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小葱拌韭菜

硬广:叶落又逢秋二刷余本通贩→点我

 

·摸个鱼玩玩

·伞修伞/伞修橙

·补充:灵感来源感谢@玮一 【弧长可绕赤道三圈

 

文/寂羽

 

 

“今晚吃啥?”苏沐秋问苏沐橙。

“唔,”苏沐橙拎起书包想了想,“好久没吃过韭菜炒蛋了,吃韭菜炒蛋吧!”

“好嘞!”苏沐秋目送她打开铁闸门,有段时间没上过润滑油的门轴吱呀一声钝响,苏沐橙推了一下居然没推开,苏沐秋及时在后面用了一把劲,哐当推了出去,“今天还要不要出黑板报?”

“不用了,昨天出完了。”苏沐橙从刚好能过一个人的门缝里溜了出去,冲他摆摆手,“我走啦!”

“嗯。”苏沐秋听着她啪嗒啪嗒下楼的声音,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

而事实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卧槽这么晚了?!”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不绝于耳,苏沐秋一看时间吓一跳,偏偏手上又闲不下来,忙不迭地伸脚去踹旁边的叶修,“快点快点!快去买菜!”

“今天不是该你去买……”

“忙着呢快去!六点了都!”屏幕里头激战正酣,苏沐秋急于在竞技场好好测试一下新装备,这会儿是一分钟都不想离开,感觉到叶修没动静又踹了踹他,并且还有踹完小腿接着改成踹屁股直接把人踢下去的趋势,“就买几块钱韭菜,别的冰箱里都有,速度速度——”

“……好好好,你继续。”这还真是没理由拒绝了,叶修摁熄了即将烧到过滤嘴的烟头在桌子上扒拉扒拉,翻出张折叠成扭曲形状的10块钱捏手里,低头拿脚勾着踢到了一边的人字拖,站起来便往门口走;苏沐秋听着铁闸门再度撕心裂肺地一响,却没听见出去的声音:“干嘛?”

“换裤子。”叶修回来在椅子靠背上翻了翻,把苏沐秋的牛仔裤拽了出来,刚好摸到了口袋里有钥匙,于是也不找自己的了,蹬掉人字拖开始扒裤衩,“我穿你的出去了啊?”

“不换也行啊,干嘛非要换?”

“那敢不敢先把我的裤子还给我?嗯?”叶修咬牙切齿直想扒拉苏沐秋腰上的那条明明属于自己的裤衩,穿错了非但不脱下来还摸了条瞎眼的荧光绿底子衬大红牡丹花的丢给他算个什么事儿——对此苏沐秋振振有词:“八块钱两条呢,还是新的,便宜你了。”

说完还顺手拽了拽他晃荡在外面松松垮垮的裤腰带。

裤腰带都是荧光绿的。

靠。

叶修毫不留情地一巴掌甩在了自家搭档头毛乱翘的后脑上。

他们的三口之家位于人口稠密的城中村深处,离菜市场自然也不会远到哪儿去,来回顶多十来分钟。叶修显然不是会悠闲逛街的人,不一会儿就已经折返;菜买回来了苏沐秋自然也得开始做饭,结果一看塑料袋里那两把小葱就炸了:“你告诉我这是韭菜?你特么逗我?!”

“啊?这不就是韭菜吗?”这下叶修真傻眼了。

 

进错副本,打错材料,可喜可贺,读档重来。

“所以都说你来买啊……”叶修被苏沐秋一路扯着下楼,重心不稳跌跌撞撞还不忘装无辜,“你看下次——”

“菜都能买错要你何用?”砰地一鞋底蹬开锁头坏了形同虚设的防盗门,苏沐秋黑气弥漫地冲着他一笑,“今天你不学会分清楚什么是什么明天开始你就别吃肉了,都给沐橙留着。”

“要不要这么狠?!我不吃饱了谁给你抢boss啊苏大大?!”

“走走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少来跟我说话!”

两个人一路拌着嘴走过终日昏暗的狭窄内街,人字拖踩进空调水积出的一个又一个水洼。苏沐秋走在前面,头发有段日子没剪显得有些长了,刘海遮下来活脱脱一个非主流,他也懒得剪,直接拿着条橡皮筋就扎了起来,从后面看那小辫在脑壳顶上一蹦一蹦。叶修之前早就看不过眼了,拿着剪刀咔嚓咔嚓比划着要给他剪,苏沐秋一手推开他:“少来,你到底会不会?”

“一刀平还是会的。”叶修一本正经,“要眉毛上三公分还是五公分?”

“滚滚滚!”

最后在苏沐秋的誓死抵抗之后叶修终于还是没能动他一根头毛,后者扔了手里那把俩巴掌大的厨房剪刀略表遗憾,然后两个人迅速尽释前嫌并肩抢boss去了——苏沐秋盯上这一个的掉落好几星期了,偏偏幸运E附体一直没抢到,极大地拖慢了银武进度,他们可还没土豪到能靠收购过日子。

“哎,这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

感觉到身后某个大少爷停下脚步的苏沐秋老大不耐烦地扭头,不就是买个菜嘛磨磨唧唧的干嘛来了——结果就看着叶修蹲在墙根下被人拔掉了绿化种上了各种蔬菜的花坛边上往里瞅,瞅了会儿指着其中的几棵扭头问他:“这是葱是吧?”

“是葱啊。”苏沐秋探头过来也瞅瞅。

“开花的葱?葱花?”

“葱花哈哈哈哈哈哈卧槽你干嘛?!”

“葱,多年生草本,花茎自叶丛抽出……”叶修不知何时摸出了苏沐秋的手机打开博○杂志主页对着念,一边把掐下来的四五支花往他辫子上插了去,“伞形花序圆球状,中央部膨大,中空,绿色……”

“不想活了你拿走拿走!!”

“混小子摘我的菜找死啊?!——”

“我靠!!”

隔壁麻将馆大妈手里的条凳呼啸而来,苏沐秋当机立断拉着叶修扭头就跑。

两个人的脚步重重敲打过一路高低不平的石板,凌乱散落了一地的葱花。

 

那天夜里当然还是吃上了韭菜炒蛋。

“好吃!”苏沐橙心满意足地吃完做作业去了,苏沐秋整理起空了的碗碟,叶修就着最后一点韭菜炒蛋扒光了搪瓷碗的米饭。苏沐秋问他:“好吃不好吃?”

“好吃。”叶修舔舔嘴唇,“就是韭菜多了点,哎你看你一说话就一嘴韭菜味儿。”

苏沐秋拿余光瞟瞟身后,贴上去亲了他一口:“你还不是一样,臭死了。”

“彼此彼此……”叶修笑笑,拽着他捏着百洁布的手亲了回去。

“把那几棵葱种了再副本,要不然得干了。”

“得,楼道里那几个花盆我拿回来用用。”

“啧,看人家打不死你……唔……”

至于那之后,邻家的奶奶以及对面楼的妹子怎样被俩在阳台上打闹着往对方脑袋上插葱花的汉子秀了一脸什么的,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14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