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招对燕子吧(四时书系列之四)

有一天我问@茶乐 :“说到春天你会想到什么?”她说:“燕子。”

于是这篇文就出生了【。

四时书系列正篇完结,番外两篇,本子完售后放。

 

======================================================

夏季篇

秋季篇

冬季篇

 

·四时书系列之春季篇

·伞修伞/伞修橙

·原作设定

 

文/寂羽

 

 

有对燕子在苏家的屋檐底下筑了个窝。

 

正是冬去春来的时节。气温逐渐回暖,整个冬天一直睡一起的叶修和苏沐秋也从两人挤在一块睡都嫌冷变成了睡着了不小心靠近些就热得蹬被子,原本地铺也没多大,这么一来睡个觉都睡得无比闹腾,你推我一下我踹你一脚谁都不安稳;不过好歹夏热冬冷的屋子总算是暖起来了,更何况窗户外头就是个燕子窝,每天天还没亮就在一双燕子叽喳鸣啭的声音里醒来也是一种享受……个屁。

 

憋着一肚子起床气的苏沐秋简直想去拿根竹竿子把燕子窝给捅了,简单粗暴治标治本。

 

这已经是他一星期以来第四次睡了没仨小时就被吵醒了。

 

鸟儿的生物钟自然要比他一个宅男要标准得多,全家大概也就只有苏沐橙生活习惯能好到这份上;苏沐秋在原地又躺了一会儿之后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才发现被子绝大部分都被叶修卷走了——偏偏这天杀的还正睡得死沉,别说是鸟叫了,大概苏沐秋就这么拿席子把他一包抬出去埋了他都不会醒。

 

十五岁的苏沐秋感受到了来自周公的恶意。

 

他们家一向是谁起得早就由谁来准备早饭,苏沐秋换了衣服踢踏着人字拖到楼下早餐摊子上买了稀饭包子,回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自己起来,穿好了校服正对着镜子扎马尾辫儿。叶修听见关门的声音迷迷糊糊翻了个身,然后被苏沐秋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起来起来,沐橙都起了。”

 

“……你们先吃留给我……”

 

“要不别起要不别吃!”苏沐秋把脚丫子伸到被子里去挠他腰上的软肉,脚一踩上去叶修就忙不迭地边笑边躲,最后只能无奈地坐起来打个哈欠揉揉眼睛;本来就睡眠不足的苏沐秋看着他打哈欠的样子自己也犯困,于是跟着也打了个哈欠。

 

常言道打哈欠是会传染的。

 

扎好辫子出来吃早饭的苏沐橙看着睡眼惺忪你一个哈欠我一个哈欠的叶修和自家哥哥,觉得今天开门的方式不太对。

 

“今年燕子来得好早啊。”

 

“不早了好不好!清明都过了。”苏沐橙啧啧地摇摇头,舀了一勺碗里的稀饭:“都快到谷雨了呢。”

 

“哎……明明才刚过春节没多久。”叶修望天,这是他在这里过的第一个春节;苏沐秋也跟着望天,他对这些实在是不太了解:“正月初一是立春是吧,后面呢?春分?”

 

“才不是,立春到雨水再到惊蛰然后才是春分。”苏沐橙明晃晃一脸没文化真可怕,然后笑嘻嘻地说:“春雨惊春清谷天嘛。”

 

“沐橙好厉害!”苏沐秋两眼放光。

 

“新华字典后面就有好不好!哥哥你的语文都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啧啧语死早。”叶修也接口,边说边手速超快地舀走了苏沐秋刚夹到碗里的榨菜:“学过也早还回去了吧,你问问他脑子里现在除了荣耀还有什么?”

 

“滚你的!那我问你后面怎么念?”至少不想在嘴皮子上认输,苏沐秋瞪回去。

 

“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叶修立马一溜烟背下去,神态自若不带喘。

 

“……”苏沐秋很想反驳说他脑子里除了荣耀至少还有沐橙或许还能勉强加上小半个叶修,可他已经不想说话了。

 

“我走了哦!”非双休的日子里苏沐橙的早饭一向比两个哥哥要匆忙得多,这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蹬蹬蹬跑回房间里背书包扎红领巾;苏沐秋站起来帮她理了理领子又把胸前系着的结正了正,看着她弯腰在门前穿鞋,再次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别跟陌生人说话!”

