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截稿日(3)

上一更  下一更  第一更  

 

“好。” 

“不过感觉比起之前的有进步,虽然很赶不过完成度还是很可以了。”

“这个画风会更加适合这种偏燃向的作品。”

“纸的话,个人觉得还是挺合适的,肉本嘛。”

落花狼藉的回复当天晚上才到,然后最后那句收获了张佳乐的一个扔桌子表情。

两个人暂且没有多聊——孙哲平一上落花狼藉就看到百花缭乱粉丝群里一长溜的刷屏,而百花缭乱,也就是张佳乐,正百年难得一见地在群里跟一群妹子聊着,显然是分不出太多手速和心思跟他谈正经事情的。

“求新刊!!”

“大大之前你说的那个狂剑弹药中心还画吗!!”

“画啊,等有时间……”

“求出!!”

“不管是什么题材只求肉!!”

“不管是什么题材只求肉!!”

“不管是什么题材只求肉!!”

“不管是什么题材只求肉!!”

“不管是什么题材只求肉!!”

“不管是什么题材只求肉!!”

“…………”张佳乐自信自己的手速怎么都要比她们快上那么一点,可是他一个人实在顶不住那么多人的齐齐刷屏,转瞬之间前一句话已经被刷得不见踪影了,“你们到底是有多执着于肉……”

“肉本恒久远!一本永流传!”

“楼上说得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大我是来表白的!!之前那个受视角没台词的肉本太赞了啊啊啊啊啊!!”

“嗯,谢谢喜欢。”这个定语识别度实在太高,张佳乐一看便知道这个妹子指的是自己全○圈的第一个本子《繁花血景》——那虽然不是他的第一个本子,却是落花狼藉第一次参与他个人志的脚本构思乃至分镜编排,版权页脚本一栏同时写着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两个名字;此后这个本子凭借着独特的构思和高水平的作画在出刊之后一跃进入神本行列,不过因为出本时间比较早,求的人又太多,一刷的价钱一度炒得很高,近年来一直有大堆读者在求二刷,可惜之前他始终太忙没有时间管这事。眼下刚好有人提起来,张佳乐想想自己近期时间表感觉还是有精力出个二刷的,于是决定先探探她们的口风:“其实一直有考虑要不要二刷繁花……”

这句话一出便霎时引爆了比之前密集好几倍的猛烈刷屏。

“出出出!!”

“好好好出出出买买买!!”

“大大你的一刷两年前都被炒到300+了你知道吗QAQ”

“楼上+1!!顺求跟新刊一起出!!”

……跟新刊一起出?之前的新刊才刚首发多久啊这么快就开始催下一本了?张佳乐汗颜,“新刊等我慢慢画吧……先出繁花二刷的可能性大点——”

“都可以!!总之求出!!”

“出出出出出买买买买买一本收藏一本供着一本拿来舔!!”

“嗯,好。”二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过了这么几年再返回去看一刷的图简直黑历史,光是重修的工作量都足够他先死上一轮,更别提工艺和交印,当初为了外封那个繁复的镂空来回打了三次版的事情他可都记着呢——好在繁花血景二刷已经是考虑很久的事情了,如今只是正式提上日程而已,张佳乐又简单应付了一下热情的粉丝们就关了群,想了想,干脆趁热打铁从QQ好友里翻出了一刷时候的印场,熟头熟路地敲过去一句话。

“你好我又来了,繁花血景二刷求个报价,顺便问一句一刷的菲林还在吗?”

好几分钟后对面才回复:“你印什么?”

“……”这说话的语气不对啊自己好歹也算个熟客了这难道不是店主而是哪个新来的客服吗,“就漫本啊。”

“漫本是什么书?小说?”

“同人漫本啊……”

“哦,这类我们厂现在不印了。”

“……哈?怎么不印了?”

“几个月前开始就不接了,找别家吧。”

张佳乐这下真呆了。

一刷印得好好的一到二刷就出状况,这算个什么鬼啊?

