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故人归(四时书番外二)

今天帝都O四时书完售感谢!然后这个本也基本完售了接下来还剩几本在佛山元气!豆花本合计场贩和预售的数目也只剩四五本了欢迎带走√

谢谢今天来找我和茶乐玩还有来投喂的大家!累成狗可是很开心!ww

接下来这两个本完售了就该专心写文了嗷,好好好简直累得不想再出本了【躺平

===========================================================================

·四时书番外二,联动番外一观看效果更佳

·伞修/修伞/伞修橙

·涉及转世轮回奇幻设定,不适绕道

·HE

 

文/寂羽

 

这是个没有四季的地方。

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在这里被无限弱化。静默的河流把脚下的土地分隔开两岸,河畔的泥土即使每日被河水冲刷也不会显得比别处更湿润;并不是很宽的一条河,然而河对岸的景致却始终被不浓不淡的雾气笼罩着,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分毫。

头顶上的天空永远是同一种颜色,有点像太阳刚刚落下而泛起的黛青——然而回头看去却能看到灼灼的光球依旧高悬在空中,明晃晃照亮了来时的路。

那是阳间的方向。可是,却已经不是他该待的世界。

这是苏沐秋来到这里的第七天。

沟通一河两岸的惟有一座桥。桥身从侧面看上去显得并不旧,然而与土地相接的位置却没有丝毫缝隙,跟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如同从亘古开始已经矗立在这里了;从远处看看不分明,待到走近了却能看到错错落落的人影,相互之间没有交谈,仅仅是自顾自走着自己的路,往桥面中间慢慢走去。

而就在桥面中间靠近路边的地方,有个小小的茶水摊子。

拿着木勺盛水的是个寻常衣着的女人,身材看上去像是中年,脸却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远途跋涉而来的人影无不停下来,到她跟前去讨一碗水,然后继续上路——而喝下水的身影逐渐开始变得透明,面目衣着都依稀模糊不清,至于走得远的那些则已经变成白色的影子,彼此之间看上去没什么差别了。

苏沐秋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趁着没什么人的时候走了上去。

“哟。”

“想通了?来喝碗水吧?”刚刚又盛满一碗水的女子应声回过头来,而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苏沐秋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关于孟婆的传说太多,却只有已经死去的人才会知道,孟婆会呈现为亡者生前最牵挂的人的样子。

在他眼里,十五岁的苏沐橙笑意盈盈地把水碗朝他递过来。这个景象太过动人也太过亲切,让他忍不住……抬手扶住了额头。

“都不是第一次了你以为我还能认错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之前看到的可不是你妹妹哦。”苏沐橙外貌的孟婆依旧带着笑,跟他有几分相似的眉目,说话方式也与他记忆中的苏沐橙微妙重合;不过经过这么几天他已经知道,这种“相似”并非刻意读取记忆的模仿,而单纯只是他内心所思所想的直接投射而已。

所谓的神之外貌源自人心,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如果第一次看到的是沐橙的话你那碗汤我早就喝下去了好吗。”

苏沐秋刚到这儿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撞得不太清醒,记忆的末尾就别说见叶修和自家妹妹最后一面了,他根本连救护车的边儿都还没看到——结果就是一眼看到笑容纯良地给自己递上一碗水的叶修时他第一反应就是想把这人给踹出去。

于是他真的就这么做了。

当然他并没有成功,飞起的一脚毫无滞碍地直接穿过了对方的身体也把画风完全不对的幻象踹得烟消云散,等苏沐秋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后他就只剩下蹲在桥底下围观别人喝孟婆汤的份了——不是谁都能在知道那碗是孟婆汤之后还能毫不犹豫地喝下去的,至少还没反应过来就英年早逝了的他不能。

还没签下名字的战队合约书。还没来得及开始的首个赛季。还没跟叶修说句对不起,还没看见沐橙长大成人。还没见识荣耀巅峰的样子,还没实现谈论好的种种将来。

要说没有不甘心那是不可能的。

那几天里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桥底下的石子河滩上拿脚拨着水——当然实际上他是拨不到的,随便扫一眼都能看见水流从自己半透明的脚上穿过去,然而河水却依旧配合地发出哗啦哗啦的轻微响声。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于是忍不住又拨了几下。

“你在干什么?”旁边有人问他。

“划水啊。”

曾经他跟叶修夸下海口说只要给他一台电脑和一条网线他就能撬起整个地球,然后叶修冷笑着拉下了电源的总开关——而这会儿别说电源电脑和网线,他根本连张账号卡都没有,除了划水之外真不知道还能干嘛了。

“怎么不过桥?”

“你也是,怎么不过桥?”苏沐秋也不回答,光是平静地反问回去。

“……因为我后悔。”

约莫中年的女人站在他边上,这么回答他——如果不是弥漫着溺水者特有的苍白和浮肿,那大概会是一张容颜未老风韵犹存的脸庞;他却并未因此产生太多不适,大概由于……他的样子看起来估计也比她好不到哪儿去。

“我想……再看一眼我的丈夫和孩子。”

他早已听她讲述过她自己的故事。青年教师遭遇工作瓶颈,生性好强的女人不堪升职与工作的压力患上抑郁症,最终在某一天下班之后径直走向了那座城市里最大的河流,从此再也没有回到家里。

“我啊……”他想了一想,把目光投向了眼前这一条无声的河:“我不知道。”

