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撑把伞吧(四时书系列二)

春季篇

秋季篇

冬季篇

 

·四时书系列之夏季篇 

·伞修/修伞/伞修橙

·原作设定

 

 

文/寂羽

 

 

做了个水龙头怎么关也关不掉的梦。

 

房租低廉的出租屋里自然不可能有热水器,架起来的水管原本只是一条水管,后来应苏沐橙的要求而装了个花洒——这会儿却似乎出了点问题,开关明明都拧得不能再紧了还是有冰凉的水滴时不时砸到脸上和头上;即使没直接落在眼睛鼻子里也还是会让人心烦,更何况躲了好久怎么躲都躲不开……

 

啪。

 

正心烦着的时候正好一滴豆大的水滴准准落在了鼻孔里,水流刺激鼻粘膜,让他猛地呛出声音:“咳咳咳!——”

 

这下终于是彻底醒了。

 

没有什么躲不开的水滴也没有什么关不上的水龙头,他还是躺在自家地铺上,脸正正冲着头上的天花板;然而头发和脸上都湿了一片倒是事实,再一摸枕头上也湿成了一片,叶修当机立断一骨碌爬起来,正好躲开了再度吧唧一声滴了下来的一滴水。

 

“干嘛……”

 

一番折腾之下旁边单人床上的苏沐秋也醒了,迷迷糊糊地翻身问了一句;叶修眨眨眼,也懒得多问,直接把枕头席子全扒拉开再把幸免于难的被子往苏沐秋床上扔了去:“天花板漏水。”

 

“我去,那么快就下起来了?!”苏沐秋见状连忙爬了起来,扱拉扱拉拖鞋先往妹妹房间里钻:“沐橙?天花板有没有滴水?”

 

睡眼惺忪的叶修抱着被子坐在他床上,冲着妹控室友的背影丢了个白眼。

 

然后才留意到了几乎要充斥整个世界的连绵雨声、还有时不时哐当哐当晃动窗户的风声。

 

入夏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又到了东部沿海一年一度的台风季。

 

在到H市之前叶修是不知道台风是啥的——而这也是他第一次经历台风天,今年袭击浙江沿海的台风不多,将近三伏天这也才是第一个。

 

结果第一个就来了个正面登陆的强台风。

 

台风登陆向来是件闹心并快乐着的事情,在正式刮起大风之前整个H市至少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闷热得要命,能让再讨厌台风的人到后来都真心盼望着快点刮风下雨给个痛快;对于苏沐秋和叶修而言这个问题则更现实,因为他们没空调。

 

于是这一个多星期以来他们的风扇都拿去吹电脑主机了,两人天天水鸭子一样光着膀子穿条裤衩蹲在显示器前面荣耀,直到每天傍晚苏沐橙回来才如梦初醒地蹦起来手忙脚乱穿衣服。

 

背着书包的苏沐橙无语地看着混乱之中穿了叶修T恤的苏沐秋和穿了苏沐秋背心的叶修,觉得不太想承认自己认识他们。

 

“……哥哥你们衣服穿错了。”

 

“啊?……哦没事啊,反正穿得下唔——”

 

话音未落就被苏沐橙拿大毛巾糊了一脸。

 

“都湿透了!” 包都没放下鞋也没来得及换的苏沐橙义正词严:“感冒了怎么办!”

 

“好好好……”苏沐秋拿手探探电脑主机的出风口结果被烫得一跳脚,只好无奈地放弃了把风扇移过来蹭点风的打算,自己拿着毛巾胡乱抹抹脸和脖子然后就扔给了叶修。

 

“今晚想吃什么?我去买。”

 

“嗯,就去。”苏沐秋随手按了存档,接着转身去戳叶修:“去去去,快去买菜!”

 

“怎么又是我?”叶修把毛巾从头上拉下来,顶着一头乱毛表示不满。

 

“我都买了好几天了好吗!”苏沐秋想踹他。

 

“那行啊,我买。”叶修一脸无辜地看看他,双手伸到他面前作捧碗状。

 

“干嘛?”

 

“苏大大给点钱啊,没钱哪来的回血药你说是不是……”

 

“少来!快去快去!”苏沐秋一把零钱塞他手里。苏沐橙换完了鞋子坐在一边掏书包里的东西,看着他踢踏着人字拖走到门口,想想还是补充了一句:“外面好像快下雨了,拿把伞吧?”

 

“哦。”叶修走回来接了她手里的三折伞,然后晃晃悠悠地就出了门。

 

 

事实证明苏沐秋和苏沐橙太高估了叶修对台风天的了解程度。

 

——也是太低估了这次台风来袭的速度。

 

逐渐逼近的外层云团带来短时间的大风和骤雨,窗玻璃都被吹得晃着响,一阵风过外面就乒乒乓乓七零八落响成一片,也不知道吹落了多少没收进室内的东西;兄妹两个怎么着也算是原住民,这会儿匆忙把东西都搬进来窗户都关好,结果刚刚忙完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浑身上下滴着水的叶修就砰一声推开了家门。

 

拎着同样洇得湿淋淋不过好歹不影响质量的肉菜和完全被吹折了的伞。

 

“啊啊啊居然吹折了呜呜呜!罚你一星期不准抽烟!”

