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烈焰豆花(甜豆花系列之韩张篇)

这个本已经完售谢谢。

《来碗甜豆花!》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0084

收录篇目:

双料豆花(甜豆花系列之双花篇)

烈焰豆花(甜豆花系列之韩张篇)

百味豆花(甜豆花系列之伞修橙篇)

 

======================================================

 

烈焰豆花 

 

·甜豆花系列之韩张篇

·原作设定

·本文由诸如一只猹、一只好喵、一个肘子、一只三月、一只三齐和一只凤凰等赞助商联合冠名播出

 

文/寂羽

 

 

事情起源于某一年韩文清生日当天的一条粉丝微博。

@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然后霸图宣传部门用堪比总决赛的手速转发了这条微博。

@霸图战队V:谢谢这位姑娘!这么用心的生日礼物韩队满意吗?//@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拜官博转发所致这条微博的转发量自然刷刷地就上了千,刚刚在战队食堂接受完众队员的钱包不对生日祝福的韩文清一上微博就被新消息轰炸了,点开大图看看确实很不错,于是也动手转发。

@韩文清V:满意,谢谢。//@霸图战队V:谢谢这位姑娘!这么用心的生日礼物韩队满意吗?//@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不过无论满意还是感谢都确实不是敷衍。

简单精致的手制蛋糕,从材料开始一步一步作了简要的步骤展示,最终成品没有太多的花里胡哨,只在最中间用红豆馅和果酱拼出了一个霸图队徽。 

与其说是送给韩文清的还不如说是送给整个霸图战队的。

这点让韩文清莫名其妙觉得很受用,于是趁着难得的兴致又多刷了几分钟的微博。

结果这一刷就刷出了一条新转发。

@张新杰V:谢谢,很漂亮,受教了。

这条转发有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原微博的转发数都往上一抬:

@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副//@张新杰V:谢谢,很漂亮,受教了。//@韩文清V:满意,谢谢。//@霸图战队V:谢谢这位姑娘!这么用心的生日礼物韩队满意吗?//@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再睡仨月:右边各种瞎,各种意义上//@鲫鱼鱼鱼鱼:啧,拿图来换//@叉叉插插猹:@鲫鱼鱼鱼鱼 要吃!//@张新杰V:谢谢,很漂亮,受教了。//@韩文清V:满意,谢谢。//@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天国的腐喵:来个人告诉我给老韩的生贺为什么是张副说谢谢?//@张新杰V:谢谢,很漂亮,受教了。//@韩文清V:满意,谢谢。//@霸图战队V:谢谢这位姑娘!这么用心的生日礼物韩队满意吗?//@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简单朴素的济济济:总算有人抓住重点了,吾心甚慰//@天国的腐喵:来个人告诉我明明是给老韩的生贺为什么张副要说谢谢?//@张新杰V:谢谢,很漂亮,受教了。//@韩文清V:满意,谢谢。//@霸图战队V:谢谢这位姑娘!这么用心的生日礼物韩队满意吗?//@素肘子不是吃素的肘子:韩队日了快生不对生日快乐!!![图片]@韩文清V @霸图战队V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微博上粉丝们都沸腾了职业选手们自然也不会闲着,黄少天早就在群里@了三百回韩文清,附带一叶之秋的一句“正好,小张收了老韩吧”被一口气从+1排到了+50开外。韩文清看着这阵势就拧起了眉,他是早习惯这帮人的不靠谱并且早已决定不去管他们了,不过自家另一位脸皮薄的主角就——他正打算上去说什么,然后就看着黄少天的刷屏里蹦出一句颜色不一样的话。

石不转:我收不了队长,因为那种蛋糕我不会做。

久经风浪的霸图队长十指僵在键盘上空不足两厘米的地方石化了,像是被人劈头盖脸扔了个神圣之火——这跟蛋糕有什么关系吗说得好像会做蛋糕就能收了我一样的,还有收了我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人来解释一下?张新杰也是,不晓得啥叫越描越黑嘛这么认真该说真不愧是你吗喂?

不过他好歹不是唯一一个石化的,群里在石不转那句话之后足足冷场了十五秒,然后一叶之秋来了句:“不说还真看不出来老韩好甜口,小张也挺懂的嘛?”

“滚。”最后韩文清还是忍无可忍了。

 

韩文清那是真不好甜口。

想想也知道一个习惯Q市口味的人总不会嗜甜,即使心领粉丝的好意那也不等于他就喜欢吃这些玩意儿;所以他其实挺高兴那蛋糕是自家粉丝做的而不是自家人做的,这意味着他只需要在精神上心怀感激——而精神上心怀感激可比感激完还非要吃下去要简单多了。

直到几天之后的晚上他忽然在厨房里发现了正在全神贯注地往碗里堆红豆的自家副队。

出自本能的直觉告诉向来勇往直前不知道怎么慢下来的霸图队长前方有危险没办法闪避。

然后他眼中制造危险源的那个人刚好抬起了头看过来:“队长?”

