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广东题】全家福

·2014高考作文广东题【虽然越写越觉得跟题目没啥关系←喂 

·伞修橙/伞修伞

·叶落又逢秋(写手画手架空paro伞哥车祸植物人)背景设定,不归入叶落番外

 

提早一点发了吧,发完这篇就真修罗期去了。六百粉感谢!

叶落又逢秋正文传送门→点我 

 

===================================================================

 

叶修发烧了。

 

尽管平时大半时间里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他其实很少生病,这直接导致苏沐秋苏沐橙加上他自己都没能及时发觉到异样——就连苏沐秋晚上睡觉发现身边人好像有点热的时候都没意识到哪里不对,直到一向天塌下来都不会醒的叶修翻来覆去大半夜地把他也折腾起来才反应过来去摸他头,然后连忙下床出去翻箱倒柜地找体温计和感冒药。

 

动作之大连苏沐橙都被惊醒了。

 

不过说到底即使发烧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叶修整个人迷迷糊糊地被他捉着量了体温塞了药,紧接着二话不说就裹上了被子继续睡;苏沐秋一开始还打算醒着照应他,结果叶修似乎因为很少吃药于是药一下去就起效,很快就挨着他安稳地睡沉了。

 

于是苏沐秋贴着个火炉也很快地就睡死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苏沐秋按着人贴了贴额头觉得还是有点热,不过叶修倒是若无其事地揉揉脑袋爬下床——他平时就经常一副无精打采永远睡不醒的样子,病了跟没病看起来都差不多,或者倒不如说平时大概就是亚健康状态。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看起来简直无处不宅男。

 

叶修自己是不觉得有什么事的,C●28刚结束就摊上这事儿也不知道该说积劳成疾还是粉丝们太热情担待不起,再加之这天本来趁着三个人难得的闲暇打算一起收拾客厅里那个堆满了各种同人书籍画册资料的大书柜,既然不是赶图那干什么都算是放松有什么所谓……

 

然后一吃完早饭吃过药就被苏家兄妹联手赶回了床上。

 

“都说了没事……”叶修抗议,这到底是在养病还是在养猪啊?

 

“是病人就去休息啊!”/“病了就好好休息可以吗!”

 

“喂!”

 

“乖。”苏沐秋坐在床边,黑着脸笑眯眯地一手把他的脸摁进了枕头里。

 

毕竟确实是病着,叶修在床上扑腾几下之后还是睡了过去;苏沐秋把手从他脑袋上拿下来又帮他拉好了被子,放轻动作走出去关上了门。

 

结果一出客厅就被各种书籍本子杂志报纸杂乱铺开的景象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多?!”

 

“当然,都多久没收拾过了……”苏沐橙挽着头发蹲在形形色色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纸制品中间忙着将它们分门别类,随手给他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叠:“哥哥帮我看看那堆里面有多少有用的,没用的就分出来待会儿扔了吧?”

 

“哦。”

 

那是一大叠本子的试印品还有旧海报啊杂志啊之类的东西,按如今柜子这容纳量妥妥要清出去一大部分;苏沐秋一边看一边往下分拣,忽然就拿到了一张报纸。

 

一张已经泛黄的报纸,似乎很有些年岁了,苏沐秋一看日期居然是五年前的——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无意中混进去的,想了一想之后小心地把报纸翻开,结果入目即是“中学生园地”板块里的一个报道征文的专题。

 

以“家”为主题的征文。

 

最上面的是一篇名为《他和他和我》的文章,标题旁边“一等奖”几个字格外醒目;接下去就是正文,苏沐秋一眼扫到开头的其中两句,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

 

“我的家有点特别。

 

“我没有爸爸妈妈,但是却有两个哥哥——一个捡回来的哥哥,还有一个睡美人哥哥……”

 

卧槽?

 

视线迅速移到全文结尾,“XX中学高二(X)班苏沐橙”的字样不出意料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沐橙你什么时候写的这个?……”

 

“诶?”苏沐橙抬起头,一眼看到他手里的报纸,“那是……哦是那个征文?”一边就站了起来,绕过地上的书堆溜到他身边坐下,自己也探头过来看。

 

“就是我高二的时候写的啊!那时候刚开始写文呢,刚好有这个于是叶修就叫我写一篇去投了。”

 

“为什么是他叫你投?”

 

“因为一等奖奖金有1000块钱呀。”

 

“……”

 

“好吧好吧我开玩笑的……”苏沐橙摆摆手,笑:“奖金也是原因之一啦不过也是为了锻炼一下——顺带一提睡美人是叶修说的哦,不是我说的!”

 

“我就知道……”苏沐秋磨牙霍霍直想揍他,转念一想这货现在毕竟是个病人,于是还是勉强忍了,深吸了口气继续往下看。苏沐橙也在旁边跟着重温,往下看了两行就看不下去了,瞅着苏沐秋那一脸认真劲儿终于忍不住扭头捂脸:“哥哥你敢不敢别盯着人家的黑历史看得这么投入啊!——”

 

“沐橙……”

 

“嗯?”

