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共婵娟(叶落又逢秋番外三)

为了场贩完售和900粉感谢提前一点发篇本子文混个更【……这段时间一直忙成狗(二次元+三次元)写的文还基本上都是不能公开的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篇先看看,鬼节我努力一下看能不能赶篇新的出来吧ry

这是叶落又逢秋其中一篇未公开番外,另外一篇全部完售后放。希望喜欢√

=======================================================

叶落又逢秋正文→点我

 

共婵娟

 

·叶落又逢秋番外三

·伞修伞/伞修橙,轻微双叶亲情向(?)

 

文/寂羽

 

 

 

苏沐橙是在从兴欣书店回家的路上碰到的这个人。

 

“你好,请问随缘小区是在……”来人拖着个箱子,一手拿着手机似乎在看地图,向她招呼了一声,似乎是想问路——而待她又走近了点看清她样子之后立刻就愣了愣:“不对,是你?”

 

“是我。”而苏沐橙早在第一眼就已经认出了他是谁,微笑着挥了挥手:“好久不见。”

 

这时候,是苏沐秋醒来之后第一个中秋节的前一天。

 

 

“回来了?”

 

苏沐橙拿钥匙拧开家门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客厅里对着面前一堆盘盘碟碟,聚精会神地拈着根笔锋极细的毛笔往左手托着的一个红彤彤的东西上面画着什么,听到钥匙响也不抬头,似乎因为小小一张桌子不够位置放的原因嘴里还咬着根笔杆子,含含糊糊地问了一句;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得身后隐隐约约传来磨牙的声音,然后叶秋一手放开了行李箱的杆子迈进屋里,颇有几分咬牙切齿地叫:“混、账、哥、哥!”

 

“哎你怎么来了?”

 

“看你死了没!”

 

“你看你哪有像你这么说话的,你哥还没征服世界呢怎么舍得死?”叶修把嘴里叼着的笔拿下来,跟手里那支一起放到了桌子上,又盯着刚画下的线条仔细看了看吹了两口气,确保干了才挂上窗口旁边的小架子;大红色不带花纹的纸糊灯笼是最普通的那种款式,他们小的时候每逢中秋遍地都是这种灯笼,不过眼下已经很少见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哪买的。叶秋对着乍一入眼的这既视感略强的光景有点走神,而叶修已经扭头回来收拾一桌子的画具,一边冲着厨房喊了句:“沐秋!今晚做饭多加个人!”

 

“还没做呢!”苏沐秋拿着个长柄勺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叶秋之前也会曾来过他们家——虽然是在他车祸昏迷那段时间里,但是至少苏沐橙见过这个人,也早跟他描述过这个叶修的同卵双胞胎兄弟;长得那么像的第一眼也该认出来了,此时很快就跟他相互打过招呼。而叶修端着收拾好的盘盘碟碟和笔进厨房,路过的时候煞有介事地停了一下,戳了戳叶秋:“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沐橙,算是我妹妹,你见过的;这个苏沐秋,我老婆。”

 

“哥哥你居然喜欢贫乳?!”叶秋。

 

“噗!”苏沐橙。

 

“靠!”苏沐秋。

 

“卧槽苏沐秋你干嘛呢!”叶修。

 

“刚好不用多加个人了,叶修今晚没你份,饿着吧。”时隔几个月终于如愿以偿地一勺子把叶修抡出了家门口的苏沐秋黑气弥漫地笑着俯视他,“连胸肌都没有还敢跟我比?”

 

“……哥哥你的重点呢?!”苏沐橙扶额,这两家人的脑回路还能不能好了? 

