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总相逢(叶落又逢秋双花番外)

终于活过一条死线啦啦啦啦啦!!!向着下一条死线迎面奔去!!!!【喂!

700粉感谢!

=====================================================

叶落又逢秋正文传送门→点我

 

·《叶落又逢秋》番外五 

·双花漫展后续

·谁说叶落的双花只有虐来着【X

 

文/寂羽

 

 

——没错,他们私奔了。

 

 

两双嘴唇撞在一起的瞬间张佳乐意识里立马就是一片空白。这是他们两个人五六年以来距离最近的时刻——孙哲平的风格孙哲平的力道孙哲平的温度孙哲平的味儿,不费吹灰之力地冲破他虚掩着的牙关席卷他整个口腔再呼啦啦冲上他的大脑,晴天白日地轰隆一声把他的那点理智炸得一点渣渣都不剩;漫长而凶狠的亲吻结束的时候张佳乐手脚像是脱了力,平地上都几乎要站不住,被孙哲平用一条手臂在背后紧紧圈着,盛夏的阳光之下两具身体都热得发烫,可是还是不由自主地就往他身上倒。

 

然后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哭了。

 

发现这一点的同时张佳乐就把脸死死埋到了他肩膀上说什么都不肯再抬起头来。孙哲平揉揉他那头似乎几年里面都没怎么变过的红毛,俩男人光天化日之下又亲又抱还是太过显眼,肉眼范围内已经可以看到不少朝这边看过来的人;张佳乐毫无嫌隙地靠着他是让他有点小欣慰可那也不等于他就能心安理得地杵在这让人围观,孙哲平啧了一声,按着张佳乐后脑将他的脸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然后把人从怀里拽出来,拉着手就拖走了。

 

像是彼此之间从未暌违这么多年的时光。

 

张佳乐在酒店孙哲平房间的床上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还没醒全就听到孙哲平在房门那边压着声音打电话:“……他在我这里……嗯,我告诉他……行……那我挂了啊。”

 

听着他走回来的脚步声张佳乐就翻了个身,孙哲平把手机还给他:“你们副社长的电话,我帮你接了。”

 

“啊?哦……卧槽现在几点?!”张佳乐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腾地从床上跳起来抓手机看时间。

 

——说好的去去就回来呢张佳乐大大?

 

看着通话记录里最上面的那个张新杰,张佳乐心虚地揉揉鼻子打了个喷嚏。

 

“没事,他说了没关系。”孙哲平说,“他说你跟我到B市玩几天也行在S市再待几天也行,不过别忘了你下星期的商稿。”

 

“靠?!”不提这个张佳乐还真有过两天再回Q市的冲动,如今他只想今晚就飞回去赶图。

 

“还有他说你可以签绘完就走人的不用突然间跑掉,反正老林都找方锐去了霸图又不是没人不差你一个。”

 

“……”我他妈哪知道这剧情会如此跌宕起伏波澜壮阔前一秒还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下一秒就缠缠绵绵到天涯啊?还有我跟老林都出去了你们正好二人世界对吧新杰大大你心这么脏老韩他知道吗?

 

当然最后他们没有在S市待几天也没有去B市来个疑似蜜月旅游,当晚张佳乐跑回两条街之外霸图下榻的酒店把行李收拾了一下然后背着个包折返,孙哲平重新订了机票之后两人直接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大天亮,然后登上了回Q市的航班。

 

“你义斩那边怎么办?”

 

“我又不用赶修罗期,没事。”昨天楼冠宁电话里跟他说的“前辈你尽管去事情没解决完之前不回来没关系”他还记着呢,再加之他确实也不是义斩的核心战斗力,孙哲平简直不能更心安理得。

 

一下飞机就得开始赶图的张佳乐恶狠狠地冲他竖了中指。

 

张佳乐在霸图工作室附近租住的公寓面积不算大,一个人住是绝对足够了,可孙哲平一进门还是被那个混乱程度吓了一跳——张佳乐倒是毫不在意地换鞋进门扔下行李,随手拨开堆在一起的各种稿纸书籍资料在沙发上给他腾了个位子坐:“大孙你懂的,我就不收拾了你随意吧?”

