

 

两个人在出租车上一路无话,太多的岁月层层累积出太多的默契,很多东西早已不需要言语来传达。

 

直到车站安检口前叶修才停下了脚步转向她。苏沐橙抬头跟他对视,微微一笑。

 

“加油。”

 

“嗯。”

 

“……保持联系,”叶修不作声地注视了她片刻,终究还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等你退役。”

 

“嗯……”苏沐橙终于还是忍不住,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叶修的手从她头顶上滑下来落到她的肩膀,随后上前一步,不轻不重地拥抱了她。

 

把苏沐橙送上回程的出租车后叶修才进的站。上一次搭这趟列车也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会儿他自己一个跑回家去偷身份证,苏沐橙还要上课所以苏沐秋送他来车站,两个人都紧张兮兮气氛悲壮得跟他这一走就再也不见似的,却又偏偏要在对方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叶修扭头看了眼出站口那边,想起那次回来之后一出站两人一对上眼就急吼吼冲对方扑上去然后狂喜地在人群里紧紧拥抱成一团,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然后很快迈步跟上了安检进站的人流。

 

接下来就是一路平淡无奇的况且况且。

 

到站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叶修走出来之后看着久违的家乡的天空有些感慨,再加上多少有点近乡情怯,他决定等天亮了再打电话给叶秋。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他在边上一小卖部那儿买了两包烟,走进小巷子里一间不起眼的网吧里要了个包夜;位子正好在角落里这让他很满意,随即动作娴熟地开机,掏出战法小号的账号卡刷卡上荣耀。

 

也许是最后一次了也说不定。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叶修?叶修?叶修!”

 

像是有熟悉的呼唤声隐隐约约地在很远的地方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跟他相伴了十几年,他几乎是立即就认出了人——苏沐橙?

 

不对啊她怎么会在这里?她跟着自己坐火车过来了?

 

不过逐渐回归的触感很快让他否定了这个想法。与皮肤接触的是柔软湿润的草本植物叶片,新鲜的青草气味钻进他的鼻腔,这让他有了一瞬间的恍惚感,就像是自己穿越到了国家地理或者是人与自然的拍摄现场——这也不对。扑面而来的奇异违和感逼着他努力稳定恍惚的神志,然后睁开了眼——

 

紧接着就被直射下来的阳光闪瞎了。

 

“靠——”

 

话音刚出一只手迅速覆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伴随着之前那个酷似苏沐橙的声音:“呀,醒了醒了——叶修!”

 

干什么呢这是?

 

眨了几下眼之后大致适应了光线,他抬起手,把盖在自己眼睛上的那只手拉开了。

 

入眼即是飘荡着寥寥几片白云的无尽晴空。

 

然后一张女孩子的脸庞闯进了他的视野。

 

披着橙红色艳丽长发的少女俯身注视着他,眼神里紧张关切而又欣喜,那样无比熟悉的样貌让他差点就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却又在最后关头生生忍住,急急忙忙爬起来把目光再一次仔细投到她——以及同样围在他身边的此时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另外两个人——脸上。

 

沐橙?

 

不对不对。

 

“沐雨橙风……?”

 

“太好了还活着!”然后长着一张十五岁苏沐橙脸的枪炮师直接扑到了他身上,身体接触的瞬间温热实在的触感告诉他这一切都并非虚假;不久前才抱了主人如今又被账号卡抱了的叶修大大表示心情略复杂,接着一扭头眼神就跟长着十八岁苏沐秋脸的君莫笑还有十八岁自己这张脸的一叶之秋对上了。

 

——好吧什么国家地理人与自然是胡扯,可是这穿越看来是真的了。

 

似乎约莫是接近正午的光景,光线粒子组成的阳光直直投射到这片平原之上,仔细感觉起来却没有多少热度;视野里的景色他也熟悉,毕竟他曾经开着君莫笑在这里打了好一段时间的野怪,与此同时再加上被各大公会当成野怪来打。

 

神之领域的55级野外练级区。

 

“干什么呢,我又没事……”感觉怀里的女孩子身体传来一点轻微的颤抖,叶修有点苦恼地抓抓头,拍拍她肩膀以示安慰。沐雨橙风听话地直起身来,叶修拉着她一同站起,接着就挥手指挥他们走位:“来来来站一起我看看?”

