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截稿日(2)

最近很忙,更新可能会慢,见谅。

上一更  下一更

 

这个落花狼藉对张佳乐来说可不是什么普通读者。 

如今的百花缭乱已是赫赫有名的插画师,不过几年前他还只是个比较出色的同人画手而已——然而早从那时候开始他已经认识了落花狼藉,原因之一是这人的ID,而更重要的原因之二是这人多年如一日从不曾间断过的长评。

无论哪个圈子,无论哪对CP,无论是画集还是漫本。

张佳乐的商志和同人本多数都是漫展首发,而落花狼藉向来手速一流,基本上漫展结束当晚张佳乐就能收到这个人洋洋洒洒数千字的repo,从内容画工到装帧印刷,全面深入见解独到,条理清晰的分析完胜一般repo流于表面的赞美之辞;一开始张佳乐还只是表示感谢,不过双方的进一步交流很快就不知不觉多了起来,从剧情到本子设计几乎无话不谈,后来甚至在创作阶段就开始参考落花狼藉的意见,Freetalk的特别感谢名单里也多了这人的名字。

在外界看来这大概就是凭借锲而不舍的努力勾搭上画手大大的经典事例了,不过事实上只有当事人知道并非如此——除去现实中互寄过明信片和无料之外,用笔友来形容他们的关系可能都过于亲密了点,就算早已互加QQ也只是讨论问题的时候相互交流一下,灌水式的无意义谈话少得可怜——一方面是无时无刻不身负死线的张佳乐没什么闲心聊天,另一方面那位叫落花狼藉的读者似乎也很忙,双方关系多年以来一直不即不离地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张佳乐却是相当享受这份网络特有的距离感,而根据他跟落花狼藉之间的默契来看,他相信对方的想法大概也跟他差不多。

所以这次真的只是太忙了反射弧长了点吧?

张佳乐盯着好友列表里落花狼藉头像右下角那个忙碌符号看了一会儿,顺手关掉QQ,还没来得及打开SAI就听见了接连几声旺旺提示音。

再睡一夏。

“在了。”

“你说用米黄道林的啊。”

“没记错的话之前我跟你确认过了?”

“……”张佳乐一秒复活,坐直了使劲噼里啪啦敲键盘,“我之前也用米黄道林啊,问题是你家的怎么这么黄!”

“不同品牌的米黄道林颜色是不一样的,你可以问我要样子看……”

“之前那情况哪有时间打样啊!”

“下次,下次。”

……下你妹的次!绝逼没下次!张佳乐咬牙切齿不理他,关了窗口准备画画,结果再睡一夏那边又有新消息过来:“地址给我,先给你几本纸样你看看。”

五秒钟后。

张佳乐看着自己下意识就发了过去的地址无语凝噎。

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就被收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再睡一夏——现实中真名叫做孙哲平——看着那行秒回的地址笑了笑,敲上去一个“好的”,点击关闭对话框,露出底下刚写了个开头的文档;他瞅着最后那段想了想,却暂且没继续写下去,而是转而点出了全○的原著小说。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搞到一起的来着?”

 

孙哲平看到手上印刷文件版权页作者位置出现百花缭乱四个字的时候一度以为是重名的。

在此之前他早已粉了百花缭乱多年,长期用来发布长评和repo的ID落花狼藉在百花缭乱的粉丝圈子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终究料想不到有朝一日百花缭乱会误打误撞找上自己刚刚收购不久的印店——毕竟是出本这么多年的大大,平日里的商志和个志不管印刷质量如何,总还是有长期合作的印场的。

结果偏偏就是这一次,剧情神展开的速度迅疾跳脱猝不及防,孙哲平一页页翻看pdf,熟悉的画风描绘着一个又一个躯体交缠的场景,他无奈地长出一口气,终于感受到这个世界有多小了。

何况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百花缭乱。

程式化用语掩饰不了的焦灼和情绪紧绷。努力保持着得体与礼貌,最后还是为了讨价还价死皮赖脸——这跟他认识的那个对外几乎不说话对内形象全无活泼跳脱的百花缭乱简直判若两人,因为拜这点及其腐属性所赐,百花缭乱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他的印象中就是个性格爷们的妹子。

不过这个脑补从百花缭乱第一次坐摊开始就被彻底颠覆了。这人一向低调,从来不出席任何商志的签售会,唯独似乎对同人创作一直抱有特殊感情,多年以来一直只在少数几个同人展上亲自坐摊——而作为百花缭乱的忠实读者,听说前者首次决定坐摊签绘的消息之后孙哲平自然是毫不犹豫地便去了,然后……才发现喜欢了多年的作者大大原来是个纯爷们。

虽然是个空有骨架没啥肌肉肤色偏白还扎着炸毛小辫子的纯爷们。

那会儿还是刚开场没多久,可是百花缭乱摊位前面的整条队伍已经沿着墙根底下往返折了两三圈,排到孙哲平的时候前一百签绘的名额早就没了,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个,在此之前他跟百花缭乱之间早已明信片往来若干次,要个签绘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而百花缭乱看到他的时候也挺惊讶,而且明显是惊讶于来买他本子的居然有汉子,不过随即就换上一副我懂了的表情给他递上了新刊。

估计是把他当成来帮女朋友代购的了。

刊物完售之后很快进入签绘时间,凡是持有前一百限定签绘卡的都可以拿本子过来讨个签绘。他站得远远地看着,面对读者的百花缭乱跟他平时对外的网络形象基本一致,礼貌体贴而又带着些许大神特有的疏离感……可惜画画停停间轻巧灵活的转笔和思考时无意识挠头的动作都出卖了他。

大大你的辫子都快被你挠散了你知道吗?