 

他当然不在意。

 

当年住宿舍的时候他东西堆了一柜子一书桌电脑都架在几摞书上还放不完常年有一堆东西扔在孙哲平那儿与此同时还时不时把孙哲平的图册啊杂志啊拿回来看,时间一长了两个人的东西混得不分你我,他找不到东西了就去孙哲平那儿找孙哲平找不到东西了也来他这儿找,明明还不是同一个宿舍的却活生生过出了点夫夫财产共有的模样;跑去对方宿舍的时候对方的舍友就一准用秀恩爱分得快的眼神扫射他们,你们两个狗男男敢不敢不要整天从早粘到晚一副恨不得捆在一起过二十四小时的样子分开几分钟都非得要跑来串宿舍?异性恋都觉得压力山大好吗照顾一下单身直男的心情好不好?

 

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这两人那会儿还天天吵架——刚开始的时候无论百花缭乱还是落花狼藉都不过只是荣耀联盟网上的小透明,发图什么的也就是偶尔为之,而日常来说干得最多的还是……掐CP。

 

比如两个人都沉迷于某个弹幕游戏及其相关同人的时候。

 

“主角组太棒了红白黑白一生推啊!”

 

“屁,哪里比得过结界组?!”

 

“大孙滚滚滚!我画我的红白黑白你画你的结界组看谁点击高?!”

 

“比就比怕你啊?”

 

这种比试伴随着他们从一个墙头爬向另一个墙头,而不管爬到哪这两人居然还一直是对家,每回都是兴致勃勃地找上对方然后往往都以大吵一架各自回宿舍怒爆图力告终——最后CP换了一对又一对,隔了个次元也不知道自己的CP到底BE还是HE,倒是两个冤家在互有输赢的无数次比拼间不知不觉就拥有了众多粉丝成为荣耀联盟网图区的镇圈大手,而且……还比他们萌过的任何一对CP都要更快地走到了一起。

 

 那时候的张佳乐和孙哲平在一众室友心目中就是俩祸害,自带闪光弹还不附送墨镜暴击率百分百——从早到晚说吵就吵的不是没见过,可是吵架都能吵出干柴烈火的味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还是吵架吗你们其实是在秀恩爱吧?哎孙哲平你干嘛呢都咬到张佳乐喉结上了你真当你身边没FFF团分部吗!快快快百人团求组啊烧了这两个不要脸的! 

 

“所以那会儿怎么我们俩就没互掐到死呢?”

 

二十五岁的张佳乐往手里的烤串上又撒了一波辣子,认识孙哲平以来第不知道多少次表达了对这事儿的疑惑;孙哲平撅了根竹签把他手上那串最前面的一块肉戳走了放到自己嘴里,然后被张佳乐愤怒地在凳子和木板拼成的简陋小桌子底下踹了一脚。

 

地点是Q市霸图工作室附近某条内街的街头。露天的烧烤摊儿上热气蒸腾肉香萦绕,两个宅男正在烧烧烧……不对,是撸串儿。

 

刚开始来Q市的时候无论是偏清淡一点的口味还是遍地的海鲜张佳乐都不怎么吃得习惯,不过那个时期早就过去了,现在他不过就是比普通Q市人要更能吃辣一点而已;啤酒他平时也喝得不多,不过对着孙哲平他莫名其妙就有了点身为半个Q市地主的豪气,边说着“在这吃烧烤怎么能不喝啤酒”边拎回来好几罐冰啤,二话不说自己先三两口干了一罐。

 

孙哲平看着他这样子就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张佳乐的酒量他可是清楚得很的。

 

这事儿真要说还要追溯到大二那会儿。那时繁花血景还在创作中不过他们两个早就开始在荣耀联盟上相互磨合,合作出品的画风广受好评,也引来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无论是他还是张佳乐的知名度都在快速提升,很快论坛里也有了对应的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专区,拜他们的默契度和合作的频繁度所赐同人区也很快出现了他们两人的同人文……

 

然后某一天萌落花狼藉X百花缭乱的就跟萌百花缭乱X落花狼藉的掐起来了。

 

这种攻受问题引起的互掐一点都不奇怪或者倒不如说三天两头不见哪个CP圈这么掐一架还真觉得哪里不对,主要的问题只在于作为专注对家二十年的两个当事人……也理所当然地跟着掐起来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孙哲平觉得落花狼藉是攻而张佳乐觉得百花缭乱才是攻。

 

