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白首不分离(3)

白首不分离(1)

白首不分离(2)

 

叶修在第十赛季结束之后说的“该回家了”并不是一句空话。至少他在从事荣耀程序开发部门技术顾问工作以外的闲暇时间里都在尽力履行着一个儿子孝敬父母的义务,之所以是孝敬父母而不是赡养父母则是因为他回家后第一次给家里递银行卡就被自家老头子拍回到了他脸上,表示家里根本不差他那几百万过日子,你以为你不在那十几年叶秋是干什么吃的?幼稚! 

不过……看着大儿子把银行卡从脸上扒拉下来之后叶家老头子给自己斟了杯茶,抬抬手指示意他自便:有时间的话多回来坐坐吧,陪陪你妈。

得,叶修听自己爹这么说就知道没问题了,伸手也给自己倒了半杯茶:好嘞。

鉴于有这感情基础在先,到这一年为止,苏沐橙也已经和叶修一起在叶家吃过好几年的年夜饭了。

叶家夫妇思想传统不过并不死板,叶修刚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而立的年纪,结婚催过了相亲也催过了,这人愣是不动如山地一副非荣耀女神不娶的架势,直至后来某一次回家却忽然带回来一个苏沐橙。

那天晚上的家宴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风起云涌,乖巧漂亮的苏沐橙不知赢得了二老多少好感,偏又不好直接在初次见面的女孩儿面前表露出来,当晚吃过饭人一散了就迫不及待遣叶秋去问个清楚——结果叶修却斩钉截铁地表示那是他妹妹,带回来也就是想着都是一家人早晚得见见,半点那啥的意思都没有。

这都什么跟什么呢?又不是亲妹妹,要是如叶修所说的话他们也相熟十几年了,就一点发展的空间都没有?

结果还真是没有。

多年后的叶秋想想当年的情形,不由自主就觉得好笑——到这会儿随着他一双儿女的出生,抱上孙儿的父母也已经不那么急于逼大儿子结婚了,可那时候无论是他还是他们爹妈都是在忙着想办法劝叶修的,结果偏偏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半点那啥的意思都没有的不止一个叶修,还有一个苏沐橙。

“你知道吗?那时候爸妈一天三趟电话地催我找我哥谈谈,我都简直觉得是在催我结婚了。”

“我知道呀——那时候叶修都快被你烦死了,嘻嘻。”

这一年的除夕照样是在叶家过的。叶父叶母向来没有为了守岁改变吃饭时间的习惯,一家人在家里吃过了年夜饭,叶修在客厅里边逗着今年刚出生的侄女侄儿边陪父母和弟妹看春晚,叶秋正好偕了苏沐橙站在外面阳台上聊天。

“以前他跟我提过苏沐秋。那时候我记混了,我以为你就是苏沐秋。”

“不,苏沐秋是我哥哥。去世十几年了。”

“我知道的——”

“没事啦,都过去这么久了。”感受到叶秋想要打断她换个话题,苏沐橙摇摇头笑笑,表示自己不在意,“叶修有没有跟你说过哥哥的事情?”

“没怎么说过,我只知道有这个人。一开始还以为他就是懒得被爸妈催着结婚随便找个理由。”叶秋说。

“不是呢。”苏沐橙看着阳台外面稀稀落落的零散灯光,那些光芒星星点点地闪烁着,悉数倒映在她眼睛里面。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叶修全部的喜欢,大概都给了荣耀和哥哥吧。”

那年那月,热烈明丽的夏天,意气飞扬的眉眼,比肩前行的少年。

从前的她觉得苏沐秋和叶修就是她的全世界,到后来苏沐秋不在了,而叶修接过了苏沐秋的那一份,为她撑起了全世界。

从那一刻开始,感情的界限统统模糊了。

苏沐秋和叶修从来不曾刻意避讳她,无论是游戏得正激烈的时候平白无故开始的接吻,还是你睡我大腿我掐你屁股肉的小情小调——直到后来这一切都不复存在,叶修以更甚于以往的热情投身荣耀,那会儿还只是个荣耀菜鸟的她在边上怯怯看着,却渐渐感觉他的样子变得越发看不懂了。

张扬而强势,专注又深情。

像是透过这小小的一方屏幕,还能同时看到什么人一样。

生与死把他们分开,然而在这个他们都深深热爱着的虚拟世界里,无论是副本野图还是装备攻略,乃至战术走位、一招一式,无处不遍布苏沐秋的影子。

叶修与荣耀同在,苏沐秋与荣耀同在。

叶修与苏沐秋同在。

“哥哥刚走的时候,不伤心当然是不可能的……还是幸好那时候有叶修在吧,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开始打荣耀。”距离现在已经很遥远的那三年时间很短却又很漫长,太多大事小事也太多快乐深刻的回忆,苏沐橙仔细思考着,最后也只是挑出一些大致说了说而已。

“后来我想,如果就这样带着沐雨橙风和叶修一起走下去的话,是不是就会离哥哥更近一点了呢——于是也就这样子一直打下来了。”

“……”叶秋一时没有接话,无论眼下苏沐橙叙述得多么平静,苏沐秋的逝世毕竟都是她和叶修内心沉重的一角。十八岁的年纪,当年他这么大的时候还在书山题海里奋战高考,而叶修呢?

