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截稿日(4)

上一更   第一更

 

“这个行不行?”

“不行,”时值凌晨三点四十五,而再睡一夏依旧秒回,附带上所谓“不行”的局部截图,“这儿太细了,即使做出来抠掉的时候也容易断。”

“好吧……”张佳乐泪奔,顶着一对黑眼圈挣扎着继续改图。

这已经是他连续三晚被旺旺提示音惊醒了。

繁花血景的二刷首发定在了一个半月后的Q市only,然而宣传和预售他都暂且无心去管。重复的打样和调整可是需要很多时间的,早已历经一刷洗礼的张佳乐自然对此心中有数——而再睡一夏看起来比他更加心中有数,问过出刊时间之后已经开始催着他打样了;张佳乐看着屏幕上面左边编辑QQ右边印店旺旺两个催图窗口,有点庆幸自己QQ一直挂着“死线中”的自动回复,暂且无视了编辑同志密密麻麻刷了满满一屏不看都知道内容是啥的留言,强打精神改完截图给再睡一夏:“这个呢?”

“还是太细了。”

“再粗就不好看了啊!”张佳乐据理力争。

“这么细都不一定能做出来还谈什么好看……”

“……”你说得好有道理问题是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让人不爽呢?!困炸了的张佳乐终于决定拿出身为甲方的权威,“你就先这么打个样吧,不行再改。”

“哦。”再睡一夏没反驳,张佳乐松一口气,却看到对话框里又跳出一句话,“那烫金还做不做?”

“做!”张佳乐咬牙,这么细的地方还嵌套烫金也是蛮拼不过要做就豁出去全做了,“打样出来了快递给我。”

“好,”再睡一夏接收了他发过来的文件,“你继续睡吧。”

“靠……”张佳乐悲愤交加,一头栽进被子。

浅色的窗帘只草草拉上了三分之二,熹微的日光开始透过疏松的织物纤维照射进来;窗外的街道上远远传来卷帘门打开和运货车驶过的声音,又一天的清晨已经来临。

张佳乐的回笼觉并不安稳。迷瞪着眼睛摸过手机看到才七点半的时候他想死的心都有了,然而辗转好一会儿反倒越来越清醒,只得认命地爬起来穿衣洗漱,短短五分钟后已经叼着来自楼下早餐摊子的肉包子按亮了电脑。

旺旺难得安静下来,对于再睡一夏这样的夜党来说这个点估计正是深度睡眠时间,再怎样也不至于忽然给他来个追魂夺命连环call;QQ倒是一闪一闪地热闹着,张佳乐一看头像就知道不是自己的任何一位主催或编辑,于是愉快地点开,嚼着包子皮随手打字:“今天怎么这么早,真热闹。”

“百花大大!”

“拜大神!”

“拜大神!+10086”

“我还当是谁呢,死线画完了吗?”

全○圈最大作者群的规模不是盖的,简简单单一句话就炸出一圈人,纷纷口呼大神争相占位求合影——而最后面这个却明显不在这一群小作者的范畴之内,张佳乐隔着屏幕都能脑补出这人叼着烟似笑非笑敲键盘的样子:“跪摊别哭哦。”

“滚!”张佳乐一激动把包子当成这人狠狠咬了一口,被滚烫的肉汁燎得一哆嗦,手下键盘敲得噼里啪啦一阵脆响,“还说我呢,你那个250P的漫本进度如何啊?谁窗谁跳小苹果记得不记得?”

“我不用记得啊,我又不会窗……”战斗力一流的君莫笑打字手速同样一流,一句话后面挂着仨狂笑表情开嘲讽,迅即被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淹没:“叶神求更《神之挑战》!!”

“神之挑战上星期不是更过了吗求这周先更叶落不见秋!!”

“那个先放放,”退圈前曾名一叶之秋复出后不知为何改了ID的君莫笑回复,“神之挑战快完结了先收个尾交印。”

“走着瞧!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网速不给力导致弧很长的张佳乐终于调教好了自家wifi,毫不犹豫蹦上来挑衅。

“你以为我是你啊?像你这么幸运E你找老苏印都出状况我跟你说。”

“去你大爷!”张佳乐大爆手速恨不得刷十排竖中指表情给他。

“卧槽一炸炸出来两个大神……”

“前排合影!”