无论是谁都完全不肯让步的情况下根本没法谈,于是他们吵了相识以来最凶的一架,不光在QQ上吵还直接演变成了真人PK,习以为常的亲吻都变成了争夺主导权的世界大战,最后孙哲平气势汹汹地推开张佳乐,他可不想自己一个没忍住直接就在走廊上把这货办了;体力值上确实全面落于下风的张佳乐舔着一嘴巴的伤口愤愤不平,恰好他宿舍一哥们的女朋友生日那哥们请他们一宿舍人吃宵夜,于是张佳乐头也不回地就下线遁了。

 

恼羞成怒之下甩都没甩差点擦枪走火的孙哲平一眼。

 

结果常言道举杯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张佳乐刚吵完一架心情不爽可是毕竟哥们女朋友还在呢又不能摆臭脸,干脆跟着他们嘻嘻哈哈了一晚上说来就来想干就干,白的啤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肯定超出平时的量,总之到最后张佳乐成了一桌子上最早躺平的那个。哥们的女朋友还在不知所措,几个半醉的男生就理所当然一样掏了张佳乐的电话然后打给了孙哲平。

 

于是孙哲平就来了。

 

人一醉舌头就大,孙哲平一来几个爷们都在拍桌子喊终于来了你看你老婆醉的,快带回去调教调教!他们哥们的女朋友听得都傻了,暗搓搓问自家男人这俩真是一对?那哥们因为女朋友在场喝得比较节制尚存几分清醒,连忙说那哪能呢就是好朋友好兄弟,结果就看着孙哲平捏捏张佳乐的脸,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乐乐起来回去睡;张佳乐听见声音就扑腾一下跳起来,大喊一句孙哲平你还有脸来见我!孙哲平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了句怎么就没脸来了,然后上去一使劲把人扛了起来,还回头打了个招呼:那人我带走了啊?

 

顿时一桌子人都石化了。

 

良久之后女孩子指着走掉的孙哲平又问了一次,真不是一对?

 

张佳乐的哥们早就默默捂脸去了,艾玛官方打脸真特么疼。

 

——简单来说张佳乐就算没一杯倒那么逊那也顶多就是三杯倒的水平,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孙哲平也并不觉得他能在这方面有多大长进……比如说现在这样。

 

两罐啤酒下去张佳乐的眼神已经散了,倒也没怎么上脸就是俩耳朵尖儿红得快要滴血,目光里都迷迷蒙蒙罩着层雾气;孙哲平看他这样子就把他刚开的那罐新的给拿走了,张佳乐看见还不干,砰地一拍桌子:“大孙你干嘛!我还没醉呢!”

 

差点没掀翻那块简陋的小木板。

 

孙哲平不管他,自己一仰头把那罐咕咚咕咚喝了一半,转头眼疾手快地把他手上的那根空竹签给拽下来——一个醉鬼举着根竹签挥来挥去张佳乐不要命他还要呢?张佳乐还在嘟哝着要喝,孙哲平啧了一声拿了根完整的肉串塞他手里,张佳乐迷瞪着眼看了一会儿终于不闹腾了,安安静静咬起烤串来。

 

咬了没两口人就倒了。

 

孙哲平早有防备地扶了他一下防止他把脸拍进一桌子竹签子里,把剩下的半串拿到自己手里不紧不慢地吃完;张佳乐靠在他肩膀上倒也不挣,呼出的气拌着点酒味儿往他衣领子里吹,热腾腾湿漉漉地在他皮肤上氲开一层水蒸气。

 

所以其实总的来说张佳乐的酒品还是不错的。

 

除了喝醉了就乱说话以外。

 

“我操叶修那个神经病……老苏……嗝、下回别带他玩儿看他能嚣张到哪儿去……黄少天烦死了喻文州……也不管管……就这回嘛副社别收我手机……”

 

……信息量真大。

 

Q市盛夏的街头待到夜深了气温还是明显降下来,清爽的风穿过街道,在酒后泛红发热的皮肤上沁入丝丝凉意。孙哲平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所以从一开始就没喝多少,这会儿结了帐把人背起来就往家的方向走回去。

 

“大孙……”

 

“干嘛?”

 

“大孙……”

 

“都说干嘛?”

