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遇见一个小孩

老叶生贺第一发!!生日快乐!!

硬广:叶落又逢秋二刷余本通贩→点我

 

 

·伞修伞

·好三齐@连济 和好三月@三月不醒 点的大伞小叶和小伞大叶

·小叶秋和叶修的衣着设定来自好三月的双叶钥匙扣

·生贺不HE天理难容

·老叶生日快乐!

 

文/寂羽

 

 

 

叶修遇见了一个小孩。

叶修在拎着盒酸奶回上林苑的路上遇见了一个蹲在网吧门口马路牙子上的小孩。

哎呦瞧这这落拓样子,还真像自己刚离家出走那时候……他感慨着吸了口烟,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走过了小网吧的灯箱又走过了小孩的正前方——

然后他看清了这小孩的脸。

叶修猛然顿住了步子,吐到一半的烟差点呛在肺里,他挟开烟扭头问他:“那啥,你叫什么名字?”

“啊?”小孩诧异地抬头看着他,“……苏沐秋。”

叶修有点呆,居然还真是?

“沐……不,苏沐秋你蹲这干嘛?”

“你谁?”看起来顶多也就十二三岁的苏沐秋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这个莫名其妙上来搭讪的陌生人,似乎还在纠结着要不要理他,肚子却在这时候咕噜噜响了起来。

“……”

这货脸红的样子实在是太罕见了。

叶修忍着笑看着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酸奶,还是先把酸奶递了过去:“你先吃这个?”

“……为什么?”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什么为什么,”理解错重点的叶修莫名其妙,“因为能吃啊。”

“你妹!”小孩骂了一句,还是把那盒酸奶接了过来。

所以呢,这是什么情况?

兴欣前任队长蹲在马路牙子上,看着身边同样蹲在马路牙子上正在专心致志喝那盒酸奶的小孩,叹了口气把烟头碾灭,瞄准五米外的垃圾桶信手一扔。

……当然没扔中。

“我帮他们刷竞技场,他们赖账不给钱。”吃完酸奶的小孩心情看样子也好了不少,起码会主动回答问题了。

“你蹲这截他们拿钱?”叶修直戳要害,这可跟他记忆里那个狐狸一样的苏沐秋差得有点远。

“怎么可能?”苏沐秋看傻逼一样看他一眼,“我没钱搭车回家,等我妹妹从同学家过来一起回去。”

他又看了看叶修,目光停留在他明显比一般人修长好看的双手:“你也打游戏?”

“是啊。”

“有没有啥需求?”小孩自信地一笑,指指自己,“哥也算半个高手,代练刷级代打外挂,考虑考虑?”

哟,敢情等在这儿呢?

叶修也笑,想了想:“那还真有需求。”

“什么?说来听听?”小孩的眼睛亮了。

“你打哪个?”

“很多,基本上都会打。”

“刚刚诓你钱那几个打的什么?”

“山○山。”

“那就这个,杀他们几轮,我跟你,完了给你算钱,记得ID吧?”

“……哈?”这回莫名其妙的轮到了苏沐秋。

半小时之后。

十二三岁的苏沐秋发现他远远低估了眼前这人的实力。

“唔,果然不习惯……”而被他低估实力的人这会儿正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低声嘟哝,敲打键盘的啪啪声错落有致不绝于耳,“太久没打山○山手有点生啊你担待担待——哎哎哎人呢?”

“这里这里。”苏沐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走神了,连忙操作跟上。

“怎么,一个面不够要不要再加一个?”

“够了,没事儿。”苏沐秋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回屏幕上,随口答了一句就专心战斗,不过还是忍不住瞟了眼边上五分钟前刚清空的泡面碗——一盒酸奶当然不管饱,进来坐下没打几场他就又饿了,结果这人问都不问直接给他叫了个老坛酸菜……天知道这人为什么会知道他喜欢吃老坛酸菜!蒙的吗这是!

