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白首不分离(4)

白首不分离(1)

白首不分离(3)

 

半小时后苏沐橙在医院的输液室里见到了叶修。 

“多大个人了还不会把持着点?瞎嚷嚷什么呢说得哥快死了一样的……”她进门的时候挂着点滴的叶修正在训身旁一毛头小伙,结果一看到她顿时就怂了,连带着那个一看就是技术部新人的小伙子也忙不迭地站起来给她让位,然后合着带她进来的同事迅速溜了个没影。

苏沐橙走到他身边,也不坐,抬头看了眼点滴再低头看了眼他。

“怎么了?”

“……那啥,胃疼。”

“很疼?”

“……”这能不疼吗要不是他做内测做着做着突然间疼得一口气喘不上来话都说不全乎也不至于技术部一帮年轻人惊惊咋咋地把他往医院送,看着那个前天刚来的大学生抖着声音给苏沐橙拨电话的时候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偏偏疼得狠了一点阻止的力气都没有,“现在不疼了——哎别别别,你听我说我真没事……”

任他在荣耀的世界里多大一个神,将近二十年时间里,他最手足无措的事情还是看到苏沐橙哭。

“那会儿刚到医院,他们拿了我手机就直接拨出去了回头我揍死他们——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没事儿别哭别哭……”

坐下在他旁边把头埋在了他肩膀上的人没有作声,不过从身体相贴之处传来的轻微颤抖以及接连滚落在他衣袖上的泪珠都算是代替她作出了回答;叶修忍不住长叹一口气,极其地有了想要扶额的冲动。

这样子的电话会让苏沐橙联想到什么,他简直太清楚了。

输液室的空气里弥漫着轻微的消毒水气味,正是一闻到就会让人联想到医院的味道。这个气味别说是苏沐橙,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太喜欢,毕竟某些事情即使没上升到心理阴影的程度,那也绝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无论是扑面而来的绝望,还是猝然降临的离别,都不是什么经历过一次就可以心平气和接受下一次的东西。

“没关系,我还在这儿。”

到最后他还是只能简短地说出这么一句话,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苏沐橙向他那边挨得越发紧了点,又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点了点头。

“嗯。”

整件事情总的来说算是虚惊一场,不过之后苏沐橙并没有只把这当成虚惊一场看待。虽然这么多年过来叶修和她的生活模式和习惯都没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但无论是叶修近几年手速和反应速度的下降还是这一次的有惊无险,都让她再清楚不过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叶修也是需要人照顾的,他也已经不年轻了。

所幸到这会儿这一次版本更新的准备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再过了一星期左右就没他什么事了。加上之前出现这种突发状况,技术部里一群小年轻都软硬兼施地要他回去歇着,叶修也就没违拗他们的好意,花了三两天在家里好好调整生活作息,只在白天里顺带过去工作室看看。

然后在荣耀版本更新和等级上限提升的最初几天兴奋期过去之后,苏沐橙拽着他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体检。

全部项目做完并没花费多长时间,不过因为血液检查的关系等了两三天才把结果拿全。叶修看着厚厚一叠体检报告上面的各种数据眼都花了,然后被苏沐橙拉去见了第一次来的时候给他开单的那个医生。

那医生年纪挺大,看上去至少有个五六十岁了,根据之前接触的经验来看可能还挺毒舌的——叶修把体检单递上去,人接过来托一托老花镜翻过几页,头也不抬地:“抽烟啊?”

“……啊,抽一点。”

“这叫一点怎么样才叫多?每天一卡车?”

“……”

“抽多久了?”

“呃,十几年?”

“得,回头戒了吧。”

“不,我说……医生您先告诉我啥不对劲儿?”

“经常咳嗽是吧?”

“就,就最近这一两年有点?”

“肠胃好不好?”

“前段日子胃疼……”

老医生手里拿笔啪地一拍检查报告。

“自己看看,血压多少?”

“唔……”叶修照着数字后面那个结果分析念,“血压偏高建议复查?”

“都这样了还不戒烟你想早几年死?”

“……”

叶修走出医院的时候觉得自己经验要都被杀秃了。

“戒烟吧。”苏沐橙从后面跟上来,说。

“行行行我戒了还不成吗……”叶修长叹一口气,伸手摸口袋,“最后一根,让我爽爽。”

“喂!”