 

“哎?”

 

三个人不知道他想干嘛,只是依言并排站到了一块;叶修退开两步看了看,下意识抬手想摸烟结果摸了个空,才想起自己这是在异世界,只能怏怏地收回了手,看向了并肩站在一起的君莫笑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

 

跟十年前的他们仨真像。

 

“哥哥什么时候我们照张相嘛?叶修都来了两三年了我们都还没照过全家福呢!”

 

“啊?可以啊……哎哎哎拉住拉住!牧师团看好血!”

 

“哥哥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有有有,这不忙着吗改天改天,时间大把又不急在这一时——”

 

“就是,起码等哥好好睡一觉再照,保准帅死你信不信?”

 

“叶修你滚!”

 

结果最后众所周知的还是没照成。

 

“……没办法照相啊?”

 

左看右看之下感到了少许怀念的叶修因为这个事实而不可避免地郁郁寡欢了,说到照相他能做的顶多也只是动动手指想去按截图的快捷键;倒是站在那里的三个被他盯得直发毛,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之后沐雨橙风立马狗腿地跑上来挽他的手:“你还没告诉我们呢,怎么就到这儿来了?”

 

“这个我更想问啊?”叶修回过神来看着她一笑,“怎么,你们这么想我?”

 

“哪有啦!”

 

 

“……不过也能算是想你了吧。”

 

几分钟之后女孩子还是坦陈了心思。叶修侧过头看着她头顶,熟悉的高度差让他产生了某种神奇的错觉,就像是他旁边走着的是苏沐橙……如果除去一左一右两个外表沉默眼神热切的大男孩的话。

 

叶修对这个世界的接受速度快得出乎他们意料,这让他们有点高兴。

 

见面没多久四个人就已经迅速将各自的情报交换完毕。叶修模糊地记得自己出了站进了个网吧坐下开机上了荣耀然后就不知道了,而这边君莫笑沐雨橙风一叶之秋加上秋木苏一直都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这天也不过只是每天日常的外出狩猎,结果居然就在草丛里发现了躺在那儿的自家操作者。

 

“我去真有荣耀女神?不是驴我?”

 

听着沐雨橙风复述几天前兴欣获胜进入神庙接受女神加冕的事儿叶修觉得自己面前打开了一道新大门,荣耀教科书里可从来都没有关于异世界的章节——先不说他根本不知道荣耀世界在另一个位面上原来真的存在、而且账号卡们一直都作为有自主意识的生命体注视着他所在的世界,在意识到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能跟现实中每年一度各支战队为了总冠军往来征战的历程对上号之后他立马说了一句话,那句话让他身边的三个人一起露出了复杂而微妙的神情。

 

叶修:“那敢情好啊,让我去见见她?”

 

“……咳咳你……”

 

“干什么?”叶修疑惑地看向了过去两年多里跟自己并肩作战了无数回的君莫笑。后者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闪避了他的视线,而另一边一叶之秋开口卖队友:“他说他听到你说你想娶荣耀女神。”

 

“卧槽?”叶修震惊,异世界原来除了自带跟踪功能之外还附赠读心功能的啊?这外挂是不是开得有点大啊?“怎么可能?”

 

于是紧接着就被自家仨账号卡的目光哒哒哒扫射了一个体无完肤。

 

“我听着你说的啊,”既然被卖了君莫笑也就干脆利落坦白从宽,“你拿着总冠军戒指的时候说的,‘荣耀女神哥娶走了你想都别想’——”

 

“这你都信?”叶修想也不想地反鄙视,“我那是说给你们老苏听的,小孩子别跟这掺和懂不懂?”

