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发烧

·病中摸鱼

·伞修橙/伞修伞

 

文/寂羽

 

 

冷。

睡觉前暖气明明已经开足了才对,然而还是手脚冰冷,紧紧裹着的被子无法提供跟往常一样的丝毫暖意。苏沐橙迷迷糊糊地往被窝里又缩了缩,试图搂紧手掌下碰到的什么滚烫火热的东西,没一会儿却先把自己憋得难受起来,本能地把头往被子外面伸,吸入一口热烘烘的空气的同时跟着一个喷嚏,彻底清醒了。

翻身的瞬间,眩晕感铺天盖地而来。

她感觉不对劲,挣扎着爬起,在温暖如春的室内一个寒噤,碰碰自己额头,才发现体温比手指要高出太多;伸手到桌子边上放药的抽屉里翻找体温计,翻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不对,讪讪缩回手来,略微茫然地顿一顿,随后从桌面上抓过了一把伶仃放着的钥匙。

穿衣服,出门,右拐走到尽头,开门。

叶修那是真正的净身出户,除了衣服口袋里可能有的东西之外其他一件不带,房间里还维持着他前一天晚上刚离开的样子——苏沐橙顺利地在床头柜抽屉里找到了体温计,甩一甩夹到腋下,侧身直接扑到了他尚且草草卷成一团的被子里。

房间的主人已经离开,甚至连她都不知道他在这一夜之间去向何方,然而被褥里经年历岁沁入的淡淡烟草气味,还是迅速让她安心下来。

“喂?嗯,我是沐橙,今天早上起来发烧了,训练能请假吗?好的,好……嗯,谢谢。”

38.7度的苏沐橙去找了队医——无论如何,当红电竞女选手苏沐橙独自一人去医院看病足够登上花边小报头条了。队医处理起这种小病驾轻就熟,药开好了不经意地问了句:“怎么就感冒了?晚上睡觉暖气开低了?”

“没有——大概着凉了吧。”苏沐橙随口回答他,忽然却想起来了为什么——十几个小时之前下着大雪的深夜,她可是外套都没披就送叶修出了俱乐部大门的。

甚至还裹着他围到她脖子上的围巾,依偎着脖颈上残留在陈旧毛线织物里的余温,站在漫天飞雪里哭了好久。

心情平复下来再想起之前的事情不免感觉丢人,她匆匆拿了药便跑,也没听见队医“到底怎么了”的询问。俱乐部的走廊在一天中的大多数时候都空空荡荡,脚步声被天花板与地板之间放大,苏沐橙从训练室门口经过的时候里面正好是休息时间,似乎能听到里面安静了一瞬,随后又有纷纷的议论声传出来;她并不理会,上楼习惯性拐向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出两步却又停了一停,转身径直往叶修那边去。

眼下,这是唯一一个能让她感觉自己不是孤身一人的地方了。

叶修对待生活一向潦草,这个人似乎把全部的认真劲儿都投入到了跟荣耀相关的全部事情上,即便后来早已不愁钱了也还是一年四季地盖着那一床刚搬进嘉世新宿舍时候她给他淘宝的薄被;她闭着眼倒到他床上,搂着被子恢复了二十分钟前躺在这里的姿势,也不管房间里根本没开暖气,只是一门心思把烧得糊涂的自己缩到铺天盖地笼罩下来的烟草气味里去。

 

十年前的冬天,十五岁的她大半夜烧到了39.5度。

离他们住处最近的医院在三站路之外,十八岁的叶修背着她在凛冽的寒风里连走带跑了半个小时。挂号看病检查的过程因为当时脑袋烧成浆糊早已不记得了,只记得浑身火烫太阳穴乱跳,鼻腔里灌进不喜欢的消毒水气味,她被自己的外套和叶修的外套里外三层地裹成球,被屁股底下医院的金属椅子冻得缩着手脚轻微哆嗦,远远看着叶修拿着自己的病历和处方单站在收费窗口前面上下左右地摸口袋,似乎带的现金不太够,正尴尬地跟窗口里的妹子商量着钱没带够你帮我垫垫我支付宝打给你;来回扯了半天好像终于办妥了,拿着单子奔药房去领了药,又恢复了往日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走过来,走到她面前背朝她蹲下身。

