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无能为力十题

最近忙得要吐血,写点东西开心开心。

题目是某天刷tag的时候偶尔看到的,一时兴起就写了写。本来打算光棍节发的于是最后两题写了光棍节相关,结果各种拖拖拖……说起来都是泪【跪

纯甜无虐忘吃药,放心看。

顺手卖个广告→四时书

=====================================================

 

1、倒向你的墙

叶修和一叶之秋躲在一堵墙后面。

苏沐秋和秋木苏蹲在墙根边上的一丛灌木后面。

“沐秋你先盯着啊,有情况叫我。”这会儿发现BOSS的也就一个五人小队加上他们两个躲在后面不上去的,战斗序幕都还没拉开,叶修转头点开了嘉王朝的公会频道开始打字:“烈焰森林炎巫女刷新,有……”

“卧槽快躲!!”

苏沐秋的声音穿过电波和空气双重炸在他耳边,叶修手一抖把输入法都切了,结果眼前就是一黑,跟中了致盲似的什么都看不见;他瞅瞅左上角,不对没debuff啊血条怎么一下子下去这么多,刚刚血量没记错吧?于是又甩了甩鼠标,屏幕还是啥反应都没有,只能疑惑地嘟哝了一句:“卡机了?喂这个CPU不行啊我都叫你别淘二手……”

“……你去死好吗。”

苏沐秋默默转过秋木苏的视角看着旁边完全被炸塌的矮墙压在了下面的一叶之秋,觉得不如还是让他继续压着好了。

 

 

2、离你而去的人

“啊啊啊!”

“哎干嘛?”

“没热水了!”苏沐秋在浴室里吧唧吧唧地折腾老旧的燃气式热水器,“打不着火了?”

“我看看……”叶修踢着拖鞋溜达进厨房,探头把水池下面的煤气罐子拽出来哐当哐当摇了摇,“不对啊没煤气了——我去隔壁借个热水棒啊你等着。”

“成成成你快去。”平时他们洗澡一向速战速决,浴室里面地方也小得可怜,基本上都只会拎上换洗衣裤和毛巾;苏沐秋拿用了好几年搓得没剩多少毛的毛巾围着肩膀,在脚下那一亩三分地里小幅度地来回跳弹,“都快冷死了!快点快点!”

“行行行,跟催命一样的……”叶修的声音从厨房出去再去向门口,然后拉开了门;苏沐秋听着他沿着走廊一路走远的声音才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连忙扯着嗓门试图挽回:“不对你先给我拿件外套啊啊啊!——”

“叶修!叶修!叶不修!——”

虚掩着的家门在穿堂风里吱呀吱呀响着,然后砰一声关上了。

“哎门怎么关了?”拎着电热棒回来的叶修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沐秋你再等等,我去房东那儿拿串钥匙就上来。”

“我靠!!叶修你大爷!!”

 

 

3、流逝的时间

“……没有时间了。”苏沐秋无力地放下了手。

“嗯。”

“没有时间了,叶修。”

“少来,你盗X笔记看多了?”叶修表示不能忍,扭头弹了弹烟灰,“在刷纪录呢谁叫你半路中途跑去收快递?”

“这怪我?我以为是来抄水表的!”

“得得得啥都行,大侠请重新来过,懂了吧?”屏幕里的一叶之秋原地蹦跶了两下然后战矛一甩就往前去了,“快点搞定BOSS再刷一次,等会儿沐橙该回来了——”

“跑那么快!等我!”

 

 

4、没有选择的出身

身为一个思维严谨逻辑缜密的技术宅,无论是叶修还是苏沐秋都多少带点强迫症——比如,一开始看到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这两个名字的时候。

朋友,你知道强迫症是怎么死的吗。

当然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光是名字来源于苏沐橙这点已经足够让他们什么都不去计较了;不过背着自家妹妹的面吐槽两句多少还是有的,比如:

“这看起来简直像是叶秋的号嘛。”

“去去去,重点呢?”苏沐秋表示大失所望以及非常不屑,“你不看看我那个?差那么一个字怎么看都不对,叫秋沐苏那个手速该上500了吧?”

“跟手速有什么关系。”叶修施施然吐了个烟圈,“自古枪兵幸运E啊,听过没有?”

“关我什么事!这是我能决定的么!”苏沐秋啧了一声,“倒是你计较什么?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片叶子的秋天,多好听。”

“哎哟还挺有文化是吧?”

“那是,必须的。”

 

 

5、莫名其妙的孤独

在这一轮50级资料片的集中更新和血雨腥风接近半个月的大开荒之后,嘉王朝最终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六个五人本、三个十人本、两个五十人本和一个百人团本,副本纪录的第一名统统挂上了嘉王朝和团长一叶之秋的名字——要说原本一叶之秋还只是小有名气那到这会儿就真正是一区上下无人不晓了,可以说已经到达了普通玩家只能望其项背的高度。不过当事人瞧着这一行行数字却显得有点意兴阑珊,对他来说纪录奖励的东西远远比纪录本身重要得多,而且……

“沐秋!起来刷东西!”