很好这下真没法闪避了——他嗯了一声跨进了这个无论是他还是这人都八百年不会进一次的地方,目光投向了张新杰面前的那碗东西:“你在做什么?”

“嗯……”一向思维清晰严谨认真如张新杰也语塞了一下,然后像在思考着措辞一样慢慢答道,“红豆豆花……唔,红豆果酱豆花?”

红豆果酱是啥?!等等红豆果酱豆花又是啥?!我便是从来不知道这三种东西原来能放到一起?!

韩文清表面面无表情内心波涛汹涌,眼睁睁看着张新杰说完见他没什么反应,于是又回过头去继续向用果酱划出来的弯弯曲曲的边框里填煮好的红豆,良久才终于憋出一句:“……豆花,甜的?”

“是甜的。”张新杰原本是专心致志于手上那碗半成品的,这会儿韩文清一问他少不得分心来回答,于是手速随之也下降了不少,“买速溶豆花的时候只看到有甜的。”

他说出口之后顿住了话头,想了一想,然后又解释一般接下去:“我也没吃过甜的,不过之前冲了一包觉得还不错。”

最后是综上所述得出结论:“队长也来试试?”

“……好。”

韩文清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听到那个好字全须全尾地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了。

正可谓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还有转发了的微博端上来的甜豆花呀,韩队。(不)

韩文清并不怎么能接受身为一个X市人的张新杰居然还会去吃甜豆花这个事实,不过很快,张新杰就给他端上来了一碗甜豆花。

表面上还拿果酱和红豆拼出了个歪歪扭扭的霸图队徽。

“……”

韩大队长硬邦邦地拿目光戳眼前的人,试图从对方波平如镜的表情上看出这碗不明物体跟黑暗料理之间是否存在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他显然低估了他家副队的心理抗压能力,张新杰在他被旁人看到大概秒秒钟上交钱包的眼神扫射之中稳稳地放下了碗,坦然与他对视:“试试?”

拳法家的血条在牧师面前一秒见底,韩文清只得认命地拿起了勺子。

不过入口一刻的味道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受。

豆花虽然是袋装方便冲泡的速溶类型,然而至少口感并不差,足见冲调者对于水量和温度的精准控制;甜度大概是随了南方口味,仅仅堪堪能尝出甜,完全没有他想的那么齁得慌——既然尚在能接受范围之内那么有了第一口自然就有第二口,本着不浪费食物的原则韩文清不作声地又舀了一勺,便听着坐在对面的张新杰问:“觉得味道怎么样?”

“嗯,还好。”韩文清下意识地点了头,说得倒也是实话,并无多少敷衍他的意思;然而张新杰听闻却略微皱了皱眉,似乎对这答案还是不太满意,下一秒就不知道从哪儿捏了个勺子,也向碗里舀了去:“我也试试。”

“……”韩文清对于他的举动并不太在意于是想了想也就没说什么,继续重复着舀起一勺送进嘴里的动作;与此同时就听着张新杰吃完一口放下了勺子,然后边思考边开口总结:

“果酱有点酸。”

“红豆煮得不够软。”

“豆花应该再多静置一会儿。”

“拼的形状太……”

“能吃就行,考虑那么多干什么。”韩文清简单粗暴地打断他,信手拿勺子敲了敲碗沿,“还吃不吃?”

“吃。”

路过厨房门口的霸图老板觉得自己快瞎了。

 

总而言之,这大概算是一次计划之外的经历,使得原来都不好甜口的霸图战队正副队都暗搓搓地有那么一点萌上了甜豆花;不过吃甜豆花的机会却确实少之又少,Q市街头本来就是咸豆花的天下,真要吃只能自制,而无论是张新杰还是他大部分时候都没有这种闲心。

结果第二次吃到甜豆花就已经是好几年后的事情了。

张佳乐转会霸图之后队内喜欢甜豆花的同好又多了一个——虽然他同样不常吃,张新杰也仅仅得知他喜欢往豆花里面加蜂蜜,不过在得知之后顿时就说:“前辈,蜂蜜加豆腐脑是食物禁忌。”

“……我这不是偶尔吃一回吗,没事没事吃不出问题。”张佳乐表示多年来总是被人科普食物禁忌心很累,以及他真想不起上次吃蜂蜜豆花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怎么样,下次来试试?”

