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百味豆花(甜豆花系列之伞修橙篇)

 这个……也算是写手画手群的作业?你们瞧我这可绕地球三周的反射弧【……

 说到做到的甜豆花系列之一,双花篇和韩张篇容我慢慢摸。

之前更文的时候忘了把这个写上去——关于伞哥被黑的事情只想说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斯人已逝请尊重死者,还有太太们都别心塞看我写文给你们看。就这样。

 =======================================================

 

·伞修伞,伞橙/叶橙亲情向

·原作设定,有虐注意

·吃我甜豆花安利!【喂

 

 

文/寂羽

 

 

 

十四岁的苏沐橙好甜口。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南方的口味本来就嗜甜,更何况女孩子比起男孩子来说也普遍更偏爱甜的东西——而问题大概只在于,苏沐橙爱吃甜豆花。

 

这是十七岁的妹控苏沐秋唯一不能忍而且坚决不妥协的东西。

 

“多好吃呀!试一口行不行!”

 

针对这个兄妹之间唯一的分歧点苏沐橙卖安利向来是卖得分外不遗余力的,只可惜这安利不仅卖了好几年没卖出去而且事到如今敌人反倒还多了一个;苏沐橙瞪了桌子对面托着腮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叶修一眼,又挖了一勺混着甜豆浆和各色水果的豆花放到了嘴里。

 

然后十七岁的叶修一勺子把苏沐秋面前那份咸豆花表面上撒着的一半干菜和虾仁给挖走了。

 

“叶修你居然干吃配菜!给我吐出来!”

 

“哦可以啊,如果你昨天晚上PK赢了我的话。”叶修不为所动,转手又挖走了满满一勺的豆花。

 

“我靠你要不要脸!”

 

“哥看起来像是需要这种东西的人嘛?”

 

“……”

 

不过围绕咸豆花进行的手速和嘴皮子的竞争如此激烈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三个未成年的生活本来就拮据,像这样一起去外面小吃店吃豆花的机会也不多,这次则是因为苏沐橙又拿到了这学年的奖学金;无论是他们中的谁平时都很少会专门跑去哪个小店买小吃,而在这种大热的天里比起在各种意义上都会引起家庭内部争端的豆花来说更具实用价值的选择自然还是……冰淇淋。

 

苏沐橙喜欢冰淇淋。

 

所以只要叶修和苏沐秋有空去接她放学那十有八九都会给她买冰淇淋。

 

然后众所周知的,冰淇淋比冰棍贵。

 

所以两个哥哥的选择一般都是给苏沐橙买冰淇淋,而他们两个人吃冰棍——而且是两根并在一起跟连体婴似的那种,按苏沐秋吐槽叶修的说法就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买东西当然是大份点的划算。只是……

 

苏沐橙远远看着站在校门外面树荫下因为掰不开俩冰棍无奈之下凑在一起你咬一口我咬一口的叶修和自家哥哥,在直至目前为止仅有十余年的人生里首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瞎。

 

真想装看不见直接路过算了。

 

“哎?沐橙!”

 

可惜没等她把这念头付诸实施苏沐秋已经看到了她,远远地冲她挥了挥手;略微的愣神之后苏沐橙随即想起了自己忘掉了什么东西,把书包背带往上提了提,很快地朝他们走了过去。

 

“哥哥!三天后是家长会哦,老师说了要你上台介绍经验的!”

 

“可以啊我去……不对等等?!”苏沐秋在抓住重点之后短暂地当机了,介绍个毛的经验啊老师您想听抢首杀打团本还是快速代练三天满级?不对这么难得的机会我们应该先卖卖安利是吧,亲爱的家长朋友们你们好,你们听说过荣耀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呢。

 

“有什么好想的?”旁边的叶修对苏沐秋的智商表达了嫌弃之情,顺道啊呜又咬了一口冰棍:“这一看就是哥教导有方啊,哎不用这么感动不就是教教作业题嘛应该的,今晚躺平了让我杀两场就得——”

 

“……你别吃了,今晚晚饭也没你份。”苏沐秋沉默两秒钟,咬牙切齿地一手把叶修手里咬了一大半的俩冰棍给抢走了。

 

“靠!苏沐秋你有没有点良心!”

 

“早八百年前就被你吃了!”

 

“矮油真懂我,我本来就属狗。”

 

“滚!”