百花缭乱摊位前面密匝匝围着好几层人,看样子到散场前都不可能走干净了;他不紧不慢地站在原地把新刊看完一遍,这才把本子收起来,出门回家写repo去。

喜欢就是喜欢,无论是画风,还是人。

说到底,这份感情跟性别本就没有多大关系。

时间已过凌晨,不过孙哲平还没打算去休息;趁着本地大展刚刚结束的短暂清闲时间,他要赶快把给百花缭乱的例行repo写出来。

作画是一如既往的百花缭乱风格,不过在适应原作风格的基础上画风作了微调,人物线条比起以往来说显得更加硬朗一点;24P左下角的Q版特别可爱印象深刻,不过28P最上方的苏○○正脸略微有点崩;打斗段分镜略微有点混乱;背景则一如既往非常用心,完成度很高。

剧情方面……整体来说张弛有度处于正常水平,战斗结束之后的过渡略显仓促,不过之后的抒情和大跨页把握得恰到好处,气氛非常动人,连带后续的肉段感情连贯不突兀;另外那个芒果雪冰的梗我看到了你懂的。

至于印刷……

老旧的空调挂在头顶上呼啦啦往外吹着风,孙哲平边翻原著边噼里啪啦敲字,直到手腕内侧丝丝泛起酸痛才短暂地停了停,草草活动了一下关节,然后又继续往后写;屏幕右下角有消息一闪一闪,他点开,却并不是旺旺,而是在QQ上敲他落花狼藉号的百花缭乱。

一个头顶顶着一朵花转啊转的表情,意思是有时间就聊聊没时间就不用管。

大概是因为自己这次repo发得太晚而且这几天忙得日夜颠倒都不见上线?孙哲平想想,伸手打字:“在写了,全○原著我还没看完所以可能慢点。”

“快去看!特别好看!看完了告诉我感想!”对面重点一秒跑偏。

“正在看,刚看到苏○○出场,不过还没看出他跟主角之间有什么。”

“看下去你就知道了,1037章专门讲他们的!快点看!”

“好,我先写完给你的repo。”

“嗯,我去画画。”

“最近死线很多?”

“是啊,又要忙死了。”后面附加一个掩面扶额的表情。

“加油,等我repo。”

“好!”

两个人这么一来一往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各自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张佳乐强撑着画到两点半终于还是耐不住疲惫上床睡觉,期间枕边的手机震过几次,他迷迷糊糊感觉到了却完全不想爬起来看,之后手机安静下来了他也睡死了过去,直至一觉醒来将近次日正午,这才拿起手机按出消息。

首先先是几个编辑和主催的。

“在画了,下午给线稿。”

“好,我等下看看。”

“配色我今晚给你,你看没问题我就上色了。”

……

一堆消息处理完之后还剩落花狼藉和旺旺上的再睡一夏,张佳乐看着再睡一夏那句纸样寄出了单号xxxxxxxxx撇撇嘴,回复一句收到,然后才打起精神点开了落花狼藉的头像,选择接收文件,迫不及待地点开来看,一边爬起来打开电脑打字回复。

“repo收到啦!”

“嗯嗯,这里确实没留意,太赶了当时。”

“画风是有调整过,怎么样好看吧?”

“卧槽你居然能发现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反正除了你估计没人能看出来——”

“印刷用了米黄道林确实是我失误……”落花狼藉谈到印刷果然还是吐槽了纸的问题,张佳乐无奈地敲着字,看到对方接下去的句子之后却愣了愣,“……是啊印店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正好那边说给我寄纸样,我看看。”

既然落花狼藉也这么说了,那么那个叫再睡一夏的印店掌柜说的应该就是实话了吧?

回想一下这次的新刊虽然印刷过程一波三折不过好歹还是顺利出来了,自己拿到手的时候塑封袋包了也没发现瑕疵本,除了纸色之外的印刷质量平心而论还是很好的,张佳乐忽然便觉得有些气不起来了,最终只是靠在椅背上长出一口气,慢慢地在跟落花狼藉的聊天窗口里打上最后一行字。

“这次换了新印场,可能沟通上有点问题,不过整体印刷感觉还是可以。对了那个店主的名字叫做再睡一夏,听起来好奇怪啊哈哈哈哈哈哈——”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29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