 

一番折腾之后众人好歹是进了屋,苏沐橙给叶秋倒了茶然后两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聊天,叶修站在水池边倒腾画笔苏沐秋也继续照看灶上煮着的东西,两边相安无事;不曾想过了没几分钟之后厨房里的两个就再度闹了起来,苏沐秋仗着小火煮东西不用时时看着于是摸了沾着余墨的笔往叶修后颈上画乌龟,叶修自然不可能老老实实让他画,迅速拿起另一支笔往他脸上反击——结果苏沐橙和叶秋被惊动的时候两个的脸上都被画得一塌糊涂,苏沐秋左脸写着一叶右脸写着之秋而叶修也被签了个秋木苏外面还打了个圈,跟盖戳似的;看到他们进来两个人一起傻了,本能地把笔一扔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叶秋则带着一脸三观重刷的表情看着自家哥哥和身边这妹子的哥哥,然后被苏沐橙拽拽手臂淡定地拖回去了。

 

“……我说,他们两个……”

 

“嗯,就像你想的那样。”苏沐橙说,“其实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我那时候哪会想到那么多!混账哥哥居然……还有你哥居然忍得了他?!”

 

“就是因为忍得了啊……这么闪的东西敢不敢别让我明说?”

 

“……”

 

这天晚饭苏沐秋正好做了茶香鸡,算是他的拿手菜之一——碟子端上来盖子一掀那一下叶秋确定自己看见苏沐橙双眼蹭地亮了起来,旁边叶修夸张地吞了口唾沫,而苏沐秋拿着筷子啪一声把叶修伸到碟子里的筷子打开,手脚利落地卸了一条鸡腿下来夹给自家妹妹,这才笑眯眯地朝他一招呼:“来来,别客气多吃点。”

 

“好手艺!”主人让菜算是地主之谊,叶秋也承了好意先夹了一筷子,然后就光顾着惊叹于眼前这人的厨艺了。

 

“那当然,他可是我哥。”苏沐橙心满意足地咬着碗里的鸡腿,“不像某人,这么多年也就泡面冲得好吃点。”

 

“喂,哪有你这样的?”叶修抗议,一边神情自若动作流畅地拿筷子夹走了苏沐秋刚夹到碗里的炸响铃。

 

“叶修你干嘛呢!还给我!”

 

“小气!要吃自己再去夹!”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抢呢碟子里明明还有很多啊?叶秋看着乐此不疲你来我往抢着对方碗里东西的两个人,有点后悔没带墨镜,只能默默低头扒饭;旁边苏沐橙在桌子底下踢踢他,把脸藏在碗后面小小声:“生活情趣生活情趣,别理他们。”

 

叶秋,二十五岁,单身,看着自家哥哥和自家哥哥的男朋友,觉得心好累。

 

“你刚刚在画什么?”

 

“画灯笼啊,这不是沐橙想要,好久没画过了画几个玩玩。”

 

“我还以为你早就不拿毛笔了。”

 

“这哪能呢,哥板绘手绘样样精通指哪打哪你信不信?”

 

“……”

 

“哎,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来?”

 

“来找你回家啊……”

 

“我春节都不回我这时候会回去?开什么玩笑?”叶修表示鄙视,一边苏沐秋瞪了他一眼——这种事情别说得跟理所当然一样行不行!

 

“我去绍兴采风,顺道过来一趟。”叶秋无奈,简要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再说了你都这么多年没回家了!”

 

“那又不代表我就非得回去,我还有事情没做完。”叶修不紧不慢夹了一筷子菜,扭头看他。

 

“再说了,这也是我家。”

 

苏沐秋和苏沐橙一起不说话了。

 

饭后苏沐秋把碗筷收拾到厨房里去洗,原本应该洗碗的叶修被他扔到了外面陪自家弟弟,苏沐橙打完下手后也出来沙发上坐着;然而干坐着闲话家常什么的实在不是叶修擅长的事情,叶秋明显也不怎么习惯,两人面对面干瞪眼了一会儿之后叶修果断地在桌子上摊开了画具继续画他的灯笼,苏沐橙凑在旁边看,而叶秋坐在对面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整理采风的资料。

 

这才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怎么去绍兴了,你准备转战古建筑了?”