 

“嘻嘻……”

 

苏沐橙看着走在自己一左一右来回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两个人,笑眯眯地就着苏沐秋的手咬了一口冰棍。

 

最简单的老冰棍沁着不如冰淇淋醇厚却也清爽利落的微甜,一直甜到心底里去。

 

 

不过不管怎么说,家长会总还是要出席的。到了那天苏沐秋在柜子里翻了件看上去新点的白衬衫套上就去了,十七岁的半大少年坐在一群三四十岁的家长里显得格外突兀和违和,让他分外不自在;老师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讲排名讲成绩讲即将到来的初三和中考,他愣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里都想着这会儿大概正领着嘉王朝抢野图的叶修——他出门的时候四十五级区域正好有个会掉他们目标材料的BOSS刷新,那会儿叶修叼着烟口齿不清地说你去你去我一个人就行,一边噼里啪啦地就开始在公会频道里叫人,按时间来说现在应该激战正酣。苏沐秋心猿意马地挂念着战况,左手手指也跟着不知不觉地把大腿当成键盘敲了起来,直至耳朵里忽然窜进苏沐橙的名字才咋呼呼地瞬间惊醒。

 

“……我们班第一也是全级总分第一的苏沐橙同学,我们现在有请她的家长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平时辅导她学习的经验!”

 

站到了讲台上的苏沐秋久违地感受到了自己还读书的时候上课写游戏攻略被班主任抓包的实感。

 

“呃……你们好我是苏沐橙的哥哥,我叫苏沐秋。”

 

“有什么心得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其实我平时都在打工赚钱,学习全靠她自己……”代练开黑店应该也算是打工的一种吧?跟叶修两个单挑整个公会都处变不惊的苏沐秋有点心虚地挠挠头,看着台下密密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就没来由地感到了紧张,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偶尔有教她做不会的题。”

 

“是你亲自辅导她吗?”

 

“也不是,就是……我一个同事,跟我们一起合住的。”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叶修论到学习方面的战斗力还是要高出他一头的,这个问题上苏沐秋倒也心悦诚服。

 

然后顺便佩服了一下把在面前这些人眼中估计都算是不务正业的打游戏说得这么正儿八经的自己。

 

“原来是这样,苏沐橙同学的自学能力看来非常不错,各位家长平时也可以锻炼一下自己孩子的独立意识……”从看到苏沐秋上去的那一刻就知道问不出什么长篇大论的东西了,班主任咳嗽一声开口算是作了总结,顺带又问了一句:“平时沐橙也一直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不过这次也是第一次拿到全级第一,希望能好好保持。有想过回去给她什么奖励吗?”

 

“啊?”听着班主任说话满心以为自己能下去了的苏沐秋思绪已经飞到野图BOSS那边去了,这会儿被猝不及防地这么一问,眨眨眼就答道:“去吃甜豆花吧?”

 

“……甜豆花?”

 

“嗯,她最爱吃这个,虽然我们都吃咸的不过就她爱吃……”一说到自家妹妹就管不住嘴的苏沐秋笑得整个课室都仿佛亮堂了一下,引得教室走廊上围观家长会的同班们压着声音一阵哄笑,笑声里夹杂着女生们沐橙哥哥好帅麻吉男神救命我的小心肝之类的窃窃私语;苏沐橙偷眼瞄着台上的苏沐秋,正好后者像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一般无辜地看过来,兄妹俩眼神一对上苏沐橙登时小脸一红,双手掩面蹲在了墙根下面。

 

所以说自家家长一不小心太天然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苏沐秋和苏沐橙到家之后苏沐橙把这事一说叶修就笑得差点从板凳滚到地铺上,不仅没控制音量还忘了关麦,刚抢完BOSS还没完全散去的一团人听得清清楚楚,丧心病狂的笑声跟一叶之秋那张没表情的系统脸形成了强烈对比;队伍频道里一大堆人乱七八糟地排队刷着惊恐的表情,紧接着听到扑通一声响然后麦就关了,徒留一叶之秋杵在那维持待机状态,殊不知此时他们团长已经被狰狞着脸的搭档一脚踹下了凳子,接着超近距离作战的神枪手就把魔爪伸向了他腰上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哈我靠苏……苏沐秋你放哈哈哈哈哈哈……手——”

 

“我这是帮你练腹肌还不快感谢我?嗯?一叶之秋都有腹肌你好意思没有?”苏沐秋黑气弥漫地边笑边一手摁着他上半身两条腿还忙着压制他下死劲扑腾的动作,另一只手则大爆手速在叶修宅男缺乏锻炼的柔软腰肉上胡乱抓挠,笑得叶修满地乱滚把东西蹬得到处都是,一两分钟后终于踢开了苏沐秋,气喘吁吁地连忙爬起来缩到一边的椅子上保持防备姿态:“哎、这算什么……沐橙看着呢注意、注意点影响啊你?!……”

