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百变叶修魔术卡

……嗯,……说好的,……丧病文。

都怪某个有病的人头群和某个有病的绑定!【指

另外这东西因为@茶乐 太太答应赏封面的原因会印出来出现在502妖都O至于是无料还是小料看成本决定咳咳咳。

打硬广:叶落又逢秋二刷预售4月3日20点开始,前二十免费特典→本宣点我

 

·伞修伞/伞修橙 

·没有回头去重温过设定的百变小樱paro

·叶修女装有,各种crossover有

·粉似黑,雷,恶搞,有病,任性,欧欧西

 

文/寂羽

 

 

“哈……”

绑着个鸟头状吊坠的绳子在手上一甩一甩地绕了一圈又一圈,坐在墙头上的叶修翘了个二郎腿,打了这一晚入夜以来的第十二个哈欠。

“人呢……不对牌呢?不出来我回去了啊。”

“叶修注意形象!”站在墙根下的苏沐橙一手端DV一手拿什么宣传单卷了个喇叭,“我看到你的安全裤了!”

“……”叶修好声好气地咬牙切齿,“沐橙回去睡觉。”

“才不要!”苏沐橙抗议,叶修无奈,乖乖地放下了翘起来的那条腿……然后使劲往下拽了拽重叠了N层的蕾丝裙摆。

“所以我为什么非要穿成这个样子?!”

“因为是魔法少女嘛。”苏沐橙眨眨眼睛,忽地把目光投向了叶修身边一个约莫二十厘米高扛着把折起来的伞盘腿坐在半空中的不明生物,“莫笑来解释一下?”

“因为在过去二三十年的漫长时间里,在不同的平行空间之中涌现了无数魔法少女与BOSS战斗的光辉事迹,来自全宇宙的权威调查显示她们之所以能取得最后的胜利都是因为她们无一例外地进行了旋转跳跃闭着眼的换衣服摆pose过程,简称一键换装,综上所述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一键换装对大幅度提升主人公战斗力又称开挂的关键作用。”君莫笑面不改色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苏沐橙扶额扭头,君莫笑同学你这一身花花绿绿的混搭根本是在打自己脸吧?

“是啊,”叶修倒是淡定,跟君莫笑一模一样面不改色一本正经,“所以别管你哥了,输在穿lolita才能搞定的boss手上我看他还是不要勉强别回来丢脸比较好。”

“看在他是我哥的份上对他好点可以吗!”

 

一切都源于苏沐橙的一个梦。

“从前!有一位伟大的魔法师!创造了一本叫做GLORY的魔法书!里面每张卡牌!都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实现持有者的一切愿望!而这位魔法师的名字就是!宪君·药·库洛里多·冯——!”

“噗!”

听到最后面叶修终于破了功,“沐橙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可以别站在我床上摆pose吗?!”

“可是真的很巧嘛!你不去看看?”穿着吊带睡裙的苏沐橙叉着腰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你的书架里不是刚好就有本叫做GLORY的书……”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看看。”

五分钟之后。

捧着一本打开的书,回忆着全飞没影了的卡牌,拿着个鸟头吊坠状的新装备,看着眼前自称君莫笑并且刚刚一口气说完“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清奇来跟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吧”的生物,五分钟之前还只是个普通宅男的叶修深深感受到了自己这不是打开了一本书,这简直是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不过必须要去做的理由还是有的。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跟身边的苏沐橙对视了一眼:“那谁,君莫笑,你刚说荣耀牌的两个封印使,一个是你,还有一个呢?”

“啊,你说秋木苏啊,对于要去集齐卡牌成为新一代荣耀魔法师迎娶荣耀女神走上人生巅峰的你来说大概算是最终BOSS吧?”

秋木苏,苏沐秋。

且不管前面这位是个什么来头,重点是后面这位身为苏沐橙的哥哥和他的室友,已经无缘无故失踪一个多星期了。

“……好冷!”

一阵阴风吹得被干妹妹和召唤兽(雾)联手逼迫穿着lo裙上阵的叶修一个哆嗦,只好无可奈何地把注意力拉回了当下,扭头问边上的君莫笑:“之前这边说是什么不对劲来着?”