 

“爸让去的。”叶秋拉开文件夹忙着将里面上千张的照片分门别类,“我也学学。”

 

“挺好,应该的。”叶家老头子在国画界可以说是相当之有头有脸的人物,叶家也算是国画世家,叶秋作为这一代的继承人,如今已是小有名气的青年画家;而叶修虽然早早就离家出走可是毕竟小时候的底子还在,虽然平时的画风总被苏沐秋吐槽成野路子但握着毛笔的时候还是相当之有大家风范的,叶秋瞄着灯笼上已经画完的、转过来朝着自己这边的层峦叠嶂高山流水,忍不住还是轻轻叹了口气。

 

有些东西确实只能归因于天赋,就像是这个人兼具大气和细腻、充满张力和灵气的画风,那是他不管基本功练得多扎实都没办法达到的境界——如果当初离家出走的不是叶修而是他,那么作为叶家长子,叶修大概能走到比现在的他要高得多的地方去吧?

 

“如果当初离家出走的是我不是你……”

 

“别想那么多,没那么多如果——你再重来十遍我还是能偷到你的行李你信不信?”

 

“敢不敢不提!”这刀插得太狠了,叶秋简直想揍他。

 

“而且,”叶修换了支大一点的笔,蘸了点墨,又在旁边的碟子里试了试墨色:“如果我不离家出走,我就不会遇到苏沐秋。”

 

“你真的想好了?”叶秋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把一直想问的东西问出了口:“这事不是小事,哥哥你考虑清楚——”

 

“你觉得呢?”一笔既毕,叶修神色不变,笑着在笔洗里涮了涮笔,“我等了他八年,他也等了我八年。”

 

“……那个叶修,”苏沐橙忍不住在旁边戳戳他:“其实你弟弟也等了你八年。”

 

“噗!”叶秋率先破功,“谁要等这个混账!”

 

叶修也扶额:“大小姐!我难得言情一回啊就算你是言情巨巨也别拆我台好不好?”

 

“不好。”苏沐橙一本正经地冲他嘟嘴,“太狗血了!都快赶上云秀的画风了!”

 

“咳……”苏沐秋在厨房里差点摔了手上的碗。

 

是夜。

 

已经入秋,白天还稍嫌有点热的气温到了晚上就很快降下来;白天已经被闪了个够呛的叶秋坚决不跟他们睡一张床当电灯泡,原本还想着双人床横过来能睡仨的叶修只能妥协,给表示睡沙发就可以的自家弟弟准备了枕头和薄毯子。

 

叶秋的生活习惯受家庭教育影响一向都很好,早睡早起那是必须的。叶修自然也知道,过了11点几个人就分别转战房间,关上了客厅的灯——叶秋在黑暗里和衣躺下,双臂垫在脑袋底下看向了天花板。

 

第一次见到离家出走的叶修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也是采风——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独自外出采风,地点是H市。

 

然后就这么在H市老城区的街头,偶遇了三年不见的双胞胎哥哥。

 

见到叶修的时候这个人正在街对面的早餐摊子上买东西,认出人之后他背着包急吼吼地越过大清早空空荡荡的马路冲着对方扑上去,嘴里大喊了一声叶修,看着他一脸愕然地应声回过头来;叶修看上去有点无精打采,黑眼圈很重,嘴唇和脸颊也淡得没什么颜色,随随便便地穿着T恤裤衩和拖鞋,他走近了之后似乎从他眼里看到了自己邋遢的样子,于是好像有点尴尬地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那啥,怎么到这来了?

 

然后他跟着叶修回到了他居住的出租屋。

 

环境比起家里当然天差地别,刚一进门的时候浓重的烟草味呛得他咳个不住,叶修见状于是随手拧开了风扇再把窗推开到最大,可转头又点上了一支烟。

 

你什么时候学的吸烟?回去老爸非揍死你不可!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回去了?叶修不作声地抽完一整支,才从堆满各种东西的桌面上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打开塑料袋叼上一只包子,扭头转回电脑前按亮了电脑屏幕:你没事就在这坐坐吧,哥忙着就不陪你说话了,反正这儿你随意,别客气。

 

他抬头看过去。电脑上开着SAI的页面,叶修拿起压感笔开始继续画铺色铺到一半的半成品图。

 

你一个人住?

 

不,还有两个人……两兄妹。都一起住了两三年了。

 

那人呢?

