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和主人白头偕老的方法(给夜月的G)

 

发完这篇……继续写写了发不了的文……真是煎熬的修罗期啊【抹泪

 

====================================================

 

·给@夜月满衣袖 本子《尾》的G

·《猫咪们的主人饲养攻略》修伞修部分番外

·私设有,结局HE

·祝大麦!

 

 

文/寂羽

                                             

                               

 

叶修最近觉得有点烦。

 

有点烦的叶修刚刚通宵搞定一个项目,而窗外天色已经泛白,看时间是早上六七点了。坐了一晚上一下子站起来多少有些脚步虚浮,他晃晃悠悠地走到厨房冲了杯麦片,端着杯子坐在客厅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电视机。

 

一开就是C○TV科教频道,屏幕右下角写着人与自然,翠绿色的草原上跑过一群群斑马和瞪羚,一把浑厚的男声不紧不慢地念着旁白:“雨季到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什么鬼。

 

叶修啪一声把电视关了。

 

脚边有什么温热的毛绒绒的东西靠过来,慢慢磨蹭过他的小腿和脚踝;他瞄了墙角摆着的猫食碗一眼,认命地起身去给苏沐秋添猫粮。

 

猫粮细碎的颗粒敲击碗底的声音向来是能把苏沐秋迅速引过来什么都不干先吃饭的,然而现在却是个例外——叶修低头看了片刻竖直着尾巴摇晃着尾巴尖来回蹭着自己手臂的猫咪,最终还是一伸手把他抱了起来,随即猫咪有些硬的长长胡须和湿润的粉红鼻头就蹭上了他的鼻梁,叶修一吸气毛就窜到鼻孔里,痒得他狠狠一个喷嚏;距离过近的喷嚏声瞬间惊吓到了苏沐秋,喵的一声就从他怀里跳出去落在地板上,戒备地扫视他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所以说叶修大大最近这么烦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春天到了,苏沐秋又到了交配换毛的季节。

 

身为一只货真价实的长毛猫苏沐秋掉毛本来就掉得多,养了苏沐秋之后没几天叶修就不敢穿粘毛的衣服了,猫毛这种东西一旦粘上了就别想洗得掉,洗完的衣服上面依旧全是密密麻麻的毛,简直逼死密集恐惧症;到了换毛季节更要命,叶修瞅了眼表面上看不出来可是实际上到处都是猫毛的床,觉得自己有必要买个吸尘器。

 

而更麻烦的还在后头。

 

换毛季节的苏沐秋似乎变得更黏人了。

 

叶修一直觉得苏沐秋聪明得简直就不像是一只猫,而最近他家这只聪明的猫好像遇上了什么烦心的事儿,一没事就爱坐在他旁边盯着他坐在电脑屏幕后面盯着他坐在他床头盯着他坐在浴室门口盯着他,灼热的视线配上沉思的表情直让叶修怀疑他是不是在考虑自己是蒸着好吃还是煮着好吃,就连工作间隙难免的摸鱼都摸得压力山大;除此之外则是黏人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无论他在家里干嘛苏沐秋都一定会跟在他身后盯着他,甚至不让他出门。

 

不让他出门。

 

没错,这个才是终极的大问题。

 

身为一只已经两岁的猫苏沐秋其实早就过了猫咪最黏人的那个年龄段,而实际上他也早就不像小时候那么爱黏叶修玩了。俗话说养只狗像是多个孩子养只猫则是多个跟自己同龄的室友,这点叶修还是很深有体会的,所以他对苏沐秋最近反常的行为格外百思不得其解——就算他多宅都好总不可能一宅三年吧就算是苏沐秋大大你自己也时不时会出门溜达一圈吧,所以怎么就独独不许我出门呢?难不成是以为我一出门就不回来了还是以为我一出门就会撞上什么不好的事儿,这哪来的狗血剧情啊?还是说苏沐秋大大你如此爱我以至于占有欲如此之强我离开你视线都不行?

