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白首不分离(5Fin)

白首不分离(1)

白首不分离(4)

 

回H市居住的决定当然不是临时起意,这里是苏沐橙和苏沐秋长大的地方,对叶修来说,他此生最珍贵最辉煌的岁月也是在这里度过;既然不是临时起意那么在迁居之前自然也已经准备万全,时隔将近二十年,他们终于在这里拥有自己的房产,真正意义上地重新定居在了这个年轻时曾经战斗过的城市。 

“真的好多年了啊,以前这些楼还是我们眼看着盖起来的呢。”

“是啊。”

最后拍板的房子不是一手房也不位于什么高尚住宅区,只是老城区普普通通一个小区里普普通通的一个别人转手的三房一厅而已;一开始看房的时候两个人还没留意,直至后来见到熟悉的路名才意识到,他们竟然阴差阳错地又回到了当年少年时候三个人租住的出租屋附近——当然那一片城中村早已不存在,早在第二赛季的时候那一带旧城改造,陈旧的握手楼陆续拆迁,而现在这一片小区,正是在当年拆迁过后的废墟之上兴建起来的。

时序交替,年岁渐长。

而到如今,他们再一次并肩站在了这一片江南温润的天空之下,像是兜转半生,终究还是回到了那个,最初属于三个人的起点。

房屋装修和内饰照例是苏沐橙全权拿的主意,后来什么都搞好了就差正式迁入了,叶修才跟着她到屋子里转了一圈,听着她指指点点这里可以放放书那里准备种盆花;客厅的壁架边上有个小台子略显突兀,叶修正思考着这么一小块地方苏大小姐打算放啥,苏沐橙指着那里问他:“这里拿来放哥哥的照片好不好?”

“嗯,可以啊。”

苏沐秋当初那份签了名贴好了照片还没来得及交上去的战队合同一直被他们好好保存着,等搬家的事情都告一段落之后苏沐橙就把那张照片拿去放大翻晒了一张新的。可毕竟是很多年前的老照片了,以前鲜明的色彩早已层层褪去,在时光冲刷之下略微泛黄,连带着被定格的少年容貌也不可避免地依稀模糊。不过这种事情无论是叶修还是苏沐橙都并不在意,更没有特地把照片晒成黑白的,最后也只是用着朴素的木质相框装裱了,普普通通地放在了家里。

“好啦,这样就行了。”苏沐橙摆好相框倒退几步看了看,自我感觉还挺满意;边上叶修看着她动作,忽然间没头没尾地问:“照片前面是不是要摆点东西的?”

“唔,摆不摆都可以吧?”

“那就摆吧。”叶修说着就伸手在口袋里摸摸,少时摸出了张账号卡,摆到了相框前面。

那是跟随他从第十区一路拼杀到第十赛季总冠军、然后又和他在赛季结束后一同退役的,君莫笑的账号卡。

“好呀,那我也摆。”苏沐橙左右看看,然后走去翻找方才一起拎回来的水果袋子,最后拿了个橙子放到了自家哥哥面前。叶修看着就笑:“这又是表达什么?”

“多点维生素C,永远青春,永远年轻。”苏沐橙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嘟着嘴做个鬼脸,“哥哥以前不就特别喜欢吃橙子来着?他现在也会喜欢的。”

“我看也是,怪不得一直这么年轻。”

“是啊,太犯规了呢。”

苏沐橙跟着他笑着,拿手拢了拢长长的鬓发,眼角细细的鱼尾纹随着笑容些微显露出来。

他们都已经开始慢慢变老,然而惟有谈起苏沐秋的时候,能让他们感觉自己依旧年轻。

叶修早已不像以前那样子经常跑荣耀官方总部了。随着虚拟全息技术的飞速发展,这款运行了几十年之久的经典网游开始衍生出更多的变化,游戏方在传统的第一人称视角键盘鼠标游戏模式之外,也早已开始着手将荣耀开发成搭建于完全潜行技术之上的全新网游平台,尽管还没正式对外宣传,但是研究设计和内部测试已经进行好几年时间了。

