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戴条围巾吧(四时书系列三)

因为某些原因下决心要把这个本出出来,要是没人要就随便印了玩玩。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8727

 

顺带为这个本求个G,有意的太太请私信联系ww

追加:因为已经有两位G文太太的关系出于页数考虑暂时不再约G文,如有愿意画G图的太太欢迎继续找我!【挥舞键盘

 

……然后我TM又爆字数了【扶额

 

========================================================

春季篇

夏季篇

秋季篇

 

·四时书系列之冬季篇

·伞修伞/伞修橙

·原作设定

 

文/寂羽

 

 

苏沐秋被冷醒了。

 

整个人埋在棉被里结果还被冷醒的滋味很不好受,他慢吞吞翻了个身把被子越发裹紧了点,心里还在迷迷糊糊地腹诽自己怎么越来越怕冷了,以前像现在这样只有一床被子还不是一样睡成死狗——脑子在艰涩地运转了几分钟之后总算好了那么一些,然后苏沐秋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觉得冷的根本原因。

 

这是叶修独自回家去拿身份证的第四天。

 

——而这,也已经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三个腊月寒冬。

 

叶修住到这里来之后的每个冬天他们一直都是俩人一被窝。一是被子不够,其次两个人挤在一起睡肯定比分开睡要暖和,这么想来他也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独自睡过了;果然人都是越惯越娇气的,被冻得越发清醒的苏沐秋把自己卷成了虾米状,觉得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多了个人形暖炉说到底还是不错。

 

房租低廉的出租屋自然不可能有暖气,唯一能做的就是关紧所有门窗再往剩下的那条缝里填满旧报纸。这些都做完了之后剩下的他们也无能为力了,于是接下来的重点就变成了……决定谁来暖床。

 

又到了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大杀特杀的季节。

 

“近程别太近了放完技能就退!治疗看好血!”入冬以后的嘉王朝公会在开了挂一样的战法跟神枪轮流带团的情况下战斗力翻了好几番,这已经是他们这个星期成功拉到手的第三个五十级BOSS了——当然光是拉到并不等于尘埃落定,作为这回的团长苏沐秋还是丝毫放松不下来的,连带着整个团里从主T到一众DPS都跟着他一起紧张:“哎一叶之秋你干什么呢回来输出啊!”

 

啥?

 

话题变换的速度太快以致于众人都是一愣,整个公会的攻击都跟着停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的纷纷调转视角去看刚摆脱蓝溪阁的纠缠、正背着个无属性炫纹往自家这边跑的一叶之秋;结果一群人视角齐刷刷一转,紧接着频道里就跳出了一叶之秋的一行字:“看什么看没看过战法啊?再不输出团长今晚又该给我暖床了啊之后老苏杀掉你们多少级我都不管哈我跟你们说——”

 

“滚!”这下苏沐秋字都顾不上打,直接扯着嗓子就吼出来了;声音从耳机和空气两个途径双重夹击叶修的耳膜,让他夸张地一缩脖子:“哎苏大大息怒,我这不是看你忙得过来嘛……”

 

“那就别回来了却邪也别要了!”

 

“那可不行,过了这村没这店啊我看你上哪找别的战法。”叶修嘀嘀咕咕地跟他扯皮,手下倒是丝毫不慢地就直接冲进了战团;苏沐秋拉着秋木苏也跟了上去,看着他在团队频道里打字喊着各就各位一波带走,于是自己也就暂时放下了指挥,大致扫了一眼没什么问题就专心输出了。

 

这天晚上的BOSS依旧没什么悬念。中途各大公会的骚扰是难免的,不过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由嘉王朝收入囊中;总输出略逊一筹可还是成功在叶修手里抢到了最后一击的苏沐秋意气风发扬眉吐气地把自家室友踹进了被窝,时隔一个多星期终于久违地享受到了妹妹叶修热炕头的快感……不对那都是什么鬼。

 

苏沐秋默默在叶修那两个字上面打了个叉。

 

“哥哥你们也早点睡哦!我先睡了……”

 

“嗯嗯快睡!”