 

这都什么跟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叶修其实也没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最近他接的项目有点多精神压力也有点大整个人都像是绷紧了的弦,连摸鱼都不怎么摸了,也许就连带着让苏沐秋一起过度紧张了也说不定——猫咪长期过度紧张可不是什么好事,肝肾问题秒秒钟连着一起来,这是黄少天一早就跟他强调过的东西。不过别说猫了就算是人长期紧张下去也不是什么好事,喝完了麦片的叶修在水龙头下涮了涮杯子,然后回到卧室里倒头躺到了床上。

 

什么时候去买点木天蓼和猫草放在家里好了——说到猫草,也许买点种子回来种点新鲜的也不错……

 

连续几十个小时没睡觉的疲倦让他很快就迷糊了,朦胧中感觉有团毛在枕头边上躺下来,带着长长披毛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一甩一甩,啪一声甩到了他的脸上。

 

毫不留情地糊了他一脸的猫毛。

 

 

叶修做了个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猫毛的梦。

 

然后他是被苏沐秋一爪子给推醒的。

 

猫咪软软的肉垫抵在他鼻梁上,温温热热的还带点潮湿,指间的毛蹭在他脸上,很痒——叶修动了动,无奈地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整只猫姿势扭曲地肚皮朝上、拿肉垫抵着他睡得正舒服的苏沐秋。

 

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被苏沐秋用爪子推醒了。

 

被推醒的叶修勉强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时间才过去两三个小时,困得他直想一秒睡回去,偏偏手机屏保上的日期看着眼熟,让他总觉得自己漏了什么事情没做;他又在床上翻滚了一下,终于有了点头绪,伸手越过苏沐秋去拿床头柜抽屉里苏沐秋的免疫接种本子。

 

很好这下子是不出门都不行了——而且是两个一起出门。

 

今天是苏沐秋接受每年常规免疫的日子。

 

“我靠靠靠我说过的话你不记得吗!说过的拿个猫袋装着再出门呢!要是跑了你对不对得起文州跟大眼这么信任你!”动物医院的门哐当一声响,桌子后面的黄少天看到抱着苏沐秋进来的叶修之后简直想一个听诊器糊到他脸上。

 

“你以为他是谁?跑了都会回来的,瞧哥这魅力。”叶修假装没看见磨牙霍霍的黄少天,顺手就把苏沐秋递到了他的手上:“来打疫苗,你看看?”

 

“看什么看挂号都不懂?!老苏你平时有没有好好咬他哎来来来……”从废话连篇切换到工作状态只需要一秒种,黄少天把猫咪接在怀里揉揉按按,不过嘴里还是依旧没停:“别跑别跑跑什么跑给你检查检查还不肯了是吧,嗯耳朵挺干净的还行眼睛也可以……我靠靠靠你还抓我你抓的是救命恩人你知道吗?!来来来再看看牙……”

 

叶修确定自己看见趴在一边资料架上面的喻文州眯着眼睛掏了掏耳朵。

 

“这段时间精神还好吧?吃饭大小便正常不正常?”

 

“正常正常。”叶修看着喻文州那个样子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猫咪慵懒的样子简直让人看着就昏昏欲睡,要不是念在现在还算是在干正事他真想一秒睡过去:“他怎么可能不正常他比我还正常……”

 

“拿老苏跟你比你好意思吗你?敢让他像你这么生活不规律人在做猫在看你懂吗文州and大眼is watching you你懂不懂?”

 

“不是is是are。”

 

“我靠叶修你敢不敢抓抓重点啊敢不敢?!”

 

两个人一来一回抬杠不缀,期间黄少天给不耐烦地把尾巴甩得啪啪响的苏沐秋动作利落地做了基本的身体检查又量了体温,确定一切正常之后就给他接种了今年份的疫苗;叶修按着他打完疫苗需要观察十五分钟的要求抱着苏沐秋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然后继续跟闲下来也从诊室走到外面候诊区坐下的黄少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越大越麻烦啊啧啧猫都是越大越麻烦的吗?最近他简直要烦死我——”

 

“这说明老苏在关心你知道不知道被猫关心还不快点跪舔啊凡人?!”黄少天撇撇嘴表示不屑,叶修想了想觉得跪还行,不过舔嘛……他摸了摸苏沐秋的鼻头,指尖从他的鼻梁滑到鼻尖,然后就感觉猫咪粗糙略带湿润的舌头舔上了自己的手指。

 

嗯没错这才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不过你别小看了猫,猫厉害得很。”一时间好像有什么思绪,黄少天看着窝在他怀里的苏沐秋,少见地露出了点正经的神情:“尤其是这几只,野性的直觉你懂不懂?有些东西猫就是知道,你别不信。”

 

“哟,那文州铁定最懂你了是吧?”叶修一听就笑,“文州你说他睡着了磨不磨牙?”

