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行花街

·行花街=逛花街

·纯粹为了写粤语,纯粹为了写花街【x

·纯属娱乐,第一次写喻黄,手生求担待

·新春快乐!

 

文/寂羽

 

 


喻文州一出小区就看到了黄少天。


喻文州一出小区就远远看到了缩在大叶榕树的阴影底下打电话的黄少天。


“系啊我今晚晏D返,唔使等我啦!……无无无边有呢回事呀佢地都返晒屋企过年啦边会仲系度姐,系得队长係广州砸嘛,成队人去花街惊死人地认唔出咩,点睇都系两个人去好D啦系未?得啦得啦我听日再陪你去教育路,我队长出黎啦唔倾住啦……食乜姐到时候再算啦,系咁先系咁先——”

(是啊我今晚晚点回去,不用等我啦!……没有没有没有哪有这回事啊他们都回家过年啦怎么会还在这里,只有队长还在广州而已啊,一整队人去花街生怕人家认不出来吗,怎么看都是两个人去好点啦是不是?行啦行啦我明天再陪你去教育路,我队长出来了先不聊了……吃什么吃到时候再说啦,先这样先这样)


最后两句明显是已经看到迎面过来的自己了——喻文州倒没他这么鬼祟,稍微压低了一点帽檐就走了上去。


“黎得咁早噶?今日屋企早左食饭?”(来的这么早?今天家里比平时早吃饭?)


“无啊无啊,我都未食,等阵去花街食零食未得咯!”(没有没有,我也还没吃,等一下去花街吃零食就好啦!)


“平时食零食仲未食够?”(平时吃零食还没吃够?)喻文州笑眯眯地看过来。


“……我呢个系比喻姐比喻,食乜都得啦队长你想食乜啊我记得果边有间珍记好好食噶唔想食零食咁我地去食鱼蛋粉都得姐……”(……我这个只是比喻啊比喻,吃什么都行啦队长你想吃什么啊我记得那边有间珍记好好吃的不想吃零食我们可以去吃鱼蛋粉啊……)黄少天紧急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啊的士的士——”


“你早讲我就叫我阿妈煮埋你饭未得咯。”(你早说我就叫我妈煮你的饭就行了)


“唔使唔使唔使,点好意思姐无拉拉去黐餐,唔得唔得队长你叫到我都唔好意思,等下次……”(不用不用不用,怎么好意思无缘无故去蹭饭,不行不行就算是队长你叫到我我也不好意思,等下次……)


这人知道自己每次一害羞语速能在平时基础上再往上翻一倍嘛?


喻文州努力把嘴角压平,然后不动声色地看向了车窗外面。


时值腊月二十九。


上半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早在几天前已经结束,春节在即,职业联赛照常休赛一周。这时候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战队还在考虑复盘的问题,蓝雨在结束几天前的客场比赛之后也已经就地解散,队员们四散回家过年;他跟黄少天算是例外,毕竟是家本来就在G市的,于是也就一起搭飞机返回,然后还一同回了趟俱乐部,这才彼此告别各自回家。


这样的生活他们已经过了好几年,不过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在年前一起去逛花街。


“哇今年既牌楼都几靓下喔,都话左晚上黎睇先至最好睇噶啦我阿妈又不信,成日要我白天陪佢黎,好彩今年有时间俾我逛两次。”(哇今年的牌楼还挺漂亮的,都说了晚上来看才最好看啦我妈又不听,整天要我白天陪她来,幸好今年有时间让我逛两次。)大概为了不暴露身份在出租车上面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黄少天一下车立马开启喋喋不休模式,拉着喻文州就往围了一大堆人拍照的花市牌楼下凑,“队长你平时有无黎行花街噶?黎黎黎影唔影相影唔影相,你企定定係度唔好动我攞下个景先——诶班人係度讲紧咩?”(队长你平时有没有来逛花街?来来来照不照相照不照相,你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先取一下景——诶那帮人在聊什么啊?)


