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Young and Beautiful

一篇GUEST,经本子作者允许放出来混个更。





·给@楚云秀 《Until》的G

·韩张,含叶橙亲情向

·祝大卖!





文/寂羽 







“去不去吃烤串?”

甫一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韩文清还以为他听错了,人老了原来能耳背得把什么人的声音都听成张新杰吗——这导致他过了五六秒才反应过来这话真是身边这个人说的,于是有点不可置信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然后他听着他的副队——不,是以前的副队和搭档,现在的老伴——用跟他过去几十年的记忆无甚差别的平稳声线重复:

“我说,我们去吃烤串。”

这是发生在又一个平凡冬日里的故事。



这一年对于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是很普通的一年——虽然对于韩文清和张新杰他们来说不是。

这一年,荣耀开服70周年。

运营时间如此长的网游可以说早已经创造了人类网游历史上的传奇,而各国以及世界性的荣耀职业联赛也早已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电竞赛事之一——随着其本身的发展以及科学技术和社会观念的进步,如今的职业电竞已经成为多领域、多层次、并受到广泛关注的完整产业链,无论是青训营中少年选手的选拔还是退役选手的二次就业都已经有了成熟的模式,而少年时代由荣耀陪伴长大的父母一代,也变得比他们的老一辈更加愿意让自己的子女从事电竞行业。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不过以上这些,都暂且跟此刻刚刚被张新杰任性的要求打入僵直状态的韩文清无关。

在此之前他们刚刚结束一场会议——霸图战队老队员的。由于开服70周年的原因,从游戏官方到职业联盟方面都有一系列的纪念活动,而几天之后即将到来的全明星周末自然是重头戏之一——况且这一年正好又是在霸图主场举办,作为从职业联盟第一赛季已经成立的元老级战队,战队内部早早就已经有了林林总总的安排;然而如今的霸图早已不是他们所熟知的霸图,无论是打法还是风格都毋庸置疑地与他们那时候相差甚远,韩文清微微皱眉,强迫自己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今战队带头人的讲解上来。

大概惟有大漠孤烟和石不转仍然留在霸图战队这一点,是最值得现在的他们欣慰的了。

如此这般一番讨论之下时间过得飞快。像他们这样退役之后仍然居住在战队所在城市的毕竟是少数,于是会议毫无疑问地就变成了视频连线大会;所幸这么多年之后网络实在好上太多,起码韩文清有点无法想象要是自己当队长那会儿这同时十几个视频连线会不会把会议室的电脑一气全卡死。

不过现在这个也早已经不是需要他们去操心的问题了。

如今的霸图战队已经不在他们那会儿的旧址了——大半个世纪时间,大把事情都在变,不过好歹现址跟原址也就相隔小半个城市,从建筑风格到挂在大门上方的队徽都还是熟悉的样子,跟直接剪切粘贴过来似的,看在他们眼里,该有的亲切感一样没少。

——除了熟悉的小吃店大排档流动摊统统找不着了之外。

这对于刚结束正事走出战队大门人生目标就迅速从一如既往转变为撸串的两个老头子来说,着实算得上是不小的麻烦。

俱乐部新址比起原址来说更加接近老城区——换句话说,也算是位于Q市旅游观光路线之上,据现任经理介绍自从迁址之后前来俱乐部门口朝圣的荣耀粉大大增加;所幸这时节并非旅游旺季,沉淀着历史气息的小街小巷平淡安然得很,也所幸旧城毕竟不算太大,夕阳刚沉下海平面没多久,暮色刚刚开始降下来,他们就走到了大路边上。

然后沿着大路走出几十米之后总算看到了一家撸串摊子。

“里脊,五花,羊肉,心管,骨髓先各来两串,再要两个烧饼,茄子也要一个……”张新杰已经走到里面去点上了,韩文清站在外面油腻腻插满签子的桶子边上等他,身边有三五成群的年轻人拿着烤串站在马路牙子上吃——似乎还是家生意不错的店。这边已是沿海地带,冬日晚间风还是挺大的,他往路口一站就被一股妖风扑了满头满脸,身后刚点完单的张新杰捏着张沾着老板油手印的单子分开人群走出来拽拽他:“我们去里面坐着吃。”

也是——老胳膊老腿的就别在外面吹西北风了。

直到坐在店里了韩文清才发觉自己记忆里上一次如此正式的撸串——虽然拿正式二字形容撸串有种扑面而来的奇异感觉——已经是很多年的事情了,甚至可以追溯到他们俩还是霸图正副队的年代;Q市的夏天自然少不了海鲜烧烤和啤酒,就算职业选手不沾酒那至少撸个串还是可以的,年轻人总是对热烈火辣的食物怀有异乎寻常的热情,那会儿凡是有个什么好事就时不时会一整个战队一块儿跑到俱乐部对面的大排档去撸串——当然那也就是一开始的事儿,后来战队知名度高了他们也成了公众人物,战队管理层提出要加强管理树立形象,那之后这种集体抛头露面的活动就逐渐少了。