 

漂亮的双色布偶猫惬意地换了个姿势趴着,舔舔爪子喵的一声,露出了个堪称微笑的表情。

 

“叶修你滚滚滚!少来这一套!”

 

抱着苏沐秋出门的时候天色稍微暗下来,看样子像是要下雨。雨前有点闷热的天气更加让人昏昏欲睡,叶修心里盘算着回到家一定要好好睡一觉,一边把成年之后变得死沉的苏沐秋又往上托了托,走到了离医院不远的十字路口。

 

斑马线另一端的行人指示灯恰好是红灯。

 

这会儿倒也没多少人过马路,斑马线这边就只有他跟苏沐秋一人一猫;面前车辆川流不息,叶修看着来往的车脑子里不知不觉又有点放空,忍不住再次打了个哈欠。

 

然后突然间手上就是猛地一轻。

 

猫咪后脚的利爪倒勾起来划痛他的手臂,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卧槽居然在这时候跑了,仓皇抬头的时候只看到一个迅疾朝着马路中间飞奔的身影,长长的毛发都飞扬起来,完全舒展开来的身体如同离弦之箭,丝毫不见往日慵懒的样子——

 

就像是在莽莽草原上捕捉什么早已锁定了的非要得到不可的猎物一样。

 

只是这里没有猎物也没有什么草原,只有……对一只猫咪来说体积过于巨大的各种车辆,犹如披着铁皮的猛兽朝着他张牙舞爪地露出獠牙——

 

“苏沐秋!!——”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声到底有没有喊出来,总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追着苏沐秋冲了出去,什么信号灯什么车都没放在眼里,视线中唯一清晰的只有车流里那个跟跑酷一样尽力闪避着减速刹车的车辆向前直奔而去的影子,还有那影子拖着的那条长长的淡红色尾巴;脑子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他无暇细顾的凌乱影像,飞溅着血迹的车轮和车轮下倒伏的躯体,被染红的白衬衫和伸向他的手,无法阻止流失的体温和永远定格的苍白笑容——

 

紧接着背后乍然而起的轰然巨响瞬间淹没了一切。

 

剧烈的冲击波推动他往前摔倒,耳中嗡嗡蜂鸣什么都听不清楚,脑子里也短暂地一片空白——他看着巨大的货柜车失控冲上人行道将自己方才站着的那一片地方夷为平地,呆呆地好久都没能反应过来,直到有人七手八脚地把他扶起,不认识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开合的嘴型似乎是在问他有没有事;他摇摇头咬着牙爬起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倒在离他仅仅几步之遥的苏沐秋。

 

猫咪平日打理得没有一丝灰尘的长毛此时凌乱地在风里揉作一团。富有柔韧性的四肢稍微曲起,背对着他侧躺在地一动不动——

 

他猛然推开搀扶着自己的人,跌跌撞撞地跑过最后几米的距离,冲过去俯身把他抱在了怀里。

 

 

短短一百几十米,却像是他这辈子跑过的最漫长的距离。

 

黄少天看到他一头撞进来本来还想笑话他,结果定睛一看刷地就跳了起来,一把从他怀里把猫抱过来冲进去抢救;叶修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喻文州跳到他身边舔舔他的手他才回过神,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疼得厉害,手臂小腿上刮擦出来的皮外伤都火烧火燎起来。

 

动物医院的玻璃门隔绝了大部分的噪音,不过还是隐约能听到杂乱的喧哗声从十字路口的方向传过来,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他默不作声地听着,仰头靠在靠背上闭上了眼睛。