 

家里最厚的棉被和唯一的电热水袋都给了苏沐橙,苏沐秋跟一群人分完了BOSS掉落然后解散了团队,自己打着哈欠站在野地里点开背包对照了一下材料清单;旁边有同公会的凑过来问了句团长一叶之秋呢,结果苏沐秋还处在半清醒的神游状态,下意识地就答了一句:“在给我暖床啊。”

 

刚往肚子里灌了一杯热水准备钻进被窝的叶修差点把还含在嘴里的半口水喷到被子上。

 

过了十来分钟苏沐秋总算整理好了自己的材料清单,关了电脑摸索着往被窝里钻。叶修在里面躺了那么一会儿好歹暖了点,忽然被子被人一掀带进来一股冷风,本能地就拽着边角往自己身上裹;苏沐秋则毫不留情地把被子从他手里抠出来整个人钻进去,然后听着身边的人倒吸了口凉气,缩起脖子往被窝里埋了埋。

 

“脖子冷?”

 

“……嗯……”

 

“怎么忘了把围巾拿过来……”苏沐秋一看他那截裸露的后颈简直不冷都不可能,少不得自己又钻出去一趟,把架子上的围巾摘下来扔到他脑袋上;叶修嘟嘟哝哝地把围巾拉下来往脖子和棉被之间的缝隙里塞,苏沐秋也重新钻回来,拿另一半围巾缠上了自己的脖子。

 

然后叶修闭着眼睛往他这边一翻身,两个人本来就挤在一块,这一翻身叶修的鼻尖直接蹭上了他的脸,过近的距离让苏沐秋心跳都瞬间漏了一拍。

 

再然后苏沐秋就感觉到有一双冰冷的脚贴到了自己的小腿上。

 

“妈蛋叶修你给我滚出去睡大街!”

 

 

当然这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情了。

 

脖子跟被子交界的地方怎么样都觉得冷,苏沐秋本能地伸手到外面去抓围巾,等抓了个空才想起围巾被出门的叶修戴走了,只得悻悻地随便拿了件毛衣围住脖子。

 

窗户外面已经有微弱的天光透进来。这个点钟醒来也没什么再度睡回去的可能性了,再说了叶修暂时不在那之前两人份的工作量都只能由他一个去完成,本来就没多少偷懒摸鱼的时间;再躺了一会儿之后苏沐秋看看手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爬起来收拾东西准备早饭,然后叫自家妹妹起床。

 

“衣服穿够了没有?”

 

“嗯!”苏沐橙背上书包,蹬蹬蹬跑到门口去穿鞋。

 

“晚上要吃什么?”

 

“我放学买回来好了!”苏沐橙拉开了门,“我走啦!”

 

“路上小心走别摔跤!”这些天路上不乏结了冰很滑的地方,苏沐秋站在门口目送妹妹一甩一甩的马尾辫儿消失在楼梯拐角处,才转身回去关上了门。

 

依旧是平凡的一天。只不过没有叶修。

 

睡眠不足的影响依然在,苏沐秋迷瞪着眼逼着自己把手速往上提,好歹压着苏沐橙买了菜回来的时间把代练的号刷到了满级;他看着升级提示松了口气,拿笔划掉了旁边本子上的一条死线,然后下线做菜去了。

 

到了晚上终于有了点放松的时间。

 

材料收集得差不多,他登了一叶之秋的号,开了装备编辑器研究却邪下一步的升级方案——这东西他已经卡了有一个多星期,特别是叶修走了之后没人一起讨论于是进度完全慢了下来,只得自己对着涂涂画画乱七八糟的本子左改又改。

 

已经是深夜,气温进一步降下来。苏沐秋写了没两个字手就冻得发僵,少不得放下笔使劲揉揉手指;旁边苏沐橙拿杯子泡了茶摆在他面前,看着自家哥哥转而捧着杯子取暖,自己也蹲在一边把冰凉的手掌凑近电脑主机热烘烘的出风口,片刻之后小声问了一句:“……你说叶修会不会不回来了啊?”

 

“我想不会的。”苏沐秋被她问得一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你觉得叶修是那种说不回来就不回来的人吗?”

 

“那要是他回不来了呢?”

 

“……回不来也得回。”

 

苏沐秋说完之后顿了顿,有点心虚地撇开头去盯屏幕:“至少得把我的围巾还我,要不我跟他没完。”

 

“那也是……嘻嘻。”

 

从小到大苏沐秋就这么一条围巾。还是苏沐橙送他的。

 

离开孤儿院、兄妹俩开始独自讨生活之后的第二年,他生日的那天,年幼的妹妹给他送了条亲手织的围巾——颜色是平淡无奇的纯色系,针脚细看之下也有点稚嫩和凌乱,但对于那时的他来说无疑已经是最宝贵的礼物。

 

——所以围巾不还回来就跟叶修没完其实真不是说着玩的。

 