 

“知道啦!拜拜——”

 

窗外的两只燕子吱吱喳喳地扑簌着翅膀,又叼回了一点泥土糊上了即将成型的小窝。

 

 

此时,荣耀开服将近四个月。

 

职业玩家的日常没什么惊涛骇浪和波澜壮阔,吃过早饭后叶修上了代练的号继续刷级,苏沐秋则摊着一堆本子写他的外挂——按他们这个游戏时间长期蹲网吧是不现实的,之前他们总算紧赶慢赶凑出了一笔钱,在春节任务之前彻底升级了自家两台电脑,顺带给苏沐橙买了过年的新衣服;除夕当晚餐桌上的菜式大概比起大多数家庭来说都显得寒碜,叶修夹了一筷子清汤寡水的白菜豆腐,却觉得比家里满满一桌子的鱼肉海鲜还要好吃百倍。

 

“吃不吃得惯?”那会儿苏沐秋还担心。

 

“好吃。”叶修给苏沐橙夹了块肉,然后又给他夹了一块。

 

“你吃得惯就好。”苏沐秋也不去考究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扒了两口饭,忍不住又去瞄前两天刚装好的电脑:“快点吃快点吃,吃完做任务。”

 

“要得要得,你还差哪几个材料来着?”

 

“哦,我等一下看看……”

 

天寒地冻的晚上,天花板与地板之间并不宽敞的空间里,十五岁的两个少年人和他们的妹妹围着一小桌清淡简单的饭菜,就着梦想一口一口吃下肚,就像在享用着最好的山珍海味和最温熨妥帖的时光。

 

无论团圆还是美满都来得如此简单,简单得就像一窗之隔的那个燕子窝,仅凭两双单薄的翅膀,已经足够撑起一片小小的天空。

 

“喝不喝茶?”

 

 当晚照旧是练号带团打本PK。苏沐橙在他们后面的小桌子上写完作业,起身拿杯子去给他们一人泡了杯绿茶,放在键盘边上,自己也趴在电脑桌边缘一隙的空位上看着屏幕上让她眼花缭乱的各色光影;两个人领着个五十人团正好打到最终BOSS,不管是叶修还是苏沐秋都正全神贯注着,连跟她搭句话的时间都没有,直到又过了五分钟之后BOSS倒下顺利通关,叶修拉着人分东西去了,苏沐秋才拉下了耳机,一手端着杯子喝了口,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

 

“你记不记得以前我们那里也有对燕子?”

 

“啊?是哦……”苏沐秋愣了一下,随后就意识到了苏沐橙说的是哪儿。

 

“什么?”叶修这会儿也把耳机拉到了脖子上,一边在频道里打字一边插嘴。

 

“就是在孤儿院的时候啊,那时候屋檐底下也有个燕子窝来着。”苏沐橙趴在那儿笑着歪了歪头。

 

“唔,我倒是不记得我家来过燕子。”叶修说,“然后呢?”

 

“然后啊……”

 

在孤儿院后院的屋檐底下筑巢的燕子引起了许多孩子的注意,每天大家都去围观飞来飞去的大燕子,阿姨说了多少次都还是不听。

 

“后来不是孵出了小燕子嘛,结果有一天我刚好看见有个小燕子掉在地上了。”

 

捧在手心的黄口小鸟眼睛都尚未睁开,温热的小肉团子蜷在她手心里,小心脏嗵嗵嗵地敲打着她的掌心,头顶上的大鸟低飞盘旋吱吱喳喳聒噪不已,手里的小生命笨拙地动弹着幼小的翅膀和爪子,身边一大堆孩子七嘴八舌地围上来看,却被苏沐秋统统拦在了外面。

 