徘徊在桥边的亡灵当然不止他一个,几天时间里他见过身患癌症英年早逝抛下妻子女儿的男人,也见过微微笑着说要等上老伴一起走的老妪;不肯离去的亡者多少都有着什么执念,被问起的时候苏沐秋简直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把孟婆当成自家画风不对的搭档狠踹了一脚才没喝下那碗汤,只得几百小时如一日地蹲在河边继续划水。

——当然,也不是什么执念都没有的。

耳边的声音无比喧嚣吵闹,混杂着凌乱不堪的噪点和杂音,整个世界里却好像只影伶仃地就躺着他一个人。柏油路面坚硬而粗糙,却一丝一毫都无法减慢血液汨汨流失的速度,每一秒时间都像是被拉伸到无限长,生命离开的感觉那样清晰而鲜明,到最后剩余的全部力量都被用去了养活唯一一个念头:要拜托叶修好好照顾沐橙。

这就是他作为“人”所留下的最后一点记忆。

结果经历这么一番回忆之后苏沐秋无奈地发现他首先把孟婆看成叶修而不是苏沐橙其实是非常科学的,谁叫他最后想的就是要跟叶修说句话——这事儿在他看来并不怎么光彩,就算他再惦记叶修他们也毕竟是俩男人,话一说多了就矫情,就算平白无故摊上个意外死亡他还是宁愿就这么潇洒走一回,而决不是明媚忧伤地在奈何桥头等上八十年。

若说死亡本就是一条单行道,那即便再多不甘再多不舍,他也只会再不回头地向前走。

——就如同叶修纵使再多不甘再多不舍,也必然会坚定地一路前行一样。

苏沐秋低头看着眼前自己妹妹模样的引渡者——据说为了让尚有执念的亡灵顺利转生,祂能满足他们的一个愿望,比如最后看一眼阳间的亲人什么的——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把祂端着的水碗接到了手里。

“要走了?”

“嗯。”

“不用看看他们?”

“不用。”

与其徒劳地旁观哀伤,还不如早点在那个世界的下一段时间线重逢。

他把碗端到嘴边,干脆利落一仰脖子来了个一口闷,放下碗的时候顺带还笑着翻转了碗底,然后递还到了祂的手上。

神祗的眼里十来岁的年轻人仍是死去那一刻的样子,褐色的发丝上沾染沙尘,衣物上飞溅的大片血色狰狞而新鲜,不过亡者不带温度的手依旧稳定,目光平静而灼然地亮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不就是走趟复活点嘛,”他越过祂,往桥的另一端走去,不回头地轻轻挥了挥手,说出的话却更像是自言自语——或者是说给祂以外的什么人听的:“我去去就回来。”

 

2032年7月,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落下帷幕。

首都国际机场的国际到达厅里早早挤满了前来迎接荣耀史上首支世界冠军队的粉丝——其中有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有十来二十岁跟选手们年龄相近的同龄人,却也有不少十岁以下的孩子。

年纪最小的这一群因为都在荣耀开服之后出生,常常被其他玩家称为“与荣耀一同长大的一代”——他们之中有的是涉足荣耀而关注职业联赛,也有的干脆就是荣耀新区的开荒玩家,在让人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同时也在逐渐成为广大玩家群体当中不可忽视的一股新生力量,过不了几年,他们当中拥有顶尖水平的那一部分将很有可能成为职业圈中冉冉升起的新星。

这对于关心荣耀职业联盟长期发展的人来说无疑都算是个好消息,而至于国家队现身出口的一瞬间整个到达大厅如何沸腾成一锅粥就不必赘述了。闪光灯和灯牌以及挥舞着的国旗与横幅晃瞎了他们的眼睛,全员花了不少时间才突出重围,然后直接前去参加国家体育总局早已准备好的新闻发布会和庆功宴。

等到曲终人散各回各家则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从萧山机场出来的叶修苏沐橙跟方锐从来没有这么爱过自家的粉丝,支持兴欣的玩家们似乎都很清楚自家大神的心思,至少在机场并没有大规模的接机行动;当然这只是机场,陈果早早已经派车在出口等待着他们,接着直接把他们拉回了兴欣网吧。

然后三个带着金牌和冠军戒指归来的战队王牌立马就被自家选手战队工作人员还有专程聚集在网吧里的粉丝们给淹没了。

千里迢迢去国外转了一圈回来还不跟粉丝们交流交流感情显然是说不过去的,方锐跟魏琛和包子早就跟一堆人勾肩搭背地聊在了一块儿,至于另外一边叶修跟苏沐橙还没来得及跟队员们说上两句话就被粉丝们团团围着求签名了——一本又一本递到面前的本子即使爆手速来签都看得他们眼花,直至一个跟本子大小完全不同的东西被举到了他们眼皮子底下。

一张荣耀的账号卡。

啥时候见过拿账号卡来要签名的啊?

捧着账号卡的是一双小小的手。苏沐橙把账号卡接过来签上名然后递还给他,再顺着那双手看过去,发现原来是个约莫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显然不是她认识的人,然而尚未长开的眉宇却让她觉得依稀亲切,忍不住再次仔细端详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就微微变了。

“叶修……”

“嗯?”

叶修应付完一个粉丝转过身来,正好男孩子一脸雀跃地把账号卡往他手上递;他在另一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想了想,俯身问他:“你哪个区的?ID是什么?”

“我十一区的!”年幼的男孩眨眨眼,目光里隐约带着几分他无比熟悉的自信满满和神采飞扬,“我叫秋沐苏!”

 

——你看,纵使曾经远隔生死,暌违无尽光阴,你们也终有一天会再度相见。

+fin+

评论 ( 2 )
热度 ( 78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