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虫儿飞

·伞修橙/伞修伞,原作设定 

·很不科学&掺杂私心&随便写写的东西

·关于荣耀的私设有

·“唱给你的歌”

 

更新为无料印刷时的终稿,追加无料封面封底图和FT。封面封底图感谢@茶乐 

 

 

 ======================================================

 

叶修在抢BOSS。

   

叶修在边哼儿歌边抢BOSS。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魏琛惊恐地看了一眼方锐,得到后者颤抖着点头肯定之后再一次把惊恐的目光投向了叶修——偏偏当事人自己还毫无自觉,叼着根烟哼着歌还在噼里啪啦敲键盘,手速一点不比平时慢,屏幕上战法小号的攻击随着炫目的效果光一串接一串,偏偏嘴里哼着的儿歌旋律温和节奏轻柔,两者画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如今也就只有这种事情能够惊吓到早就深谙此人下限度的兴欣众人了。

 

直到BOSS倒下魏琛才长出了口气,紧接着拿夹着烟的手一巴掌拍上叶修脊背,烟灰纷纷扬扬落人一肩膀:“我说你哼什么歌呢,返老还童还是伤春悲秋?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文艺——”

 

“啊?我有哼歌吗?”歌声戛然而止,叶修莫名其妙地抬头看他。

 

“……”魏琛和方锐一起无语,敢情这人真是无意识的?

 

“有呢。”听到的可不止是他们两个人,同样旁听了全程的苏沐橙在另一边插嘴。

 

“哼的哪首?”叶修问。

 

“虫儿飞。”

 

“好吧……怎么样?”

 

“还行,正常水平。”苏沐橙答。

 

“那还好。”叶修点点头,吐了口烟。

 

“哎你们这是干嘛,打哑谜呢?”魏琛看不下去了。

 

“以前哥哥经常唱这首歌。”苏沐橙看着他们笑笑,“叶修也是,只有唱这首的时候才不会跑调。”

 

 

俗话说人无完人,而这句话用在唱歌的叶修和苏沐秋身上时显得尤其适用。

 

十六七岁年少气盛的少年人正是争强好胜的时候,除了荣耀之外从厨艺到洗衣服速度一大堆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拿来比个痛快……惟有唱歌除外。

 

因为俩都是半斤对八两的五音不全。

 

“我去苏沐秋你这是在干啥?!念催眠咒吗哈哈哈哈哈?!”

 

“滚!你还不是一样跑调!”被这么一激什么睡意都没了,苏沐橙蜷在被窝里笑得直抖,而苏沐秋转身就冲夸张地捂着肚子逃跑的叶修愤怒地扑了上去。

 

不过平心而论光是这一首的话苏沐秋还是唱得挺不错的。再多乱七八糟的嘲讽奚落说到底也就是垃圾话而已,真说到有什么好嘲讽的那大概是……这人永远只会唱第一段歌词。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然后重头再来,洗脑循环。

 

“苏沐秋你还行不行……”

 

第一次听到苏沐秋唱这首歌的时候叶修一身鸡皮疙瘩愣是齐刷刷稍息立正了十分钟没下去,苏沐秋则被他损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苏沐橙代他概括了一下前因后果:“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跟阿姨学过这首歌,离开那里之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有时候晚上睡不着哥哥就唱这首歌哄我睡觉。”

 

然后叶修就难得地沉默了,在苏家兄妹的注视下收敛起一脸嘲讽的笑揉了揉鼻子:“……那啥,说好的今天PK三十场不打完不睡觉呢苏大大?”

 

苏沐橙在后面看着一秒复活龙精虎猛地再一次扑向了叶修的自家哥哥,嘻嘻笑着把手里的作业又翻过了一页。

 

“虫儿是什么?”

 

犹记得小时候她还这么问过苏沐秋,苏沐秋想了想,回答她:“是说萤火虫。”

 

“萤火虫又是什么?”