 

妹妹上学去了,哥哥……

 

叶修沉默了片刻,手上的笔也顿了顿,然后才接了下去。

 

大前天出了车祸,现在躺医院里呢。

 

中午的时候叶修给他冲了个泡面,自己吃了早上剩下的另外两个包子,然后转头继续画;效率倒是很不错,一上午叶秋就没见他停过,虽然早就知道这人比起国画更喜欢画漫画和插画可是也不用这么疯狂吧?最后按捺不住地问他,你就不休息一下?怪不得脸色这么差!

 

你说谁呢,你哥我身体好得很,还能再战五百年懂不懂?

 

说的就是你!昨天还通宵了是吧黑眼圈那么厉害!

 

那不是缺钱嘛,不画画钱不够使。叶修咬了咬嘴上的烟头,ICU一天一万多呢不画画哪来的钱?

 

叶秋看着他愣住了,在他心里画画一直都是首先跟继承家业和文化传播挂钩的,而不是画好了就拿去换钱:那怎么不找家里帮忙?你……

 

我有什么立场去找老头子帮忙?是我自己要离家出走,我自己想要画漫画,也是我自己要赚钱救人,跟家里有什么关系?而且……

 

叶修夹下快烧到过滤嘴的烟头摁到了烟灰缸里积满的烟头和烟灰里:我们说好了,他写文我画画。总不能我先被家里抓回去吧?

 

下午三点到三点半,是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探视时间。

 

叶修换了套稍微正经点的衣服出了门,这虽然跟他没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跟去了;先去附近中学门口接了个女生,年幼的女孩子似乎因为亲生哥哥遭遇不幸漂亮的小脸上多少带着挥之不去的阴霾,再加之有点怕生,听完叶修的介绍还是走在了远离他的一侧,双手紧抓着叶修的手臂;而叶修看起来对这种亲密的身体接触挺习惯,一边说着笑话安抚她一边搂住了她的肩膀。

 

每天半个小时见到亲人的机会是每个家属都不愿意错过的——尽管对于叶修和苏沐橙来说只是隔着玻璃窗的单方面见面。很多人都会在这时候隔着玻璃絮絮叨叨说上半天,可是无论是他们中的谁都不觉得自己有隔着玻璃还能让深度昏迷中的苏沐秋听见自己说什么的超能力,全过程中叶修沉默苏沐橙沉默他也跟着沉默,在一边看着半大样子的自家哥哥和分明还是孩子的初中女生一动不动地盯着床上同样一动不动身上连满了各种仪器、因为戴着氧气面罩的原因不那么看得清脸,年龄却似乎跟他和叶修差不多的少年看。

 

30分钟转眼便过,提醒时间到的提示音响起,叶修这才动了动,扶着玻璃说了句沐秋加油我们明天再来;旁边苏沐橙仰起脸看向他,他垂下手按在她肩膀上,说:“放心,不会让他死的。”

 

 “我不会让他死的。” 叶修说完之后又重复了一次,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他听——明明该是斗志昂扬壮怀激烈的一句话硬生生被他说成平铺直叙的陈述句,就像是他刚说的是他不会死而不是我不会让他死;他扭头又看了玻璃那边监护病房里的人一眼,然后转身朝着来路迈开步子。

 

明明是完全同龄、从DNA上来说也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可这个人并不笔直的背影看上去却倔强而坚定,如同绷着根极细而锋利的弦,铮铮然地闪着灼目的光,说什么都不服输不后退不低头。

 

就像是在一夕之间背负上了什么远比他多得多的东西。

 

那天晚上他躺在出租屋客厅里窄小的、却挤着两个枕头的单人床上睡着,梦里似乎一直都是身后电脑屏幕的亮光和叶修按动键盘时的哒哒轻响;早上醒来时叶修趴在一桌狼藉里睡着了,他轻手轻脚起来穿好衣服,把人扶到床上盖好被子,留了张字条,然后背着自己的行李悄然离开。

 

那之后的多年间他也来过这里,只不过那时候叶修和苏沐橙还没买房,看起来比初见面时成熟多了也漂亮多了的高中女孩跟他也算是认识了,他也见到了一直处于沉睡状态中的苏沐秋;对此叶修无所谓地抖了抖手上的烟灰,说人还在就行,我等得起。

 

结果还真让他给等到了。

 

房间里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两个夜猫子似乎还在讨论什么东西,听不清在说什么的低声争论里时不时夹杂着细碎的笑声;二十五岁的叶秋默默听着,拉过被子闭上了眼。

 

有心之人皇天不负,是吧?