“那时候好多小孩子都想上来摸,还有男生想抓到手里看,哥哥把他们全赶了开去,说小燕子是要还给大燕子的,不能拿走。”

 

那时候无论是她还是苏沐秋距离窜个子的岁数都还很远,而苏沐秋愣是不知道在哪儿搬来一张高凳,自己爬上去然后把她也拉上去,再一使力把她举上自己的肩头;看起来并不结实的男孩儿却还是有着相当的臂力,而她倒也半分都不觉得害怕,眼里只有经过这一番努力之后变得近在咫尺的燕子窝,伸出手去把小鸟轻轻放回了鸟巢。

 

当然兄妹俩被担心他们摔下来的阿姨劈头盖脸狠狠教育了一顿什么的就是后话了。

 

“后来呢?那燕子怎么样了?”叶修分完了东西之后解散了团队,总算扭过头来认真听她说话。

 

“后来还是被人捅了啊,小燕子都不知道被拿到哪儿去了。”

 

正值淘气惹事年纪的小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燕子代表福气不可以去掏燕子窝的空话,撇去别的不说,光是好奇心都足以驱动着他们去做任何事情。等苏沐橙跟苏沐秋发现的时候大燕子也早已经飞走了,她怔怔地看着地上空余的那个破碎的鸟窝,而苏沐秋从后面上来把她搂到了怀里。

 

没有了家的燕子,没有了家的他们。

 

苏沐橙从来不觉得孤儿院算是她的家,也从来不觉得某处街角或者廉价的出租屋算是她的家——在她心里,能算得上家的,一直以来都只有苏沐秋的怀抱而已。

 

有苏沐秋在的地方,对她而言就是家。

 

“没事儿,至少现在这个燕子窝没人会来捅了。”苏沐秋扒了扒苏沐橙刚刚被他揉乱的刘海,“人家都说燕子只去和谐美满的人家屋檐底下做窝呢。”

 

“和谐美满是吧?”叶修若有所思,“那就别跟我抢肉吃啊,都快打起来了哪来的和谐美满啊?”

 

“叶修你出去!”

 

屋子里面闹腾的声音中夹杂着女孩子真假参半带着笑意的劝架声,连窗外早已归巢的燕子都被稍许惊动起来,叽叽咕咕一样你来我往嘟哝了一会儿,才慢慢恢复平静。

 

 

这屋檐下的一家添了新成员则是两个多星期以后的事儿了。

 

鸟儿的叫声跟闹铃一样精准,不过这回还伴着几个新声音,让再一次被吵醒的苏沐秋也没了脾气;细小稚嫩的新生儿的叫声如同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不光起床气一扫而光还附加上了不少雀跃和期待,他放轻了步子走过去推开窗,正好看到露在鸟巢外面的两双剪刀样乌溜溜的尾巴。

 

然后一团鸟粪以几乎擦着他鼻尖的距离从他眼前掉了下去。

 

“妈蛋!!——”

 

结果叶修没被燕子吵醒,倒是被一大清早就咋咋呼呼的苏沐秋给吵醒了。

 

“啊!小燕子!”

 

下午放学回来才知道这事的苏沐橙扒在窗口往上面看,当然这角度也看不到小鸟,光能看到鸟窝的底下;一兴奋起来嗓门也不小心大了点,刚刚衔着虫子准备归巢的大燕子都被吓了一跳,登时一百八十度掉头脚不点地地擦着窝边掠了过去,撇下一窝唧唧叫着讨食的崽子。苏沐橙这才意识到自己动静太大,连忙把头缩了回来,顺带再掩起了窗。

 

“不是说要看燕子吗?这么快就看完了?”苏沐秋在里面不回头地问她。苏沐橙摇摇头,坐在桌子旁边掏出了作业本。

 

“不看了。”

 

小燕子大得很快,苏沐秋每天早上起来都觉得入耳的声音比前一天更响亮了些。最终的数目也是近几天才确定下来的,四只刚睁眼的小燕子轻易便将不大的鸟窝挤得满满当当,两个大燕子只能天天睡在窝边上;生机蓬勃的一家六口那音量可不是盖的,到后来叶修也被迫加入了每天早上起得跟燕子一样早的行列,起来了就睡眼惺忪地坐在电脑前上荣耀,边单刷边跟苏沐秋说他刚刚梦见了十个夜雨声烦而且十个夜雨声烦都没关语音。