“咩啊?”(什么?)喻文州本来听他这么说已经乖乖地站在了牌楼底下,看他点开手机就凑上来看。


然后就看到了一屏幕刷刷刷翻飞而起的QQ信息。


光看文字泡跳动的速度都能感觉到一群人飞驰的手速,黄少天往上翻了翻,原来是蓝雨战队选手内部群里郑轩发了句“压力山大终于到家了”,接着早已经到家的还在路上的正在外面玩的众人纷纷跟上,现在话题已经去到我家买了啥我家在吃啥我家楼下在卖啥了;黄少天又怎么会错过这种讨论,拽着喻文州背对着色彩鲜艳喜庆的花市牌楼火速自拍了一张就发了上去:“你们看看看看看我们在哪里!我们在逛花街哦哦哦哦哦!羡慕吧羡慕吧羡慕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群里的刷屏忽然就停了。


过了整整一分多钟,才看见宋晓往上扔了个戴上墨镜的表情,郑轩接了句闪瞎狗眼压力山大,引得下面一群人争相排队。


“喂喂喂搞边科!”(喂喂喂干什么!)


“我地先逛啦,返去再倾。”(我们先逛,回去再聊。)喻文州笑了笑,阻止了正打算两根手指加上九宫格跟他们战个痛的黄少天;旁边正好有两个年轻女孩凑过来求帮忙拍个照,他点了点头接过相机,等拍完之后黄少天将手机往兜里一塞,然后拽过了他,顺手摘下了鼻梁上的墨镜。


“咁就行啦!出发出发出发咻——”(那就走吧!出发出发出发咻——)


“好好好。”最后那个拟声词是怎么回事?喻文州有点无奈地跟着他走,扭过半边脸笑着向一句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完的年轻女孩子挥了挥手。


“好多人啊咁逼,我地旧年年三十去行都无咁逼。”(好多人啊这么挤,我们去年年三十去逛都没那么挤。)


“你地白天去噶嘛,白天梗系无咁多人啦。”(你们白天去的嘛,白天当然没那么多人啦)


“不过仲系晚黑好D。”(不过还是晚上好点)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因为久违的外出不用戴墨镜而心情大好,不过即使是在这么喧嚣的环境当中说话还是适当地压低了一点音量——虽然语速和数量并没有太大变化,“晚黑又有牌楼睇又有灯笼睇,人又多又唔容易俾人发现,我都不知几耐无咁出过黎我依家超感动你知唔知?哇个广播好烦啊成日科学发展观,换首歌黎听下得唔得啊——”(晚上又有牌楼看又有灯笼看,人又多又不容易被人发现,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出过门了我现在特别感动你知不知道?哇那个广播好烦啊整天科学发展观,换首歌来听一下行不行啊——)


他话音刚落,广播里方才一直在放着的科学发展观就戛然而止,沉默片刻,然后播起了和谐社会中国梦。


“我顶顶顶顶顶换个弟个得唔得得唔得?!”(我[哔——]换成另一个行不行行不行?!)


“……噗。”喻文州忍俊不禁,把人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让过了几个举着各式各样风车叫卖的年轻人,然后忽然看到了什么东西,脚步跟着顿了顿。


“咦队长你睇中左咩啊?”(咦队长你看中了什么啊?)机敏如黄少天自然不会忽略这么一个小动作,顿时停下了吐槽跟着他视线的方向扭头看。


“果个,要唔要试下?”(那个,要不要试一下?)


“睇唔出喔,队长你居然未食过呢个?上个月去打微草果阵时唔系先——”(看不出来哎,队长你居然没吃过这个?上个月去打微草的时候不是才——)


“系啊,不过无系呢边食过嘛。”(是啊,不过没在这边吃过嘛。)喻文州在人堆里寻找到一个空当,正好走进去看摊位上五颜六色的各种冰糖葫芦,“食唔食?”(吃不吃?)


“食咯食咯。”(吃吧吃吧。)


“钟意边种啊?”(喜欢哪种啊?)


“随便就得啦无乜所谓反正都系甘食……”(随便就可以啦没什么所谓反正都是吃……)黄少天碎碎念了一会儿选了个乱七八糟各色水果串在一起的,看着喻文州掏钱结账,然后注意力迅速被隔壁布置得花团锦簇天真烂漫的青少年实践摊位吸引了过去,“喂呢只羊好得意啊啊啊队长快D黎睇!要唔要买只返去摆训练室啊红当当咁够晒有新年气氛啦!仲好好捏咁队长过黎捏下——啊小朋友呢只羊几钱啊?”(喂这只羊好可爱啊啊啊队长快点来看!要不要买只回去摆在训练室里啊红彤彤的足够有新年气氛了!还很好捏的样子队长过来捏一下——啊小朋友这只羊多少钱啊?)


