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文艺N题

叶落又逢秋二刷网络通贩大概完售了感谢~

猫咪本卡得我想窗了啊啊啊反正没人要……【你先写完好吗

 

 

·随手摸个鱼,又叫做叶修和苏沐秋教你怎样一秒毁气氛(不) 

·没写完,抽着写了写

·伞修伞/伞修橙

·新增第4题《虹》外一篇

 

文/寂羽

 

 

1、前后桌

离上课铃打响还有两分钟,苏沐秋坐下来踢踢前面叶修的椅子,用力有点大,隔着薄薄木板都把人踢得抽风似的一颤,头也不回地往后靠,眼睛还停留在手里的练习册上没挪开:“干嘛?”

“你的水。”苏沐秋捏着刚买回来的冰水戳戳他肩膀,瓶子表面的水滴在浅色夏季校服上晕开一圈湿意;叶修反手接过去放在窗台上,却又抓起一本摊开的书侧脸凑过来,苏沐秋会意倾身向前,仗着书本的遮挡有恃无恐地跟他交换了一个亲吻。

刚好在这时踏进课室的冯主任想把备课本砸到他们头上。

 

2、走廊拐角

看着扣在墙壁转角处的那只熟悉的手、以及随即覆盖上它的另一只熟悉的手,放学回家的苏沐橙偷笑着转过身,静悄悄溜下了楼梯。

 

3、夏与蝉与风铃

苏沐橙在防盗网上挂了个陶瓷的风铃。

充当房间的客厅里一如既往地充斥着连绵不绝敲打键盘的声音,温度因为两台电脑散发出的热量又升高了一个等级,只有风铃在几乎察觉不到的微风中叮叮当当出细碎的声音;远远近近的蝉鸣声无始无终,混着风铃的响声穿过耳机里的游戏音效直入耳膜,带有奇特的强烈催眠效果,叶修没一会儿就眼皮直往下坠,一叶之秋一矛捅中了一同赶路的秋木苏。

“……你去睡!”苏沐秋一手把他的脸摁到了键盘上。

 

4、虹

“啊,彩虹。”苏沐秋拿着喷壶料理插在窗台上花瓶里的那几支万年青,袅袅飘散的水雾在阳光下反射出七彩的光幕;晶莹剔透的绚烂彩色条带十分炫目,让他不由自主又多按了几下喷头,而叶修歪头看着他幼稚的动作见缝插针地表示鄙视:“彩虹都没看过?之前不是才看了?”

“什么时候?”

“抢西部猎人那会儿啊,50级落日山谷。”

“……”

 

5、车站月台

三天以前他刚经历牵肠挂肚的别离,却不曾想三天之后能迎来如此踏实圆满的相聚。

“卧槽……卧槽!”火车最后一响汽笛的声音尚未落尽,风尘仆仆的叶修一头扎进他肩窝,脖子上还原模原样圈着他的围巾,毛线织物里尘土混着热度扑地糊了他一脸;苏沐秋用不输给他的力道死死搂着他,好一会儿才想起要说什么,“拿到了没?你拿到了没?”

“拿到了拿到了!”

“好好好!”

“找不到我的就找到我弟的,将就着用吧!”

“……哈?”

 

13、情书 

一叶之秋,君莫笑。

三十七。

 

17、双向单恋

“唔?”

叶修盯着扒在桌子边上跟他对视的苏沐橙有些尴尬,他刚刚才借着披衣服的机会偷亲了趴桌子上睡着的苏沐秋,光看表情就知道这小妮子明显看到了;他咳了两声坐回原位,若无其事地继续荣耀,荣耀了一会儿觉得这实在是不说两句不行,于是又看向她,闪烁的目光罕见地显得有点怂:“……那啥,别告诉你哥。”

“哦,好啊。”苏沐橙善解人意地点点头,淡定地把眼神投向了他的电脑屏幕。

至于她家哥哥曾经对叶修干过一模一样的事情什么的,她才不打算说出来呢。

 

20、消逝于青空 

水泥平房上突兀高耸的烟囱里冒出的白烟随风四散,叶修转身不再看消弭开来的烟雾,自顾自把不算沉的白石坛子往怀里拢了拢。

 

27、你发间的落花

“啊,好像就是这个花。”叶修因为头上突如其来的被击中感顿了顿步子,而苏沐秋顺手把掉在他头发上的花捻了下来。

“啥?”

“就昨天沐橙看的那个叫什么什么流星雨的,那个女主角一瓣一瓣撕的花。”苏沐秋打量打量手上的花,然后毫不客气地开始撕,叶修吐了口烟在一边给他配音:“用火焰石,用蓝白晶,用火焰石,用蓝白晶,用火焰石……嗯别纠结了就用火焰石,满级千机伞没跑了。”

苏沐秋咬牙切齿地撒了他一脑袋的花粉花瓣。

 

28、海潮与沙滩与鸥鸣

“叶修!”苏沐橙正往半空中抛出最后一块面包屑,而苏沐秋站在她身边的礁石上回过头,一扬手之下围绕着他们飞舞着的海鸥呼啦一下散开来,他的衣摆簌簌飘扬在海风里,翻滚的浪花打湿他的裤管;坐在沙滩上的叶修无奈站起来,顺手把小P塞到裤袋里,掏出五块钱递给了身边卖海鸥饲料的大爷。

“再来两包。”

 

29、你的背影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叶修还对着电脑没离开,左手键盘右手鼠标嘴里烟,一脚踩在板凳上一脚夹着人字拖一晃一晃,裸着上身弓着背,无论是连缀成串的脊椎还是肩后一双蝴蝶骨都分外显眼;苏沐秋迷迷糊糊地盯着他后颈那里凸起最高的那块骨头看了一会儿,才抬起脚一脚踹上了他光溜溜的脊背。

“睡吧睡吧,我来练。”

“哦,好。”

 

30、诗

今天

叶修又穿错了

我的内裤

——苏沐秋

 

 

虹(外一篇)

这一天有些喧嚣。

平日里看习惯了的街道色彩斑斓得让他们有点不习惯,无数彩虹色的旗子在风中飘扬遮蔽了天空,而这一刻距离他们第一次看见彩虹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

电脑里的新闻直播已经开了好几个小时,坐在桌前的叶修不再看屏幕里为这个日子欢呼雀跃的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拉开椅子往阳台走去。

“看啥?”

“没啥。”

趴在阳台栏杆上的苏沐秋扭头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了下面的街道——刚好几辆车开过,而车窗上无不系着彩虹颜色的丝带。他正想说什么,放在里面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叶修拿起来一看是QQ,接连几条苏沐橙的信息:

“哥哥叶修你们看新闻了吗!”

“这话我想说好多年了九块钱我出!”

“你们啥时候去领证一定叫上我!”

“嗯,过两天去。”叶修忍俊不禁打字发送,苏沐秋凑在他旁边看,待看清他回的是什么之后也跟着闷声笑;叶修回完之后顺手把他手机扔一边,侧身过来拽他领子,“你说啥时候?”

“随你。”苏沐秋迎上他,在午后温和的暖风中贴上他的嘴唇。

天高云淡,日光倾泻。

他们已经相爱三十年。

 

——致北美洲同性恋婚姻平权。

 

 

FIN

 

评论 ( 16 )
热度 ( 230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