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白首不分离(1)

鉴于CP tag似乎都指的是爱情向,就不打叶橙tag了。

隔日更。

 

 

白首不分离 

 

 

·主叶橙亲情向&辅伞修伞腐向

·灵感来源感谢@睡前 

 

 

 

文/寂羽

 

 

“……沐橙?沐橙?”

“诶?”

有个声音在耳边呼唤着她的名字。苏沐橙一惊,陡然清醒过来。

然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一动不动地盯着架子上头等奖那里有一合抱那么大的橙子抱枕看了两三分钟了。

“啊……”而叶修正站在她旁边,双手插在卫衣的衣兜里,微微俯着上身侧过头看她,“怎么,想要?”

“唔……”想要是当然想要的,可是——苏沐橙看看大牌子上写着的什么“情人节特别活动——执子之手到白头”,无处不在的粉红配色再明确不过地昭示着情侣限定,想想就觉得不是什么适合未成年单身狗的游戏,“可是他要求是情侣——”

“管他情侣不情侣。”叶修无所谓地啧了一声,随手把即将抽完的烟头摁到了一边的垃圾箱里,拽上她就往报名处走。

“你不是想要嘛?想要就得了,走起走起——”

“喂!……”

画着可爱图案的眼罩被交到叶修手上,叶修似笑非笑地接过来再交给她。

黑暗兜头笼罩下来,她下意识地收紧手指,感觉到叶修也使力握住了她的手——那只手比她的手大上一个圈,骨骼修长指节分明,无论温度还是触感都是极其熟悉的,那么像——

“哎,沐橙?”

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拍。苏沐橙吓了一跳,连忙睁开了眼睛。

午后明亮而疏淡的日光,透过输液室窗户上垂挂着的薄薄窗帘照射进来。

“……啊,我睡着了?”

“是啊。”叶修收回没有连着点滴的那只手,有点无奈地笑道,“刚谁说看着输液要我先睡一觉的?”

“抱歉——太安静了,一不小心。”苏沐橙也跟着笑,和他一起抬头看了眼输液瓶;里面的针水还剩下小半瓶,液体顺着输液管,一滴一滴不疾不徐地滴下来。这时间非节假日也不是什么流感咳嗽高发季节,偌大的输液室里寥寥几个人,要不是叶修不知道平白无故突然胃疼他们也断然不会到这儿来的——由于多年以来饮食和作息习惯的改善,他胃部的毛病已经许多年没犯过了,天知道这次又吃错了什么东西。苏沐橙把方才一番动作之下有些弄乱了的输液管小心地扶正,手沿着胶管顺到底部的时候转而捏了捏他早已布满皱纹、却仍显得比一般人要修长好看的手指。

“空调凉不凉?”

“不凉。”叶修靠在输液椅上看她动作,闻言便摇摇头;两个人的手贴合的时候确实都是一模一样暖和温熨的,她也就放弃了从包里拿出外套的打算,坐回去的时候随手拢了拢花白的头发。

“我刚刚,梦见我们年轻那时候的事儿了——”

 

将近半个世纪以前,G市。

“热感飞弹!又是热感飞弹!第十赛季总决赛时苏沐橙凭借一记热感飞弹成功扭转战局,配合叶修完成了经典的六点五秒绝杀,时隔五年之后再次以相同技能奇袭得手,将兴欣战队送上了三冠王的宝座!借着这个时间,我们先来回顾一下……”

电视直播的画面随着解说已经切换进刚刚结束的总决赛精华回顾,不过这些跟眼下的她都没有任何关系——亮着“荣耀”二字的屏幕已经暗下去,苏沐橙轻轻呼出一口气,摘下了耳机。

结束了。

效力兴欣战队六年,五年兴欣队长,三个总冠军。

无论当年她从叶修那里接任队长时还一并接过了多少质疑误解与轻视,到了多年后的现在,作为联盟成立至今仅此一位率领着冠军队的女队长,这些个一切一切,她都早已用累累战绩悉数奉还。

足够了,也满足了。

唯一遗憾的,只是如同去年一样无法当场将这胜利的滋味与那个人共享……不过,也没关系。

无论身在何处,她都相信叶修一定能看到兴欣卫冕的这一瞬间。

重新握住鼠标,退出系统,拔卡。每个动作都早已重复过无数遍,不过也已经是最后一次了——沐雨橙风的账号卡温热地熨帖着她的手心,她握了握薄薄的卡片站起来,一边习惯性地拢一拢垂在耳边的长发,伸手出去拉开了门——

预想之中一群人像上赛季总决赛之后那样猛扑上来的情景却没有发生。

周围一片意料之外的空旷,她在瞬间聚焦于自己身上的夺目灯光之中短暂地一愣神;紧接着一个人就冲了上来,两眼通红泪眼婆娑地拉她:“沐沐!沐沐!”