叶修自然也受邀体验过初期的全息游戏仓。第一次进仓的时候他身为宅了半辈子运动神经可想而知的家里蹲活生生地只学会了如何操纵自己的角色走路,平时都在被他各种虐的技术部全体员工终于感受到了从实力上碾压大神的快感……虽然这快感只维持了三两天,代入感极强的游戏仓对叶修这种沉迷荣耀几十年的游戏宅来说诱惑力强得简直让他根本停不下来,过了一星期之后叶修已经可以开着除治疗外的随便一个职业继续虐他们了。

而苏沐橙与荣耀联盟方面脱离关系的时间则比他要更早一些。早前合约到期之后她已经不再担任形象大使一职,如今更多的是在靠着自己的笔头和自己的知名度,为荣耀职业联赛的知名度继续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没错是笔头,她的第一本个人传记《莫笑沐雨浴橙风》在荣耀粉丝群体之中收获了广泛的好评,书中不仅描述了她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生平琐事,更涉及到传奇色彩浓厚的前荣耀第一人叶修乃至兴欣战队从建队到走向巅峰的历程。那段时间里无数老粉丝都回忆起了职业联盟之初的那段烽火峥嵘的岁月,荣耀官方更配合着她的新书上市完整地来了一波宣传,再一度在基数庞大的网游玩家群体中掀起了荣耀的热潮。

“写多少了?休息一下。”

“嗯嗯。”

刚刚与荣耀官方技术部那边结束视频连线的叶修端着杯子进来,苏沐橙从屏幕里的文档前抬起头,接过他手里的杯子喝了一口热茶。

以前是这活都是她干的,而现在,轮到叶修给她泡茶了。

“这本新的叫什么名字?”

“嗯……‘一叶落知秋’。”

“从小到大你就喜欢这种文艺的名字……”

“就是喜欢嘛。”现在她在写的这篇就不是她自己的传记了,而是经由她的视角叙述的叶修人生纪实——且不管她写作水平如何,光是这一主题都足以吸引绝大部分荣耀忠粉的眼球。叶修自己肯定不会去写这种东西,而且也无所谓别人把他写成什么样子,不过好歹这个别人是苏沐橙,至少比联盟随便扯个谁来写要好个千倍万倍。苏沐橙喝了几口茶之后把杯子递还给他,叶修接过来,自己也低头喝了一口。

“差不多六点了。”

“嗯,我知道。”

“今天晚上有比赛,你忘了?”

“啊!——我去做饭!”苏沐橙移动鼠标点了存档,然后连忙起身。每周联盟比赛日那天傍晚比平时早点吃饭是他们的习惯,几十年过来只要有时间,电视直播的常规赛他们是从来不会落下的。

西斜的日光褪尽热烈和青涩,温润无声地透过白色百叶窗,一分一分缓缓旋转,渐次拉长——

刻下了皱纹,映亮了白发,苍老了容颜,留不住时光。

 

苏沐橙五十八岁那一年身体到底还是出了点问题。

或许是年轻时长期对电脑落下的后遗症再亦或是近几年长时间伏案写作,开春以来腰背就开始隐隐地觉得酸疼,原本两个人每天早晚例行都要在小区里散步的,如今这一发作起来迈步都觉得艰难,更别说像往常那般身轻腿健地上楼下楼做饭买菜。

于是这些活计毋庸置疑地直接都被叶修统统揽去了——叶修近几年也不能说是啥事都没有,年轻时候长年吸烟还是对他的呼吸道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抵抗力差的时候总免不了感冒咳嗽,不过好歹戒烟戒得及时,没出现过什么大问题,更不影响他这会儿照顾苏沐橙。

每星期前往医院的复查变成了必修课。老年人的身子骨再不比从前,治疗不可谓不积极态度也不可谓不配合,不过态度配合可不等于身体也一样配合,情况时好时坏,连带着两颗心也就跟着一块儿忽上忽下。说到底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多少都有这么一根刺放在心里梗着,习以为常的日常都要因此被一起搅乱了似的,始终有点不得安生之感。

这一天例行的检查和开药之后两个人又从医院出来。苏沐橙慢慢地走着,叶修拎着一兜子药在边上跟着,走出门口之后看她对着以前随便就下去了的短短几级台阶约略皱眉,于是说:“要不要我背你?”

