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签名

·摸鱼 

·伞修橙/伞修伞

·二设注意

 

文/寂羽

 

 

“签名?”

“就签个几本,限量签名版。”陶轩心知自家战队队长的习性,要是放着宣传部的人来找估计还没进正题就被打发回去了,少不得拿着嘉世卫冕之后就开始策划到如今终于印好的纪念画册亲自过来,想着这回决不能再放任这家伙为所欲为——不公开露面也就算了,要是连名字都不肯签那难道要卖唯独缺了队长签名的限量签名版吗?“不要你出面,就签名就行,签售会雪峰带几个人去。”

“……”叶秋不语,暂停了屏幕上的比赛录像倒回重放,慢镜,全神贯注地看完一遍后换角度又看一遍,随手往纸上写了什么,这才摘掉耳机回头看看他,“可我字难看啊。”

陶轩跟着他笔尖所指的方向扫一眼写得乱七八糟的笔记本——好一手龙飞凤舞歪瓜裂枣的狗爬字。

嗯,看上去似乎的确很有道理——不过这会儿在他面前的可不是外宣部刚招来的小年轻而是早就认识他多年的陶轩,听他这么说也就是略微顿了顿,然后从善如流地继续:“字好不好看跟签名好不好看又没关系,再说了你的粉丝们想要的只是你的签名。”

“好吧……”文字游戏失败,叶秋叹了口气,也知道这一关终究是没法避过的,战队上下能接受他一直以来不抛头露面的习惯已经是莫大的容忍了,眼下只是要个签名并不算违背他的意愿,该让步的地方他还是得稍作让步的;他又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听着陶轩在背后絮絮说着“那就这么说定了啊过几天我让他们把要签名的本子给你”也不太在意,却没有继续往下看比赛录像,反倒是在后者咔哒一声关上门的同时记下了进度条的位置,随后放松肩背闭着眼,往椅子上靠了去。

耳边能听到陶轩出门后沿着安静的走廊走远的脚步声,还没走出几步却停了下来,随后传来交谈声,好像在跟什么人言语寒暄;叶秋,不,是叶修,却并未睁开眼睛,依旧悠然地半仰起头压着电脑椅的头枕,像是在等着什么,果不其然不一会之后一个脚步声继续走远,另一个脚步声却轻巧地接近了他的房间,然后脚步声的主人径直拧开了门把。

他早有准备地扭过头:“下课了?”

“嗯。”背着包穿着校服的苏沐橙倚着门框对着他笑笑,梳得整整齐齐的马尾辫儿从肩头滑下来;叶修起身过来,接过她的包挂到一边:“吃了没?”

“还没呢。光顾着赶公交了。”

“那去食堂吃吧,估计还有。”叶修想想,“还是说等晚点去吃宵夜?”

“还是食堂吧。”苏沐橙吐吐舌头,“今天可不想大半夜跟着你们翻墙了。”

“好吧……”叶修汗颜,转身带上了门。

 

签名画册的事儿理所当然地得到了苏沐橙的热烈欢迎,刚洗过澡的小姑娘捧着早前印出来的纪念册样本坐在他床上晃荡着双腿:“好呀!我要全员签名版!” 

“嗯,”叶修托着腮在手边的白纸上胡乱练习着签名——虽然笔画比起变得好看来说更多地先朝着潦草和看不懂一路狂奔了去,“签好了拿去给你。”

“不许签叶秋,要叶修。”

“……哦。”叶修讪讪应了一句,如梦初醒地把无意识签了好多个的“叶修”划掉,默默将纸翻到了空白的反面。

“不过你先别急着签名嘛。”苏沐橙抬起脚拿大脚趾戳戳他后腰,“带我练练,好久没碰沐雨橙风了。”

“唔,”刚生涩地写下叶秋两字的叶修愣了愣,不过倒是没迟疑地拉开抽屉抽出账号卡,“不用做作业?一模还有几天?”

“不管不管,作业等回学校做。”苏沐橙跳下床沿从他手里接过卡,像是见着什么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爱惜地看了看,“不就是高考嘛,我还想快点考完呢。”

“嗯,考完沐雨橙风就归你了。”叶修点头笑笑,拉开椅子让她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而自己搬出笔记本电脑,盘腿坐在床边开了机。

还有两个月,到苏沐橙高考的时候,他也将率领卫冕冠军嘉世战队结束第二赛季常规赛的征战,进入季后赛,真正踏上开创王朝的征途。

“这儿可以不用拔击,飞炮接悬磁炮更快点。”

“哎哎这个好,什么时候练出来的?”