而现在想来,那也是他们一生当中,最为光辉灿烂一往无前的岁月。

热腾腾的一盘烤串端上来,韩文清看了看,先拿了一串;张新杰看他拿了之后自己才伸手拿,另一只手紧接着伸到旁边摸辣子,紧接着毫不意外地就被瞪了。

“行了行了,”类似事情发生次数太多,以致于他不用看对面的人脸色就明白他想说什么,随之权当解释一样摆了摆手,“我不放太多,就加一点。”

也行,不过可得说话算话,别还把自己当小伙子——这种被人当成老妈子的感觉让他不怎么愉快,殊不知自己也就只有对着张新杰会这么老妈子,韩文清这名字往外一说无论如何都不会跟这个词搭上关系;他向来不是会在这些方面花心思的人,眼看着张新杰当真只比他多放了一点儿辣,自己也就把目光撇开去,自顾自地咬了一口手上的肉串。

他们进食的时候一向不多说话,不过现在毕竟不是在家,于是注意力难免就往周围飘。两个老年人在这种店子里无论如何都显得格格不入,周围一圈儿坐的都是小年轻,隔着狭窄小通道的邻桌就是两个年轻女孩,面前摆着烤串水饺肉夹馍,用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相互谈笑,一边吃还一边在相互传看手上的几个贝壳——大概又是一双远道而来的旅人。Q市风光一向优美,旅游旺季的时候游人简直称得上是摩肩接踵,不过这么天寒地冻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旅游也是挺难得;韩文清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这些一边咀嚼着最后一块肉,眼见手上的签子空了,于是把手往盘子里伸去——

这一回神才发觉不对劲。

张新杰依旧拿着第一串羊肉不紧不慢地在嚼,看似跟往常没啥区别,不过和他相处了几十年的韩文清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哪儿不对;他想了想,问:“咬不动?”

“……”张新杰仍然专注于咀嚼的动作,听他这么问微妙地顿了一下,不过随后还是点点头;韩文清看着他又嚼了好一会儿才吞下去,清了清嗓子回答,“有点。”

“那就慢慢吃。”韩文清左右看看,招呼服务生送了两杯水,往他面前推了一杯,“还早。”

“唔。”

最后张新杰手里那串吃了一半的羊肉还是归了韩文清,后者往他手里塞了一串易嚼点的里脊;迫不得已的细嚼慢咽之下用餐时间比起平日大大延长,好不容易吃完之后多少觉得下颌乏力,这实在不是意料之中的剧情发展,你看我我看你都有点哭笑不得——既然吃完了那就走吧,韩文清正打算这么说,旁边两个女孩子中的其中一个忽然凑过来问:“你好大爷,抱歉我想问一下这儿附近哪里有卖蛇草水?”

——这都什么跟什么呢。

蛇草水什么的当然是个便利店都有,草草给了个回答的韩文清跟着张新杰走出店门,想起这人好像不那么爱喝蛇草水;他倒是挺喜欢崂山可乐,可惜张新杰天生排斥碳酸饮料,特别老了之后说碳酸饮料容易导致骨质疏松,自从四五十岁往后就更不让他喝了。 

 

不喝也罢。

 

况且年轻时候怀念的食物,随着年纪渐长再加上味觉退化,真正怀着一心执念去吃到之后,却又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心情了。

 

 

 

三天后,他们一起出席了在Q市举办的全明星周末。

 

门票是战队给的,姑且算是不去白不去——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几十年没有到现场看过比赛,至于全明星周末这种更偏重于娱乐性的东西更加无法吸引他们的眼球;再加之如今的荣耀较之他们那时候来说早就增添了许多崭新的元素,荣耀职业比赛除去传统的键盘鼠标之外也早已有了更多新模式,即使他们曾经是职业选手,如今却也确实已经离这个行业相当遥远了。

 

不过,在他们的同龄人之中至今依然离荣耀不那么遥远的人还是有的。

 

落座之后韩文清随意回头就看见了离他和张新杰三排开外的叶修和苏沐橙——叶修淡出电竞媒体视线只是最近这五六年的事情,这个人的名字与荣耀同行的时间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漫长太多;原本正聚焦着陆续入座的各战队职业选手的大屏幕很快出现了叶修的特写镜头,不过镜头里的人明显对这一特别待遇没啥兴趣,潦潦草草冲摄影师挥了挥手就把注意力重新转向了身边的苏沐橙,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扶她坐定,接着自己才一屁股坐了她身边靠通道的位置。

 