“没那么严重,叶修可比你想的要坚强多了。”看着他一脸震撼而又沉痛的表情,苏沐橙就像是看到了当初第一次听说苏沐秋的陈果,于是抿抿嘴轻声解释,“至少我可从来没见他在我面前哭过。”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在你背后都哭多少次了。”叶秋知道她试图安慰,于是随之报以一笑,有意活跃气氛,“别看他现在这样,以前小的时候可是个爱哭鬼。”

“是吗——”苏沐橙也跟着笑,“不过他那时候,大概根本没去考虑哭不哭这回事吧——处理完哥哥的后事之后没多久第一赛季就开始了呢。”

“是这样啊。”

除夕之夜讨论如此沉重的话题确实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叶秋也不在意,只是暂时没再说话,和苏沐橙一起不出声地听着里面电视里传出的歌声和父母的话音;似乎主要还是他妻子在陪着两个老人聊天,叶修的声音偶尔插上一两句,再夹杂着一对龙凤胎的嬉笑声。

平凡而热闹,就像是这一天晚上同一片夜空之下,无数个普通家庭一样。

“老哥是这样——可你呢?”最终他还是开口问道,“他是因为你哥哥才……可是你也没必要因为他——”

“不是因为他哦,他们一直都主张让我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从来没有多加干涉。”苏沐橙说,“不过对于我来说……”

“大概是因为我认识他们太早了吧,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好的男人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之后的几年里面,她自然也与其他人交往过。

这个社会对女性自有一套不同于男性的双重标准,像叶修这样奔四未婚又不缺钱的大概能叫做钻石王老五,而苏沐橙这样将近三十五还未嫁人的却不免遭人闲话。她不在意,叶修更不会在意,不过既然是单身,又生就好容貌好性格,自然从来不缺追求者。

而有幸追得近了的,当然也是有的。

这回追她的这个是荣耀官方市场推广部的一个主管,她三天两头地全国各地跑参与各种项目宣传,这个人负责实地跟踪项目实施的,一来二去就熟了。人不算特别出色,不过能做到这个位置的当然本身也不赖。这人跟她相熟之后就表达过好感,然后被她发了卡——不过就算被发了卡这人也没操之过急,只说反正都认识了,又是工作伙伴,就这么做做朋友你看可以吧?苏沐橙这么一听觉得也有理,再说他们本身就是朋友,也就暂且答应了。

那阵子是她参与荣耀市场推广以来少有的闲暇——或者可称为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过叶修却跟她正好相反。游戏必须靠着往上提升的等级以及新副本新玩法新地图给玩家带来源源不断的新鲜感,新鲜感就意味着要一次又一次有水平有技术地完成各职业技能的设计与更新,因此也对技术及内测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一年的版本升级之后角色等级上限将会提升到100级,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因此在这一等级新增的招式和技能都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更新要多。

为了这一次更新,叶修作为编外特邀的技术顾问,已经和整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起忙活大半年了。

进入十月,距离荣耀周年庆,也就是版本更新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

这一天苏沐橙起床的时候家里安静得像是只有她一个人,她洗漱完了推开叶修房门,才看见人躺在床上,脸冲墙角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姿势,又一次没换下衣服就睡着了;苏沐橙也没打算把他推醒换衣服,只是一如既往地拖过被子来给他盖上,然后掩上房门到厨房去做早饭。接着又过了好几个小时,差不多午后一两点的时候叶修才起来,苏沐橙把热在锅里的午饭端给他,见怪不怪地问说昨晚几点回来的?叶修边夹菜边说不是昨天晚上,是今天早上五点钟。

好吧……苏沐橙坐在一边看他吃,又问:这时间不是一般都搞完了吗,今年到这会儿还在忙?

昨天我还找出几个bug呢。叶修说,他们昨天加班到凌晨一点的时候就知道今天又要加班了。

饭吃得很快,叶修十分钟吃饭五分钟洗碗,然后换衣服穿鞋子准备出门;苏沐橙把手机从客厅茶几上拿过来塞到他衣袋里,说:早点回来。

拜这一次前所未有的修罗期所赐,这样晨昏颠倒作息混乱的生活他也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了。

叶修出门后不久苏沐橙也收拾好了出门。这一天她早前就有约,那位市场推广部的主管拿到了最近一部热门电影的首映券,约她一起去看;她刚好也对这部电影感兴趣,叶修近期又根本没时间陪她去,于是就应下了。

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将近八点。两个人就近找了家环境清静点的餐厅进去坐下,很快点了单,然后又交流了一下对刚才那部电影的感想。说话间短暂的停顿里苏沐橙自然而然地端着杯子喝水,包里的手机在这会儿忽然有了来电,她用另一只手把手机掏出来,结果一看屏幕就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叶修。

这个人从来没用手机给她打过电话。

按下接通,手机放到耳边,电波另一端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仓促又惊惶。

“是苏……苏沐橙小姐?麻烦你马上来一下XX医院,叶神他——”

那个声音接下来好像还说了什么,可她愣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眼前跟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完了。完了。

 

TBC

 

白首不分离(4)

 

评论 ( 10 )
热度 ( 105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