“果果……”苏沐橙被她一拽随即反应过来,只当自家老板娘是一如既往地激动过度,接着便笑着搂上她胳膊打算言语抚慰;对方却完全没这意思,手一挥就往台下指:“沐沐你看!你看谁来了?!——”

谁来了?

满眼满耳的熙攘喧闹之中她只来得及本能地扭过头,顺着陈果的手指往台下看——那个方向是兴欣的选手席,不过全部人早就冲到台上庆祝来了,哪还会剩下半个人影……本来应该是这样的,这会儿却有一个没穿队服的人站在那儿,看见她的目光投向自己这边,于是扬着嘴角冲她挥了挥手——

下一秒苏沐橙就从台上跳了下去。

再下一秒,她整个人用力撞进了他怀里。

你居然来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不先不说这个,你看,你看,兴欣我带得怎么样?那帮说着兴欣没了你就拿不了冠军的评论员们,这下打脸打惨了吧?兴欣已经是三冠王了,你都知道了吗?

把兴欣交给我,现在你觉得,满意不满意?

几年时间不见,积攒下太多太多的话想跟这个人说了——结果,却什么都不必再讲。

他原来从未离开,他一直都在这里,等着看她凯旋——

“我都要被你撞死了你知不知道?”

直至好几年之后他们还是会偶尔说起这件事,一说起来苏沐橙就怪他出现得太突然,以致于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哭了个形象全无,甚至最后上台捧起奖杯的时候都还没完全停止抽噎,之后在所有电竞媒体的头版头条上都跟小女孩儿似的肿着一双眼睛;叶修则先是抱怨那时候被她一个头槌撞得不辨东西南北,然后说那会儿也就是刚好在G市办点事,天知道叶秋啥时候在他行李里塞了总决赛的门票还为了给他个惊喜特地没有提前告诉他,结果等这大忙人想起这事儿的时候电视直播里擂台赛都快播完了,以致于他团体赛都是在赶往场馆的出租车上拿平板看的,进了门正好赶上看兴欣粉丝又一次在客场狂欢庆祝;苏沐橙听着他这么说就笑,前仰后合一阵夸张的哈哈哈哈哈哈,笑完了说,亏你还赶得及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刚刚吃完晚饭,叶修在厨房里洗碗,她站在他边上吃饱喝足伸了个懒腰;这是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的习惯了,做饭的通常不是苏沐秋就是她,不过负责收拾的基本上都是叶修。

十五赛季结束之后,她宣布退役。随后,跟随叶修一起去了B市。

他们眼下住在叶秋名下的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里。不过早在她来之前,叶修已经在这住了好几年了,叶秋一开始还觉得这地段不太好条件也不太好有点委屈自家哥哥,不过叶修选择这里的原因却非常简单。

因为这里离荣耀官方总部和荣耀职业联盟总部最近。

即使到了退役之后,他们仍然丝毫未与荣耀脱离干系。继首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之后,叶修又连续当了两届国家队领队,在这几年间同时还兼任兴欣战队战术指导,直至十四赛季中叶才算是真正离任,之后应荣耀制作方邀请担任荣耀游戏开发及测试部门的技术顾问,除此之外还时不时披着各种小号出现在兴欣公会部门需要的地方,反正全职业精通要多不要脸就有多不要脸,乃至到后来抢BOSS的时候别的公会一看兴欣公会的指挥是个没见过的小号,就知道叶修又来了……

尤其等苏沐橙退役之后这小号边上通常还会多个枪炮师。

看到这一幕的高玩们特别默契地扭开了头,然后就看到了蓝溪阁阵中格外吵闹的那个剑客。

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不过最近这几天各大公会倒是迎来了相对安生点的日子,至少没有看到疑似叶修或者苏沐橙的小号冒泡;而两个当事人确实也没上网游,晚饭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第二天去往H市的行程。

在这一次之前他们已经好几年没有一起去看过苏沐秋了。

“嗯,嗯,好……我现在不在B市……好,我回到B市再联系你——”

苏沐橙站在萧山机场国内到达厅外面打电话,她现在已经不是职业选手,但却比以前多出一重荣耀职业联盟形象大使的身份,参与荣耀职业电竞的社会推广工作,比起叶修来说还更忙一些;憋了三四个小时没抽烟的叶修站在她身边如释重负一样吐了口白烟,烟圈在H市春末乍暖还寒的风里飘散开来,看她打完了电话便说:“走?”