“高手?”身边那人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发什么呆呢,打完了都……”

“没事!”苏沐秋塞他一句,两个人又一次浏览起竞技场列表来。

很好,30分钟这都杀八回了。

苏沐秋满意地看着那几个号一夜回到解放前的经验和排名,只觉得心痒痒手也跟着痒痒直想上去酣畅淋漓地再多杀几次,忽然就被人拍了拍,稚嫩的女孩子嗓音在他耳边叫他:“哥哥?回家了——”

“啊?好,作业做完了?”苏沐秋一回头就看到自己等待多时的妹妹,连忙叫了声隔壁的临时搭档,“不杀了我妹妹过来了,谢谢你啊。”

“哎等等,钱还没跟你算呢?”叶修拉下耳机到裤袋里摸钱,苏家兄妹的经济状况他可是清楚得很的,能帮补些当然还是帮补些的好,结果小孩从椅子上下来,老神在在地:“不算了不算了,杀得这么爽还多亏你。”

叶修看着他笑:“你就不觉着我讹你上网费?”

“我觉得吧,真心喜欢打游戏的都不是什么坏人。”小孩接过妹妹递过来的一卷零钱,从里面掏吧掏吧抽出张10块往前台走,回头笑了笑,“大叔你看起来打游戏也很久了吧?”

刚过三十岁生日的叶修遭到了会心一击加一万点伤害。

不过——是啊,很久了。

直到两个小身影消失在网吧门口叶修才起身,也走出了网吧,隔着夜色遥望了一下渐行渐远的苏沐秋和苏沐橙——小女孩细细的双辫在昏黄的路灯下一晃一晃,这会儿只比她勉强高出小半个头的苏沐秋一边跟她说着话一边牵过她的手,然后把她的书包背上了自己尚且单薄的小小肩膀。

叶修安静地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远处拐角,这才扭头往网吧隔壁的小卖部走了过去。

“老板娘,再来一盒酸奶。”

“……不对我钱不够了,您这儿能支付宝吗?”

 

苏沐秋也遇见了一个小孩。

……虽然他首先遇见的是一条狗。

“汪汪!汪!汪汪汪!”才丁点大的毛绒绒的小白狗在他脚边转来转去,软软的肉垫努力扒拉着他的裤管想要立起来,尾巴甩得如同风中凌乱的狗尾巴草,几番想要跳上他坐着的长椅又掉下去;苏沐秋疑惑地伸手把狗捞了上来,正待仔细看看它想干嘛,就看见一个样貌极其似曾相识的小孩朝自己这边跑过来。

似曾相识得他一看就傻了。

“叶修?!”

“啊?”那个原本啪啪啪专心跑步的小孩闻言刷一声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看他,站在原地跟他大眼瞪小眼了几秒,而后小心翼翼地,“……你认识叶修?”

“……”这何止是认识,苏沐秋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不对,你是叶秋?”

“你认识我们?”这下小孩傻了,苏沐秋看着他干笑一声,顺手推开了一个劲往自己怀里拱的小狗。

就说嘛长得这么乖的背带裤小学生怎么可能是叶修?

“你在做什么?”

“我在找叶修,他是我哥,你有看到我哥吗?”

“没。”苏沐秋摇摇头,又问他,“你为什么要找你哥?”

“因为上完钢琴课出来我一扭头他就不见了,如果找不到他等一下司机大叔会急死的!”

“……”该说真不愧是叶大少爷?苏沐秋暗暗腹诽,不过还是先如实答了:“我没看到他。”

“好,那我继续找了……谢谢你。”看起来至多只有十二三岁的叶秋略有点羞涩地点点头,后退了两步,而后认认真真说了句谢谢,背着书包掉头就跑了。

妈呀好萌。

苏沐秋忽然觉得能理解对着电视剧里的正太捧脸的苏沐橙了。

“你到底是谁?”

长椅后面的灌木丛哗啦一响,一个与方才的叶秋相差无几的声音凑到他耳边,苏沐秋一扭头就看到又一张自己无比熟悉的脸——唯一不同只在于在校服衬衫外面罩了件浅蓝色的毛线背心,大概因为刚从树丛里钻出来,衣服头发上都挂着几片叶子,衣领上绑着的丝带都勾得有点松了,小孩踮着脚扒着椅背歪头看他,脸还是那张脸,不过看起来可比叶秋要狡黠机灵多了:“为什么会认识我们?”

“……”苏沐秋绷着脸没说话心里早就笑开花,等下回去不好好嘲讽一下叶修还真是对不起今晚这时空交错的神奇经历——边上那小孩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左右一看立刻就瞄到了挨在他身边的小狗:“原来在这里!我才说怎么追着追着就不见了!”