 

“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是落花狼藉对繁花血景无法在原来印场二刷的反应,然后又一次被张佳乐扔了桌子。

“你知道封面有多蛋疼吗!又要重新打版啊啊啊啊啊!”

“知道。”这倒是真知道,好歹这个本子他也是有参与创作的,“不过正好修正一下不是吗?一刷本身就还遗留了不少问题。”

“……这倒是。”落花狼藉的几句话迅速让张佳乐冷静下来,不过换印场这事还是想想就觉得头疼,“可是换哪家好呢——肉本没人权啊真是……”

“看看最近的印场有没有质量可以的?”落花狼藉倒是没有吐槽他上一句话里微妙的语病,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

“可以吧……”张佳乐回复,满头大汗地踹了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停了的风扇一脚,盯着那被太阳光晒多了有点掉色的叶片扑簌簌几下又挣扎着啪啦啪啦转起来,这才移开了目光,继续打字,“我再考虑考虑。”

“嗯。”

次日一早他正好收到了再睡一夏寄过来的纸样——厚厚的好几本,从常规用纸到各种特种纸各种膜各种压纹,说不上很全面不过也已经足够多样化,也足够狠狠刺激一下任何一个工艺狂魔的神经。

比如这会儿正两眼放光对着其中好多种纸垂涎三尺的张佳乐。

落花狼藉前一天晚上说的话在脑子里晃过,他灵光一闪打开旺旺拉出再睡一夏的对话框,截下繁花血景一刷的实物封面效果图发过去:“你看这个能不能做?”

能特地这么问一个工艺当然不是没有理由的。

一刷的繁花血景作为一个将近150P的厚漫本,采用了双封面的设计,外封是手感略粗糙的黑色带暗纹的特种纸,封底低调地凹凸烫印百花缭乱四字logo,而封面张扬恣意颇具设计感的繁花血景四字却大胆地做了镂空,透出内封封面标题和下面繁复线条艳丽色调的丛丛花朵,明暗颜色的对比非常有视觉冲击力,惟有拆下勒口外封才能看到完整的内封,攻受二人在繁花背景之中肢体交缠,而盛放的花朵铺展到画面边缘逐渐破碎成漫天的血色飞灰。

绚烂而又凄美。

镂空二字说着简单,实际上就拜这一个工艺所赐张佳乐早在一刷时候就已经被大堆印场拉黑了,一问就说不能做的有打完样他自己觉得不及格的也有,这也是为什么他早前非要找回原印场二刷的原因,否则光是印前重复打版的调整过程已经是不小的一笔开支;不过眼下也真是没办法了,他摸摸最近这一本新刊封面标题效果完美的凹凸加UV,还是暂且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名字慵懒的新印场上。

“标题镂空?”再睡一夏不负所望很快回复,虽然内容不怎么如他所愿,“太复杂了……”

“好吧……”张佳乐失望地叹口气,经过多次被拉黑之后他对这种答案已经很有心理准备了,“那——”

结果对方还没说完:“……不过可以试试。就按这个效果做?”

张佳乐一秒钟扑腾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不不不这个标题有点歪了你等等我改改文件给你传过去!”

“而且景字下面两点的位置太高了?”

“……啊对,真亏你这样都能看出来,你等等啊我现在改。”

“好。”

“好了好了,你看看。”张佳乐没几分钟已经改完,迅速把文件发过去;对方接了文件倒也没吐槽形状有多复杂难度有多大,只说了句需要先行打版打样,然后又问:“用什么纸?”

“先黑卡吧?”

“感觉可以考虑黑刚古,”对面顿了顿,似乎在思考,“黑底带金粉或者飘金的也不错,你看看纸样。”

“嗯。”张佳乐依言去翻纸样,不过心里倒是犯了嘀咕:这个再睡一夏,怎么忽然间对自己的本子这么上心了呢?

与此同时,网线的另一边,某人看了眼就放在手边的繁花血景一刷带扉页整面签绘实体本,自己都没自觉地笑了笑。

感觉这下有机会实现一刷时候没来得及跟原作者讨论的大堆工艺设想了呢。

很好,非常好。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17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