“走,先去买花。”苏沐橙快走几步追上了他,挽上了他的手臂。

 

苏沐橙这一年带过去的花是雏菊。

清明已过,整个墓园里没几个人,放眼过去非常安静——清明那会儿无论她还是叶修都忙成了狗,她的日程排得满满而叶修天天跑荣耀制作方总部忙内部测试,都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也不是每次都能赶上正日子,提前推后都总是有的,不过无论如何少不了往这边跑一趟。

像是不管路途还是流程都早已熟稔于心的、一年一度的应约重逢。

做的事情每年无非那几件,她看着叶修擦完墓碑之后以很诡异的姿势蹲在边上拔石头缝里长出来的草,等他下来之后就过去放下了花束,开始组织语言跟自家哥哥说些有的没的,叶修则一如既往负责站在旁边听——不过话题还是因年岁渐长而有所变化,叶修听着她说到自家闺蜜楚云秀订婚的事儿就愣了愣,少顷有点没头没尾地插嘴:“那啥,这几年有没有哪个看得上眼的?”

“什么?”苏沐橙忽然被这么一问有点不知所谓,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是说你——有的话下回带过来让你哥掌掌眼。”叶修习惯性地拿手拍拍苏沐秋的墓碑,干巴巴咳了两声,想想觉得这么说也不太对,于是继续纠正,“我帮你哥掌掌眼?”

“……这个啊,”这下轮到苏沐橙愣,她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却一时想不到有朝一日会跟他讨论这种问题,“还没有想过呢。”

“也是。”最后几个赛季苏队长显然把全部精力都放到战队上去了,而近几年两个人朝夕相处,真要有也不至于全无端倪——他自知自己算是多问了,于是也就点点头不再多说。

“那你呢?”离开的路上她这么问叶修。

“我什么?”

“叶秋不是上星期六才说伯父伯母催你去相亲——”

叶修把头转过去,看了道路边上林立的墓碑一眼。

“内测那边忙死了,哪有时间。”

话题到此为止。

不过,这只是个开始。

谷雨过去,约合小满前后,他们收到了楚云秀的婚礼请柬。

珠光纹理的红色纸张印着烫金的字,打开的时候略微散发出俗艳的香味,不过拜请柬本身附加的浓烈喜庆与浪漫气息所赐,并不怎么招人讨厌。苏沐橙看着上面好友的名字短暂怔愣,楚云秀三个字跟另外一个三个字的名字一左一右并排列着,本来是早已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如今却微妙地透出股无法言喻的陌生来——叶修在边上看着她,少时低着声音问:“去不去?”

“……去呀,当然去。”苏沐橙被他这么一问,很快回过神来,挂上笑回答。

她当然要去。

多年闺蜜的婚礼,哪有半点不去的理儿。

前烟雨队长的婚讯自然不可能没有媒体关注,电竞媒体正愁比赛之外就缺点娱乐八卦呢,而这几年间随着昔日的大神们悉数退役,现役选手没什么好八那八一下退役选手们的私人生活还是大有可为的——收到请柬之后不消一星期就看着各类电竞网站的花边新闻区显眼位置都挂上了风城烟雨前任操作者被曝将于近日成婚的消息,苏沐橙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成婚两个字上面停留了两秒钟,然后听着叶修在房间外面敲门:“好了没?”

“嗯,来啦。”她随手关掉电脑的显示屏,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堆在家里的杂物有点多,于是休息日里的出门逛逛就随之附加上了简单粗暴的目的:买个新橱柜回来放东西。

这一天不是周末,家居市场里人不算多,正好适合慢慢逛一逛。叶修对这一类东西的审美水平向来停留在能用就行的原始阶段,要是把一空房子交给他来装修那妥妥就是君莫笑风格,所以在这些事情上负责下决定的永远都是苏沐橙,他只负责陪着逛、点头同意以及刷卡付钱;苏沐橙早就对他这属性心知肚明,全过程里不紧不慢地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最后在三个选项里转悠了一圈指着最初看中的那个问他好不好,后者立马毫不犹豫地举双手通过,然后刷卡填单预约上门一路狂飙手速雷厉风行,走出卖场大门的时候苏沐橙举着个冰淇淋蹦跶上来挽住了他的手:“难得出来一趟,去看看给云秀买什么礼物?”