“啊,这边……”君莫笑正想说话,接下去的台词突然间全卡在嘴里出不来了。

取而代之的是忽然在他们耳边响起的一个速度极快语气活泼的声音……和随着清脆利落的吐字从四面八方砸下来的文字泡。

“哇不是吧,你们终于来了!好可怕怎么办可是你们是不是来得太慢了,我在这边待了那么久都没人听我说话了好不好来快点会死是不是是不是?来来来既然来了就别让我失望啦,看招看招看招看招!”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钥匙啊在我面前显示你真正的力量与你定下约定的叶修命令你封印解除——”棒读,完全平铺直叙的棒读,蓬蓬裙的花边随着他站起的动作在夜风之中飘扬起来,叶修啪一下握住变成魔杖的鸟头吊坠扛上肩,从背后抽出了一张卡牌。

“出来吧!喻文州——!”

“老叶你动作快点!”君莫笑手里的千机伞刷一下展开,挡开了几个小的文字泡,接着伞面一合砰砰几枪打爆了个因为单句太长于是变得无比庞大的文字泡,最后赶在新一波文字泡袭来之前变出机械旋翼咔嚓咔嚓飞走了。

“喂喂喂,你们搞什么啊躲哪里去了出来出来!不光明正大一对一单挑有什么意思,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赢我吗?快点快点快点!”文字泡依旧随着喋喋不休的声音漫天飞舞,不过始作俑者这时候却正正蹲在离他们仅仅十几步开外的窄巷里,露出的小半视角恰好能捕捉到叶修的动作,说是说做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黄少天可没打算上去跟他消耗战,他要的是一击制胜……然后继续跑路。

而就在此时,正在他还说个不停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少天,我们又见面了。”喻文州笑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兜头朝着避无可避的黄少天砸了下来。

“我靠叶修你要不要脸——!!”

“那种东西是能加攻还是加抗?要来干嘛……”叶修右手一挥魔杖,左手抠了抠耳朵,顺手接住了完成使命的树牌和刚收回来的……静牌。

“这家伙是静牌?!” 

“说别人想说的,让别人无话可说。”叶修凌空飞起一指头啪地打在了写着夜雨声烦四个字的牌面上,“是不是?”

“是你妹!!滚滚滚滚滚滚滚!!”

卡牌形态的黄少天只能在内心怒吼,眼睁睁看着叶修施施然收了魔杖伸了个懒腰:“收工收工,回家睡觉。”

“靠靠靠放我出来!!!混蛋——!!!”

 

放出来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之后叶修立马就后悔了。

一打开GLORY的封皮里面就飞出了满屋子软绵绵云朵状的文字泡是怎么回事!话至于这么多吗!还有,“阿嚏——!!”

叶修使劲揉鼻子,这几天他看见黄少天的文字泡就觉得痒,简直丧心病狂——更丧心病狂的是苏沐橙居然意外地很喜欢这些文字泡,这下又跑到他房间里左顾右盼挑挑拣拣,最后把一个等身高的十个滚字组成的文字泡抱走了。

“手感特别好!抱着睡觉最棒了!”这是来自ID为苏沐橙的用户评价。

叶修觉得自己已经理解不了苏大小姐的审美了。

半个小时之后,没有得到苏沐橙垂青的文字泡被清理干净,叶修随手把厚皮精装高大上的GLORY塞到了抽屉里,掀被子关灯睡觉。

然后他梦见了苏沐秋。

和他记忆里别无二致的,张扬而真实的苏沐秋。

“那啥叶修你来看看!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那个跟他只相距十厘米的苏沐秋吧唧吧唧敲着键盘,强行把他拽了过去看自己刚写好的大纲。

“上古的魔法师作出末日的预言,为了不让灾难毁灭整个世界,魔法师以拥有不同能力的英雄为原型创造出了名为GLORY的24张卡牌。因为世界一直和平,24张卡牌都被封印在魔法书里沉睡着,等待着被命运选中的孩子来唤醒他们,而从魔法书被翻开的那一天开始,世界的齿轮又一次……”

“等等这什么鬼你不是想要我给你配图吧?!”

“当然!你等我写出来!”苏沐秋眉飞色舞,“我都梦见这故事好多次了,不写出来简直对不起这个平行世界!”

“好好好写写写,”叶修扶额,“你要是写得太幼稚太中二的话另当别论啊我跟你说——”

“我的水准至于这么差?接招!”

浅色的长发掠过他的手臂,叶修愕然地抬起了头。

长着一张苏沐秋脸的长发尖耳朵的疑似异世界生物冲他灿烂一笑,手里捏着的卡牌刷一声变成了一只黄少天,卡牌变成的黄少天在他手上一张嘴,漫山遍野大大小小的文字泡一起迎面砸了过来——

“靠!”