退出装备编辑器的时候苏沐秋顺带扫了眼公会频道,然后又一次看到了诸如“职业选手”“联赛”这类关键词。

 

筹建荣耀职业联盟的消息正式公布是在一星期之前,不过像他们这样水平顶尖的职业玩家那是早早已经收到风声了。

 

更何况有意招揽他们的就是他们平日也熟识的嘉世网吧老板陶轩。

 

无论是叶修还是苏沐秋都是有意进入联盟成为职业选手的人,所以早在这件事初露端倪的时候他们已经就注册资格联赛赛制等等问题进行了多番讨论和推测——账号卡肯定是自带,角色也是各用各的,但既然是职业联赛那总不可能都是线上赛,就算刚开始的时候如此,等到正式赛制实施也必然会采取线下赛的形式——而这无疑就涉及到了实名注册的问题。要实名注册那年满十八岁估计是必须的,身份证明的话起码要有身份证……

 

身份证。

 

“我回家一趟,想办法偷出来。”

 

这就是叶修权衡了大半天利弊之后得出的结论。

 

——在这句话之后,苏沐秋才发现即使朝夕相伴了差不多三年,他对于叶修的家事却依然几乎一无所知。

 

当然不知道不等于不会去揣测,他不止一次地猜想过这人到底为什么非要离家出走才能打游戏,再加上平日里说笑间叶修无意中透露的细节,苏沐秋觉得这人的身世起码不简单。

 

不过他始终没有去问。一次都没有。

 

时间上暂时还不算太紧急,于是叶修选择了最便宜耗时也最长的慢车。在网上定好车票之后两个人估计了一下预算,然后苏沐秋拿着张银行卡去柜员机取钱,输入金额的时候他把预算好的数目打了上去,想了一想,又在那个数字的基础上多加了五百。

 

“……这是包养的节奏吗苏大大。”叶修接过那装在信封里的厚厚一沓,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有好几年没摸过这么多钱了。

 

“少废话,快去快回行不行?最近单子这么多你想累死我啊?”苏沐秋不耐烦地挥挥手打发他去收拾东西,自己带着一副直面十几条死线的无畏表情坐回到电脑前登上了荣耀。

 

翌日。苏沐橙还是要去上学,于是苏沐秋一个人冒着冷风送叶修去火车站。

 

“B市比这冷很多吧?”

 

“是啊——没事,就那么几天。”

 

“……嗯。”

 

从家到火车站的路程并不近,两人一路上扯东扯西地聊,可就是没有一句话有关于偷身份证的成功概率问题,到后来苏沐秋甚至有了种这人只是去B市旅游一趟的错觉;叶修也不提,苏沐秋一句都不问他就一句都不说,直到走到安检口前面的时候苏沐秋突兀地没了声音,两个人停下脚步你看我我看你沉默了半晌,他才眨眨眼说了句:“没事不就是去刷个掉落嘛,哥去去就回来。”

 

说完还故作镇定地啪一声拍上自家搭档的肩膀,力度之大拍得苏沐秋都一皱眉直想揍他;叶修说完之后就背着包转身打算走,而这会终于反应过来的苏沐秋恨恨地一咬牙,几步上去把他拽了回来。

 

“哎干嘛?……”

 

“围着,别一回来就发烧——可没闲钱给你治病。”毛线质地的编织围巾圈上来,苏沐秋不由分说地拿着一端在他脖子上绕绕绕,胡乱往上缠了好几圈才松开:“记得拿回来还我!”

 

“成,一定拿回来。”叶修垂下眼捏捏垂下来的围巾末端,把上扬的嘴角往尚且带着他体温的柔软织物里埋了埋:“真走了啊。”

 

“快走快走!早点滚回来!”

 

然后叶修就这么走了。

 

一连四天,杳无音讯。

 

与下单人面交完账号卡之后苏沐秋转身往家的方向走。街上的风还是很大,冰冷刺骨的空气直接钻进他的衣领,冻得他忍不住就是一个哆嗦;脖子上没有围巾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可这会儿也只能裹紧了外套的领子,越发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隐约的焦虑不安在平静的表面之下一点点累积。

 

当晚的百人团本刷得不太顺利。作为指挥的秋木苏明显有点心不在焉,这导致他们在难度一般的第四BOSS处居然一口气挂了十几个人——怎么回事了这是,团长今天反射弧略长啊难道是网络延迟?还是说是跟一叶之秋有关系啊这人好像都好几天没上线了吧?于是接下去差不多有小半个副本的时间一团人都在私底下猜来猜去,一起进本的气冲云水看着这节奏不对,干脆直接小窗了秋木苏。

 

气冲云水:一叶之秋呢?还没回来?