 

正在厨房里洗碗的苏沐秋笑得差点没把手里的碗摔地上。

 

“都那么大了,会不会掉出来啊……”

 

每天下午放学回来首先去看眼燕子已经变成了苏沐橙每天的必修课,大燕子好像也熟悉了她,叼着食物回来的时候再没有什么避讳。苏沐橙看着那刷拉一下从鸟窝里探出来的四张嫩黄色小嘴,争食争得激烈的时候边上的鸟儿半个身子都挤到了外头,鸟窝也颤颤巍巍的,好像随时都能从墙上掉下去一样;苏沐秋那会儿正在做菜,金黄色泽的鸡蛋饼摊在油锅里小火煎着,闻言也过来顺着自家妹妹的目光往上看了眼:“也是啊,要不要做块板子垫一下?”

 

“好啊,这个可以。”苏沐秋回头去铲起了煎好的鸡蛋饼,顺手撕了点焦脆的边儿给她;苏沐橙凑过去吃了,边嚼边赞成了他的提议。

 

两天之后正好到星期六。

 

前一天刚出去淘了CPU风扇的苏沐秋一并顺回来一块小的电脑桌组装板和几个支架,把锤子螺丝刀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先估摸了一下位置,然后把支架固定到板子上;不用上学而又难得见到没在打游戏的哥哥,苏沐橙显得心情不错,蹲在边上看他敲敲打打,不时还站起来去瞄一眼外面的燕子们。苏沐秋手上的活儿也简单,正好腾出空当来跟她闲聊:“这星期作业多不多?”

 

“还行吧,我昨天晚上就做完了。”

 

“什么时候毕业考?”这学期已经是六年级的最后一学期,到下个学期苏沐橙就要上初中了。

 

“再过一个月吧。”

 

“之后就是毕业典礼?”

 

“是啊,你们一定要来哦!”

 

“行,一定来。”妹妹小学毕业对他而言也是里程碑一样的大事,苏沐秋哪有不去的道理;嘴里说话手上动作也不停,很快上好了最后一颗螺丝,冲着里面喊了一声:“叶修!过来帮忙!”

 

“哎好嘞就来就来!”

 

旧街里的楼房都不算高,不过站在三层楼窗台的高度探头出去钉钉子对他们而言已经算是高空作业,纵使是能下副本刷记录写外挂也能修水管装灯泡进厨房的好宅男苏沐秋也紧张得手心冒汗;好不容易站到窗台上保持好平衡,苏沐橙端着半成品的板子给他递出去,而下面叶修已经抱住了他两条腿权当安全装置——苏沐秋叼着几根钉子,一手在墙上固定了木板一手接过苏沐橙递上来的锤子,也不管惊扰之下扑簌乱飞不敢靠近的一双父母,铛铛铛地就敲了下去。

 

“哥哥快点快点!”

 

“可以可以,最后一颗了!”苏沐秋咬着铁钉口齿不清,嘴里一股子铁锈味儿:“叫那两口子等一下!”

 

“我怎么叫啦!”

 

“少说两句成不成?”随着动作苏沐秋整个人有点向外倾斜的趋势,叶修连忙往手上多加了点力道把人抱得更紧了点,论到这些制作类技能他是完全一窍不通的,最多也就像这样子打个下手了:“小心别掉下去!”

 

“行了行了敲完了!”最后一颗钉子完全嵌入墙壁,苏沐秋把手里的锤子先递还给妹妹,然后扭头往屋子里钻,顺便动了动被叶修抱得死紧的腿:“松手啊,不想让我下来了?”