 

“……”在这片大陆上名气几近封神的一个散人一个战法加上一个枪炮师在自家缔造者口中一秒变成小孩子,忍不住无语凝噎一起仰头望青天——这个世界有谁不知道你的名字,多少角色想跟你见一面,多少个你的小号只是因为曾经和你并肩作战过就足以拿来炫耀上好几年,地位比你崇高的在这世界里也就只有荣耀女神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不信谁也不能不信你啊?

 

“哎你们还没说呢,怎么听到的?”

 

“大概是因为戒指?”沐雨橙风提出了合理的猜想,“我们封王的时候,女神会授予我们圣神之戒呀——然后莫笑的操作者是叶修,叶修也收到了总冠军戒指,所以就刚好连通了?”

 

“好吧……”叶修也没办法去计较科不科学的问题了,说到底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已经是颠覆他正常认知的事情,不过因此居然能与陪伴自己多年的这么几个角色像朋友一样相见,光是这个也足以让他觉得高兴了。

 

而且,还有这个他为之着迷、为之奋斗了这么多年的世界。

 

每一道光芒和每一缕微风都仿佛触手可及,每个地形他都了如指掌,每一处景色都隔着屏幕看过千遍万遍,而如今终于能用自己的双脚去一寸寸慢慢丈量,去感知这一份“真实”如此鲜明确切的存在。

 

就当做是这十年的热爱终于得到了回应也不错对吧?

 

他们最终还是没走到位于整片大陆制高点的主神庙——关于荣耀女神的话题再没下限说到底也只是属于宅男脑内妄想的范畴,最后荣耀女神的裙角都还没摸着俩宅男就已经搞到一起去了什么的黑历史简直是不堪回首,叶修触类旁通以此类推估计自己跟苏沐秋以前那点把戏估计早被这几个看光了于是顿时就有了捂脸的冲动,果然养账号卡跟养小孩是一个道理那会儿怎么养苏沐橙的就该怎么养这几个异世界的娃。

 

完全没意识到奔三未婚的自己却早已有了一颗人父的心。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这一家四口把家安在了55级区域这个事让叶修稍微有点意外,君莫笑解释说是为了照顾等级一直停在50级的秋木苏。叶修问怎么没见他?君莫笑说因为他的等级出来打怪还是有风险所以我满55级之后这事都是我们三个干的更何况他在家里还有事,叶修疑惑说有事?君莫笑迟疑了一下,然后沐雨橙风就凑上来说家里总要有人去照顾啊,语焉不详地就这么带过了。不过即使多年间经历从嘉世到兴欣抑或是轮回的变动四个人一直都还生活在一起,上了战场是对手下了战场是家人,叶修听到这里伸手拍了拍一叶之秋,说这我就放心了。

 

至少又给他多添了一个能安心退役的理由。

 

叶修放在一叶之秋肩膀上的手略微顿了顿才拿下来,心里转了好几个圈,还是不打算告诉他们自己要退役这件事。

 

本来从一开始就是总归要有分别这一天的,既然是自己的决定,那就没必要平白添堵一起过不去。

 

几个人家长里短地边走边聊,期间君莫笑跟一叶之秋挥着千机伞跟却邪跑去杀平原上视线范围之内的野怪,明明实力是碾压级别的还特意打得各种花哨华丽,两个默契地一个变着花样甩炫纹一个千机伞噼里啪啦十几个形态换着耍,而沐雨橙风干脆连吞日都懒得拿出来了,光就笑嘻嘻地站在叶修身边陪他一起看,偶尔偷看一眼他的侧脸。

 

那么疏淡温柔、不经意间含着脉脉笑意的神情,在她眼里莫名地就跟某一个人的脸重合了。

 

“他、叶修……要退役了。”

 

没错,没错,她是知道的。他们都是知道的。

 

自从隔着屏幕听见自家主人在电脑前压抑着哽咽的自言自语之后,无论再多的震惊和不敢相信,最终都化为无尽的思念和眷恋,千丝万缕紧紧揉合出看不见的双臂,对着世界线另一端的那个人伸出手去。

 

好想见到你。

 

至少最后一次,好想见到你——

 

所以就算说是这强烈的愿望所造就的“奇迹”,其实也丝毫不为过吧?