“不用了谢谢。”

“……”

张新杰假装没看到他“新杰你果然还是嫌弃是吧?!是吧是吧是吧?!”的眼神,淡定地端着碗走了开去。

今天食堂自制的豆花也很不错。改天问问怎么做的好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无论他还是张佳乐,生活的重心自然都不在豆花。

第十赛季的半决赛结束之后,又一个赛季落下帷幕。

张新杰觉得这要是放在之前,他一定不会想到第二碗甜豆花是在这个时候诞生的。

之前连日的备战和奔波再加上大小事务的处理,夜以继日,总不可能都跟他的生物钟准确契合,无法避免地消耗他大部分精力——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弦绷得紧紧的时候尚且可以凭着意志力继续支撑,一旦啥都结束了得以放松下来,那么无论干啥都难免透出点之前积累下来的疲惫——这种东西大概出自人类本能,即使理智自律如他也无法完全克服。

就在这会儿张佳乐来找他了。

“之前听老林说你买过速溶豆花?哪儿有卖的?”

张新杰看了眼他手上晃荡着的蜂蜜罐子,啥都懂了。

红豆事先泡一晚上,次日放点糖,水煮,水沸后转慢火,以刚好绵软而未破坏外形为好。

张新杰觉得比起张佳乐,自己学的这做法对于厨艺渣渣来说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虽然他有点想不明白张佳乐那一碗豆花里面加了酱油又加蜂蜜到底是什么吃法。

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卖相看上去比上次好上不少——当然他并没有刻意去拼什么霸图队徽,那种东西已经不是逼死厨艺渣渣而是逼死宅男的范畴了。豆花凝结之后煮好的红豆在中央堆成一小堆,红豆堆边上放上一只瓷勺,表面略见凹陷勺子却不会下沉,说明凝结后的硬度刚刚好;张新杰堆好红豆之后直起腰端详了一下两碗豆花,伸手端过一边化好的巧克力浆往其中一碗的红豆上面浇了一圈。

一时半刻买不到果酱就拿巧克力代替好了。

张新杰敲响了韩文清的房门。

“队长,我做了甜豆花,要来吃吗?”

——敢拿这种话题跟霸图队长搭讪的人,霸图副队估计是唯一一个。

这点就连韩文清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并不宽敞的电脑桌拨开文件书籍腾出空位,张新杰一手一碗甜豆花摆放下来。韩文清坐在桌子前的位置没挪窝,他便在床边上坐了,两个人也没再说什么,各自拿起勺子开吃。

午后的俱乐部四下里一片静谧。

中央空调的嗡嗡低鸣声掺杂在有一阵没一阵的蝉鸣声里。盛夏的日光透过关闭的玻璃窗再透过并不厚重的窗帘,滤去了过强的光线,显出一派从容不迫。煮过的红豆变成暗红的颜色,阳光映照之下反而变得红亮诱人,这让张新杰在下勺子之前下意识端详了两眼,然后取出手机拍了个照。

韩文清抬起半边眼帘瞟了眼他的动作,接着不动声色地在他看过来之前埋下头又舀了一勺子。

“觉得怎样?”

“还行,就是下次放果酱好点。”

“……那我下次就放果酱。”

“你年末总结写完了么?”

“在写,还有点地方要改改。”

“看完总决赛之后直接回家?”

“还没想好。我打算……”

最后对话还是仅限于两个人都放下勺子收拾桌面时候的简单交谈。韩文清将碗向张新杰那边推过去一点,看着他把两个勺子放在自己碗里再把两个碗一起叠好端起,忽然就没头没尾地说了句:“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我,更不用担心霸图。

“……”张新杰似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轻轻巧巧地回以一笑:“嗯,不担心。”

就算他仅仅端上来一碗甜豆花,这个人还是什么都懂得。

甜味,是能增进幸福感的味道。

毫无缘由地,张新杰忽然觉得这句处处泛着矫情的话说得很对。

当晚。

@张新杰V:分享图片[图片]

@韩文清V:味道不错。谢谢//@张新杰V:分享图片[图片]

于是立刻招来了一轮凶残的转发,诸如:

@唧唧唧:右边的异端放学别走//@吱吱吱:赌一毛钱是甜的,咸党来撕逼//@汪汪汪:卧槽离那碗豆花远点放着我来!//@喵喵喵:甜的咸的?!//@韩文清V:味道不错。谢谢//@张新杰V:分享图片[图片]

@小妖精不是后妈是亲妈:老韩的左边你等等!【尔康手//@凤凰驿站:右右hhhhh//@猹乐:右边本日最佳→_→//@甜甜的好绣:这……烈焰红拳+豆花=烈焰豆花?//@韩文清V:味道不错。谢谢//@张新杰V:分享图片[图片]