 

 

“画完了?”

 

“差不多。”板子和键盘都移到了一边,叶修直起身,端详了一下灯笼上错落有致的水墨山峦——苏沐秋在后面看着,笑:“画得那么细致还舍不舍得点了?”

 

“有什么不舍得?烧了再画一个。”作品再金贵也是身外物,技艺傍身才最重要,不小心烧了什么的固然可惜可他本人是真的不太放在心上。

 

“……这是在拉仇恨叶神你知道吗?”完全没点过画画这个技能的苏沐秋简直想给自家画手的豪放程度跪了。

 

“不过不是这个,我明天再给沐橙画。”

 

“啊?”

 

“这个让他带回去给老头子看看。”叶修笑道,朝客厅的方向努了努嘴。

 

“嘿,想得挺周到啊不孝子?”

 

“还敢说是吧,谁害得我非得不孝的?”叶修作势一拳搥进他肚子,“嗯?苏大大?”

 

“滚!”

 

“不孝就不孝吧,这个真没办法。”从相识到现在不知不觉走过十年时间,从相识相知再到相守相爱,走过差点生离死别的伤痛走过漫长等待的艰辛再迎来彼此重逢的欢笑,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统统都已经发生过了,忽然回归最现实的见家长问题无论他在二次元再怎么手眼通天到了这会儿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叶修拈了拈手上的笔,忽然有了点想法,转头招呼苏沐秋:“哎,你也来画点东西?”

 

“……你太高估我了吧?”苏沐秋瞬间想到他画过的无数分镜里连叶修都看不懂的火柴人,这种时候要写手上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点啊?

 

“那写行字?”

 

“硬笔还行毛笔别找我。”别指望一个从小生活在孤儿院初中毕业就跑出来当全职写手的家伙能会毛笔字好吗?叶修倒是淡定地站起来:“这个简单啊,来来来你坐这?”

 

苏沐秋茫然地坐到他的位子上,左手接过灯笼右手拿着叶修塞过来的毛笔;叶修绕到椅背后面,倾身上来握住了他抓笔的手。

 

“苏大大毛笔不是这么拿的……”

 

“我是真的不会好吗!”

 

两只手手心对手背地交叠在一起,叶修的手心里有点手汗,温热的皮肤借着那点湿意紧紧贴合到毫无缝隙;苏沐秋生涩地放松了点手上的力道,由着背后的人牵着他伸手拿笔尖蘸了点新墨、偏过笔锋在白瓷的碟子边上轻轻一控,然后移到灯笼上角留空的位置上。

 

沉厚墨色晕染上红色纸面,没有多端正却也潇洒利落的行楷,竖排而下,一气呵成。

 

“一家人啊。”

 

“嗯,一家人。”

 

不管相距多远,永远是一家人。

 

翌日早上。

 

叶修送自家弟弟到小区门口。叶秋手里比来时多拎了盒月饼,月饼盒子里,最上面放着个叠好的大红纸灯笼。

 

“你也该回去了,过了这么几年,爸也没以前那么古板。”

 

“嘿,就算他没那么古板我也不敢指望他能立马接受我给他带回去一个男朋友啊?”

 

“……好吧。”这个还真指望不了,叶秋叹了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慢慢来呗。”

 

两个人走到大路边上等出租车,叶修看着早晨来往稀疏的车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会回去的,你放心。”

 

总有一天他会和苏沐秋还有苏沐橙一起回到那个家,给他们一一介绍:这是我妹妹,而这是我爱人——远离血脉至亲之后,一起生活了十多年时光的家人。

 

“我走了!混账哥哥!”