 

秋木苏:嗯。

 

“是不是给家里扣留了啊?”气冲云水也知道一叶之秋这几天是干什么去了,毕竟他也是陶轩计划招揽的战队成员之一。而屏幕这头苏沐秋看着私窗里跳出的字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地一个一个字敲了上去。

 

秋木苏:没事,他会回来的。

 

他可以日夜担心也可以焦急挂念,但就是没办法不相信他。

 

——毕竟那可是叶修啊。

 

副本后半段总算没再出什么问题,四平八稳地就这么刷完了;数据统计因为开始一段的全员划水自然好不到哪儿去,不过至少整体来说还在正常范围之内。苏沐秋松口气伸了个懒腰,前几晚都没睡好导致犯困时间大大提早,他决定至少今晚得早点睡,于是跟人道别之后就准备下线。

 

就在这时,摆在一边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可他看着最前面那个“010”心里就是狠狠一跳,连忙拿起来按接通。

 

“喂?”

 

“喂沐秋?我身份证拿到了等会儿十一点半的火车——”电话那头的声音因为嗞嗞的电流声而零落不清,不过苏沐秋还是听清楚了他话里的内容——以及瞬间分辨出了这是谁:“啊忘说了我是叶修!听得见吗?”

 

“听得见听得见!几点到H市?”

 

“明天晚上八点!”

 

“成!”

 

于是这晚上苏沐秋到底还是睡不着了。

 

几天以来的担忧到眼下全都掺杂上期盼和欣喜,脑子里乱糟糟拥挤着一大堆东西,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是必须的,不对在这之前得先把却邪的升级方案定下来;啊这么一来两个人都能顺利注册了,战队名字老陶说是嘉世来着?真是个好名字,等正式开赛了妥妥地又该在职业联盟里创造一个嘉王朝,有我们两个在冠军还能跑了不成……

 

直到后半夜他才终于在纷繁杂乱的念头中勉强睡去,朦胧中好像做了什么无比喧闹的梦——“荣耀”两个大字在巨幅屏幕上无限放大,金色的光芒洒落在他们身上;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他们穿着同样的队服走出比赛席走向彼此,在聚光灯下紧紧拥抱,与队友们一同举起沉甸甸的奖杯,漫天纸屑飞舞而降。观众席上嘉世队旗迎风招展,长长的横幅在他们面前展开,上面写着——冠军之队,王者之师……

 

这已经不仅仅只是梦想,而是他们正在一步步接近的未来了。

 

 

第二天晚上自然是什么都没心思做了,早早吃过了晚饭就往火车站去;结果到了才顿觉智商捉急,苏沐秋看着火车站外面大屏幕上这时间B市到H市的列车晚点一小时零五十分的字样,觉得给自己点上一地蜡烛也不为过。

 

何况即使列车准点到站他还是早到了大半个小时。

 

出站口外面形形色色站满了人,有像他一样来接人的,有黄牛,还有卖小吃报纸充电宝的;火车站广场上根本没什么挡风的地儿,这么冷的天气底下几乎没人能站得住,时不时就跺跺脚搓搓手,抑或是干脆直接就到旁边店铺的屋檐底下缩着去——可他却半点类似想法都没有,光顾着混在密匝匝的人群里,远远盯着出站口一波又一波的人流看。

 

暮色一降下来天就黑得特别快。

 

站立的时间太长了些,再加上一直以同一个姿势看着同一个方向,到后来苏沐秋都差不多麻木了,脑袋跟手脚都像是冻在了一块,这直接导致他真看到叶修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卡壳了,一动不动杵在原地好几秒才意识到该干什么,立马开始使劲往前挤,顺带大吼了一句:“叶修!”