 

要不是苏沐秋突然跑出去的话这会儿被车撞了的恐怕就是他了。

 

——有些东西猫就是知道,你别不信。

 

叶修第一次觉得黄少天好像说了句很厉害的话。

 

医院里正好没有别的客人,安静得能听到仪器和空调运作的嗡嗡低鸣。监护仪的滴滴声听在耳中好像显得很远,叶修把手臂压在了额头上。

 

苏沐秋。苏沐秋。

 

这个名字他一开始只觉得对于一只猫来说画风简直太过不对,而如今……他终于注意到了默念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若有若无的熟悉与亲切感。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他在纷乱的思绪里慢慢睡过去,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喻文州扭开头,跟坐在诊疗台上的王杰希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所幸后来一切都算是虚惊一场。救醒苏沐秋之后黄少天按着他把能做的大小检查都做了一遍,暂时证实没有大问题,估计只是冲击波太强导致的昏厥,至少来说没有被车碾到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倒是叶修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有好几处皮外伤,黄少天随手拿了双氧水和碘伏过来给他清洗了伤口,顺便建议他自己也到医院——人医的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叶修看着被碘伏染了色的伤口无所谓地摇摇头,经过今天这一出简直死多少脑细胞都不够用,身为一个宅男他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回家洗个澡睡个觉来得实际,其他的再说。黄少天也就不管他,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要他留意观察苏沐秋有没有异常,这才放他抱着输了瓶液感觉精神好了一点的猫咪出了店门。

 

半个小时之后。

 

一进门就以最快速度换了衣服洗了澡的叶修觉得再也没有比躺在自家床上更舒服的事情了。

 

苏沐秋虽然感觉没多大问题但是明显还是懒得动,叶修也不去计较他在马路上滚过好多圈的问题,直接把他放到了床上他平时习惯睡的位置;而等他洗完澡进来,苏沐秋已经把下巴垫在枕头的边上睡着了。

 

于是叶修很快也就随之再次睡死过去。

 

这一觉他睡了不知道多久,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是沉进了无边无际的深海,手指都像是有千斤重,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怠懒;身体极端地疲累然而却又睡得并不很沉,光影交织的朦胧梦境一个接着一个——他看见自己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如飞,屏幕上飞快旋转的视角和炫目的战斗效果像是什么网游,他却不认得是哪一个。有什么人的声音在背后叫着他叶修叶修,浅橘色长发的少女挽住他的手,跟他身高相仿的少年搭着他的肩膀;他感觉到自己嘴角上扬,然后转身抬起手去跟那人碰拳。

 

那都是他丝毫不曾经历过,却分明清清楚楚存在于他记忆里的过往——像是他自己的声音跟他说着不要忘记,而那些碎片承载着的一个个瞬间,似乎能慢慢拼合起一整个故事。

 

属于他和另外两个人的故事。

 

 

叶修又是被苏沐秋给推醒的。

 

脸上的触感有点不太对,他努力定定神睁开眼睛——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面前的青年有着跟他家猫咪颜色一模一样的头发,发间窜出毛茸茸的猫耳,大大长长的尾巴在背后一甩一甩,噙着略带恶质的笑再次戳上了他的脸颊。

 

“干嘛?傻了?”

 

“……”

 

“说话啊你?”

 

“苏沐秋……?”

 

“哎。”

 

“你都知道?”

 

“是啊,我知道。”

 

“所以你故意的?”

 

“我要是不故意这一世死的就是你了好不好?”熟悉面容的人撇撇嘴角努力想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语带笑谑:“所以为了感谢我你要不要跪舔啊?”

 

“舔是要的……”回过神来的叶修眨眨眼,故意舔了舔他伸到自己下巴的指尖,而自己的手已经绕到后面一把握住了他的尾巴:“跪的话就要看跪的是谁了啊苏大大?”

 

“我靠叶修!放手!”

 

所以说——不是在这一世遇上对的人才算是圆满,而是生生世世,都要与对的那个人遇见。

 

这样才算是真正的白头偕老了,你说是吧?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162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