 

“大孙……嗝——”

 

“……”

 

张佳乐挂在他脖子两边的手臂被夜风吹得泛凉,他好像觉得有点冷一样缩了缩身子搂紧了孙哲平。略显凌乱的红毛在风里摇摇摆摆,蹭得孙哲平的耳朵有点痒,他双手使劲把背上的人往上托了托——过了这么多年张佳乐的骨架身量什么的都多少跟他记忆中的有点出入,可是人却分明还是那个人,从身体契合的弧度到热气呼在自己颈间的节奏都是遥远而亲切的。

 

就彷如大二那年他背着十九岁的张佳乐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样。

 

“……大孙。”张佳乐又叫了他一声,孙哲平拿余光扫了眼他的脸,看见这人睁着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细而直的睫毛翕动了一下,像是无意识地扑扇了一下翅膀的蝴蝶。

 

“嗯?”

 

“……我们,一起出个本子吧?”

 

孙哲平向前迈到一半的步子随着他这一句话一起顿在了原地。

 

这是多少年前他对张佳乐说过的话了?

 

“啊,我就是说……”他不知道张佳乐到底是醉着还是醒了,而这点张佳乐自己似乎也不那么清楚,好像说出口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连忙想要追加解释——而孙哲平并不打算给他解释下去的机会,昏黄的路灯之下他扭过头去,把嘴唇印上了张佳乐的眼角。

 

“好。”

 

到家之后孙哲平刚把人放到床上就被一手拽了下去。张佳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翻身把他按倒在床上,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然后就朝他嘴唇上压了下来;孙哲平仰起头按着他后脑勺跟他接吻,另一只手顺手就扯掉了他脑后的橡皮筋。

 

然后张佳乐半长的头发就掉下来糊了他一脸。

 

“我靠大孙……你、无不无聊?”本来就热了头发再一散脖子上简直密不透风,张佳乐有点不耐烦地退开一点,一手把头发从额头往后面撸了去;孙哲平嗤地就笑了出来,右手还揽着他的腰,左手就从衣服下摆里摸进去揉上了他的胸。

 

“你看你,头发这么长还没奶?”

 

“屁、要奶你找女的去……呜!……”

 

“都说了没兴趣……”孙哲平变本加厉地捏了捏他胸前那一点,抬头顺着他颈静脉沟就舔了上去,把人舔得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就随之仰起脖子,顺从地亮出了喉咙。

 

还是熟悉的反应还是熟悉的表情,还是那个他熟悉的张佳乐。

 

长达五六年的离别最终还是没能给他们造成多少隔阂抑或是增加多少理智。身体一贴在一起脑子里就轰隆隆地擂响战鼓吹起冲锋号,千言万语都比不上简单粗暴的相互嵌合,热辣辣烧起熊熊冲天的火,每一回唇舌交缠或者目光相撞都像是在火上浇油,让他们急吼吼地恨不得把对方跟自己都剥皮拆骨揉在一起从此往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走到哪里都浑身上下烙着对方的印记,纵使天南海北亦是永不分离。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们就这么腻在一起了,张佳乐干脆连门都不出了扶着老腰窝在电脑前面赶图,孙哲平叫了两天外卖之后觉得这不行,出去走了几趟摸清楚路况之后就开始买东西回来自己做饭;有人照顾饮食起居的情况下张佳乐彻底变成家里蹲,白天画画晚上跟孙哲平你侬我侬擦枪走火,更新什么的早就被抛到了脑后更别说是上荣耀论坛看看了,结果到了这一天一上去看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卧槽这什么?!”

 

百花缭乱专区里一个讨论串被盖到了一千多楼,张佳乐一点进去才发现原来是好几天前的,一进去第一眼就看见那天在展馆外面搂在一块的自己跟孙哲平,虽然距离略远有点模糊——他毕竟没少出席漫展也不是没上过作者读者面对面,真颜在广大粉丝心目中都不算是秘密了,那头扎着半长辫子的红毛算是标志性辨识物,只要知道他的人估计一看这发型都得立马联想到他;而相比起他知道孙哲平样子的人就不多了,毕竟孙哲平多年前就已经AFK,那时候百花在他和孙哲平的领衔下虽然也很强可是毕竟比不上现在霸图蓝雨微草这一众大社团的影响力,孙哲平又是多年如一日的板寸头和路人脸,第一眼能认出他的人还是不很多的。

 

然后在楼主发出这张图之后楼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起来了。

 