当时叶修就吓醒了。

翌日。

抱着个巨大的PK文字泡的苏沐橙睡眼惺忪地坐在他床上揉着眼睛,而叶修一脸严肃地在本子上刷刷刷地涂涂画画,画好之后一脸严肃地四下改了改,然后一脸严肃地把本子递到了她面前。

画面上披着浅色长发的疑似中土精灵paro苏沐秋手指里夹着一张上面站着个黄少天的卡牌,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地隔着张纸俯视着她。

“这是你哥。”叶修一脸严肃地说。

“噗!”苏沐橙喷了。

梦见苏沐秋姑且算是非日常的一部分,而升级打怪收卡牌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他们的深夜日常。自从某天收回了飞牌之后叶修就把自家鸟头魔杖改造成了飞天扫把,虽然造型有够简单粗暴结构也不过是魔杖上面多长足以逼死强迫症的一大一小两只翅膀,但是飞行这么实用的技能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点至满级的。

“那啥王大眼我们商量商量,我收回点魔力你把左边那个翅膀缩小点行不行?”

“……少废话。”王杰希专心飞自己的,懒得理他。

“叶修!腿并拢一点!”站在地上拿着DV对准他的苏沐橙喊道,“我看到你的红裤衩了!”

“少来!我今天穿的是白的!”叶修外表泰然自若随口胡扯内心波澜壮阔泪流满面,发誓下回出来打死也不穿lo裙了。

不过拥有一根会飞的魔杖而导致旁人更方便看裙底什么的终究不是重点,叶修吐槽完那一句之后就轻微调整了一下魔杖所指的方向,双翅一阵扑簌散落漫天星光,高度嗖一下降下来,直直向着视线前方脚下生风速度绝伦的一个人……不,一张牌,追了过去。

“刘小别!跑慢一点饶你不死!”叶修捏着一张卡牌隔空喊话。

“少来!”冲刺牌·飞刀剑·刘小别也不是就没能力跟这老妖怪单挑,不过在不知道对方手上有几张克自己的牌的情况下当然还是依靠速度优势迅速逃跑来得实际,脚速非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还更快了,瞬间风骚的几个折弯躲过君莫笑当当当打过来的子弹,然而没跑出几步却感觉速度身不由己地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不!不是越来越慢,是他自己越变越小了!

“小别前辈别跑!来跟我好好打一场!”稚嫩的少年音在他背后响起。

“小卢干得好。”果然先一步找到小牌实在是太英明了,叶修一翻魔杖,施施然把鸟头对准了他。

“等等!说好的让我和小别前辈单挑呢!”

“回魔法书里你们慢慢单挑。”

“我靠!”刘小别狂晕,“小卢这样的人你居然都相信他!”

“搞定。”叶修可不管他们,收回两张卡牌又掏出王不留行变出翅膀来,招呼墙根底下的苏沐橙,“上来上来,回家快点睡觉。”

“我不困呀!超精神的。”苏沐橙笑嘻嘻地一边翻开DV一边坐到了他后面,“今天这场我全都录下来了哦!”

“好好好,快点回去休息明天别迟到了。”他和苏沐秋都是个家里蹲没错不过苏沐橙可还是要上学的,叶修等她坐好了之后就操纵着魔杖麻利地飞了起来。

“嗯!”

 

后来叶修又梦见了苏沐秋。

“……沐秋你敢不敢不那么狗血?”电脑屏幕分割开一左一右两个区,叶修看了看左边苏沐秋刚写完的一段更新又看了看右边视频窗里放着的的美男○○防卫部,双手掩面无语凝噎,恍惚间简直有了自己的人生即将变成魔幻文学的错觉。

“世事皆狗血,少年你太甜了。”苏沐秋冲他摇摇食指,“说得好像你就不狗血了一样的。”

“是是是,我狗血,你接受得那么痛快是不是比我还狗血?”叶修不服,反唇相讥。

“去你的!有像你这样拿漫画更新表白的吗!”

“你看你还说我,多老的梗了都,感动得泪流满面的那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滚!”