 

“叶修……”

 

她下定决心扯了扯他的衣袖。

 

“嗯,怎么?”

 

“这个给你,没什么能送给你的……就当成是一点小意思吧?”

 

女孩子的手从他掌心上松开,他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就是一愣。

 

就算从来没见过这东西也丝毫不影响他第一眼就认出它是什么——手心里银色的圣神之戒光芒流转,叶修有点无奈地苦笑着摇头:“我怎么有资格收?这是属于你们的——”

 

“你有。”少女枪炮师截口打断他的话,金色双眸直视他的眼睛:“我们觉得你有资格拥有它。”

 

我们的父亲,我们的兄长,我们的战友,我们的家人。

 

——就像另外一个人也有资格拥有它一样。

 

“今天吃什么?”

 

“难得叶修在,来顿大餐嘛!”

 

“好啊,回去叫秋哥做——”

 

日影西沉,树林里光线已经晦暗下来。不远的一段路程之后隐隐昏黄的灯光出现在视线里,走在前面的君莫笑和一叶之秋加快脚步过去推开了门,后面沐雨橙风抿了抿嘴,忽然开口问他:“知不知道我们一开始为什么那么担心你?”

 

“嗯?”

 

“因为啊,我们那时候差点以为你死了。”

 

“为什么会以为我死了?”

 

“因为……这个人那时候也是这样被我们带回家躺了好多年,结果几个月之前醒的时候第一句话就告诉我们他被车撞死了呀——”

 

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之后沐雨橙风没有理会他猛然一顿的脚步,向前跨了一步,笑着一手拉开了门:“老苏!你看谁来了?”

 

屋子里面跟秋木苏并肩坐在一起的另外一个人应声扭过头来,视线交会的一瞬间就跟他一起愣住了。

 

随着垂放在身边的左手攥紧成拳,被套在那个人中指根部的圣神之戒陡然辉映出银色的光芒。

 

“叶修……?”

 

 

“……先生?先生?”

 

叶修是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起来的。

 

在桌子上趴了几个小时全身上下哪儿都觉得不对劲,他迷瞪着眼爬起来,尝试着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手——过来叫人的网管妹子看到人起来了也不啰嗦,扔下一句包夜到点清场了麻烦去前台交钱,然后就转身往后排去了。

 

按亮屏保的电脑,时间显示早上七点。

 

昨晚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暧昧不清的幻梦,他摇了摇头,一边动作麻利地退出荣耀伸手拔卡——

 

然后抬起的右手就这样顿在了半途中。

 

手心里的异物感逼着他张开手掌,定神仔细看了眼手里的东西。

 

冰一样的银色戒指上镌刻着繁复而奇异的纹样,像是一只来自异世界的眼睛,躺在他掌心里与他静静对视——

 

或许,那并不是一个梦这么简单。

 

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叶修顺手将这个来历不明的东西套上左手中指,走到网吧前台结了帐,然后站在网吧大门外面熹微的晨光里拨出了一个电话。

 

“喂,叶秋?是我。”

 

这一刻离他出走十年之后首次走进家门还有三个小时,离他家老头子接到竞技总局局长的电话还有六个星期,而离他重新与那个名为“荣耀”的世界搭上关系,还有将近两个月。

 

只不过不管怎样,不管生于何处也不管是否阴阳离别,不管之间到底是隔了一个屏幕还是一个世界——

 

他们都终将再次相见。

 

 

+FIN+

 

 

 

@茶乐 给你的无敌海景位!

 

评论 ( 23 )
热度 ( 181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