“刷毛刷……”苏沐秋睡眼朦胧地在被子里翻了个身,拽着被角就往头上蒙——他昨天晚上研究吞日的设计方案研究到接近天亮,就算平时如何荣耀大过天到此刻还是大不过温暖的被窝,“你随便拉个野队刷去……”

“大清早的能拉到谁?”叶修看着好不容易等到的那三个人,对面正好问起他拉来的帮手的胜率;他眨眨眼,再一次啪啪啪随手敲了个数字过去:“98.8%。”

“……干嘛编那么高?”拗不过他,苏沐秋最终还是爬了起来,迷迷糊糊地一手摸账号卡一手按亮电脑上客户端;叶修扫了眼自己已经独占榜首不知道多久的竞技场胜率,终于忍不住特别深沉地叹了口气。

“高处不胜寒懂不懂?哥寂寞如雪啊。”

“……操!有多远滚多远!”

 

 

6、无可奈何的遗忘

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刚出竞技场就被拦住了。

“啊?你谁?”苏沐秋看着眼前的男战法莫名其妙,头顶上那id左看右看也不认识光天化日之下在主城大街上拦人也不像是PVP的;而对面那个倒是先蹦跶了两下,接着女孩子的声儿穿越电波传过来:“大神!大神我们对战过好几次了呀大神求抱大腿——”

“啊?哦找你的吧?”瞧瞧自己那胜率也不觉得人是冲自己来的,苏沐秋伸手戳戳旁边的人;而叶修正在纸上涂涂写写,大概是关于方才一次对战的细节,闻言抬头扫了眼:“不认识啊,走吧。”

“那就走啊。”苏沐秋又瞅了眼面前的角色,可惜实在没什么印象——即使是他去打竞技场那也是打了就完了,一场下来完全没注意对方id的情况多了去,更何况竞技场上去就打一打就赢的叶修;他无奈地摇摇头,随手拉着秋木苏追上了因为面无表情于是单纯一个转身离去都显得分外高冷的一叶之秋。

而看上去很高冷的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正巧打了个哈欠,半闭着眼一手控制角色一手看也不看地伸出去摸烟,结果直接摸到了刚压灭一个烟头的烟灰缸里。

“我靠!嘶——”

“……活该。”

 

 

7、永远的过去&8、别人的嘲笑

苏沐橙和叶秋在聊电话。

苏沐秋和叶修在偷听。

“混账哥哥以前老是抢我被子!”

“我哥哥倒是不会,就是睡着了会说梦话……”

“还整天抄我作业!”

“我不会的题哥哥会帮我做——嘻嘻。”

“干了什么坏事被抓到了就说自己是叶秋!偏偏老师还相信了!”

“噗……”

“啧,你看你。”苏沐秋表示看不下去了,“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弟弟的?”

“倒是你,”叶修反唇相讥,“你知不知道你睡觉不光说梦话还流口水?”

“胡说!哪有!”

“还说没有呢,一觉醒来口水都流我脸上了——”

“我靠叶修你恶心不恶心!”

 

 

9、不可避免的死亡

苏沐橙买回了好几盒pocky。

“这是干嘛?超市特价?”自家妹妹平时也不是那么爱吃零食的人,苏沐秋拿着花花绿绿的几盒饼干翻来覆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苏沐橙倒是笑嘻嘻地就把其中一包的包装给拆了,捏出了一根叼上:“今天光棍节嘛,当然要吃这个。”

“……怪不得。”听她这么一说,手中一根一根的饼干看在眼里也顿时多了点调侃的意味,苏沐秋于是也跟着叼了一根,坐回到电脑前面操纵秋木苏进了竞技场,随便点了一个房间,跟对面的人打了个照面就开始放技能,“啊这个味道不错——”

“是么?我也试试。”旁边叶修含混地嘟哝了一句,然后脑袋也探了过来,咔嚓一声把露在他嘴唇外面的饼干棍子咬走了大半截。

近得连鼻孔里呼出的热气都清晰可闻。

苏沐秋手一抖,秋木苏一头撞进刚刚才躲过了的卫星射线里死了。

 

 

10、无可救药的喜欢

苏沐橙又买回了好几盒pocky。

“又是光棍节?”叶修随手拿了一盒把包装给拆了,叼了一根在嘴里;苏沐橙也叼了一根,笑:“是啊,谁叫你这么多年还是光棍。”

“这不是没办法嘛——哎这个味道不错,什么味儿来着?以前那种?”

“不是啊,那种早就没有了。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种有点像的——这不是前几年都没找着。”

“哦。”叶修若有所思地动动嘴,把叼着的饼干又咬了一截在嘴里嚼嚼嚼;旁边一个脑袋却忽然伸过来,贴着他嘴唇把外面的那半截咔嚓一声就给咬走了。

“干嘛?要吃不会自己去拿一根啊沐秋?”叶修表示不满,把嘴里那点咽了,随手端了他面前泡着绿茶的杯子喝了口;苏沐秋叼着那半截棍子瞧瞧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光棍是吧?”

“这不是嘛,你也光棍我也光棍。”叶修也瞧他,瞧着瞧着也跟着笑,然后倾身向他凑了上去。

“俩光棍……啧。”

“嗯,光棍一辈子。”

 

 

+FIN+

 

 

评论 ( 32 )
热度 ( 30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