这回这个倒不是梦,完全就是他们之前相互表白时候的真实剧情了。

要说这事当时也是苏沐秋被他反将了一军,两个人在这之前早就眉来眼去好几个月了,双方的二次元创作者属性也决定了各自心里那一关构不成一点障碍。结果苏沐秋原本计划着拿当时最近那一次的小说更新当成表白的,想不到叶修动作比他还快,这让他多少有点不甘心;不过双方念头简直雷同到像是在彼此抄袭,交换更新看过之后什么意思都明摆在台面上了,从室友关系转成恋人关系理所当然一气呵成,在苏沐橙眼里差不多就是她去上个学的功夫两个哥哥就从勾肩搭背发展到了勾肩搭背然后亲个嘴,再简单粗暴的感情发展也不过如此——不过多简单粗暴都好,到这会儿无论在叶修还是苏沐秋看来都影响不到他们的关系了,可惜两个人还没蜜里调油地腻上几天,苏沐秋就失踪了。

虽然现在在人生已经正式变成了魔幻文学的叶修看来,事情并不只是失踪二字这么简单。

“是啊,传说中的最终boss就是我。”梦的结尾依旧是那个中土精灵即视感的苏沐秋,丝毫没有掩饰身份的意思,直白地就这么跟他说了,“虽然我也不是一定要跟你打,不过你要成为荣耀魔法使还是得过我这一关。”

“我也不想跟你打,”叶修肃然,“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

“把你头发给我我编个麻花辫。”叶修严肃地指了指他那头月光色的毛。“非洲版的。”

“可以,”苏沐秋笑意不减,不过笑容里隐约弥漫上了一股黑气,“你穿果体围裙来我就让你编。”

“靠!”

当时叶修又吓醒了。

到这时候为止全套卡牌的收集已经接近尾声。花牌·百花缭乱因为每次拿出来都会随机自带花香效果深受苏沐橙欢迎并且转眼就被苏沐橙拿到房间里去了,本着离开了魔法书就没人陪说话的原因张佳乐垂死挣扎着盼望叶修或者君莫笑能说上两句话让他留下来,结果那俩货瞬间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脑袋往边上一撇一起表示看不见叔叔我们看不见,最后苏大小姐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心满意足地拿着牌就走了。叫做风城烟雨的波牌和叫做无浪的水牌大概是最不明就里的,两张牌那会儿还在聊天呢,结果转眼就被一锅端了,所幸在那之后楚云秀跟苏沐橙迅速地熟了起来,苏沐橙不时还会要求叶修让楚云秀出来陪她聊聊天,于是楚云秀就变成了在他们家里最自由的一张牌。

而在已经收回来的牌里还有两张比较特别的牌,一张是眠牌·石不转,另一张是力牌·大漠孤烟。

前者特别在于他是唯一一张逼得叶修在白天出动的牌,因为张新杰晚上睡得太准时了,夜里根本连鬼影都没有一个,几个人好不容易调整了作息才捉到他。而后者则比前者要更夸张一点,叶修发现有这张牌的存在还是因为城市论坛上的一个都市传说。

“○湖区○河街一带惊现黑三角地带行人走过路过掉钱包?什么鬼?”

“嗯,”君莫笑作沉思状,“一定是卡牌搞的……”

“计划变更计划变更。”叶修毫不犹豫地打断他,“今晚不去打怪了,我们去捡钱包。”

“等我说完经典台词可以吗!靠!”

 捡钱包当然只是说着玩的,当晚的日常因为叶修忘了带眠牌而遭遇了一点波折,最后发生了收集卡牌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恶斗,这才有惊无险地拿下了这个对手——好歹只是有惊无险。叶修把落到手上的力牌看了看又想了想,忽然扭头问君莫笑:“我们这是不是收齐了?”

“是啊!”君莫笑扛着伞,超淡定。

“完全没感觉啊,这样就通关了。”叶修感慨。

“你还想来个天降异象红鸾星动啊?还有你没通关,关底boss还没打呢。”

“啥时候打关底boss?”

“嗯,月圆之夜……”

“这是打狼人还是打boss啊?”

“……”

说是这么说,打还是要打。

农历十五,圆月当空,boss刷新。

“来了啊?”苏沐秋,不,是封印使·秋木苏——翘着一只脚高高在上地坐着,看着人来了,笑吟吟地站起了身。

颜色浅淡的长发此时真正被明亮月色染上了水银样的光泽,在风里簌簌飞扬起来。

“来了。”叶修也报以一笑。

他看苏沐秋,苏沐秋也看他,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地看了好一会儿,才不约而同地一起开口——

“没穿果体围裙不开心。”

“快下来让我编麻花辫。”

“噗……”苏沐橙笑得DV都差点掉了。

“来来来,打打打。”叶修不以为忤,随手甩出了魔杖,“快点打完快回家。”

“你确定你一定打得赢我?”

“打打看?”

“好啊。”

苏沐秋笑,他也笑,金色和黑色的两双眼睛相视之下熠熠生辉,一个指间凝聚起魔力波动,一个脚下浮现出魔法法阵。

身形掠动,光芒乍起。

 

+FIN+

 

评论 ( 52 )
热度 ( 21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