 

“这段说的是真的?”

 

“什么?”苏沐橙凑了过去,看他手指着的那一段。

 

“……直到要离开那间狭小的出租屋了,我才发现我们原来一直都没有一起拍过一张照片。为什么当初就没好好珍惜哥哥健康地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呢……不过正如叶哥哥所说的那样,现在补回也还为时未晚吧,因为我们三个人还在一起。

 

“于是搬进新居的那天我拜托邻居阿姨给我们拍了照,虽然哥哥是暂时没办法知道了,但那张照片却成为了我们的第一张全家福。”

 

“嗯……是真的呢。”

 

“乔迁新居嘛,留个纪念留个纪念!”当年整理好所有东西把苏沐秋接进新家那一天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叶修随即就了然地笑着点点头,伸手把床上的苏沐秋扶了起来。

 

“叶修笑!”

 

“我笑了啊?”

 

“哪有,表情这么僵都快比得上哥哥了!”

 

“屁,谁要跟他比?”叶修说,忍不住还是下意识地看了眼挨在自己肩膀上静静沉睡着的苏沐秋,一边拿手戳了戳他。

 

“拍照了沐秋,看镜头。”

 

“那照片呢?”

 

“……之前弄不见了。”苏沐橙有点可惜地低下了头,“存在我电脑里的,那时候我还拿来做桌面呢……结果就差不多一年前吧,电脑硬盘坏掉了……”

 

“没关系,我们过两天正经拍一张。”虽然对没办法看到那时候的照片感到有点遗憾,不过苏沐秋还是揉了揉自家妹妹的头,感觉到她有些低落的情绪,又往手上多用了点力道。

 

“放心,你哥现在可不是什么睡美人了。”

 

“嗯……”

 

两个人安静地相互挨靠了片刻,然后放下手里的事情先去看一眼房间里的病号。叶修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睡着,露出的半张侧脸罕见地显得不那么老成,甚至还带了点秀气。苏沐秋注视了他一会儿,扭头小声对苏沐橙说:“看到没?这个才是睡美人……”

 

“嘻嘻。”苏沐橙忍不住笑,“叶修睡美人——”

 

“……干嘛……”

 

叶修朦胧间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含糊地翻身回应了一声。苏沐秋看他醒了干脆也不控制音量了,坐到床边去捏他的脸:“说你是睡美人呢,睡醒没有?”

 

“跟我有什么关系?”叶修眨了眨眼,人一醒了嘲讽张嘴就来:“睡个十分八分钟算什么起码得睡上个十年八年才算是炉火纯青啊?我哪有你那水准?”

 

“哟你还想要我那水准呢,早知道我多睡两年要不要?”

 

“不要。”叶修翻起眼瞅他,一本正经地摇头。

 

苏沐秋接下去准备拿来呛他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苏沐橙去厨房给他倒水了,叶修看一眼他的表情,自顾自地坐起来掐了掐太阳穴。

 

“你们前两年拍过全家福?”

 

“是啊。”

 

“……”

 

“怎么,想看?”

 

“怎么可能不想啊?……不过没有了就算了。”苏沐秋耸耸肩,叶修嗤地笑起来:“想看就直说嘛那算什么,给你看不就完了?”

 

“哈?”不是说数据丢了么该不是你什么时候瞒着沐橙存了拷贝啊敢不敢明说啊?

 

“啧。”叶修对他一脸震惊的表情表示鄙视,一手指向桌面:“素描本,拿来。”

 

苏沐秋依言起身拿给他。叶修在床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坐姿,曲起一条腿权当作架子,随手把素描本翻到空白的一页,然后从床头柜上抓起了笔。

 

简练而流畅的线条迅速在笔尖下铺展开来。

 

先是女孩子小巧的瓜子脸和微微卷曲的长发,灿烂的笑颜和眯起的双眼;接着是看上去比现在年轻一些的少年,似乎面对镜头有点局促,嘴角那点若有若无的微笑也显得有点僵硬;再然后……是靠在他身上,安静地阖着双眼的自己。

 

非常干净利落的一幅草稿,然而详略均是恰到好处,甚至连那种温暖而略带伤感的氛围都把握得刚刚好。

 

叶修刚开始画的时候苏沐橙就已经端着水进来,在边上跟苏沐秋一起不作声地看他往下画——结果在看出来他画什么的那一瞬间眼眶立马就红了。

 

“不是说想看吗?”叶修把笔帽套好了放回到原来的地方,脸上笑意不变,伸手出去拍了拍苏沐橙:“别小看哥,哥都记着呢。”

 

无论照片还是数据都难免会遗失不见,惟有珍贵的记忆终将永存于心,从不褪色。

 

何况如今,他们还有着这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未来。

 

 

+FIN+

 

评论 ( 32 )
热度 ( 378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