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白首不分离(2)

本更含楚苏友情向。

 

==================================================

白首不分离(1)

 

又过了半个月之后,他们出发前去参加楚云秀的婚宴。 

楚云秀对这个城市来说只是个外来人口,不过新郎家是这里的原住民,再加之又是烟雨主场,于是规模最大的这一场婚礼也就选在了这里举行;这时候离婚礼当日已经没几天了,不过楚云秀百忙之中还是和新郎一起到机场接机,看到苏沐橙和叶修从国内到达出口出来的时候二话不说上去先给了自家闺蜜一个大大的拥抱。

“总算到了,午饭吃了没?”

“还没呢,没想着会延误来着。”楚云秀温热的手掌紧紧握着她的,她也动动手指回握住那只手,“等很久了?抱歉。”

“没有没有,就一会儿——怎么样,那先去吃饭?”楚云秀招呼着,转头先去跟叶修握了个手,叶修点点头说了声好久不见,然后又跟她未婚夫握手,苏沐橙看着就在一边笑,怎么感觉跟以前赛前握手一样的——叶修看起来好像也想起了这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眨眨眼,然后就被楚云秀大姐头一样啪地拍了后背。

“走呀走呀!想什么呢这么专心——对了沐橙,吃哪家?”

“嗯……就你上次跟我说的那家?挺想试试的。”

“行啊——”

这一顿饭之后,苏沐橙此行的最后一点闲暇时间也宣告结束。

不管多大个神叶修也毕竟只算是女方这边的一个来宾,而她却是新娘的头号姐妹兼伴娘,吃过一顿接风饭之后楚云秀就马不停蹄地拉着她开始挑礼服想发型研究婚礼流程,不管是新郎官还是叶修在这会儿都只能杵在旁边当个围观群众。楚云秀的婚纱是早就挑好了的,不过还是迫不及待穿给好友看一看,苏沐橙刚好换完小礼服出来,没化妆,头发随意挽了一挽,带点羞赧地轻轻拽裙裾:“好不好?”

然后就被楚云秀提着裙摆快步过来拉住了手。

“好!特别好!”

“那就好,嘻嘻。”被拉紧的手让她身不由己往楚云秀身边凑,苏沐橙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以免踩到婚纱层叠的裙边和拖尾,楚云秀没想着她会退,一个不慎险些握不住她的手指;苏沐橙也是一惊,随即不着痕迹地答应,掩饰什么一样垂了眉温顺地笑笑。化妆师就在边上,一并过来商量了婚礼当天的发型和妆容,接着苏沐橙就进去把衣服换回来,出来之后看见楚云秀贴在自家先生身边看照片,见她出来也把她招过来看。

手机里楚云秀素颜,她也素颜,淡色的裙摆招摇出一地繁花荼蘼;没有整齐的发型也没有精致的妆,却敌不过一个成熟艳丽一个清秀甜美,相并的肩迤逦出温柔流畅的曲线,延续至两人之间,盈盈相握的纤细十指。

光看照片,就像是能如此并肩走到世界末日一样。

“沐橙你先等等我们,很快就好。”

“嗯。”

寒暄几句之后她走到叶修身边——楚云秀的丈夫好歹还陪在旁边夸上两句,这个人倒是从头到尾安然自若地坐在休息区看平板,她倾身过去才看到原来是上星期兴欣输给微草的那场常规赛录像。叶修把视频拉到一个地方看了两眼,又按了暂停,转到QQ窗口里跟现任队长乔一帆说了几句什么,这才抬起头,故作惊讶地,“怎么就换下来了?觉得冷啊?”

“……”这生拉硬拽扯开话题的方式是怎么回事?苏沐橙想想,也不点破,径自坐了他旁边的位置。

“上星期的比赛怎么了?”

“就是这里,你看看……”

这人都知道,什么都知道——即使安慰的手段有够隐蔽笨拙,却刚好足够让她知晓。

接下去一天多的繁忙劳碌更加不消细说。婚礼前的准备工作项目繁多,苏沐橙干脆住在了楚云秀家,全过程陪着自家闺蜜折腾各种大小事务;叶修横看竖看也帮不上忙,干脆就不帮了,恰逢接到喜帖的前职业选手们都在这几天陆续抵达,一群昔日大神二话不说就近找了酒店会所网吧包厢先来了个继互抢BOSS之外久违的感情交流……虽然交流的方式是没说两句就撸袖子各自揣小号上机奔往竞技场。

“我靠老叶说好的单挑你开个守护天使上来干嘛!换一个换一个!”