“真的戒,能不戒么这。”叶修叼着烟,深吸,“要是死太早了你哥得揍死我。”

“嗯,你知道就好。刚好也让我少吸点二手烟。”

“……”

苏沐橙上前几步挽着他,没有去计较他的话里面微妙的语病,和他一起慢慢走下了医院门口的台阶。

至于她跟那位市场部主管的事儿,则在那次虎头蛇尾的约会之后就告一段落了。

她仓惶地不告而别的第二天那人给她打电话,那时间她刚陪着叶修到医院复查回来,接到电话才想起前一日的失态,连忙跟他道歉;那边说着没关系我理解,知道实情之后感叹了一句,从来没见过你害怕成那个样子。

苏沐橙怔住,片刻之后才回答:是呀,我也是第一次。

好歹多年以来堂堂一联盟女神,在公众场合举手投足总是360度无死角的优雅自若,何曾连矜持都直接弃置一边,绝望无措得像是被整个世界猝然抛下的弱小孩童,心火燃尽弥漫成一片末日过后的死灰荒野。

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其实他从未有过任何机会。

其实,你是喜欢着他的吧?单身男女同居一室,不谈婚嫁也不育子嗣,你到底是图他什么?

“……我也不知道。”

苏沐橙又顿了顿,这才慢慢一字一句地接下去。

“你也可以认为我是喜欢他的,不过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叶修需要她,她也需要叶修,而且无论旁人有几多看法抑或几多成见,他们都要这样相互扶持着,一起走下去。

 

次年,兴欣战队建队十周年庆。

作为荣耀联盟成立二十年间唯一一支从挑战赛进入联盟的处子赛季就登上总冠军宝座的队伍,兴欣战队将当年挑战赛决赛胜出的那天作为了官方意义上的战队诞生日。

十年时间过去,当年在所有人眼里都不过是一支草根新队的兴欣如今也已经是联盟里成熟的豪门战队之一。虽然经营时间与蓝雨霸图等与联盟同岁的元老级战队尚且有着一段距离,不过这丝毫无碍他们展露出与这些战队不相上下的战斗力,并且连年在季后赛里占据一席之地,这一年也不例外。

现在的荣耀职业联盟里已经没有挑战赛这个概念了。如今的荣耀职业联赛又名荣耀职业甲级联赛,下设乙级联赛,过去的复活赛变为现在每赛季末的升级与降级,整个联赛体系的发展也随着这些改变渐趋稳定和健全。

兴欣的队庆日就在甲级联赛常规赛37轮前一天,正是以前每一年挑战赛决赛的日子——而这一年的队庆日注定是特殊的,不光因为战队成立十周年,也是因为战队的首任队长叶修和第二任队长苏沐橙在这一年清明回H市扫墓之后,直接就在兴欣战队俱乐部住了下来,一直住到了队庆日这一天。

规律作息,上午训练,下午团战,战术讨论,赛后复盘。

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这样度过了很多年时光。

无论是荣耀教科书、斗神、战术大师还是联盟女神、首席枪炮师,他们的名字在兴欣队史乃至荣耀职业竞技史上熠熠生辉,特别对于如今这一代兴欣的年轻选手来说,即使不是无法超越的传说,那也称得上是不可复制的神话与传奇。

“行不行?”

“什么行不行,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宝刀未老。”叶修在一堆账号卡里抽出个满级战斗法师,熟练地刷卡进训练软件,“谁先来受死?”

“每个人都有机会,一个一个来。”到这一年也已经担任了五年队长的乔一帆站在旁边笑了笑,得到他点头示意的队员拿着自己的账号卡走过来。苏沐橙靠着墙看着下面一张张年轻朝气充满期待的脸庞,扭头问他:“这周打谁?”

“打雷霆。”

“哦。”

难得首任队长兼战队创始人时隔多年重回母队,征询过他们的意见之后乔一帆几乎毫不犹豫地就作出了晚上加训的决定,有意让全体队员磨练磨练长长见识——如今这一代职业选手多半都是在叶修韩文清乃至黄金一代大神们的光辉事迹耳濡目染中成长起来的,自然跃跃欲试地早就盼着能跟那个年代的大神们交手了。