“嗯……”像是被这一句话勾起了什么遥远的回忆,苏沐橙微微侧头想了想,最后还是笑着摇了头,“算了吧,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你好歹也小心点呀。”

“那慢慢走吧。”叶修也不勉强,把装着药的塑料袋子换到了另一只手里,空出的这只手伸过来牵她;苏沐橙也伸手让他握着,借着他的力道一步一步缓缓走开去。

又过了将近两个月之后,清明。

天气还是照样乍晴乍雨地潮湿着,不过苏沐橙的腰却奇迹般地不怎么疼了;两人照样买了花打车到南山公墓去,等走到苏沐秋墓碑前面站定了叶修就笑:多亏了你哥罩着你,要不刚才这一段上山你该多难熬。

“是啊。”苏沐橙也跟着笑,习惯性地拿手捋了捋怀里郁金香娇艳的花瓣;叶修也习惯性地蹲下身,开始清理墓碑四周的乱草。下蹲的动作做了几十年,到现在多少显出了点艰难,不过他也不在意,腿脚有点蹲不住了,索性便半跪下来,慢慢地一棵一棵草往外拔,毫不理会露水和泥土沾污了手掌和裤管。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哥现在身手不如当年了什么没擦干净的你担待担待。”

拿毛巾最后擦过一遍墓碑之后叶修直起腰,顺手拍了拍手感一成不变的大块青石,却觉得好像跟平时有点不太一样,“哎怎么这东西好像高了点儿?”

“什么高了点啊,是你矮了吧。”苏沐橙放下花,抿着唇笑话了他一句——都六十岁的人了,有没有驼背暂且不论,身高却是必然多少都在往下缩的。

叶修一怔,片刻后点点头:“也是。”

大半生以来他早已习惯以固定的俯视角度注视苏沐秋的名字,而飞逝的年岁却在不动声色地将这俯角往下慢慢扣减,总有一日,那倾身上前时熟悉的高度差,或许终会让他想起将近半个世纪之前,身高年岁统统相仿的他们并肩同行的岁月。

时间曾经把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到了如今,却又开始让他们离彼此越来越近。

所以,不必着急,不用着急。

只要这样子一年又一年地走下去,好好的、稳稳地走到生命最后一刻,他们就终究会在路的尽头再度相逢。

 

最后一瓶液体滴到尽头,苏沐橙按铃唤来护士拆除输液管。叶修拿着棉签压住手背上的细小针孔,片刻后将染了些许血色的签子丢到了身边的垃圾桶里,站起了身。

“走吧?”

“嗯。”

苏沐橙整理了一下包里的东西,随之站起来,熟稔地伸手过去握住了他的手。

就像是很多很多年以前,为了一个劣质的橙子抱枕,叶修牵着那时候刚失去哥哥的她往前走一样。

白首不分离,殊途可同归。

 

+FIN+

 

郁金香花语:走出孤独,祝福永恒

 

后记

这篇文最初的灵感源于《明天你好》,就是全文一开始叶修牵着蒙着眼睛的沐橙向前走的情景。

大概是由于太多的私心,我始终无法接受沐橙与其他人的CP——至于原作中的她跟叶修,给我的感觉也早已超越爱情。

对我来说,沐橙如果想结婚的话,叶修定会牵着她的手把她交给爱她的人;如果她不嫁给别人的话,他也一定会守护她一辈子。

这篇文存在太多的理想化设定,无论是他们相伴走过的一生,还是陪伴他们大半生的荣耀。常言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就我个人而言,也实在无法想象一款能火上半个世纪的网游——但这并不影响我尽力让荣耀陪伴他们更久一些,也不影响我想要给予他们幸福的心情。

大概这就是原著背景的大设定下面,我能想象到的最圆满的结局了吧。

 

评论 ( 11 )
热度 ( 185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