“你以为哥是你?哥穷得很号都没钱买,这不游戏公司送了个守护凑合着。”

“滚滚滚谁信啊!还不过马路去烟雨借个战法啊快去快回饶你不死!”黄少天的剑客在上面溜达溜达逛个不住,“PKPKPKPKPKPKPKPK!”

“啧,烦不烦。”叶修叼着烟,口齿不清地,“真打啊?”

“打啊!这么多人等着看呢快点!”

叶修无奈,把守护天使小号一扔,另找台空着的电脑坐下,摸出了苏沐橙的风梳烟沐刷卡进游戏,“就一场啊,人老了不陪你们折腾。”

“呸呸呸少装逼了行不行?老了下次别来抢我们的BOSS啊敢不敢敢不敢?”黄少天看着对面枪炮师刚一进场,毫不犹豫一个三段斩就抹了过去,“看招看招看招看招!吃我一记幻影无形剑剑剑剑剑!”

“还剑剑剑呢,文州啊这么多年了也不管管他这张嘴。”叶修飞炮后退,几步让过迎面而来的剑光之后一记蓄过力的量子炮射出去,“真不烦呢这?谁是房间管理快禁个语音!”

众人无语,这现实里也是在同一个房间呢怎么禁语音啊?

“这不简单,”叶修手下不停,“哎我说还不来个人把黄少天拖出去?”

“滚滚滚滚滚滚滚!!!”

“是你不给他机会啊叶神,抢BOSS的时候他早想跟你打了,谁让你见着他就跑。”喻文州笑吟吟地权当解释。

“屁!我一个55级的牧师看着满级剑客追上来还不跑?多大个神啊欺负人级低,注意素质!”叶修鄙视。

“……”

一群性别男的前大神们在这边忙着刀光剑影地交流感情,而苏沐橙那边更是丝毫闲不下来,别说是荣耀,婚礼之外的任何事情她都暂且没闲心去想;正日子的前一晚上戴妍琦也来了,楚云秀早早被推去休息,剩下她们两个林林总总地把第二天的东西都重新检查了一遍,这才在楚云秀家的客房里草草收拾准备睡下。

刚躺下就看到叶修在QQ上敲她。 

“忙完了没?”

跳出来的一行字平白突兀得像个蹩脚的搭讪者,她却惯熟其中隐含的关心意味:“嗯,刚忙完。”

“那睡吧,明天还有得忙。”

“正准备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我没事啊,明天早上还打竞技场呢。”

“……晚安。”苏沐橙难得地无语了,“那会场见。”

“嗯,会场见。”

翌日。

叶修真如他自己所说地在酒店打了一上午加上一下午的竞技场——这也由不得他,一帮退役了的老家伙们排着队把他当BOSS刷了个够本,就算期间几次强行喊停还是被人堵到了傍晚,然后一群受邀嘉宾才三三两两地各自奔赴会场。

而在这一刻之前,苏沐橙已经忙活整整十几个小时了。

早上一大清早起来,自己梳洗化妆换衣服,再帮着楚云秀梳洗化妆换衣服;大家堪堪收拾完就听见新郎官带着一帮兄弟在家门口敲门了,四五个姐妹连忙按照预定计划出去开始第一关挑战,只是还没轮到她出场——单只高跟鞋早就藏好了,一身盛装的楚云秀坐在床上微垂眼睫,到这会儿多少都显出点期待和娇羞来。苏沐橙俯在她身边理好了铺散了一床的宽大裙摆,又探手再度摆弄起她头上层层叠叠的头纱,楚云秀看不下去,伸手拉住了她:“都整三次了,还嫌不好看啊?你也坐坐……”

“当然要好看,今天可是要嫁人了,不好看点怎么行。”苏沐橙老神在在地答她,明摆着自己就是个没嫁人的,还一脸理所当然装老成,执着地把头纱从顶上顺到末尾,这才在边上一张小凳子上坐了,没话找话地笑谑,“你就等着我把他缠上半小时再放进来。”

楚云秀听着也笑:“好呀,看你的。”

“我想想啊……”讨论出来的流程早就记得熟到不能再熟了,苏沐橙在心里默默盘算,面上只嘻嘻地应,“云秀今天这么漂亮当然不能这么简单就让他看到啊,哼。”

“嗯……可是……”从前叱咤风云的女队长低着眉想一想又想一想,温吞神态像极了她们过去一起追过的无数言情剧里坠入爱河的女主角,最终还是不忍心为难未来丈夫,低低嗓音似自言自语又似讨好恳求,“也别……也别太难了,他也挺辛苦的。”