“上来,我们到那边吊水去。”

偌大的输液室里空空荡荡,空无一人的区域都关了灯,惟有他们头顶上的两盏灯白惨惨地亮着,偶尔兹兹地闪一闪。她抬头看着输液管里透明的液体一滴滴落下来,少顷觉得也太安静了点,扭头一看才见身边的叶修已经睡着了。

此前,她已经有两三天时间没见他合过眼。

彼时苏沐秋头七未过,这个与他们本无丝毫血缘关系的人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叼上一根烟,又一次登入荣耀;那时候她无数次在显示屏的荧荧亮光里蜷缩在他们的地铺上,紧抱着残存着兄长气息的被褥不知不觉哭得睡过去,而等醒来的时候叶修的姿势似乎丝毫不曾变动,她身上却早已被好好地盖上了棉被。

于是,也是直到长大才懂得,那时候的他不是不悲伤,而只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悲伤。

吃了退烧药之后热度很快退下去,到了晚上却又烧了起来——苏沐橙自小很少生病,兄妹两人跟叶修同住的三年时间里叶修病的次数可能比她还要多点,问题是一病起来就折腾,没几天时间还真好不了。队医假条开得干脆,她请假请得自然更干脆,不过一早按着生物钟准时起床之后还是坐到电脑前,习惯性做起每日的基础练习来。

至少这段时间,她是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头脑一阵阵发晕,偶尔的操作也不再如平时一样精准,然而屏幕里沐雨橙风肩扛吞日的身姿依旧矫健,爆炸火光里恣意飞舞着的橙色长发几乎要破屏冲出;她轻轻咬着下唇一拉鼠标,沐雨橙风翻滚避过一记攻击,反手炮口一抬,蓄足了力的激光炮“biu”地射出。

手指好像不是自己的了,身体也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只剩下这个灵魂这颗心,穿过屏幕跨越次元,跟沐雨橙风融为一体,在这片土地之上奋战不息。

第三天,请假,第四天,请假,第五天,正常训练。

苏沐橙走进训练室的一瞬间四下的交谈声似乎安静了那么一下,然后又有些肆无忌惮地大起来。她自顾自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她旁边的本就只有叶修,如今身边机子空了,早已扎堆的队员们显然也没有谁有过来蹭前队长位置的意思。传入耳中的话语里不乏刺耳诸如“不行了吧”“之前还不是因为叶秋在”的窃窃私语,她全然不理,平静地戴上了耳机,刷卡。

基础练习,中场休息,然后是队内PK。

一对一,平日里对上她胜率没多少的队员跃跃欲试地提出挑战,她笑一笑,毫不迟疑地进入对战。

接下来,是两分钟的单方面虐杀,结束得甚至比平时还快。

有什么议论声在“荣耀”二字跳上她屏幕之后弥漫开来,有震惊,有收敛起轻蔑之色的慎重,甚至无人立即出来制止——于是也无人看见她低下头,在电脑屏幕后面低低咳嗽,方才灵敏的手指缩在袖管里,仍旧无法掩饰身不由己的轻微颤抖。

在这个时刻,她却无缘无故想起十五岁时候那个深夜,除了他们之外空无一人的输液室里,顺着她拉拽的力度迷迷糊糊靠到她肩上的叶修;那时候神智烧得一片混沌没有察觉,如今想起来,那时候从肩窝里传来的体温却似乎是比她还高的——

分组的对抗仍在继续,暂时轮空的她坐在角落里,默默握紧了手。

以前因为叶修在,所以她要变强;而如今因为叶修不在,所以她更加要变强。

睡前例行的量体温数值终于恢复了正常;精神状态在一天的训练里早已回来了,她躺倒在床上一觉黑甜,却在清晨时分被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叫醒。

“……喂?”

“起床了没有啊?”一星期不见,却依旧熟悉的嗓音似笑非笑地问着,如同过去多年以来每一个早晨漫不经心的询问一样。

“啊?你在哪?——”

 

+FIN+

 
ps.围围巾的梗是私设,来自四时书系列冬天篇《戴条围巾吧》,链接等上攻机了补。

评论 ( 18 )
热度 ( 24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