 

“卧槽?!”好像是根本没想到他会过来,于是扭头看到他的一瞬间叶修也卡壳了,偏偏他还正混着人流往前走,这下脚步一停瞬间就被后面的人推得一踉跄;他跌跌撞撞出几步终于稳住了身形,接着连忙加快速度往出口走过来。

 

十几米的距离在瞬间缩减到零。

 

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扑地死死拥抱在了一块儿,力道本来就大,却还不甘示弱一样地往手臂上不断用力,直像是要把人直接勒死在自己怀里;托急吼吼的连走带跑所赐两个人都有点儿气喘,白茫茫热腾腾的水汽呼出来打在彼此耳廓和鬓边,心脏直接贴着对方的胸口砰砰砰擂个不住,跟揣了两根鼓槌似的,相互交融着咚咚敲出混乱而有力的节拍。

 

一模一样的紧张焦急和欢喜,热度都一样,思念也一样,半斤八两,彼此扯平。

 

这个拥抱太过如狼似虎,动作大得惊动附近一票人,可苏沐秋完全顾不上这个,倒不如说他的脑子从两个人抱上那一刻开始就是晕乎乎的像是被当头砸了个闪光弹,抱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想起来把人从怀里拉出来仔细看两眼——就隔了那么几天当然也不可能有多大变化,人还是那个人,就是头发乱了点下巴上的胡茬也长了点,深色外套不知道在哪儿蹭上一抹白,浑身上下多添了点旅途奔波的风尘;不过情绪状态看上去也比他正常不到哪儿去,整个人呆愣愣地让他扯着任他看,说的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你你你……你你怎么来了沐秋?哎哟喂……”

 

“……我怎么就不能来?”稍微冷静下来的苏沐秋看着他有点尴尬,方才无论他还是叶修都确实太过冲动了点实在让人看笑话,于是干咳了一声拉上人就走:“冷死了冷死了,回家再说。”

 

“冷啊?”叶修被他拽着往前走,闻言就抬手去解脖子上的围巾。

 

“哎你别解——没事现在不冷了,倒是你小心风一吹就感冒!”苏沐秋把他的手按下来,反倒把他脖子上的围巾越发圈紧了点;叶修把肩上的包往上拎了拎,紧走几步跟上他的步子。

 

“吃饭了没?”

 

“没,等你呢。”

 

“怎么不先吃?这都几点了。”

 

“人不齐吃饭没意思。”

 

“……嗯。”

 

纵使早已离家千里,这里却依然有着他的家——并无血脉相连,却依然会点亮灯火做好饭菜,等着他回去吃饭的家。

 

无论是一起回去的地方还是并肩前行的未来,都已经满当当地捧在他手心里了。

 

那时候H市街头,华灯初上的夜色里,十八岁的他看着十八岁的苏沐秋因为裹着冬衣而总算比平时看上去壮实了那么一点的背影,心里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八年之后的某个冬夜,H市嘉世俱乐部。

 

自动玻璃门在眼前打开,凛冽寒风随之席卷而来——不过他踏出门口的脚步却没有丝毫犹豫,直至走下台阶之后才短暂地顿了顿,举目四处看了看。

 

夜已经深了。俱乐部门前的保安室里透出微亮的光,路灯灯光之中街道上空空荡荡,没有车辆,也没有一个行人。

 

前路漫漫,天高地远。

 

松松戴着的、无论是式样还是颜色都显得老旧的围巾被他从衣领里解下来,掂在手里摩挲了一下,然后转身把它圈到了身后女孩的脖子上。

 

要说的话也许有很多,别担心我没事,快回去吧小心着凉,不就是从头再来嘛有什么——可是他愣是一句都没有说出口,只是垂着眼慢慢地把挂上她脖子的围巾又圈紧了点,然后抬头迎上她的目光。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她的眼泪砸在温暖的层层编织物里,而他朝她挥了挥手,独自往前走去。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雪来。零星的雪花纷飞落在他的肩头,他把外套的衣领往上拉了拉。

 

曾经那也是一个冬夜。为了挤上最近的一趟列车他买了B市到H市的无座票,然后缩在两节车厢交界处狭窄的走道里迷迷糊糊睡过去——那是一列火车上最冷的地儿,寒风呼呼地从车门夹缝里钻进来,可那条从他离开H市开始就从没脱下过的围巾妥妥帖帖箍着他的脖子,像是还带着另外一个人的体温似的,让他一点都不觉得冷。

 

满心大概都在想着,待到一下车,就该是人生的春天了——不光是他的,也是属于那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共同期待盼望了那么久的春天。

 

就算如今走在这条路上的只有他一个人,这份心情也依旧不曾改变。

 

雪越下越大。他左右看看,然后快步往不远处印着“兴欣网吧”字样的招牌走去。

 

网吧的灯箱招牌在洋洋洒洒的雪花之中盈盈亮着,昏黄的颜色笼罩了他,像是向他伸出了一双有着依稀暖意的手。

 

又一个春天快要到来了。

 

 

+FIN+

 

评论 ( 56 )
热度 ( 195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2.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