“知道啦,说笑说笑——别担心,我有分寸。”苏沐橙大笑,拍了拍她戴上了白纱长手套的手。

多少个一块追剧一起吐槽一同抹眼泪的夜晚,又有过多少次假如女主角是我的吐槽与妄想——到如今,她最好的挚友,终于真的要成为女主角了。

而这出三次元的、至少迄今为止依然团圆和美的言情剧,从这一天往后,却与她再没有了半点干系。

客厅里传来嘈杂人声,是兄弟团终于齐心协力斗智斗勇闯过进门关,朝着抱得美人归更进一步了;戴妍琦偷偷开了房门唤她,苏沐橙连忙站起来,最后安抚了一下楚云秀,打点好万全的笑容,从门缝里溜了出去。

在自家闺蜜这一生中最好的日子里,她如何能不开心。

事实证明一代战术大师教出来的兴欣前任女队长控场能力和战术素养也是一流的,并着雷霆的戴妍琦,巧笑倩兮毫不留情地把一众兄弟缠了整整十五分钟才放人进闺房找鞋,又让他们再花十分钟猜对了三趟谜语才成功把鞋子翻出来;从未婚夫进屋开始就一直掩着脸禁不住笑的楚云秀到这会儿已经不可抑止地红透了脸,直至西装革履的另一半单膝跪下来给她穿鞋,这才不得不放下手来挽起了下垂的裙摆。

苏沐橙觉得自己大概永远忘不了自家闺蜜这一脸幸福又含羞的、她却从来不曾看到过的灿烂笑容。

迎亲活动随着新郎成功抱得新娘归掀起了一个小高潮,蓬蓬的礼花在他们头上炸响,周围一圈人忙着起哄,苏沐橙则忙着帮楚云秀把彩纸往下拨;坐到轿车里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端正的肩背堪堪垮下来,结果就见着另一边伴郎拉开了车门,连忙坐直笑着打了个招呼。

礼数周到,笑颜完美。

事实证明联盟女神即使退役了依旧不负女神之名,再加之即使不化妆打扮也是个女王范美人的楚云秀,迎宾时候新娘和伴娘几乎吸引了全场的眼球,新郎被这么一衬反倒显得有点不起眼了;苏沐橙笑意盈盈地和几个姐妹一起忙着请客人签名和收份子钱,楚云秀扭头就看见她那一脸上节目似的笑,惟有看到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等等几个熟人了才偶尔笑得鲜明一些。

虽然苏沐橙在看到叶修走进来的那一刻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唔,挺好看的。”穿得一身整齐的叶修人模狗样地进来,递份子钱拿笔,刷刷签了一个无敌最俊朗的叶和一个比狗爬字勉强好点的修,然后看她一眼点点头;苏沐橙早就忍着一脸捉急看着他,趁着这一停顿瞅见后面暂时没客人,迅速伸手上去理他的衣领:“领带歪了呀!……”

“啊是吗?没注意。”叶修仰起一点下巴随她弄,又说, “有没有吃饭?”

“刚刚吃了点。”

“那行。”苏沐橙刚刚帮他理完放下手,叶修看着后面有客人过来也不多说,转头就往一对新人那边去了。

鲜花美酒,宾朋落座,周围的灯光都暗下去,惟有正中通道上方的灯亮着,灯光之下,长长红毯像是一条蜿蜒的河,一路流淌到眼前来。

婚纱宽大的拖尾,铺陈作一地无暇白雪。

我愿意。我愿意。套上无名指的钻戒,轻轻掀开面纱的手。目光交错,相互拥抱,彼此亲吻。

聚光灯雪亮的光圈泾渭分明地落在地上,她在外头,楚云秀在里头。

那之后的时间都过得像是走马灯。她酒量在一众职业选手里勉强算可以了,不过在普通人里还是绝对的酒力不济,下午吃的那一点饼干早就不顶用了,帮楚云秀挡了几轮酒就开始觉得人打晃,连忙扯了个理由回去更衣室坐着;醉意一上来整个脑子里都像是灌进了浆糊,太阳穴一突一突跳个不住,也顾不得衣服发型了,径直就在小沙发上侧躺下来。

结果头一沾沙发就直接睡了过去。

睡醒之后算是稍微清醒了点,苏沐橙揉揉眼睛爬起来,一不小心抖落了身上盖着的外套;她定定神打个哈欠,旁边坐着的叶修伸手过来捡起衣服,重新盖到了她肩上。

“醒了啊?”

“你怎么在这儿?”