 

“路上小心。”

 

送走了叶秋,叶修转身往着小区里走回去。所幸他现在还不需要过多地考虑父母那边的事情,眼下他最在意的,无疑还是这八月十五。

 

时隔八年之后,三个人一起度过的第一个中秋节。

 

 

叶修转头回到家之后剩下的几个红色纸灯笼就彻底沦为了三个人的玩物。本来刚开始他还是画得很认真的,万仞高山拔地起飞瀑直下三千尺,绵延为潺潺流水河畔落花纷飞,船家行舟旅人饮马,很古典传统的一幅水墨山水;结果画到后半他就对着尚有三分之一空位的红纸不知道要画什么好了,于是随手把旁边啪嗒啪嗒敲着键盘写文的苏沐秋给拉了过来。

 

“干嘛?”

 

“来,画点东西。”叶修一支笔递到了他的手上。

 

“怎么又叫我画?”

 

“什么都好,反正我们自己留着玩儿的,这不是空了点吗给补点东西?”

 

于是前一天晚上刚刚学会怎么握毛笔的苏沐秋拿着灯笼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果真提着笔就刷刷刷地画了上去。

 

一个大太阳。

 

没错就是小学生水准的那种一个圈加几条放射状线段的太阳,颤巍巍挂在最高那座山峰边上,中间还画了张笑得很残念的笑脸——叶修一看就笑吐了,丧心病狂地哈哈哈哈哈了三分钟完全停不下来,直接把苏沐橙也引了过来。

 

然后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画得好好的崇山峻岭里被写手俩兄妹拿着笔在奇怪的地方到处加火柴人,桃花树下面还被苏沐秋画了俩骑乘体位在啪啪啪的,拿箭头指着上面那个是叶修下面那个是苏沐秋,叶修看到的时候简直想抽死他,然后就被苏沐橙怂恿着接过笔在马背上添了个大橙子,再拿箭头指着写了沐橙两个字;一个灯笼很快画满了于是拿了剩下的几个空白的继续画,这回更加没什么拘泥的,几个人多部作品里的主角轮番上阵,Q版猫耳女体化不一而足,看着美少女战士paro的双马尾君莫笑的时候苏沐橙笑得快要晕过去,君莫笑那俩亲生的爹倒是一本正经得像是在画设定集,这会儿已经开始争论起君莫笑应该穿白丝还是黑丝的问题来了。

 

——不对君莫笑你一定是他们买板子的时候送的吧?

 

还剩下一个没画的时候三个人都闹腾得差不多了,拿着画完的几个数了数结果发现叶落又逢秋三个主角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梗几乎都被玩了一遍,苏沐秋靠在椅背上已经想不到构图了,倒是叶修对着灯笼沉默了片刻,很快地又提笔画了下去。

 

这回终于是彻底回归了小清新路线。

 

很随意也没什么细节的简笔画,勾勒出两个少年和一个女孩,漂亮而特别的异世界衣饰,长发和衣袂在看不见的夜风里翻飞而起;简单的三人背影加上纷飞的落叶,天空中几缕流云,衬着巨大而皎洁的一轮圆月。

 

灯笼转至背面,完全留空的纸面上潦草地写了三个名字——秋木苏、一叶之秋、沐雨橙风。

 

并没有多好看、甚至还显得有点稚拙的三种不同的字迹,却好好地排成了三列,肩并肩站在一起,顶上还不知道被谁加上了一把伞,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当晚几个灯笼都被点上了蜡烛挂在了阳台上,一字排开红彤彤的;秋高气爽的夜晚天空晴朗,红红的灯笼映着天上浑圆的月亮,引得苏沐橙端着手上的平板蹲在地上,换着各种角度拍了一张又一张。

 

“苏沐秋你画那个这么看起来真像春宫图。”几个人早就搬了小桌子和椅子还有各种吃的喝的在阳台上摆着,叶修扒在栏杆上侧过头看灯笼,夹着烟指了指苏沐秋画的那俩火柴人。

 

“春宫图画火柴人太没诚意了吧?”苏沐秋还没说话呢,倒是苏沐橙率先表示抗议。

 

“说什么呢,活春宫才足够有诚意是不是?”苏沐秋坐在躺椅里曲起手支着下巴,鄙夷。

 

“……对不起我先撤了你们继续不用顾虑我。”苏沐橙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抱着平板飞速撤离现场。

 

“喂?!沐橙!”

