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截稿日(1)

 一个连载,慢慢慢慢地更【。

 就是想写个傻白甜的谈恋爱……于是就写了_(:з」∠)_

 

·双花,其他自由心证

·印场老板孙x小黄本画手乐

·标题by@茶乐 

·基本全部来自某个成精群的脑洞和梗,感谢万恶之源三齐苍苍好喵茶乐

·有病,任性,弃疗,不吃药

 

 

文/寂羽

 

 

 

这事儿发生在某个夏天的C○22开展前四天。

“怎么回事!说好的能印呢!”张佳乐想要掀键盘,一开始答应得好好的等他拼死拼活赶好文件了告诉他不能印是闹哪样?!

“别的本能印,你的本不能。”

“我的本招你惹你了?!”

“你的本是R18,最近查得严……”

而且还是全本R18。无法反驳。

肝完原本以为能赶上的死线结果发现自己还是要窗本跪摊什么的简直是画手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张佳乐无力地瘫进椅子,然后下一秒又扑腾跳了起来。

不!还没到最后一刻怎么能轻易放弃!

打开○宝输入关键词,地域限定在S市——张佳乐迅速下拉窗口,入眼皆是早已把他拉黑或者被他拉黑的店铺和店家ID,直至他翻过好几页之后在角落里看到一个陌生的印店。

店主ID再睡一夏。

这样一股慵懒气息扑面而来的名字是咋回事……张佳乐默默腹诽,不过与此同时已经毫不犹豫地对着那个漂浮着的蓝色气泡小图案戳了下去。

上天保佑一定得有人在!虽然是凌晨两点半!

tb0000224:你好请问还接C○22的单吗?

按下发送,然后一句回复几乎是下一刻便弹了出来。

再睡一夏:接。

张佳乐一激动差点发出去一串空格,连忙手忙脚乱地删掉,迅速打字。

tb0000224:好的,我想求一下报价[本子信息.jpg]

再睡一夏:收到,稍等。

张佳乐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精神百倍地等着,直到他看到了对面回复的报价。

“啊……这个,”这简直是比他之前的店要贵了一大截好吗S市的物价都这么高吗?!“不能便宜点?”

“这是最低价,因为要加急给你印。”对面再次秒回,显然托辞早就想好了。

“你看这不是没什么工艺吗,印起来没多麻烦的。”张佳乐破罐破摔为了压低成本奋战到底,“你要是这次印得好我以后还找你——”

“这本是全年龄还是限制级?”对方没正面回应,反而问了个似乎不相关的问题。

“限制级……”张佳乐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能印?”

“能,不过要晚上偷偷印。”对面回,“还该加收百分之十印费……”

“你家好贵!”张佳乐终于还是没忍住。

“不过这次算你便宜点就不收这部分了。”结果人是在大喘气,“印吗?”

冷静冷静!为了本子!为了不窗!为了不跪摊!

“印!”张佳乐咬牙切齿地一个字摔过去,“你等等我给你传文件。”

“……还真挺限制级的哈?”文件没两分钟就发了过去,对方很快接收,然后过了好几分钟之后……似乎忍不住还是吐槽了一句。

靠!张佳乐这次真把键盘掀了,险些没带翻数位板。

仅此一次!下回再也不在这印了!

 

张佳乐,ID百花缭乱,现全○圈画手大大。腐男。

交了文件当然不等于完事,向来关窗一时爽下印火葬场的张佳乐刚睡下没两小时就被突如其来的○宝旺旺提示音震醒了。

再睡一夏发来的。

“跟你确定一下,内页是用米黄道林?”

九分睡意一分醒的张佳乐盯着手机迷瞪了好一会儿才动手打字,“shia2……”

“?”

“……”手癌真丢脸,“是啊。”

“好的。”

大半夜的忽然问这个干啥,敢情还真是晚上偷偷印?张佳乐眼神呆滞地盯着好的后面那个句号看了一会儿,剩下那一点清醒很快也只剩下了半分,无意识间一松手,屏幕发烫的gaylaxy9300吧唧拍到了脸上。

“靠!”

被手机拍醒之后的回笼觉并没有持续多久,早上六点半的闹钟很快准时把他叫醒。张佳乐随手撸撸没有时间打理以致于长了不少的头发,闭着眼摸过橡皮筋扎起来,闭着眼爬去洗漱,回来坐下随手从堆积成山的资料堆里拽出昨晚刚开的铜锣烧,叼上一个按亮了好像已经一星期没关机的电脑。

为了去外地参个展半个月内解决一个月的死线附加完成一个新本加两份明信片还有周边,这也是蛮拼的。

展前三份商稿压顶的情况下张佳乐并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自己本子的印刷进度,甚至于到了这一天白天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前一晚急着找印场,连帮不帮忙分装这类问题都没问就付了款;这种跟画画没啥关系的东西无论何时都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张佳乐揉揉脑袋看眼半成品线稿准备继续往下画,然后就看见右下角QQ闪起来,粉丝群里有妹子艾特他:“百花大大!请问这次C○22会去吗?”

