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海鸥与肉夹馍(张新杰生贺)

·韩张

·新杰大大生日快乐!

·关于青岛海岸线上海鸥的描写含艺术加工成分,别全信

·画风逗比脑洞丧病慎


文/寂羽



张新杰长得特别对称。


左右对等的灰色翅膀,从脑袋到脊背上一溜白,俩翅膀尖儿上再各镶一条黑边——一双细长笔直的爪子还是亮红亮红的,站在那儿特别端庄周正,虽然周围一圈儿都是跟他一模一样的同类,可偏偏就是格外显眼。


显眼得韩文清一眼就能从一堆海鸥里把他认出来。


Q市绵延N公里的海岸线上分布着多少海鸥对他来说并不可考,就像他是怎么把这一只海鸥叫做张新杰一般不可考;扑棱棱飞舞着的漫天羽翼对外地游客来说多半是首次得见的美景,不过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同样心旷神怡,所以他从多年前就有了每天沿着太平路慢跑晨练的习惯。


三伏三九,风雨无阻。


于是韩文清就这么认识了张新杰。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源于一个葱油鸡蛋饼。


天知道那天游人拿着油条馒头屑投喂海鸥的景象如何打动了那会儿晨跑到栈桥附近的韩文清,而他手里又是如何刚好拎着个在流动早餐摊子上买的鸡蛋饼——他站在海堤上远远俯视着海滩上的人群和往来盘旋的鸥鸟,然后鬼使神差地拉开塑料袋子掰下饼子一角往下面抛了去。


张新杰就是那天连续六次抢到了他抛出的煎饼碎屑的那只海鸥。


过于显赫的战绩成功吸引了人类韩文清的注意力,这使得往日根本不屑掺和这点小事的他掰完一整个饼子之后破天荒地没有立马原路跑回去,而是趴在栏杆上看着那只从他手里吃了估计有多半个鸡蛋饼的海鸥——海鸥张新杰看样子也吃得挺满意,立在一小块凸出水面的礁石上梳梳毛蹭蹭嘴,韩文清还想着走近几步看清点,结果刚好有个熊孩子冒冒失失往浅水里一冲,海鸥们被惊动,呼啦一下子全都飞了起来,完全分不出谁跟谁了。


第二次跑到这儿的时候韩文清忘了买煎饼。


栈桥这边不是早餐摊子的聚集地,最后想喂海鸥的韩文清只得花一块钱去兜售油条碎块的大爷手上买了一包;这一下对海鸥的吸引力果然大不如前,虽然也有上来抢吃的不过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到张新杰,他找了半天才看到这鸟一脸波澜不惊地在十几米开外立着,直至他投喂到最后几块才不紧不慢溜达着盘旋过来叼走了一块。


韩文清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被鄙视了——而且鄙视他的还是一只鸟。


真不爽。


不小心接触到他目光的卖油条老大爷手一抖,差点把拎着的油条连上这早上的全部营业额都交了出来。


第三次跑到这儿的时候韩文清终于多留了个心眼。


他买了个肉夹馍。


带着肉香的东西毫无疑问引来格外激烈的争抢,结果鸟生赢家张新杰又从他手上抢到了过半的量;过于密集的鸟群使得张新杰和他的同伴们飞得都远比平时低,摩肩接踵地几乎是韩文清一伸手就能触及的距离。


于是他就伸手了。


指尖转瞬间被咄地啄了一下,手上捏着的半块肉夹馍被准确地叼走;飞鸟的翅膀扑簌起一阵劲风,几乎是擦着他的手掌来了个急转弯,刷地就朝着远方海面飞了去。


即使是急停变向看上去还是格外从容和优雅。


之后摸准了张新杰喜好的韩文清干脆天天都带上了肉夹馍,鉴于买的次数太多,到后来小摊上几乎每个口味的肉夹馍都被他买了一遍,结果发现张新杰似乎更喜欢酸菜味儿的——虽然这即使对他一个人类而言都显得略微重口;见面次数多了自然也就更加熟悉,韩文清每次抵达海岸线的时候总能看见这鸟端庄周正地站在习惯站的那块礁石上看着他。


而且似乎也飞得离他越来越近了。


韩文清靠着围栏,随手掰了一块肉夹馍放在了石质栏杆上——然后就看着张新杰从半空中盘旋而下,扑扑翅膀落在他身边,不紧不慢地吃起了专用投喂。


除了走路姿势有点蠢之外其他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这人和鸟和谐相处的一幕时不时能引来好奇的目光和镜头,不过碍于他那张脸基本上都不敢靠得太近——这么想来,好像敢于这么靠近他的也只有——


韩文清看着吃饱了就站在自己手肘边上的张新杰,鬼使神差地抬起手,意欲触摸那个小巧的脑门。然后……


然后他就被人摇醒了。


“队长?”熟悉温度的手掌落在肩头,他霍然清醒过来;身边呼啦一声,偷摸落下来想要偷吃他手里肉夹馍的一只海鸥拍打着翅膀远远飞走。


啊。


张新杰从长椅后面低下头看他的样子落入视野里,他终于想起了这是怎么回事——这天刚好是张新杰生日,Q市天气又好得晴日当空碧波万顷,本着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的原则,干脆抽了小半天带着队员们出来晨跑加郊游。平时一群人忙于训练都没啥空坐拥主场美景,这会儿抵达目的地早就各自分散喂海鸥拍照去了,就剩他一个坐在这稍作歇息,结果貌似歇着歇着就不小心睡了过去。


“你睡眠不足?”张新杰显然不打算放过他,顿了顿又问。


“没事,一不小心。”韩文清直起身来摇摇头。莫名其妙的梦境里肉夹馍的香味在脑子中萦绕不散,他低头看看手上那个货真价实的肉夹馍,伸手朝着自家副队就递了去,“吃?”


“嗯。”张新杰再自然不过地俯下身,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


“对了新杰,生日快乐。”


“唔?嗯,谢谢。”还在咀嚼的人有点不明所以,等好好把食物吞了才微微笑起,回了一句谢,顺带绕到了他前面,“我们也该回去了,队长。”


“走吧。”韩文清跟着他站起来,一起向着不远处正在三两成群嬉戏打闹的自家队员走去。


成群飞鸟的翅膀卷起深冬晴日里湿润凉爽的海风,吹乱了他们的头发和衣衫。



+FIN+



想说的话:


这是一篇在霸图主场写的生贺!霸图主场特别特别美!小青岛简直神适合求婚!蛇草水和崂山可乐都很好喝!肉夹馍特别好吃!好好去玩一场结果走在青岛街头脑补N篇韩张根本停不下来!嗷嗷【喂






评论 ( 8 )
热度 ( 122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