首先是怀疑这张图真实性的还有怀疑是不是真人的,毕竟这么多年又不是没见过cos百花缭乱或者外形像百花缭乱的,因为粉上他而去染头发改发型的妹子汉子本来就不少;后来越来越多亲眼见证了的冒头出来还原现场表示当时确实是俩男的抱着亲一块不管那是不是百花缭乱都绝对能算是公开出柜,更有甚者说听见另一半喊这人名字的,真真假假扑朔迷离也不知道该信哪一个;结果刷了三百多楼之后一个大爆点突然出来了,某个从百花时代萌百花缭乱萌到现在的死忠粉上来说了一句另外那个很眼熟啊看起来这么像落花狼藉?他不是早就退圈了吗敢情这两人原来一直联系这么密切,想想几个月前百花缭乱被掐的那会儿落花狼藉还出来帮他说话呢我西斯空寂啊?

 

接下来的发展就完全不受控制了,卧槽这俩狗男男原来真是一对吗?想想这两个的关系还真是源远流长啊都多少年了,麻吉真爱双花党的春天终于到了吗求组队下楼跑上三十圈!回楼上你反应太慢了,我已经跑完回来了现在正准备再下去跑一次!头顶青天头顶青天头顶青天萌了这么多年的双花我终于圆满了!不过满眼的喜大普奔中也夹杂着不少质疑和呵呵,腐女自重这里不是同人区好吗?说不定只是长得像而已呢这么模糊谁都说不清,一看到真人就发春行不行啊你们?要YY别在这里YY行不行来个人去申请删楼好不好,说那么多敢不敢圈真人出来问清楚啊?

 

然后下面的五六百楼就正式吵翻了天,现身说法的有发扬考据精神的有排队圈百花缭乱的也有,当然最后面这个多半还是闹着玩的毕竟作者们几乎都不会披着大号出现在自己的论坛专区……不过马甲上阵还是会的,比如说这会儿开着个叫浅花迷人的小号左看看右看看的张佳乐。

 

“说不说?”

 

讲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孙哲平刚从浴室出来,坐在张佳乐的位置上看论坛,而张佳乐在床上铺着一堆瓶瓶罐罐给他左手缠绷带;听到他这么问张佳乐一副完全没过脑子的样子就从善而流地点了头:“可以啊。”

 

于是几分钟后讨论串后面就出现了一条新回复。

 

谢谢,我们在一起了。

№1314 ☆☆☆落花狼藉留言☆☆☆

 

粉丝们会怎么想?联盟上的朋友们会怎么看?家人那边又怎么说?

 

——管他呢。

 

这段路这么短却又这么漫长,他们一直都再没见过面也没再联系过,却从未停止过对彼此明里暗里的注视和追随——无论是出了什么作品画风有什么变化还是现在人在哪里进了什么社团,就算年岁阅历都一年年渐长,这份牵挂却已经早早地刻进了骨子里面,成为了与这个身体这段岁月同呼吸共命运地、自然而然地共存着的一部分。

 

即使从此往后再不相见,他们却还是在以这样的方式,无言而默契地与对方共享着自己独自前行的人生。

 

张佳乐给他缠好绷带之后拿着他的手静静看了片刻,然后低头亲了亲他的手心。

 

“浅花一夏第二本,你记得吧?”

 

“嗯?”

 

“不是加油,”张佳乐看着他,“是我们一起加油。”

 

“嗯,一起加油。”

 

落花狼藉在论坛里出现之后把这件事又一次推向了高潮,讨论串里一群人不管不顾地排着队圈百花缭乱大有不把他炸出来不罢休的架势,而张佳乐只是把孙哲平的留言后面新增的内容又看了一次,然后打开了自己在荣耀联盟网上的专区,进入编辑界面。

 

新建内容种类:图集。

 

内容标题:浅花一夏(二)。

 

备注:《繁花血景》番外,浅花一夏(一)续集。

 

作者:百花缭乱,落花狼藉。

 

在下面放上了刚刚做出来的连载开始的宣传图,张佳乐又一次把编辑的内容看了一遍,然后点下了提交键。

 

这个回应应该足够了吧?

 

想起几天前已经回到B市的某个人,他的嘴角就稍微向上扬了起来。

 

自始至终,我们一直在一起。

 

 

+FIN+

 

评论 ( 38 )
热度 ( 248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