“会。”张佳乐打起精神敲字。

“太好了!之前说的新刊也会参吗?”

“如无意外应该赶得上。”真有什么意外到这会儿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昨天刚交印……”

“好的!超级期待!谢谢大大!”

群里在他多日不见的冒泡之后一阵沸腾,在线的姑娘们纷纷讨论起这个看起来不会再有什么窗展可能的本子,这对于新刊经常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赶不上展子的百花缭乱来说真是太难得了;张佳乐看着哗哗哗往上翻的群聊记录撇撇嘴,没再说什么,关掉群窗口继续画画。

一方屏幕分隔开两个世界,网络上的百花缭乱是广受喜爱的画手大神,而现实中的百花缭乱,只是一块数位板加上他自己而已。

 

次日张佳乐动身前往S市。前一天晚上他特地跟名为再睡一夏的印店掌柜确定了一下进度,得到的答复是已经印完打包好准备寄出;他想着这回估计不会有问题了,结果落地一开手机消息接连进来抖得跟得了癫痫似的,张佳乐一看七八条旺旺,再睡一夏的:“在吗?”

“○丰不接当日件,我没给你寄。”

“你看什么时候可以我让车拉到展场给你。”

“在吗?”

“在的话回复一下。”

……

张佳乐整个人直挺挺杵在了国内到达厅里也说不清感觉是日了狗了还是被狗日了,盯了消息窗口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打字:“刚下飞机,我下午过去布展。”

“好的。”对面依旧秒回,张佳乐松了口气心想这还挺靠谱啊?便答了一句你到了联系我,背着包径直走向了出口。

不过现实根本没有这么顺利,张佳乐当天在展馆等到工作人员清场了都还没等来印场的一个电话,发出去的消息统统石沉大海;展馆熄灯之后他还焦灼不安地在外面等了大半小时才怏怏地回酒店去,最终在凌晨一点左右接到了再睡一夏的回复:“抱歉,晚高峰堵路上了过不去,明天一早给你送过来。”

“……”跌宕起伏折腾了一天的张佳乐什么都不想说了,“明天几点?”

“尽量在八点左右吧。”

“好。”

酒店墙壁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张佳乐在隔壁女孩子们窸窸窣窣扯塑封袋包本子的声音里眼睛一闭一睁到天亮,起来草草收拾了就往场馆去。而再睡一夏那边看样子也是起了个大早,张佳乐进了场刚到摊位屁股还没坐热就收到了电话,然后总算在离开场还剩大半小时的时候收到了为之牵肠挂肚了好几天的满满一大箱本子。

“这挺沉的啊你行不行?”开车送本子过来的是个看上去跟他年纪相仿的爷们,不过体型壮硕人也高出他大半个头,看着他一副全年不出门的有气无力宅男样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张佳乐撇撇嘴,他好歹是个男人这点力气还是有的,俯身抓着箱子直接扛起来,压到肩膀上的瞬间却因为用力过猛重心不稳向后倒了一步:“行行行——哎哟!”

“你小心点!”那人看着他突然后仰也吓了一跳,连忙一手扶人一手托箱子稳住他;张佳乐刚刚嘴上逞完强就被现实一秒打脸,脸上臊得一阵热度烧起来,连忙挥挥手就头也不回地往展馆里去了。

于是这直接导致了他清点完本子摆好台面坐下来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跟那送本子来的小哥说句谢谢——行吧,跟那个叫再睡一夏的店主说声拜托她转达一下好了。张佳乐边想边掏出手机打算登陆旺旺,余光却正好瞥见入口方向飞奔而入——里面明显有一部分是冲着这边来的——人流,连忙把手机往兜里一塞坐正了身子。

“啊啊啊请问是百花大大的摊位吗?”

“是的。你想要什么?”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新刊来三本……”

每次坐摊只要一开展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张佳乐卖完新刊就开始签绘,签了整整一下午临近散场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拆本新刊仔细看看,结果摸出来一打开就感到了哪里不对。

内页纸这也太黄了吧?!虽然是个肉本没错可至于要黄得这么直观吗?!

吐槽这点的当然不止他,展子结束当晚收到的repo里调侃着“真不愧是小黄本”的就有好几条,恨得刚下飞机回到家的张佳乐牙痒痒地连夜开电脑找印店麻烦——然而一向深夜秒回的再睡一夏这会儿却似乎不在,他消息发出去好一会儿不见回复,只得关了窗口顺手又打开了网页。

忙碌一整天又舟车劳顿大半晚,倦意上头的张佳乐迷瞪着眼一手托腮一手拉着页面看repo,却总觉得空落落地好像少了点啥,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来。

这都过去一晚上了,怎么还没看见落花狼藉例行的长篇repo呢?

 

TBC

 

下一更

评论 ( 30 )
热度 ( 169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