 

“……”常识并不比妹妹丰富多少也没见过萤火虫的苏沐秋卡壳了,努力回忆了半晌才脑内整理出看上去比较靠谱的答案:“会发绿光的小虫子,在晚上能看见,飞起来一闪一闪的。”

 

“好漂亮!在哪儿能看到啊?”未足十岁的小女孩两只眼睛都亮了,兴奋地从枕头上爬起来;正值三伏天的夜晚没有空调的房间里相当闷热,苏沐秋无奈地表示我也不知道真对不起,一边拿毛巾擦了擦她背上的薄汗,将手里摇着的扇子又往她那边凑近了点。

 

“别那么兴奋,等会儿又热了……睡吧。”

 

听上去美丽而神秘的小虫子成为了年幼的她心里无法忘却的记忆,连带着关于唯一的兄长的种种往事,还有她不乏艰辛、在他羽翼庇护下却依旧美好的童年——不是没有盼望过亲眼看一次的,但是这对于生活在老城区拥挤幽暗街巷里的他们来说毕竟太过遥远,随着年岁渐长她也就逐渐把这事放到了脑后。

 

直至这一年,叶修住到她家的第二年,她的十四岁生日。

 

放学回家晚饭过后苏沐橙就被两个哥哥神秘兮兮地拉到了网吧,麻溜儿要了相邻的三台机子刷卡登荣耀——苏沐秋登的秋木苏,叶修登的一叶之秋,而在此之前从来没碰过荣耀的苏沐橙被他们俩夹在中间,苏沐秋拉着她的手把沐雨橙风的账号卡插进了读卡器。

 

屏幕上的沐雨橙风也像现实里的操作者一样被两个满级账号夹在中间,跟古装剧里什么教主领着左右护法似的,苏沐橙一看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怎么按?”

 

在俩叱咤第一区的高手二对一的教导下苏沐橙总算能操作着沐雨橙风像模像样地跑上一段了,秋木苏和一叶之秋也老老实实地跟在旁边跑,丝毫看不出平时那种气势,活脱脱两个妹控的二次元写照;无论是乌溜溜的却邪还是别在秋木苏腰间的双枪看上去都不怎么威风了,不过此时敢贸然接近沐雨橙风的人一定会在进入一叶之秋攻击范围之前被秋木苏的远程攻击轰成渣渣,苏沐橙一点都不怀疑这一点。

 

几个角色以既定的步速奔跑在五十级野外练级区的莽原里。

 

数字程序交织而成的逼真月光光影洒在他们身上,他们的步伐拨动高度将近小腿的草本植物,闪着光的露水摇曳滴落,伴随着簌簌的音效声;屏幕里的世界频道还在乱七八糟地往上刷,也有邻近频道发现高玩或者女号于是上来求带求勾搭的,不过叶修和苏沐秋都是一律不管,像是心里早就记好了坐标,带着沐雨橙风直奔目的地而去。

 

“哇!……”

 

终于抵达的时候苏沐橙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屏幕另一端的那个世界里,墨蓝的夜色之中漫山遍野飞舞着点点萤火,翠绿色一闪一闪的光芒透过沐雨橙风的眼睛映入她的眼帘;第一人称视角让人与眼前景色的距离缩短到几乎为零,盈盈暖意勃勃生机几乎像是要从屏幕里满溢出来——

 

“看,这就是萤火虫!开荒的时候就看呆了……”苏沐秋难掩兴奋地跟自家妹妹邀功,这片叫流萤山谷的新区域是半个多月前系统更新时新增的,之后荣耀大小论坛上纷纷感叹荣耀大陆版图上又多了一个谈情说爱圣地FFF团可以考虑增设新据点了,虽然对苏沐秋跟叶修来说更重要的还是这里的野图BOSS掉落的材料里似乎有提升银武能用上的东西……

 

“开荒那会儿光顾着抢首杀了还看呆?亲爱的苏沐秋同志,那时候急吼吼拉着我就走的那个是不是你?”叶修对搭档擅自美化场景嗤之以鼻。

 

“敢不敢别说出来啊妈蛋!”