“廿八蚊。”(二十八块)拿着毛公仔的小女孩脆生生地回答他。


“都几便下喔不过好似细只左D,不过都几得意下噶队长你觉得点啊?”(还挺便宜的哎不过好像小了点,不过也挺可爱的队长你觉得怎么样?)


“钟意咪买咯。”(喜欢就买吧。)喻文州正在专注于撕开糖葫芦最外面那层米纸,黄少天见状径直凑过去从他手里叼了过来,含在嘴里咔嚓咔嚓,却刚好听到旁边有个大概也就十岁出头的男生指指他,跟边上另外一个男生说:“佢好多野讲啊又讲得咁快,成个黄少天咁。”(他好多话啊又说得这么快,整一个黄少天。)


“吓唔系挂,你话我似黄少天?系唔系啊有无咁夸张,点睇我都犀利过黄少天啦系未?喂细路都几得喔你又知黄少天系边个?”(哈不是吧,你说我像黄少天?是不是啊有没有这么夸张,怎么看我都比黄少天厉害啦是不是?喂小朋友还挺行的嘛你又知道黄少天是谁?)黄少天扑地一下蹲在了他们面前。


“我知啊,佢最钟意黄少天。”(我知道啊,他最喜欢黄少天。)小男生闻言卖队友,“仲话以后要做佢咁样既剑客添,不过蓝溪阁唔收佢。”(还说以后要做像他那样的剑客,不过蓝溪阁都不收他。)


“哈哈哈哈哈哈——”区区一个小玩家,大公会如蓝溪阁自然是不会收的,黄少天何尝不懂,偏偏拍着大腿笑了个肆无忌惮,然后笑声戛然而止换上了一张正经脸,“好好好有前途,我睇你呢个样就知你前途无限啦既然系咁我就同你讲,剑客呢家野系要平时成日练噶边有咁简单,学你依家呢个水准就先唔好学黄少天果种操作啦,你呢就——”(好好好有前途,我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你前途无限既然如此我就跟你说,剑客这东西呢平时要整天练习的哪有这么简单,像你现在这个水准就先不要学黄少天啦,你呢就——)


“唔好听佢乱咁讲。”(不要听他乱说。)喻文州这会儿终于挤到了他身边,微微笑着一拎衣领把人拽了起来,“你地仲咁细个,先谂好读书先啦,要打荣耀都唔使咁急噶。”(你们还那么小,先读好书再说吧,要打荣耀也不用这么急的。)


“咩啊,队长你知唔知我学佢地咁大果阵时唔——”(什么啊,队长你知不知道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唔——)


“试下?”(试一下?)喻文州笑意不减,往他嘴里塞了一瓣糖滚橘子,然后拉着人往外面走去。


“好甜啊甜到漏……”(好甜啊甜得好腻……)


“系咯我都觉得好甜。”(是啊我也觉得很甜)喻文州又往他嘴里塞了一块糖滚奇异果。


“岩岩个细路睇样都觉得以后会几犀利噶,不过居然又系我粉丝搞到我讲野都唔敢讲太快,好彩我平时讲普通话如果唔系就暴露晒。”(刚刚那个小朋友看样子就觉得以后会挺厉害的,不过居然又是我粉丝搞得我说话都不敢说太快,幸好我平时说普通话要不全暴露了。)


“嗯,不过……”喻文州吞下了嘴里那块糖滚草莓,觉得简直甜得令人发指,“你唔觉得佢地指导老师一直攞只眼射住你咩?”(你不觉得他们的指导老师一直在瞪你?)


“哈?系咩?!”(哈?是吗?!)


“系啊……”(是啊……)他们自己作为职业选手是没什么,不过在外人看来大概这就是妥妥的教坏小孩子了,喻文州边走边看,拿手指了指前面:“你睇下?”(你看看?)