 

“……”苏沐秋还没说话,挨在门框上的苏沐橙歪了歪头,把捂在眼睛上的手指打开了一条缝:“没关系,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骗谁呢沐橙!”回过神来的苏沐秋欲哭无泪,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着手整理混乱中被叶修扯开好几个扣子的衬衫领子;苏沐橙低头看着他们两个,嬉笑着迅速补充了一句:“不过哥哥说好了哦,我要吃甜豆花!那么多家长都听着呢!”

 

“可以啊,今晚?”

 

“才不,这次我自己做。”苏沐橙朝他吐吐舌头,“你们也要吃!赏我点面子好不好?”

 

“啥?!”两个大男生的哀号声顿时把窗台上停着的蜻蜓都吓飞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妹妹要做甜豆花。

 

在苏沐秋和叶修为了决定谁去吃那碗即将到来的甜豆花真刀真枪地竞技场PK以及真人PK了若干场之后,苏沐橙笑眯眯地端着两碗甜豆花放到了他们面前。

 

叱咤荣耀第一区的两大高手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来自自家妹妹的恶意。

 

“……真不喜欢?不喜欢就算了我还有没加调料的……”看着两个哥哥跟两碗甜豆花面对面沉默了五秒钟之后苏沐橙开始思考自己这次是不是有点太过作死了,有点怏怏地打算自己端走了吃个痛快;没想到一语惊醒梦中人,苏沐秋哪里见得妹妹露出这种表情,立马一秒复活开始拍叶修:“快吃快吃!一点都不准剩下!”

 

“苏沐秋你没救了你……”叶修摇摇头放下鼠标端起碗,另一边苏沐秋已经带着一脸英勇就义三观再见的表情满满一勺子甜豆花填进了嘴里。

 

其实味道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奇葩。

 

调味是典型的苏沐橙风格,对他们来说甜得略微过头了有点齁得慌,里面加的配料大概比起豆花还要更多一点,就像是拌进了一大堆奇怪东西的甜豆浆,比起外面小吃店来说料自然还要更足一点;一点配料都不加的纯豆花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哪买来的,吃到嘴里倒是相当之嫩滑甜美,几乎没有一点惹人嫌的豆腥味,苏沐秋不知不觉间已经吃了有两三勺,然后迎上苏沐橙询问的目光使劲点头表示好吃非常好吃一级棒,虽然鉴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还是更想去吃碗咸的爽一爽。

 

“这样啊……我可能要再买一点了,剩下的我都加了白糖——这么晚了会不会收摊了啊……”苏沐橙蹙着修长好看的细眉自言自语,苏沐秋连忙说那就算了改天再说;苏沐橙听了就笑起来,又问他:“光加糖的要不要试试?我给你们装!”

 

“好啊,都来点吧。”反正开了个头也不介意再多吃点,苏沐秋把自己的碗跟叶修的碗一并递了过去。

 

“觉得怎么样?”

 

“好吃啊。”

 

“敢不敢说实话?”叶修不留情面地白了他一眼。

 

“……好吧是挺奇怪的,不过还算好吃。”苏沐秋实话实说了。

 

“配料太多了味道有点浓。”叶修煞有介事地作沉思状,苏沐秋给他秒回一个“敢怀疑沐橙手艺赶出家门不解释”的威胁眼神。

 

“可惜太甜了点。”

 

“是太甜了。”叶修瞅他一眼,意有所指地伸出手:“来——”

 

苏沐秋瞟瞟门口,然后迅速探过身去亲上了他的嘴唇。

 

两双唇舌立马交缠在了一起,唾沫交换间咂然有声,随即却又被心怀鬼胎一样强行压下去;坦荡而热烈的贴合吸吮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听到沐橙从厨房返回的脚步声时苏沐秋已经撇开了头,气息略带不稳地抹了抹嘴角:“好一点。”

 

“废话。”唇齿牙龈都被舔过一遍了还能不好点?叶修也舔舔嘴,两人你瞅我我瞅你颇有点意犹未尽的模样,直至苏沐秋想了想又说:“就是烟味太重?”

 

“哟,还好意思说是吧?我俩抽的还不是一直都同个牌子的,谁跟谁呢?”

 

“谁跟谁你妹!蹭吃的敢不敢少说两句!”