 

“抱大腿啊,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抱大腿……”

 

“滚!谁稀罕你!”苏沐秋拿沾了一手尘灰和铁锈的手一搡他肩膀,笑着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一双大燕子等待已久,这会儿匆匆落回到巢中,把叼着的虫子塞到了嗷嗷待哺的儿女嘴里。

 

 

小满之后接芒种,芒种过了夏至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立夏过了就是夏天,可这一年的梅雨来得有点早,伴着春末夏初的那点乍暖还寒的天气,感官上像是时节更替的脚步暂时停滞了一样,恋恋不舍地纠缠着春天的尾巴不愿撒手;而在这烟雨迷蒙的季节里生命前行的脚步却依旧蓬勃而踏实,一步一步分毫不差地踩着拍子,直至最终丰盈起一双双稚嫩的羽翼。

 

燕子黑色的尾巴利落而轻快地剪开连接天地的细密雨帘。

 

到一窝四只小燕子都羽翼丰满、时不时跟着双亲在屋檐与屋檐之间叽喳穿行的时候,苏沐橙也迎来了她小学里的最后一场考试。

 

不比争个头破血流也要让孩子上名校进重点班的家长,苏沐秋对苏沐橙的学业一向保持过得开心最重要的放生态度,当然苏沐橙一向都是老师和同班心目中的优等生,学习成绩从来差不到哪儿去;初中还是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也按地段分配了离家近的其中一间,学期末日渐临近,转眼之间毕业考试顺利结束,还没做的事情就只剩下毕业典礼一项了。

 

 “哎你看我这么穿行不行?”

 

“行行行怎么穿都行……”叶修托着腮帮子边看苏沐秋挑衣服边犯困,他是简单反正怎么穿都是那个样子,苏沐秋可不行,平日里要不整天穿着从款式到布料无不显得老旧的各种地摊货要不就是到了夏天各种白背心或者光膀子,大概想着反正宅在家里没人看,就算后来多了个叶修也完全不是会在乎这些的人;真要说到穿出去不显得寒碜的找来找去就那么三四件,其中有些还是明显穿了好几年白色部分都洗得泛黄的,好不容易才翻出一件勉强颜色干净点的白衬衫。

 

叶修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黑T恤,觉得可以考虑建议苏沐秋下次买衣服买黑的,耐旧不显脏,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的衣服更加容易穿混了。

 

结果最后苏沐秋还是穿着叶修一条半新的牛仔裤去的——这人平时就一副少女杀手的模样,这会儿用心收拾一下之后简直无差别秒杀一众学生加上学生家长。像他这种年纪出席这种场合的要说少见还不如说绝无仅有,少不得引来旁人注目;他倒也不在乎,完全把投过来的目光都当作不存在,光死死盯着坐在自己班级队伍里的苏沐橙的背影看,少时扭过头跟叶修咬耳朵:“你记不记得你那时候毕业典礼是什么样的?”

 

“怎么可能记得。”叶修小声答,他那会儿满脑子都是游戏,哪还装得下别的东西。“你呢?”

 

“我也不记得了。”苏沐秋摇摇头,他那会儿满脑子都是要怎么带着年幼的苏沐橙从孤儿院私奔啊不对是出走。

 

小学的毕业礼说到底也是乏善可陈,每年都是同一套固定流程,没什么新意思。唱国歌,唱校歌,校长致辞,家长代表致辞,学生代表致辞,每个班派代表上台领毕业证书——左手臂上挂着两道红杠杠的苏沐橙上去的时候苏沐秋拿着跟网吧老板借的旧数码相机噼里啪啦一阵拍,也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用不习惯全拍糊了,最后还是叶修忍无可忍地抢过来,恰好拍下了苏沐橙跟校长合影的场景。

 

毕业典礼完了就是拍毕业照。

 

都是穿着一模一样校服的学生,苏沐橙混在里面却显得格外出挑,一眼扫过去绝对能立刻认出来;再加之本身就是个含苞待放的美人胚子,十二三岁的年纪,正好带着点枝头豆蔻一般浑若天成的青葱与娇俏,苏沐秋拿起相机就停不下来了,叶修就光顾着在旁边围观他,时不时便朝着向这边看过来的苏沐橙挥挥手。

 

大概她胸前的红领巾落在苏沐秋眼里都是格外鲜艳的。

 

叶修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的吐槽点了个赞。

 

至于另外一边,苏沐橙觉得自己就快要被自家哥哥灼热的视线烧个对穿了。

 

“哥哥还有叶修你们干什么呢!”