“是你家的狗?”苏沐秋吃惊。

“不是啊,我在吃酸奶它一直追着我跑,结果等我吃完想捉它它就跑了。”

“它可能想吃吧?”苏沐秋想起自己小时候内街那条特别爱吃酸奶的中华田园犬,终于忍不住笑,伸手到旁边的塑料袋里掏出刚买的酸奶,“这么爱吃,分你一个。”

“我也要!你还有吗?”小孩在他椅子后面蹦蹦跶跶,苏沐秋一手抱开狗,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要他过来坐下,“那你吃,吃完了留一点给它。”

“好啊,谢谢!”小孩道谢倒是道得跟前一个一样真诚坦率,坐下来接过酸奶哧地撕开盖。

“记得舔盖。”苏沐秋想了想刚住到一起那会儿喝酸奶老是忘记舔盖的叶修。

“那这个还是你喝吧。”小孩一手拿酸奶一手拿盖想了想,最后还是把酸奶递到了狗鼻子底下,而自己舔起了盖。

小狗在他们脚边欢快地甩着尾巴舔酸奶,苏沐秋看了眼舔酸奶盖的小孩,又看了眼几乎已经全黑了的天色:“刚刚你弟弟来找过你。”

“我知道啊,”得逞一样的语气听起来要多欠揍有多欠揍,“刚刚我就在你后面。”

“怎么不回去?家里人要担心了。”

“不想回,回去也要练琴,不能打游戏。”小孩在酸奶盖后面嘟一嘟嘴。

“打什么游戏?”

“撸啊撸。”

“哦,我以前也打那个。”

“真的?!”小孩露出惊喜的神情,扭头的时候没舔干净的酸奶在脸上蹭下一抹白,“我身边一个打游戏的都没有!”

“真的,很多我都打。”寥寥几句话已经包含了足够的信息量,苏沐秋心里了然,“山○山也打,后来还打荣耀。”

“荣耀是什么?”

“很好玩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可是他们都说打游戏不好。”

“……打游戏挺好的,”苏沐秋沉默片刻,还是决定尊重自己的想法,“什么事情都好,如果是自己真心喜欢的,那就坚持下去吧。”

“哦……”小孩似懂非懂地看着他,直到被他伸手过来抹掉脸上的酸奶印子才回过神来,眨眨眼睛点了点头。

“它也是,”眼角余光瞥见几分钟前跑走的小身影又从二三十米开外的拐角处折了回来,苏沐秋拎起吃完酸奶满足地舔着嘴的小狗递到了他怀里,自己站了起来,“喜欢就拿回去养吧,我觉得它应该也会喜欢你的。”

“你要走了吗?”从他手里接过了软绵绵的小狗,十二岁的叶修扯着还没到变声期的清脆嗓音问他,“所以你到底是谁啊?”

“你以后就知道了。”苏沐秋笑了笑,朝他挥挥手,向着街心公园之外的大马路上走去。

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走下去吧,终有一天,我们会相见——

 

苏沐秋沿着大马路往上林苑的方向走了三分钟之后终于看到了叶修。

“你干什么去了你?!”一去不回头还没手机,兴欣一群人差点以为他们前队长被粉丝围困街头回不来了,要不也不至于现任队长亲自出来找人,“买个酸奶买一个多小时——”

“唔,调教小朋友。”叶修吸口烟,似乎想起了十几分钟前的际遇,笑得一脸讳莫如深,“苏队你也不对啊,哪有找人找到街心公园去的?”

“那儿不是有个小卖部吗,我以为你到那里去了。你不是还顺便出来散步?”

“有什么好散步的,要不是你忙着抢boss我还不出来了。”叶修晃晃手上的酸奶塞给他,“喏,满足没?”

“真满足非常满足。”苏沐秋皮笑肉不笑地接过来。

“那就行,哎回去顺便分我一半。”

“分什么分,我们俩谁跟谁呢?我喝酸奶你舔盖就得了。”

“卧槽苏沐秋你!良心呢!”

“这不是早八百年你给吃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回荡在夜幕里,叶修斜睨他一眼,扭头毫不留情喷他一脸烟;苏沐秋一手拎酸奶一手揽着人,两个人相视一笑顿住步子,侧过脸默契地交叠双唇。

昏黄的路灯在他们头上闪了闪,在地上投下了两道重合在一起的修长影子。

 

+FIN+

 

PS. 山○山=山口山=WOW,撸啊撸=LOL,大家都懂的。

评论 ( 21 )
热度 ( 194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