 

“来了来了!尝尝这个?”说话间苏沐橙已经把加了白糖的豆花端了上来。苏沐秋和叶修把碗接到手里,她又转身出去把自己的碗端了进来,三个人坐在一起再度开吃。

 

“真可惜啊,我还没吃够呢。”

 

“没关系,下次再做。”苏沐秋吸溜了一口豆花,再度被齁得小小一个激灵,不过什么都没说就若无其事地继续吃了下去:“别信家长会上那些,想吃就说,什么时候都能去吃的。”

 

“嗯!”

 

 

可是接下来就没有然后了。

 

那是苏沐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席她的家长会,而之后初三以及高中三年,去的人都是叶修——同样半大的少年人站在她班主任面前,面对询问淡定地回答:“我也是她哥。”

 

话音刚落又补充了一句:“干的。”

 

那时候,距离苏沐秋去世刚好一个月。

 

苏沐秋头七的那天叶修和苏沐橙出席了他仅有两个人参加的简陋葬礼。十五岁女孩的泪水打湿白菊的花瓣,叶修弯腰把怀抱着的骨灰坛子放进墓室又把秋木苏的账号卡掏出来一并放了进去,看着厚重石板缓慢闭合隔绝开生与死的两个世界,然后垂下右手握住了她放下花束之后微微泛凉的指尖。

 

“放心,还有我呢。”

 

自言自语般的一句话,声音放得很轻,也不知道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从此往后都将长眠于此的那个人听的——叶修的手指也被石质的骨灰坛子沁得冰凉,男孩子的手比她要整整大上一圈儿,把她的手整个儿包在了掌心,直至好一会儿之后才终于能感觉到温暖的热度传递过来;她回握着他的手,却惊讶地发现那只手是在微微颤抖着的。

 

游戏高手重在微操,无论是苏沐秋还是叶修都拥有一双漂亮而灵敏的手,右手更是一样的稳如磐石,就算满满端着一杯水也不会漏出分毫——虽然一直都不懂游戏,她却始终无比清楚地记得这个。

 

这个人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坚强,然而却已经决定好了要背负起他们三个人的未来——他们三个人,那本来应该共同拥有的未来。

 

回家的路上叶修也一直默不作声地牵着她,像是担心一松手就把人丢了似的;她同样默不作声地握着他的手往前走,路过某间店面的时候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知不觉就减慢了脚步。

 

是平时她跟苏沐秋和叶修时不时会去吃一次的那家卖豆花的小吃店。

 

叶修回过头的时候就看见苏沐橙盯着小吃店的门面看,于是也随之停下了脚步,想一想,问她:“想吃?”

 

“嗯。”几天以来哭的次数太多再加上吃不下饭,嘴里一阵一阵地干涩发苦,吃点爱吃的说不定能感觉舒服点;苏沐橙在满足自己和省点钱之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那就去吃。”叶修也不多话,上去推开了小店的玻璃门。

 

“想吃什么?”柜台后面的老板娘向来跟他们相熟,旧城的街坊邻里之间关系朴实亲厚,多少都记得时不时光顾生意的这未成年一家三口:“今天怎么就你们俩,还有一个呢?”

 

“他……有点事,今儿不来了。”叶修答,余光瞟见苏沐橙又红了眼圈儿,于是眨眨眼迅速转移话题:“要个甜豆花,甜点的,多加点西米。”

 

“得,还要什么?”

 

“不要了,就这个吧。”叶修摸摸兜里仅剩的那皱巴巴一张10块钱,有些无奈地放弃了自己也点一份什么的念头。

 

“这怎么成,难得来一次——不够钱直说嘛,当阿姨请你。”老板娘二话不说在他们单子上多加了一份咸豆花:“你吃咸的对吧?还是少放酱油多放醋?”

 

“……不了,我也要个甜的吧,谢谢。”像是被加配料的方式勾起了什么熟稔而亲切的回忆,他托着腮转念一想,微笑着点了个往日绝对不会点的品种。

 

两碗甜豆花很快就端了上来。

 

依然是太甜。依然是齁得慌。丝丝泛着腻味的甜是他一向不太喜欢的,此刻却似乎能顺着食道一路甜到酸胀发涩的心底里去,甜得他有点想哭。

 

无论是经历过的全部甜蜜还是一起设想过的全部往后,都只能由他来一五一十地捡拾好了安放在心里,然后丝毫不放慢步伐地继续往前走了。

 