 

班级集体照终于拍完之后苏沐橙立马扑向了几乎就没放下过相机的苏沐秋和他身边的叶修,把苏沐秋的手扳过来看相机里的图:“都拍了什么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啦快删掉!”

 

“删什么删,这么好看!”不管怎么说都算是偷拍的照片自然不能让当事人满意,不过拍照的倒是觉得时机正好生动自然,少有违拗妹妹意思的苏沐秋这回护着相机左闪右躲,随便意思意思删了几张确实拍糊了的之后就再不肯删了;叶修看着一个举着相机乱转一个伸长了手乱蹦的两兄妹就好笑,截手把苏沐秋手里的相机拿下来,顺带把苏沐橙往他身边并了并:“来来站好了,我给你们两个拍一张。”

 

“好!看镜头看镜头!”苏沐秋承着他的动作揽过了苏沐橙,两个人一起对着镜头比V字;叶修拿着相机一连咔嚓了好几下,苏沐橙笑了半天本来就有点僵的脸这下越发觉得僵了,终于忍不住抬手使劲揉揉脸就过去拽他:“都拍多少张了啊还拍!”

 

“拍多点回去慢慢选啊。”叶修按出刚才拍的照片给她看,苏沐秋也从另一边凑过来:“我们三个也来拍一张,找个人帮忙……”

 

“啊?这个不用了吧?”

 

“怎么可以!必须要!”

 

相机被交到附近的家长手里,苏沐橙笑嘻嘻地跑回来,挤进了苏沐秋和叶修之间刻意给她留出的空位里。

 

“三!二!一!——”

 

苏沐秋抱着她的肩膀,叶修也伸手抱着她,两条手臂在她背后交错而过,一样骨节分明漂亮修长的手一左一右覆在她肩头,透过单层的衣物渗透进温暖踏实的热度;两个人都正好比她高出一个头多点,身高落差造就的阴影投落在她身上,像是张开了不甚宽厚也仍显青涩的翅膀,为她支撑起了一方窄小却又无比安全可靠的世界。

 

“沐橙!茶老师叫你!”

 

拍完这张之后叶修走过去帮忙拍照的人那儿拿相机。苏沐橙拉着苏沐秋的手正想说些什么,后面不远处的同班就朝她喊了起来;她回了句等一下我就去,扭回头来打算继续跟自家哥哥的话题,苏沐秋晃了晃跟她相握着的手:“先去吧,我和叶修在这边等你。”

 

“要等我一起走哦,我很快就回来!”

 

“嗯!”

 

十二岁女孩儿明显比他小一号的、骨骼温软的手掌从他手心里滑出,然后人就朝着喊她的人一路跑了去;苏沐秋在后面注视了一刻她的背影,直至叶修拿着相机回来,才慢慢收回了手。

 

虽然确乎还是个孩子,可是跟多年前那个粉团儿一样被他抱在怀里的女娃儿比起来,却已经长大太多太多了。

 

“看得这么投入?”

 

“嗯,沐橙长大了嘛,变漂亮了。”

 

“……忽然间这么矫情不像你的画风啊?”

 

“滚滚滚。……我说认真的——”苏沐秋远远看着她小大人一样跟班主任交谈的样子,好像内心也不禁有什么感慨一般捏了捏空空荡荡的手掌。

 

那是他的妹妹,他独一无二的血亲,他最珍爱的、唯一的家人——不过如今“家人”这一项里,似乎还添上了一个叶修。

 

“还有得长呢,以后肯定更漂亮。”而刚被他划归到家人这一范畴里的人正站在他身边,点点头这么说道。

 

“肯定的,绝对漂亮。”

 

“学习成绩也比我们好是吧?”

 

“那当然。”

 

“然后考个好大学,嫁个好人家?”