 

“别啊?!”叶修一脸臣妾做不到的表情惊恐地看向苏沐橙,后者则在忙着哀悼自己的伞,头也不回地就说:“想抽就去吃棒棒糖!哥哥也是,少抽点!”

 

“啥——?!”无缘无故就被连累了的苏沐秋看了眼烟盒里所剩无几的几支烟,深切觉得这几天估计又是PK赢了抽一根的节奏了。

 

心真累。

 

不过苏沐橙努力试图让他们戒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像他们这样的全职玩家昼伏夜出是常事,到了三更半夜全靠一支烟来提神——当然苏沐橙也试图让他们喝咖啡了,偏偏这两个都是对咖啡相当之有免疫力的,咖啡喝下去一点提神效果都起不了,最后还是逼着她祭出了终极武器。

 

“哥!我不想抽二手烟!”

 

“那不抽了!叶修也不许抽!”

 

苏沐秋看着自家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的妹妹还有妹妹手里拿零花钱买的一大包花花绿绿的棒棒糖,从身到心霎时间都像是被套上了个僵直buff,话出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当然烟不是说戒就能戒掉的,不过这事之后苏沐秋和叶修算是达成了共识,从此往后尽量不在苏沐橙面前抽烟;两个大男生一人叼一根棒棒糖挤在电脑桌前面的样子简直喜感,不过苏沐橙每次都觉得他们看上去真帅。

 

没有多漂亮的房子也没有锦衣玉食,但是逼仄的出租屋再加上这两个背影,就是那时候十二岁的小学女生心里眼里的整个世界。

 

登出荣耀之后苏沐秋顺便扫了一眼本地天气预报。

 

目前对他们家的影响是吹折了一把伞的台风24小时内就要登陆了。

 

苏家本来就只有两把伞——一把直杆伞一把三折伞,至于后来来的叶修离家出走那么匆忙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啥都带上,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苏沐橙上学没带伞。苏沐秋跟叶修前一天晚上抢BOSS战到凌晨三四点,她出门的时候两个人正以别扭的姿势挤在苏沐秋的单人床上,你揽着我的腰我压着你的脸流出来的口水都蹭一块儿去,睡个觉都能活生生睡出抵死缠绵的味道;她站在边上怎么看怎么不对,最后想着还是得给他们留把伞用用,于是趁着没下雨就自己出了门。

 

这是H市中小学因为台风停课之前的最后一天上课。

 

叶修这一觉直接睡到下午三点钟,然后被比他早那么一点起来的苏沐秋拉去买菜;每逢台风就是在家里宅上几天的节奏,再说了这种天气谁还开门做生意,苏沐秋打算在此之前多囤些东西给苏沐橙做点好吃的。

 

“撑把伞吧?下雨了。”

 

街道上的风大起来,天色也昏沉,等他们收拾妥当出门的时候已经开始有零星的雨点落下来。叶修站在楼底下探头出去看看,苏沐秋在他身后跟上来,撑开手里的直杆伞遮过了他的头顶:“快走快走,等下还要去接沐橙呢。”

 

“嗯。”

 

先不说苏沐橙没带伞这个问题,风这么大的天苏沐秋也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在街上走,老城区横街小巷最容易高空砸物,有他跟着至少能多个人注意着;时间在苏沐秋看来有点不够用,两个人在菜场里转来转去各种肉菜拎了满手,然后就绕到苏沐橙的小学去。

 

结果这么紧赶慢赶之下反而还多出了十几分钟。

 

下课铃还没打响,不过校门口已经陆续有等学生放学的家长前来,三三两两地站在内街街道两旁;苏沐秋和叶修算是站得比较远的,两个人并在墙根边的一棵树底下,苏沐秋一手拎菜一手撑着伞,叶修则两手都拎满,然后……苏沐秋就看着他用很纠结的姿势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

 

“要不要?”

 

“要吧。”

 

叶修用牙撕掉了包装纸然后把糖塞他嘴里,自己又掏出一根,同样撕拉撕拉掰了胶纸叼着转了转;苏沐秋也咬了咬自己嘴里那根,口齿不清地问他:“你那个什么味?”

 

“荔枝吧。”叶修咽了口充满了廉价水果香精味儿的甜腻唾沫,“你的呢?”

 

“咖啡。”

 

“那正提提神好啊,回去烟让我多抽两支。”

 

“滚!想都别想!”此类问题上苏沐秋向来寸步不让,这会儿瞧着他夸张地一下子郁郁寡欢了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说起来荔枝味是什么……我好像还没吃过?”