 

“可是好漂亮啊!”苏沐橙已经完全陶醉在面前的景色里了,只遗憾没办法身临其境地冲进漫天萤火里欢呼雀跃转三圈——苏沐秋及时伸手过去代劳,顺着她要求的方向把视角上下左右地转了个够,三个人一起把能欣赏到的景色都好好地收到了脑子里。

 

那是她记忆里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生日。

 

至于那之后……那个唱着只有一段歌词的虫儿飞、一路牵着她从年幼走到长大的人猝然离去,然而那简单而略有些蹩脚的歌声却从未远离过她的人生——虽然唱歌的已经换了一个人。

 

就像是那个人连带着苏沐秋的那份一块儿一肩担起了一样。

 

平时握惯鼠标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她的手臂,大概因为连续抽烟和熬夜的原因叶修的声音有点沙哑,靠坐在她床边上,低低地轻声唱着那首他们三人都熟谙的歌。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依旧是只有一段歌词,来来回回无始无终,最后却刚好是个问句,一遍又一遍,像是在声声追问着什么不可能有答案的东西,明明唱得没多少感情,她却硬生生从中听出几分凄切来。

 

你在思念谁。

 

你在思念谁?

 

 

“明明后面还有那么长串歌词的——”

 

“那不是不记得了吗,哎别看我这不是我的问题,明明就是因为你哥只会唱这一段。”

 

“……那也是。”

 

黄昏时分刚下过一场大雨,原本闷热的杭城夏夜也变得水洗过一般泛着丝丝清凉,夜风里弥漫着草木叶子和泥土清新的气味;复盘结束后众人各自散去,而苏沐橙拉着叶修出去走走,两人借着夜色也正好不多加伪装,穿着平时的衣服,步伐轻快地就出了门。

 

“也亏你们想得出来那个,现实中看不到就带着我上荣耀看。”简直是充满叶修和苏沐秋风格的行事方式,而那也是她第一次操作沐雨橙风这个如今已与她相伴了将近十年的角色。

 

缘分有时候当真是妙不可言的东西。

 

“没办法,别说你了我们俩都没见过。”叶修回想起了第一区里那片现在大概已经人迹罕至了的地图,“不过确实好看。”

 

“当然……”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边走边聊,专拣少人的地方走。远处小区中心的广场那边传来隐约的音乐和喧闹的人声,听起来离他们很远。苏沐橙挽着叶修的手臂,叶修叼着根燃到一半的烟,不时徐徐吐个烟圈,遇到垃圾桶就停下来,敲敲烟头上的烟灰,然后继续往前迈步。

 

“可惜好久没回去过了。”

 

“没事,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回去看看。”

 

“可是没账号卡啊……不对,我那里好像还有几张……”叶修从嘉世离开的时候那是挥一挥衣袖只带走个君莫笑,以前他一区的小号是一大堆可是到如今也找不着了,倒是收拾过行李的苏沐橙那里可能还有几张;她自言自语地边走边思索,忽然被停下步伐的叶修扯得脚下一顿。

 

“怎么……”

 

“你看?”

 

她顺着叶修抬起的手指看过去,接着就再也迈不动步子了。

 

在灌木丛之间飞舞着的、距离近得触手可及的闪闪萤火落进她瞬间已经弥漫上一层湿气的双眼,而叶修在旁边看着她,不动声色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还有我们呢。”

 

那个人做不到的事,还有他们代他去完成;那个人看不到的东西,还有他们来代他看见;那个人在成名之前已经逝去,然而必定会有他们永远记得。

 

荣耀巅峰立下无名碑,他们终将披挂无尽光辉归来,然后将这光辉默默献给那个无名的人。

 

“其实后面的歌词也很棒的呢!”

 

“哎,是吗?怎么唱来着?”

 

“不告诉你……嘻嘻。”

 

并肩而行的人影停顿片刻,又继续往前走去。雨后晴朗的夏夜里脉脉凉风,摇曳点点闪烁的荧绿色飞虫,风里隐隐约约像是传来了什么微不可闻的温柔歌声。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FIN+

 

 

 

 

Freetalk.

 

从很久之前就想做一个伞修橙的推广无料,虽然不知道推不推得出去可是还是尽力做出来了。

 

对于我来说伞修(修伞)和伞修橙永远是并行存在的,在这份上感情褪去一切的热切与焦灼,唯独余下绵长深厚铭刻于心的亲情。

 

对沐橙而言,苏沐秋亦父亦兄,叶修亦师亦友——看啊,他们那么爱她,她也那么爱他们。

他们的存在,是我心里对“家人”二字最平凡而美好的诠释。

 

感谢自家绑定茶乐太太的封面图!也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希望能让你们喜欢!

 

 

                                                                                                  寂  羽

                                                                                               2014.08.02

 

评论 ( 51 )
热度 ( 212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