“别急着出下一个技能,上面这里你要练成手动操作……”

世界频道上还在因为一个多小时前一叶之秋的突然上线而沸腾着,而正主早在竞技场里跟一个此时还寂寂无名的枪炮师女号战了一场又一场,炮声隆隆炫纹朵朵,直到深夜依旧不曾停歇;到凌晨四点上下苏沐橙才躺倒在他床上睡过去,而通宵惯了的叶修暂且没打算去睡,收起笔记本电脑之后转而坐到自己桌前,左右无事,干脆翻出之前那张破纸继续练签名。

唔,一笔一划太正经了不好啊,干脆潦草点?哎呀随便签签得了,外面那些明星的签名不是基本上都看不懂在写啥么——

没几分钟纸上已经多了好多个“叶秋”,叶修左右看看觉得还不赖,特别那个秋字笔画潇洒挺好看,这写法挺眼熟啊自己难道无师自通从哪儿学来的……

从哪儿学来的。

他忽然便意识到为什么会觉得眼熟了。

“叶秋”他是第一次签,然而“苏沐秋”,他却已经模仿着签过好多次了。

 

“这儿定了,用绸桐木打磨成这样子估计可以。”三年前十七岁的苏沐秋对着装备编辑器界面边苦苦思索边在密密麻麻布满字迹的图纸上停停画画,“不过叶修你看看这张——哎叶修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什么听,沐橙要背书呢你听到没?”苏沐秋一旦研究起装备编辑器来每每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叶修也不是第一天看他这个样子,少不得拿着苏沐橙的作业记录本重复一遍,“背诵黄鹤楼出师表水调歌头题破空山寺后禅院,完了家长签名——”

“行行行你签就得了,我先画完这里。”苏沐秋想也不想地打断。

“你这叫做不重视你妹妹的劳动成果好吧?人家辛辛苦苦背好了你听都不听!”叶修声讨他。

“沐橙肯定会背啊,所以不用检查了。”苏沐秋对自己妹妹的学习态度表示一百二十个放心。

“那就听我背背嘛——”初三优等生苏沐橙认真地提出要求,两个哥哥当然无法拒绝,不过都不约而同地一个继续搞装备一个点进竞技场。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清亮的少女声线,伴随着密集敲击键盘的嗒嗒脆响,不谙忧愁地朗朗念着一首又一首诗歌。叶修手中动作不停,却每次都能恰好在苏沐橙背完一首的间隙里伸手拿笔在作业本的诗词名字后面利落地签上一个流畅好看的苏沐秋;苏沐秋当然也好奇过他这个模仿签名的技能是哪儿来的,而叶修摆出了一副装逼的表情:“以前整天仿老爸老妈的签名。”

然后理所当然被苏沐秋踹了一脚。

到后来……他已经不再模仿苏沐秋的签名了,签在苏沐橙卷子上的名字也从苏沐秋变成了叶修;却不曾想暌违数年之后,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自己的签名还会以这种方式带上他留下的印记。

叶秋,叶秋,叶修,苏沐秋。

秋字签得好看实在不是什么偶然,因为秋字写得好看的不是他,而是苏沐秋。

窗帘外面,天色已经渐渐泛白,而他借着灯光看了看床上苏沐橙的睡颜,似乎有了什么主意,微微笑了笑,又继续写了下去。

 

半个月之后。

“你还特地跑一趟?明天就半决赛了啊?”苏沐橙趁着短暂的吃饭时间一溜小跑出了校门,从叶修手里接过崭新的嘉世纪念画册——学校强制要求全体高三学生住校,她当然也不例外,一个月只有那么几天可以走出校门。叶修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明天主场呢,怕什么,过来也没多远。”

“你们明天加油!”

“你也注意休息,作业做不完就别做了,早点睡。”

“嗯我知道啦——”

两人分别,她搂着画册一路连走带跑到下午放学之后人迹稀少的校道一隅,这才抿着嘴满心期待地翻开。

果真是她要的限量战队全员签名版——不过酷炫的一叶之秋那一页,怎么签的还是叶秋呀?

想着这人是不是太忙了结果把这事忘了,苏沐橙多少有点失望,不过也不好怪他,只是先把每一页都翻了一遍,翻完一次又倒回到最前面打算重新仔仔细细看——结果这一翻才发现一叶之秋原来不是第一页,前面还有一张印着嘉世队徽的扉页。

她翻开那张带着队徽图案的扉页一看,顿时愣住。

华丽的烫红枫叶下面,并排签着两个笔迹她无比熟悉的名字。

叶修,苏沐秋。

一个生涩歪斜,一个俊秀利落。

火红的夕阳照下来,映亮那片张扬肆意的枫叶,连同着砸落在它上面的泪水,也一同被染上了金黄的颜色。

满目光芒。

 

+FIN+

 

 

【写在后面的话】

最近总觉得各种艰辛……三次元意味上。写文也几乎没时间写了。

几乎每次更新都是在下班后的疲倦和困意里,将没做完的事情统统抛诸脑后,然后一个一个字拼命压榨出来的。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呢,不过正因为这里有着自己喜欢着的他们,所以才得以这样坚持着写下去吧。

总是想着,他们都还没有放弃,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无论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都是如此。

以上。

评论 ( 15 )
热度 ( 371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