走出店门的时候天色已晚,夜风里开始泛起丝丝凉意。苏沐橙站在小店门前的台阶上,叶修从后面跟上来,随手脱了外套披上她的肩膀;她把比自己大上不止一号的外套往身上裹了裹,和他一起并肩往家里走去。

 

从这一刻起她只有叶修了,叶修也只有她了——所以至少要变得更加坚强一些,坚强到能像哥哥一样站在他的身旁——

 

直至多年之后,她还是一直记得苏沐秋下葬当天的回家路上叶修用身上仅剩的10块钱给她买的那碗甜豆花,还有那时年仅十五岁的她看着昏黄的路灯下叶修并不算壮实的背影,默默在心里许下的小小愿望。

 

总有一天要跟叶修一同撑起这一片天空。总有一天,她也要能背负起自家哥哥没能亲眼看见的那个未来,而再也无需叶修一个人独力承担。

 

从十五岁到十八岁,从初中女生苏沐橙到荣耀职业选手苏沐橙,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第三赛季季后赛,嘉世战队作客G市迎战蓝雨战队。

 

“怎么样,睡得好不好?”

 

“好不好还不是一样要去?走吧走吧。”

 

“关心一下你嘛,嘻嘻。”

 

已经两度拿下荣耀职业联赛总冠军的嘉世是这一年的最大夺冠热门,季后赛首轮的第一场却意外地输给了蓝雨,第二场客场作战却成功顶住了压力追回一场,将出线悬念继续往后推至数日之后的决胜局;彼时刚好结束了高考、已经确定将于下赛季正式出道的苏沐橙正好当一回随队家属,也算是感受一下季后赛氛围,顺便……再来个吃喝玩乐都不缺的G市自由行。

 

结果赛后第二天一大清早叶修就被她以“听说山顶上的甜豆花很好吃”为由拉去爬白云山了。

 

“哪儿的甜豆花还不都一样……”一直坚持不露脸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他现在可以大大方方地和苏沐橙一起走在登山的人群里,时不时就听着旁边的人在聊昨天的嘉世对蓝雨的比赛,普通话的听得懂广州话的听不懂,只能听出发音迥异的“嘉世”“蓝雨”等等名词;长长的山路对死宅来说还是很具挑战性的,走到半山叶修一件T恤已经汗湿了大半,他却也无所谓,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毛巾随手擦擦就又叼上了一支烟,跟苏沐橙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边聊边往上爬。

 

“今年到现在为止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信心来个三连冠?”

 

“你都这么问了我还能说没有?”叶修漫不经心地吐了口烟圈,语气懒懒的,眼神倒是灼灼地亮着,显得自信而坚定:“嘉世还能走得更远,冠军多多益善。”

 

“是啊!一直冠军冠军冠军下去就好了呢!”

 

“哪有这么容易?”叶修看着她笑,“你以为其他战队都是吃素的,由着我们拿冠军?”

 

“因为有你嘛……”根据地图显示他们里最高的峰顶也就差半个小时的路程了。两个人在路边凉亭下歇息片刻,又继续向着指示着山顶方向的岔路口走过去。

 

路上游人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多了。

 

毕竟是盛夏酷暑时节,很多人走到半山腰也就折返了。不过盘山而上的步行道被密密的树木枝叶遮蔽着,猛烈的阳光投下来也仅仅变作了摇曳着的细碎光点,显出一派悠然自得的安宁与静谧;一路走过来披着长发的苏沐橙有点热得慌,从包里翻出条橡皮筋就把头发拢到脑后扎起来,叶修在旁边看着她,伸手把她侧脸上汗湿的发丝往她耳后掖了掖。

 

“继续走?”

 

“走啊,我还没吃到豆花呢。”苏沐橙甩甩马尾辫儿,一身清爽地追上几步挽住了他的手肘。

 

“刚才不是都看到好多家了?”

 

“爬到山顶上再吃才更有意思嘛!”

 

“好吧……”

 

走到山顶的时候苏沐橙第一件事就是放眼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山水豆腐花”的牌子顿时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就一溜小跑了过去;叶修把吸到最后一口的烟头摁进了垃圾桶里,不紧不慢地随后跟上了她。

 

“叶修也要吧?”