 

“平板没电了我去充个电!”

 

“……”自家妹妹太善解人意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苏沐秋觉得心真累。

 

“……想什么呢苏大大?真想来一发啊?”

 

“滚。”叶修抽完烟走回来一屁股坐在躺椅扶手上,苏沐秋往旁边挪了点给他空了点位子,顺便嫌弃了一下他递过来的五仁月饼,转手自己拿了一小块豆沙的。

 

“叶修……”

 

“嗯?”

 

“你家那边,真没关系?”他是孑然一身除了个妹妹就没别的亲人了,可叶修那边绝对能算是个大问题吧?还是长子?

 

“没事,这不是还没来人把我抓回去嘛。”叶修慢吞吞吃了手上那块五仁月饼,倾身到桌子上摸了罐雪碧,啪一声打开,“慢慢来,不急。”

 

“你爹娘也真放心,明知道你在画漫画还不来抓人。”叶修说了不担心苏沐秋也就暂时不管了,该来的总会来,在这之前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你也是,你说你小子当年要是出逃不成功还不被揍死?”

 

“这不是年轻嘛。”叶修少有地摆出了正经的表情,转动着手上的易拉罐,沉默了一下才继续:“现在也年轻,还有时间。

 

“所以说如果我有什么可能性想要实现的话,那我还有去赌一赌这个可能性的机会……暂时来说,我算是赌赢一小半了。”

 

“没事,真要赌不赢还有我呢。”苏沐秋在旁边拍拍他,叶修说完话正在喝雪碧,大概还没从自己的思绪里走出来,被他一拍之下就是一惊,结果易拉罐锋利的开口一下划到了嘴唇上,拿开罐子的时候一道细细的血痕顺着嘴唇的纵纹蔓延下来;他下意识地抿了抿嘴,然后就被苏沐秋直起身拽过来舔上了嘴唇。

 

单纯的舔舐嘴唇的动作很快发展为亲吻,血腥味儿拌着唾沫从一个的口腔过渡到另一个,苏沐秋拿舌尖抵着他嘴唇上那道口子来回磨蹭,叶修被他舔得有点生疼,歪歪头换了个角度,感觉苏沐秋伸手箍住了他的腰,于是也顺手搂上了他的肩膀。

 

“好咸。”

 

嘴唇终于分开的时候两人的脸都有点泛红,苏沐秋再次凑上去亲了亲他嘴角,低声吐槽;叶修低头抵着他额头嘿嘿一笑,“还想要甜的啊苏大大?什么玛丽苏剧情?”

 

“……妈蛋!”

 

 

与此同时在几百公里之外,叶家。

 

“真亏他还记得。”生养了一对双胞胎的母亲捧着二儿子从H市提回来的那盒月饼,双黄红莲蓉的馅儿,那是他们两夫妇一直以来都喜欢的;旁边不苟言笑的父亲戴着老花镜反复看着手上的灯笼,不作声地看了良久,忽地朝着叶秋一挥手:“过来,拿去挂上吧。”

 

“是,这就挂。”叶秋拿着准备好的蜡烛装进灯座,点燃灯芯,小心地挂到了客厅通往露台的、雕刻山水花鸟的黄花梨木门框上。

 

这个家在叶修离家出走、两兄弟再也没有一起度过八月十五之后,已经多久没在这一天点过灯笼了?

 

大红色的灯笼在夜风里摇曳转动着,繁复精巧的山石树木错落有致,大气疏落中见灵动跳脱,一派从容不迫的沉稳风范;上角一片恰到好处的留白,竖排三字楷书,有点潦草,却依然落落大方。

 

共婵娟。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FIN+

 

评论 ( 26 )
热度 ( 317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