不过当然,无论是过程还是胜负,都不能再与以前相比。

车轮战一开始,前四五个队员几乎都是被打爆的,叶修展现出乍看之下完全不输给以前的手速,再加之这么多年间战术积累有增无减,基本上都是两三分钟以内拿下战斗;不过再往后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战术走位开始逐渐变多,反应速度跟不上的时候惟有靠经验补救,单场战斗的时间渐渐延长,慢慢地也从一边倒的胜利变成互有输赢。他也不作声,对面人上来一个他打一个,打完之后若觉得有什么不足就开口指点两句,到后来训练室里异样的安静弥漫成一片,只听见连绵不断的键盘声和他时不时说话的声音,直到跟某一位打完之后他自己把键盘一推:“好了不打了,今天到这儿吧。”

一群人一看,刚好全员轮着打完三轮。

——他们是每人各打了三场,可叶修却是几乎没有休息地跟他们打了三个多小时。

加训结束之后队员们三三两两离开了训练室,最后剩下苏沐橙和乔一帆。三个人一动不动地静了片刻,苏沐橙先走了过去:“手还好?”

“……”叶修还是没动,盯着屏幕里的战斗法师看了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她笑一笑,“还好。”

“你可以不那么急的。”

“我只能给到他们这些了。”叶修笑意不减,答非所问。

“前辈……”乔一帆看着他欲言又止,一句“要不明天不打了”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一开始想的可是至多每个人跟叶修和苏沐橙分别打上一场也就算了,结果叶修打完一个又一个根本不带停的,整个气氛也莫名地越打越凝重,他做了几年队长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到后来竟然也渐渐被那种氛围压得略微喘不过气来——结果就这么一愣之间就被叶修抢了先,后者退了软件问他:“小乔,上次跟你说那个团队配合打法你让他们试了没有?”

“试过了,”乔一帆连忙回答,“就是侧翼的魔道那里,还有一个问题……”

他有条不紊地说着,下意识拿起笔,在战术板上绘制阵型。叶修从后面上来,听着他说话,然后接过他的笔,一边解释,一边往战术板上随手加减。苏沐橙也站在旁边,看他们讨论,偶尔开口说说自己的想法,乔一帆扭头看她的时候,她就了然地、温温柔柔地对他扬一扬嘴角。

就像是很多年以前,还是个新人的他在他们的鼓励之下,与那时已经称神的他们一起讨论战术思路一样。

引领他走到今天这个高度的人早已经离开这片赛场,而他还可以继承着他们的思想和精神,带领着队伍在这片热土继续战斗下去——在他看来,已经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了。

那之后如此这般的加训还进行了好几次,有时是单挑有时是团战,形式不一不过用时和质量都丝毫不减。等到了队庆那天,网游里兴欣的粉丝们早就开始了各种形式的庆祝,不过鉴于第二天就是联赛倒数第二轮的比赛,战队内部并没有什么大规模的庆祝,尽管他们早已经锁定了季后赛的一个席位;陈果提早在外面约好了包间,下午开完战术会议之后直接把全队拉了过去,吃个饭也就算是简短的纪念和庆祝了。

“祝兴欣的明天越来越好!干杯——!”

装着啤酒茶水汽水果汁运动饮料的二三十个杯子叮叮咣咣碰在一块,叶修喝了一口茶,然后开口揶揄自家老板娘:“都这么多年了,语言水平有没有点长进啊?”

“滚滚滚少说两句!——夹菜夹菜!”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么久没见一面陈果也懒得跟他计较了,四面招呼大家敞开肚皮吃,这才坐下来拿起筷子,边吃边跟身边的叶修苏沐橙商量起队徽的事情来。

“你们看这样子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联盟中好几个夺冠次数不止一次的强队都爱上了往队徽上添加夺冠次数的标志,陈果觉得还挺不错,好歹兴欣十年走到现在也已经拿了三届总冠军,干脆趁着十年队庆往队徽上添三颗星,想想就觉得威风多了——苏沐橙听了觉得可以考虑虽然她无所谓,不过叶修却出乎意料地表示了反对。

“不行啊,你看这拿一次冠军添一颗星的,再过几年我们队徽干脆改名叫仰望星空得了——”

一言既出满座咋舌。

大神!知道你是在表示对我们充满信心来着可这也太有信心了吧!消受不起啊!

“呵呵。”叶修迎着一桌人刷刷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施施然举了举杯,“干杯。”

“……”

翌日,战队照常训练,陈果和退役后留任兴欣青训营指导的唐柔送他们前往萧山机场。

又过了两年之后,时年三十七的苏沐橙和时年四十的叶修正式迁居回到H市。

 

 

TBC

 

白首不分离(5)

 

评论 ( 6 )
热度 ( 105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