 

“要。”过了这么多年对于咸甜他早已不那么执着了,以前苏沐秋还在的时候两个人秒秒钟能为了抢一碗咸豆花你来我往从竞技场打到出租屋地铺,现在想想相识那三年他们根本就是一路打过来的,说到底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再多的亲密以及隐秘青涩的爱恋表达出来都变成了嘴皮子上的互黑和简单粗暴的肢体接触;他觉得那时候的自己也许是喜欢着苏沐秋的,而苏沐秋大概也喜欢着他,不过这些到了如今似乎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只是他们共有的梦想尚在远方,而他毫无来由地相信着自己以荣耀职业选手身份在顶峰留下的这一个个印记,那个人都能一一看见。

 

舀了一勺子豆花放进嘴里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在三年前的那一天以后已经很久没吃过甜豆花了。

 

而且是跟H市味道很不一样的甜豆花。

 

据说G市白云山上的豆腐花用山泉水制作,口感格外软滑香甜,故名山水豆腐花——是不是真拿山泉水做的这个已经不可考了,不过至少味道都不是虚的,满满一碗豆花不加任何配料,仅以微甜的冰糖水调味,清爽细腻入口即化的口感带着南方特有的简单平淡,虽是甜口而且也不加冰冻,却感觉意外地适合这里炎热而湿润的夏天。

 

就像是现在不动声色地把那个人放在只有彼此共有的内心一角,还会不时把以前的一些小事拿出来说一说笑一笑的他们。

 

时光易逝,而记忆中的那个人始终韶华不老。

 

“好不好吃?”

 

“嗯,比我那时候自己加糖的要好吃多了呢。”

 

“那当然啊。”

 

吃完之后两个人在不大的山顶平台上转了一圈。刻着“天南第一峰”字样的石头旁边有棵挂满了红色布条的许愿树,苏沐橙仰头看了一会儿,问他:“我们要不要也扔一个?”

 

“那就扔一个。”

 

“你一个我一个?”

 

“不用了,写一起吧。”

 

“也可以。”苏沐橙笑一笑,拉着他就往不远处的小卖部走了过去。

 

最简单式样的许愿球,下面垂着空白的红色布条,苏沐橙写了一面,叶修凑过去看看,不意外地笑着说我也想写这个,正好不用写了就这样吧;话音未落就被苏沐橙作势推了一下:“至少名字你写呀!我写一半你写一半!”

 

“好好好……”叶修应着,接过她手里的笔,在背面并排写下了三个名字。

 

“要扔了哦——不对好高扔不扔得上去啊……”在树下找了个许愿球少点的角落,苏沐橙掂量着手上有点重量的圆球,心里有点拿不准力度,不过手随即就被叶修拉了起来;叶修把她的手和许愿球一起握在手里,作势往上甩了甩:“没事我们一起,就是这边好了来——”

 

“呜啊啊啊等等——哇!”

 

苏沐橙的惊叫声中许愿球转着圈儿脱手而出,朝着树梢飞上去,瞬间越过了最低的枝条再越过最高的枝条,转了个弯开始往下落;她还以为这回挂不上的时候却看着不知道哪根树枝向下坠了一下,然后圆球就稳稳地挂在上面了。

 

“哎挂上去了!好厉害!”

 

“那当然,哥是谁。”叶修啪地打了下响指,然后苏沐橙吐吐舌头嫌弃了一下他的得瑟;正在这时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应声掏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

 

“谁?”

 

“雪峰哥打来的,大概是叫我们回去了吧。”苏沐橙看了看时间,“也快到饭点了呢。”

 

“嗯,那就走吧。”

 

“喂,雪峰哥?嗯,我们现在就回来了……”

 

叶修最后仰头往树上看了眼——刚才扔许愿球的方向上挂满了红色布条,他和苏沐橙扔上去的那个早已经混在一堆林林总总的布条里看不清楚了。他无声地看着树梢笑了笑,然后转身迈出步伐。

 

背后许愿树上垂挂着的、千百条鲜艳的红色布带在席卷而来的山风里纷飞而起,其中某一条上面少女秀气的字迹写着一行字,未完全干透的墨迹在布料上微微洇开来。

 

“看我们一起拿冠军!”

 

而另一面,另一种字迹在布条末端并排写着三个名字:叶修、苏沐秋、苏沐橙。

 

这一天距离嘉世夺得三连冠还有两个星期,而距离他们两个人一起捧起冠军奖杯,却还有整整七年。

 

豆花尚有百味,而人生何止千味——不过他们还是终将这么一路走下去,就像是无论现实还是生死,都无法将他们分开。

 

而在尚且目不所及的终点后面,一定会有那个人波澜不惊地带着微笑,静待他们披甲凯旋。

 

 

+FIN+

 

评论 ( 52 )
热度 ( 401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