韩文清看着微博想了想,觉得叫烈焰豆花虽然有点奇怪不过感觉还是挺合适的——就是不知道张新杰要是看到了有什么感受。

此刻发了图就完全没看微博的张新杰疑惑地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那之后便是世邀赛,还有崭新的十一赛季。

带着世界冠军归来的张新杰和张佳乐同样带回了在国际赛场上历练得来的丰富经验和更多更广的战术思路,霸图战队一路披荆斩棘,走过常规赛,再一次闯进季后赛。

这一年霸图在季后赛八强的常规赛排名仅仅位列中游,却终于坚持到了最后。

从比赛席出来之后张新杰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兴奋,耀眼的金色灯光和溢满整个场馆的欢呼声当中,他就像是无数次赛后走出比赛席一样,迈着步速既定的步子,一步步走向站定了回过头来看他的韩文清——而对方同样不见多余的激动和喜悦,仅仅在他走到与他比肩的位置之时,抬起左手,从他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当他的手放下之时,张新杰的右手悄然伸过去,在后面握住了他仍然犹如脱力般抑不住微微颤抖的手指。

“队长,”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几乎将主持人宣布颁奖仪式开始的声音都全部盖过,而张新杰的声音依旧一字一句地传入耳际,不紧不慢,吐字清晰,如同在复述一个再平凡确切不过的事实,“我们是冠军。”

“嗯。”

金色的奖杯被捧上来,他的右手和张新杰的左手一同把奖杯接过来,然后高高举起;漫天纸屑飞舞而降,队员们纷纷拥上来跟他们一起托举起奖杯的底座,而张新杰听着他低声重复,字句铿锵,不容置疑:“我们是冠军!”

——这一天,距离他们首次一起捧起冠军奖杯,距离霸图上一次获得总决赛冠军,已经过去整整七年。

然后,再往后,便是十二赛季,接着是十三赛季。

韩文清依旧是霸图的队长,张新杰依旧是霸图的副队。

在十一赛季霸图再次夺冠之后,无数人认为这位带领霸图前行了十一年的老将会在此退役,用总冠军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圆满句点——但是他没有。

“我会继续和霸图一起前进,直到我打不动的那一天为止。”

十一赛季总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霸图队长仍然面容严峻不苟言笑,连带着身边的副队也一起淡定疏离面沉如水——这句话一出无数霸图粉为之感动震撼,但是认为他榆木脑袋一根筋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也不在少数;而且从客观情况来分析,等待着这位老将的也将绝不是一段轻松的旅程。

十二和十三赛季当中霸图所作的调整和实战数据反映的情况恰恰体现了这一事实。

到了十三赛季,韩文清和大漠孤烟已经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团队赛中,而更多的是出现在个人赛,或者是擂台赛的非守擂位置。霸图战队的进攻核心开始更多地向着宋奇英转移,而战术指挥上更加倚仗张新杰——这无论是对于观众还是对于评论员们来说,都是再明显不过的交接信号。

十二赛季的霸图未能进入四强。十三赛季,霸图再度止步半决赛。

十三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宣布退役。霸图队长一职,由原霸图副队长张新杰接任。

韩文清离开俱乐部那天是个阳光猛烈得能晒死人的晴日。

“打算去哪里?”

“先回家,再四处转转。”

房间里的东西收拾完并没有多少,最后韩文清走出俱乐部的时候只拖着个拖箱,简单利落得像是以往每一次出远门;林林总总的欢送会早就于日前开过,而如今张新杰也没让霸图上下这么多人在大门候着来个十八相送,而只留下他一个人,跟韩文清一起肩并肩地走出了玻璃门,走向最外围的保安室和铁闸。

“就到这吧。”

走到马路边上之后两人在马路牙子边上停下脚步,韩文清于是开口赶人——这么火辣辣的天气,把人晒中暑了可不要得。

“那我就回去了。”张新杰点点头,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直视着他,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霸图,更不用担心我。

“嗯,”韩文清会意,微微翘着嘴角报以一笑,“不担心。”

“什么时候转完了,再回来霸图看看吧?”

“会的。”

出租车停在跟前,韩文清最后向张新杰摆了摆手,弯腰坐进了后座;张新杰也摆了摆手,脚下却站在原地没动,一路目送着出租车绝尘而去。

五分钟后,韩文清的手机响了。

两条短信。发信人张新杰。

“等你下次回来,我再给你做甜豆花。”

“这次不放巧克力了,放果酱。”

这敢情好。

韩文清盯了屏幕几秒钟,手指方才按下了回复键。

回想着那豆花混着红豆再混着果酱的奇异甜味,他的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变得好起来。

“好,一言为定。”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209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