 

“真狗血。”苏沐秋笑着撇撇嘴,不过眼神里满满都是认真:“怎样都好,只要她过得开心就行。”

 

“嗯,也是——不过你真舍得把她嫁出去?”

 

“当然不舍得,可女孩子家要嫁人了我总不能留她一辈子吧?”

 

“觉悟挺高嘛苏大大,到那会儿别哭啊?”

 

“妈蛋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行行行……”

 

多年以后他已经不怎么记得清楚那天后来的事情,大概就是等上了苏沐橙之后三个人一起回家,也许还特地吃了顿好的庆祝苏沐橙小学毕业;只记得那时候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了苏沐橙即将入读的中学,边一起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边说着以后的每次毕业典礼都要一起拍一张三人合影,他偷偷伸到苏沐秋碗里的筷子被后者啪一声打开,然后苏沐秋笑着说,好啊一定去;伴随着屋子里三个人欢声笑语的却是几个月以来久违的宁静,窗外的燕子窝里空无一物,羽翼初成的小燕子几天前已经随着父母离开,飞往他们目不可及的某个远方。

 

“会回来的。”

 

这天饭后苏沐橙照样扒在窗台上看眼燕子窝,苏沐秋从后面拍拍她肩膀:“燕子要是在一个地方筑了巢养大了孩子,那以后还是会回来的。”

 

“嗯!”

 

一个春天过去,又开始盼望下一个春天。

 

迁徙的候鸟始终不曾食言,一年又一年地遵守着归来的约定,准时带来屋檐之下喧嚣热闹的春末夏初;一窗之隔的三个声音也依旧不变,没有多一个也没有少一个,直到三年之后,其中一个却永远地放了另外两个的鸽子。

 

“食言而肥是吧?看你不吃成死胖子,活该。”

 

架子上摆放着裱在小小相框里的黑白照片,十八岁的叶修卷巴卷巴手上还没签上名字的战队合约书,随手拍了拍相框里面那个人依旧俊秀明朗的年轻脸庞。

 

 

有对燕子在上林苑的屋檐底下筑了个窝。

 

这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鲜事儿,过了这么多年城区之内已经不太容易能见到筑巢的燕子了;训练间隙的时候一群人趴在窗口压着声音往外瞅,叶修靠在靠背上深深吸口烟长出一口气,然后扭头叫:“看什么看没看过燕子呢,休息时间到!”

 

“你不去看看?”苏沐橙坐在他旁边,笑着冲那边努努嘴。

 

“以前都看过多少次了?”叶修说,“别一堆人堆上去吓着了人家,明年该不来了。”

 

“那要不要拿块板子垫垫?”

 

“可以啊。等有时间吧。”

 

“老大真牛!”包子竖起了大拇指。苏沐橙问他:“你知道我们刚刚在说什么?”

 

“知道啊,老大说要给燕子做个窝是吧!太厉害了!”

 

“……”

 

找到小块的木板是次日的事情,一同买回来的还有三角形的支撑架和螺丝还有钉子;一群没点过制作类技能的宅男宅女看着自家队长拿着木板探头到窗户外面去目测了一下位置,然后就地蹲下开始组装起来。

 

“……卧槽你还真会?”魏琛抖了抖烟灰,眼都直了。

 

“那可不是,看人做过一次。”叶修一边上螺丝,一边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看过一次还不会,你觉得我有这么笨吗?”

 

“这可难说……”

 

 

支架很快装好,叶修随手脱了外套,挽着袖子爬上窗台。魏琛跟方锐在下面一人扶着他一条腿,他也不管惊扰之下吱喳聒噪的大燕子,把板子的位置摆好了些,然后咬稳了点嘴里的钉子,低头把另一只手伸向站在边上的苏沐橙。

 

“锤子给我。”

 

 

春江水暖,草长莺飞。豆蔻花开,归燕还巢。

 

纵使命运抹去一个人的未来,他所留下的,也终究会有人捡拾而起,再也不会被时间忘记。

 

+FIN+

 

评论 ( 21 )
热度 ( 212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