 

“你想试试?”叶修意有所指地看了他一眼,苏沐秋想了想,然后把手里的伞往前倾了去。

 

“想啊。”

 

雨不知何时逐渐下得大起来,他们背靠着墙根站在树下面,大颗的雨滴敲在伞面上,说话小点声都要听不分明,伞再向前一挡,轻而易举就拦出了个二人世界;两个人叼着棒棒糖你瞧我我瞧你,最后还是叶修啧了一声,随手拿下嘴里的棒棒糖再顺手把苏沐秋那根也拽了,侧过脸就亲了上去。

 

他们肩贴肩站在伞下有限的空间里,心怀鬼胎却又裸裎坦荡地辗转着一个又一个亲吻。手里还满当当拎着东西,甚至因为伞面过度前倾雨水都砸在后脑上淋漓浇湿后背,不过这会儿无论是谁都没心思去管。咖啡混着荔枝味的感觉非常奇怪,这直接导致唇舌一经深入就总有人要呛气,好几次之后苏沐秋终于忍不住了,最后舔了舔他的嘴角退开了些:“黑暗料理……”

 

“还不是你说要试试的?”叶修耻笑他,“给点感想啊苏大大?”

 

“非常奇怪奇怪得简直无法直视。”苏沐秋把他手里自己那根棒棒糖叼回到嘴里,“不过还不赖。”

 

“嗯,还行。”

 

你一言我一语间就听到放学铃响起来,不久后就开始有学生陆续从校门里出来。毕竟下着雨,即使人很多苏沐秋还是拉着叶修努力挤到了最前面,两个人在这过程里都被淋得半湿,叶修好不容易找到落脚的地儿就听着苏沐秋喊:“这里!沐橙!”

 

“来了!”然后背着书包的苏沐橙就一溜小跑撞进了他们之间:“就知道你们会来接我的!”

 

“那肯定啊,这么大的雨。”天大地大妹妹最大,做代练打副本抢BOSS固然都重要但是跟苏沐橙放在一起完全没可比性,苏沐秋把她往伞中间揽了揽:“走吧走吧,回去想吃什么?”

 

“我想想……哎哥哥你这么撑伞遮不到叶修啦!”

 

就算是直杆伞真要用来遮三个人也是够呛,苏沐橙那是必须在中间的,可是按她的身高来说举着伞想遮住两个比她高出一个头有余的大男生相当之有挑战性;她憋着一口气又使劲往上举了举,旁边苏沐秋就伸过手来握住了她的手。

 

“来,我们一起举。这样就没这么累了吧?”

 

他们啪嗒啪嗒地踩过一个又一个水洼,朝着家的方向走。苏沐橙举伞的手被苏沐秋整个裹着,几乎不用多少力气,她这么举了一会儿却觉得不对,于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伞。

 

伞面明显倾向了她跟叶修的这边,堪堪遮住叶修整个人,而苏沐秋半边肩膀都已经露在外面湿成一片了。

 

“哥哥伞歪了……”

 

“哎?哦。”苏沐秋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眨眨眼,把伞正了过来;可是还没走多远,苏沐橙又感觉手里的伞暗搓搓地朝着他们这边倾了过来。

 

这回苏沐橙没有再拆穿他,只是把叶修拽了拽,往苏沐秋的方向更加凑紧了点。

 

左右两边肩膀紧贴着的、分别属于那两个人的热度透过薄薄衣物传递过来,那样温暖熨贴,像是能就这么陪伴着她一路长大,然后,再接着温暖往后看不到尽头的漫漫时光。

 

 

又是一年台风季。

 

苏沐橙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撑着伞在下面等她,她拎着包直接钻到他的伞下面,两个人一起往外面走去。

 

“这把伞好大呢。”

 

“是啊,直杆的都大点。”

 

“记得不会在台风天用三折伞了?嘻嘻。”

 

“必须不用了,那时候吹折了你的伞我还记着呢。”感觉到苏沐橙挽上自己的手,他顺着她的动作动了动手臂让她挽得更舒服些:“你哥肯定也记着,我要是再弄坏他就该来找我麻烦了——怎么?”

 

“……没事。”苏沐橙看了眼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偏向了自己的伞杆子,笑着冲他摇摇头,又往他那边凑得近了些。

 

从小开始只要三人共伞,无论是苏沐秋帮着撑还是叶修帮着撑,伞都总是会斜到另外两个那边去的——而这样的习惯,无疑也一直被现在的叶修保留了下来;只是无论伞面倾向谁,被牢牢护在正中间的她都向来不会被淋湿分毫。

 

手里的伞换了一把又一把,却惟有这副肩膀一直在为她遮风挡雨,一直都并不宽厚,却一直强大而又温柔。

 

即使如今三个人的路已经只能由两个人去走,可在少女时代里一直守护着她的那两人份的温暖,还是始终未曾远去。

 

更年越岁,如影随形。

 

 

+FIN+

 

评论 ( 32 )
热度 ( 187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