职业联盟诞生初期四度获得最佳搭档称号的一对战友,退役之后选择了留在年轻时奋斗过的H市相互扶持着走完一生,却始终未婚,也不曾生育子女——个中内情大半世纪以来外界早有诸多猜测,不过真相大概也就只有他们这些老朋友能略知一二了。

 

活动很快正式开始。他们从不曾以观众的身份出席全明星现场,与久远的记忆里不太一样的视角让他们觉得陌生新奇却又亲切。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现任的操作者挺争气,这一年两个都双双入选了全明星;而且正好又是霸图主场的全明星周末,身穿霸图队服的两个选手被安排在最后出场,如他们当年一般年轻而神情坚定的脸庞,等身大的两个角色投影站在他们身边,而他们走向彼此,在主场观众的掌声和欢呼之中握手拥抱。

 

同一时刻,舞台两侧的大屏幕随之亮起。

 

67赛季、58赛季、40赛季、29赛季……10赛季。

 

标示时间的数字在飞快倒数,背景里是每一任带领大漠孤烟和石不转两个角色入选全明星的历任操作者们;一幕幕早已定格在时光里的画面渐次重演,最后——定格在了第十赛季,画面里比起几十年后的现在来说窄小逼仄得多的全明星台上,尚且年轻的霸图首任队长走向舞台中央,向他的副队伸出手去——

 

一如既往。

 

荣耀。

 

曾经他们都看惯了、如今却暌违已久的金色大字霍然跳跃在屏幕之上,锋芒毕露地刺激着所有人的眼球;韩文清因为这过于刺目的光芒略微晃神地眯了一下眼睛,却忽然觉得身边人贴着自己的手肘动了一下,于是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握住对方放在膝盖上的手安抚一样握了一下。

 

时间的脚步一直不曾停歇。有的人急流勇退,有的人固执坚守;有的人已经先行一步,还有的人始终韶华不老。有的人做彼此一世兄妹,也有的人做彼此一世爱人,不管哪样,到了这个年纪,还有人在身边陪着,大概就已经算是圆满结局。

 

全明星之后过了两日,他们又应约去了一趟霸图战队——这次是新老队员的座谈会,每年年末都有一回;他们虽然不是每年出席,不过有时间的情况下大抵还是尽力出现,算是积极分子之一和之二——至于内容无非就是那一星半点,既无需赘述,也不会在他们已经日渐缩减的脑容量里占据多少空间。

 

从俱乐部大楼里出来的时候已是午后。韩文清和张新杰下了台阶,跟送出门口的战队经理还有队长话别,然后往外面的铁门走去。

 

然后就看到了熟人。

 

门外面并肩站着的两个女孩横看竖看都觉得眼熟,韩文清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就是几天前在撸串的店里问他们蛇草水在哪儿买的那俩;似乎刚刚举着什么东西以霸图俱乐部为背景合了影,这会儿正拿着手上的小物件儿一脸兴奋地相互交谈,谈笑顾盼间像是同样认出了他们,于是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顺带又多说了一声谢谢。

 

Q市还真是遍地都是来朝圣的霸图粉。

 

韩文清点点头算是回了礼,跟张新杰与她们一前一后地擦肩而过;大概是由于年轻女孩注视着手上物件的时候神色里夹杂了过于鲜明的珍爱和喜悦,一向懒得理会这些的他走过去的时候,却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无甚出奇的,上面却惟妙惟肖地手绘了一个霸图队徽的贝壳。

 

身后的嬉笑声仍在持续,交谈的语言里交替掺杂着方言和普通话,零零散散地传到他们耳际:

 

“圆满圆满了……果然还是最喜欢霸图啦!……”

 

“最喜欢大漠孤烟和石不转啊啊啊……”

 

“最棒的纪念品……手绘帝!”

 

“不过果然还是第一代的大漠孤烟和石不转最帅!……”

 

“……”

 

身边张新杰带着点淡淡的笑扭过头来看他,大概同样也听到了;韩文清顿了顿,不动声色地清了清嗓子,说走吧——于是张新杰嗯了一声,在料峭的寒风里跟上他早已不如往日矫健的步伐。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FIN+

 

 

 

 

 

说点闲话。

 

这篇里的叶橙亲情向,最近正在写同设定同结局的相关文——当然是以叶橙为主角。

 

挺艰难的。卡了很久。慢慢慢慢地写着,说不上很开心也说不上很难过,不过总归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总觉得不是读者会喜欢的题材,不过文吧,说到底还是写给自己看的。

 

有些人做彼此一世恋人,也有人做彼此一世兄妹。

 

终归只是相伴而已。

 

等到真正老去了,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都早已模糊化了吧——只剩下陪伴自己走过一生的这个人,爱人也好亲人也好,仍然在自己身边。

 

那是关于自己爱着的她和他,在这时光里渐渐老去的故事。

 

就这样吧。

评论 ( 10 )
热度 ( 88 )
  1. 离九九九九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离九的……不知道啥了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