“我就不能在这儿了?放你一个人在这躺着明天准发烧。”

“哪有那么夸张……”苏沐橙裹着他的外套坐着,一看时间吓一跳,“过这么久了?云秀他们……”说着就要站起来。

“你这样子还想去干什么?”叶修把她拽了回来,“他们忙得过来,你就别去添乱了。”

“……也是呢。”

苏沐橙说完这句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过滤嘴,轻微的烟草气味飘散在空气里;而她毕竟酒劲还没过,坐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头疼,于是歪着头靠在了他肩膀上。

“躺会吧。”叶修说。

“不躺,冷。”苏沐橙把自己往他外套里缩了缩。

“那别坐这儿了,回酒店去躺。”

“……嗯,好呀。”

叶修走到更衣室外面等她。苏沐橙换下身上的伴娘礼服,再把头发放下来,草草卸了妆,然后开了门。

“走吧。”

“嗯。”

酒店侧门不在大马路上,加之时间也不早了,路上仅有三三两两的汽车和行人。苏沐橙推开玻璃门下楼梯的时候脚步晃了一下,叶修连忙拉住她的胳膊。

“没事吧你,要不要我背?”

“好啊,那你背我。”

“……”这反应过于坦诚也过于示弱,实在不太像平时的她,以至于叶修也有点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苏沐橙却不闪躲,叶修看她她也看叶修,直至叶修叹了口气,转过来蹲下身,“来来来上来吧——”

“嘻嘻。”她心满意足一样笑了笑,往前几步趴到了他背上。

“头还疼不疼?”

“唔,有点。”

春末夏初的天气,夜里多少还是有些凉,叶修把外套给了她之后就一直没拿回来,领带扯松了,身上只穿着单件的衬衫。苏沐橙把手臂套到他外套的袖子里,袖子松松垮垮地长出好一截,她两只手窝在袖管里绕过他脖子,手指在他胸前三两根松松勾在了一起。

“那你疼不疼?”

“我都没喝。”叶修显然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出席了一个婚宴回来身上没有一点酒味儿。

“云秀今天真好看。”

“嗯,好看。”

“特别好看,我都没见过云秀笑得那么好看。好看得我都想嫁给她了……不行,不能嫁给她。”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这么多,苏大小姐根本醉得不轻吧——叶修笑一笑,干脆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为什么不能?”

“因为我喜欢哥哥呀。”

“哦,我也喜欢。”

“不是啦,不是那种喜欢。”

“那是什么喜欢?”

“哥哥笨死了,我说我长大了要嫁给他他还脸红呢。”苏沐橙却没有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的意思,脸埋在他肩窝里嘟嘟哝哝地又换了个话题,“然后还说不行。”

“为什么说不行?”

“他说我会变成别人的新娘子,很漂亮的新娘子。”

“是啊,很漂亮的。”

“那要怎么样才会变成新娘子啊?”

“等你结婚了就变成新娘子了。”

“可是我不想结婚怎么办?”

“你不想结婚我养你呗。” 

“你总不能养我一辈子呀。”

“我养你一辈子。”

“胡说,我养你一辈子差不多。”苏沐橙反驳。

“……”叶修无语,这还真是没法否定——他们两个人的总资产加在一起足够他们不愁钱地度过下半生了,不过就眼下而言,拥有荣耀形象大使身份以及好几个广告代言的苏沐橙个人收入的确比一直单纯浸淫游戏的他高出不少。

“怎么还没到呀。”

“……我们刚出来两分钟好吗?”

路灯偶尔闪烁的、昏黄色的灯光,疏疏朗朗地洒落下来。

叶修背着她,两手托着她膝盖窝,步伐安稳,不紧不慢地往前走。有点长的发尾就搁在她脸旁边,淡淡柠檬香的洗发水味儿混着烟草气息充斥她的鼻腔,苏沐橙迷迷糊糊地想了想,觉得这味道有点熟悉:“这哪个牌子的洗发水啊?”

“忘了,以前你哥经常买的那个。”

“哦。”

对话到此告一段落。

第二天清醒之后苏沐橙回忆起前一晚上的对话,除去自己的胡言乱语之外,似乎还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过毕竟都是暧昧不明真假难辨的酒后记忆,她也就没再多想什么,以至于又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重新回忆起这一晚,她才意识到叶修说的都是实话。

比如他说他喜欢苏沐秋,再比如他说她不想结婚的话,他会养她一辈子。

这个人从来太过于重在行动而不是言辞,就连事关下半生的承诺都许得轻飘随意,完全不在乎半醉的她能否听见——然而在那之后,却不动声色地,如他自己所说一样守护着她,与她共度了接下来的全部人生。

 

 

TBC

 

白首不分离(3) 

 

评论 ( 12 )
热度 ( 120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