“……好啊。”满心以为能回家拥抱荣耀了的叶修无奈地被她拖着走,抓紧时间深吸了一口烟。

这一天两个人逛街逛到夜幕降临,顺便在外面吃了个饭,这才打车回家。一天下来拎着大包小包的叶修看上去比她还累,回到家里立马瘫到了沙发上,等她洗完澡出来发现这人居然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睡死过去了,少不得把人摇醒叫他去洗澡;醒了的叶修样子跟没醒也差不了多少,游魂一样拎着条内裤就进了浴室,五分钟后开门出来直接进房间倒床上,她跟进去拽过被子使劲一掀,把人呼啦一声盖在下面,看着他蠕动了一下开始慢吞吞把被子往身上裹,这才回到自己房间,抱着平板爬上了床。

一夜无话。

结果到了第二天起来,原本咋呼呼充满了楚云秀婚讯的八卦新闻页面赫然已经换了头条,最顶上一行大字:昔日最佳搭档亲密挽手逛街,料好事将近?

这啥?

苏沐橙把网页往下一拉,接着就傻了眼。

本着无图无真相的原则,大标题下面除了昨日有玩家在B市目击疑似前最佳搭档、兴欣战队的首任和第二任队长叶修和苏沐橙手牵手逛家居市场举止亲密言笑晏晏的文字描述之外,当然还负责任地配了张图——图上倒如假包换地就是他们两人的背影,虽然离得够远像素之低也沿袭了狗仔队偷拍的光荣传统,不过还是堪堪能认出人来,甚至连站在某个落选的柜子边上商量的样子都显得有够亲近合拍。

要不是自己就是当事人的话还真会以为图上这俩过两天就要扯证了。

而关注这点八卦的自然不止她一个,最先找上门来的是楚云秀,然后是第四赛季——也就是黄金一代——选手群里一帮人真假掺半的恭喜与调侃,不过显然大家都不觉得是那回事儿,半开玩笑地相互揶揄着吸取经验上街记得好好伪装也就逐渐散了,用时之短仅够她上去解释一句别听媒体瞎说;过两天真要扯证的楚云秀直到Q群安静下来还在电话里跟她聊,看着她发在群里那句话就笑:“你真别说,要不是我们知道,还真就觉得你们凑一对一点都不奇怪——你们关系那么好。”

“是好呀,”苏沐橙坦率地跟着笑,人往后缩缩靠上椅子靠背,膝盖曲起来,手臂圈起一双细瘦脚腕,“不过又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好。”

“真不是?”

电波那一头好友的声音里掺上些促狭,苏沐橙几乎能想象出她微微眯眼托腮的样子:“这么多年,不管什么意义上的都好——你就没有喜欢过他?”

“……”

太过于直白的提问让她短暂失神——别说是别人问起,就算是她自己,又有多久没考虑过这种问题了?

“沐橙?……”似乎因为她的长时间沉默,楚云秀开始觉得自己失言,试探着在电话里唤了她一声——苏沐橙在她一唤之下迅速回神,又忍不住想了一想,然后脸上就随之带上了些许苦笑的神情。

平静而坦然,怀念又略微无奈。

“……可是在我知道什么才是喜欢之前,他们就已经是我的哥哥了呀。”

垂髫时候的仰慕和爱恋,全都给了苏沐秋;双十年岁的信任和依赖,全都给了叶修。

三十余年的人生里,他们并不宽厚的背影给予了她几乎万全的珍爱和保护,而她也回报他们以自己全部的坚持、信赖和爱,以致于在此之前竟从未思考过,将这份感情投诸于另一个人身上的可能性——

“说什么呢,想太多了你,没这回事。”

挂了电话之后她拿着杯子到厨房去倒水,却听见叶修也在客厅里接电话——叶修退役之后叶秋好说歹说给他弄了个手机,即使里面的功能他只用接电话这一个,电话号码也只有家里人和她知道;叶修接电话从来不避讳她,这会儿语气里罕见地没有了平时不紧不慢的疏懒从容,看样子不可能是在跟父母说话,唯一的可能性是叶秋:“都说了人不是我对象。”

“人是我妹妹,不是我对象,妹妹是什么意思你别装不知道——”

“没可能没可能,想什么呢这。”

“那你之前说那个谁,叫苏沐秋是吧?”这边叶修说话声音有点大,那边的叶秋语气听起来也不善,苏沐橙甚至能在边上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爸妈这么操心也不是没道理的,你就不考虑一下?”

“什么苏沐秋,人叫苏沐橙,差远了这。”

“那苏沐秋呢?”叶秋在那边也犹疑地顿了顿,片刻后才狠狠心一样接下去,“他真的只是你兄弟?你真没有……”

“兄弟还是爱人重要吗?人死了十几年了都。”

“……”

气氛迅速冷下来,接下来没再多说几句叶秋就挂了电话。苏沐橙在他身后看着他,片刻之后走了过去,递给他一杯水。

“中午想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都行吧……去市场看看?”

“嗯,好。”

 

TBC

 

雏菊花语:隐藏在心中的爱

 

白首不分离(2)

评论 ( 14 )
热度 ( 176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