“喔!好大棵金桔!——”


果然对于黄少天这种传统G市人来说,逛花市还是卖花的摊位最有吸引力了。


“今年D银柳几便下噶,除左剑兰同芍药仲要买D咩啊?……无所谓啦无所谓啦我今日先买返去听日唔使你搬啦嘛,金桔我就先唔买啦,唔系唔系边会要你搬啊有我系度噶听日你负责睇我负责搬咪得咯——”


(今年的银柳还挺便宜的,除了剑兰和芍药还要买什么啊?……没所谓啦没所谓啦我今天先买回去省得你明天搬,金桔我就先不买啦,不是不是怎么会要你搬啊有我在嘛明天你负责看我负责搬就好了——)


喻文州看了眼手上长长几串毛绒绒的银柳,又扭头看了眼正蹲在自己身边跟家里打电话的黄少天——平时在俱乐部里队友和工作人员们毕竟都来自四面八方,粤语也不是他们日常的通用语言,所以操着粤语喋喋不休的黄少天其实不太常见;不过在这样充斥乡音的环境之下他们切换出广州话模式再自然不过,直接后果就是这个人在用第一母语的情况下语速更上一层楼,因为没有翘舌音儿化韵的关系显得清爽利落珠玉琅琅,也就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烦。


虽然最直接的受害人是别人不是他。


“几钱?唔系挂今年点解咁贵噶,旧年都十蚊鸡五支啊!唔系喔你咁讲就唔岩啦,你便D我又帮你买多D系未,买多D你就去得快D,去得快D你就早D返屋企过年,你又好我又好大家好系未先!黎啦黎啦你便D我帮你买埋百合,六枪花噶有无啊,帮你买咁多野仲无得便D就讲唔过去啦!齐头数齐头数五十蚊唔使找,好好好万事胜意生意兴隆下次再黎帮衬你!——”

(多少钱?不是吧今年怎么这么贵,去年都十块钱五支啊!不是喔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卖便宜点我就买多一点是不是,买多一点你就卖得快一点卖得快一点你就早点回家过年,你也好我也好大家都好是不是!来啦来啦你便宜点我连上百合一起买,有没有六朵花的啊,买那么多东西还不便宜就说不过去啦!凑整凑整五十块钱不用找,好好好万事胜意生意兴隆下次再来光顾你!)


喻文州帮他拿过几支剑兰,觉得摊主大概根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心疼。


“讲价咁犀利,下次倾转会叫埋你去。”(讨价还价这么厉害,下次谈转会把你也叫过去)


“讲价呢家野系乐趣好唔好?细个果阵我阿妈讲价仲无我咁犀利,不过倾大单野就算数啦唔系我范畴咯!”(讲价这个是乐趣好不好?我小的时候我妈讲价都没我厉害,不过聊大单就算啦那个不在我范畴之内吧!)按他现在的身价当然不会计较那么十几二十块钱,不过人生乐趣什么的果然很难舍弃……黄少天闻了闻手上半开的百合花,然后不由自主深深吸了一口气。


“阿嚏——!”


“……”


吃过晚饭的点,花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东西买得差不多的黄少天拉着他进了一家面馆,一人来了一碗云吞面,边吃边碎碎念今年家里不炸咸水角也不做蛋散伐开心;喻文州说了句我妈明天做萝卜糕和马蹄糕,然后就被前者念叨了二十分钟一定要记得带去俱乐部,夹杂着咬牙切齿的队长不厚道队长太狠心队长拉仇恨。喻文州看他那样子就好笑,说:“咁你初七之前可以黎我屋企搵我噶。”(那你初七之前可以来我家找我啊)


“好啊好啊我睇下时间,啊不过都唔使点睇啦肯定有时间,得得得到时候call你!”(好啊好啊我看看时间,啊不过也不用看啦我肯定有时间,行行行到时电话你!)


“都得啦。”(都可以啊。)


吃饱喝足走出面馆的时候,回荡在花市上空的广播终于换成了他们听熟听惯的粤语歌曲。


从小到大,一年又一年。


在张灯结彩的花市里听到这些老歌的时候,才觉得新的一年真的要到来了。


“好一朵迎春花,人人都爱它,好一朵迎春花,迎来大地放光华……花开富贵,人尽畅怀,万事胜意,无牵挂……”


广播里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黄少天也跟着有一句没一句地哼,这么吵嚷的环境里倒是听不出来跑不跑调跑了多少;喻文州一手举着银柳和剑兰一手把人往自己这边拽了拽防止冲散,后来想了想,干脆拉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耳边有一句没一句的歌声戛然而止。


那只被他拉住的手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地僵直了一会儿,接着像是趁着没人注意似的,鬼鬼祟祟地翻过来,也拉住了他的手。


细而尖的手指冰凉冰凉,不过手心倒是暖呼呼的,像是掬了一个刚冲上水的汤婆子。


“返屋企啦。”(回家吧)

 

+FIN+


评论 ( 41 )
热度 ( 83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