“合影+1”

“合影+2”

群里的刷屏还在继续,不过啃完包子的张佳乐已经关了群打开软件开始一天的工作。无论是他还是君莫笑,兼顾同人的商志大手们永远是不缺死线的,痛快画新刊的前提当然也需要近期的商稿先告一段落。专注赶图中时间很快走到中午,张佳乐在柜子里寻摸半天终于翻出了最后一袋压箱底的泡面,刚刚拆开就看见右下角闪出来的落花狼藉头像,却是在弧了他一晚上加一上午之后对留言进行回复:“这个粗细大概能试试看吧,有点冒险。”

“嗯,”同样的内容由落花狼藉说出来,张佳乐看着却不觉得有多憋屈了,“印店那边也这么说,我让他先打样看看。”

“可以啊,另外烫金花纹往里面走一点好,要不镂空可能会切到?”

“唔,我看看啊。”这个也有道理,张佳乐果断抛弃了画到一半的商稿打开封面文件,边改边感叹,“果然黑金是绝配……”

“嗯,没有烫金光镂空感觉单调一点。”五分钟前刚睡醒的孙哲平心想要不是一刷时候你哭穷我早就怂恿你做这个了,“你看一刷。”

“的确是单调了,”张佳乐同意,“说起黑金之前印店还给我推荐过黑底飘金的纸,不过他也说烫金好看点。”

“肯定的。”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快张佳乐就改好烫金图层,又下意识多按了一次保存:“不知道印店那人醒了没……”

“夜党?”

“是夜党,昨晚估计通宵。”张佳乐打开旺旺拉出再睡一夏的对话窗口,不出意外地看见头像是灰的,“应该还没打样呢吧现在发文件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也可能是隐身?”落花狼藉说,“这点印店也该起来了,下午都要到厂子里去的。”

“你还挺了解这个?”张佳乐笑,“说起来那货的审美跟你还挺像——”

“是吗?”

“就是嘴欠。”

“……噗。”

对话告一段落,张佳乐转而去骚扰再睡一夏:“在不在,昨晚的文件印了吗?”

“还没,”再睡一夏果不其然是隐身,“今天下午拿过去,争取明天快递给你。”

“等等昨晚那个文件不要用,用这个。”张佳乐文件发过去,再睡一夏收到文件说声好,忽然没头没尾地又来了一句:“吃饭没有?”

“啊?正打算吃。你呢?”

“没,先过去厂子交了东西再吃。”

印店也是蛮不容易的——张佳乐哧地撕开调料包倒进碗里,扬起一股子粉尘,辛辣味道呛得他咳个不住,边咳边挣扎着单手打字:“你加油,等打样……”

“好的。”

水烧得咕嘟咕嘟沸腾起来,等泡面的短短几分钟内刚刚安静片刻的QQ又闪起来——是他之前供职的游戏公司的行政妹子,将近一个月之前他刚刚离职,这么一段时间里该办的手续都已经陆续办妥,这回是最后的结算了。行政妹子娴熟地跟他清了帐,好歹同事一场,最后又问了一句:“已经决定好去哪家了么?”

“……不去,”张佳乐咬着筷子敲字,竹筷子被咬得多了,不多时便在口腔里弥漫开竹本植物特有的气味,“暂时不做原画了。”

“改行?”

“也不算吧,想专心画画漫画。”

“那祝你好运啦。”

“嗯,必须好运。”

短暂的对话结束,关掉屏幕揭开盖子,泡面泡得刚好。张佳乐吸溜一口面条,拿手指抹掉了溅到屏幕上的几滴汤,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弧着自家编辑,于是右手拿筷子左手伸出去点开了小窗。

前面几行都是没啥新意的例行催更,到后面似乎扯得没啥好扯了,于是跟想起了什么似的来了一句:“你之前不是说搬来S市吗,什么时候过来?”

张佳乐看着那行字,忽然就笑了起来。

在K市,也在游戏原画界忙得昏天黑地地奉献了三年青春之后,他也是时候该追求一下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了。

“就这个月之内吧。”

“住哪儿?”编辑也是个对着作者反射弧超短的物种,秒回。

“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给你站在我家楼下催更的机会吗?”

“……靠。”

 

TBC

 

明天去四刷大圣归来!【喂

评论 ( 12 )
热度 ( 104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