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你和他(上)

·伞修伞/伞修橙,猫x人 

·灵感自《世界也是我们的家》

·会收录在很久之前提过的那个猫咪收集本里,印刷版本会有进一步修订,预计首发明年1月深圳O

 

 

文/寂羽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你狠狠咔嚓一口咬到了他手上。

那是下着瓢泼大雨的秋夜里一个难得不会被雨水淋湿的狭窄屋檐,在挤进你和你妹妹之后再无任何多余的空间——你压着耳朵炸开毛龇起牙,企图让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类立刻远离你心爱的妹妹,却看着那人类嘶地缩回手后满不在乎地看了眼,就再次努力把手伸向了你们。

“待在这不行啊你们,这儿很快就要被淹了,会冲走的知道不知道?”

你属于猫科动物的良好夜视能力让你轻易看清那只伸向你的手,那是一只属于人类少年的手,修长均匀的骨节让这只手看上去很漂亮,而这只漂亮的手上深深烙着你一分钟前咬下的牙印,尖锐的犬齿撕裂皮肤洞穿肌肉,留下四个鲜明而刺眼的切口。

人类的血混着淋漓的雨水,流过手背又淌过指尖,一滴一滴,落在你们纷乱的毛发上;你低沉的吼声在喉咙里打转,却在感受到那尚未散尽的依稀暖意的瞬间,莫名其妙地彻底失去继续抵抗的力气。

陌生的人类左手抱起你,右手抱起你妹妹,把你们圈在他手臂里,努力用腾出来的手撑开了一把半旧的伞。

你靠着他被雨水浸透的胸口,下意识想用身体为妹妹挡住被风吹进来的雨点,那伞却一直向前倾斜着,把你们严严实实地罩在了暗色布料的阴影里。

那一刻,仿佛有个隐约惊喜的声音在你心里说着,终于遇见他了。

 

人类的家是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简陋出租屋。

比起你们来说唯一好点的似乎也只有多个遮雨的屋顶而已。

水流洗去泥泞,干净的毛发显露出原本好看的浅茶色。旧得掉了大半毛的毛巾被草草裹到你们身上,人类努力揉了一会儿发现没多大效果,于是抖着一身水吧嗒吧嗒跑到隔壁去,五分钟后拎回来个花花绿绿的吹风机,好不容易在密密麻麻布满电线的插排上腾出一个空位,温热的风便呼啦啦地从吹风机里出来。妹妹本能地惧怕于吹风机轰鸣的声音,下意识便喵叫着想逃,你只能拿尾巴把她拢到你身边,给冷得发抖的她舔舔湿透的细嫩毛发。

猫科的本能让你对这陌生的噪音感到紧张,然而莫名地却又觉得大概没有危险。

那只伤口被水泡得发白的、小心翼翼抚摸着你们脊背的手,太过于谨慎和温柔了。

折腾完一切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你让妹妹在电脑主机后面温暖的出风口旁边睡着,自己在人类凌乱堆放的书本纸张上趴下,眯着眼跟人类一起看显示屏。

咦,人类的文字就跟语言一样好懂嘛,你既能看懂又能听懂。

“混蛋哥哥!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实话实说嘛。”人类抓抓搔着后颈的略长的头发,坐在崩了一个角的塑料小凳子上噼里啪啦往QQ里打字,“老实承认不知道哥又不会嘲笑你——”

“叶修!!”对面人大概气极,而你瞟了眼笑得欠揍又得意的人类,淡定地舔了舔肉垫。

原来这人叫叶修。

“好好好,哥副本去了啊,回聊。”叶修驾轻就熟地直接无视,吧唧关掉聊天窗口,扭头便切换回了游戏界面。

屏幕里头上顶着一叶之秋四个字的小人提着战矛进了竞技场,场景一闪切换成了战斗模式,叶修的手指迅速在键盘上抹过,追着对面的神枪手叮叮咚咚一轮敲打,没用一分钟时间已经解决对手,对着跳出的“荣耀”两个金色大字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一叶之秋走着瞧!敢不敢再来一场!”对手还在不服输地叫嚣,叶修便伸手敲字:“别来了,再过一百年你都赢不了我的。”

想了想还正儿八经追加了一句:“两百年差不多。”

你这下终于没忍住,尾巴啪一声抽到了那张无比嘲讽的脸上。

“我靠你干嘛呢你!——哦对也不能整天你你你啊……”叶修抹抹一脸的猫毛,边嘟哝边操作着一叶之秋往城外跑去。

“叫啥好呢你?”

 

随缘网吧上至老板下到客人都对叶修身边忽然多出的你们表示了极大兴趣……也对叶修忽然多出俩牙印的手表示了极大兴趣。

“手怎么了?!”

“沐秋咬的。”叶修用肿得老高的右手毫无压力又挑翻一个来约架的,顺手呼噜一把你背上的毛,被你一脚蹬了开去。

“这猫叫木球?”

“叫沐秋,苏沐秋。”叶修难得一脸认真地啪嗒啪嗒把你名字打出来,“这个沐这个秋。”

“卧槽!连一叶知秋都能打错字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艺!”

“跟人的名字一样的,猫不是一般都随主人姓的嘛?”

“那这个小黄猫又叫啥?”

“苏沐橙。”

“哈哈哈哈哈哈这么文艺你被盗号了吗!”

周围的人群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你淡定地打了个哈欠,施施然躺到了叶修的键盘上,想了想,把自家妹妹也拉过来一起躺。

屏幕里呆呆站在野外的一叶之秋抽搐了一下,冲着大堆野怪一头栽了过去。

 “喂喂喂苏沐秋你想我死吗!”

这天叶修在网吧里通了个宵,到外面天色发白的时候才揣着刚赚来的五百块钱心满意足走出网吧大门。太阳还没升起,深秋的寒意在推门而出的那一刻扑面而来,叶修揣着怀里的沐橙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并企图把你长长披毛的大尾巴当成围脖,于是又一次被你一尾巴抽了脸。

“给你吃给你睡给你铲屎还不给暖暖脖子啊沐秋?”被抽了脸的人类还在不甘心地嘟嘟哝哝,你喵呜了一声权当表示听到了,迎着清晨飒爽的秋风抖了抖长长的胡须。

沐秋,沐秋。

这个名字听起来如此悦耳自然,如同你本来就该名叫苏沐秋一样。

 

叶修打的游戏叫荣耀。

你时常在大街小巷里听说这个名字,无数人为之迷恋和疯狂,却从未见过有人能像叶修一样痴迷。

也从未见过有人能像叶修一样强。

同居生活转眼过去两个多月,一对一的战斗,你从来没见他输过。

一次都没有。

至于一对多……你瞟瞟屏幕,里面一叶之秋的视角切换得眼花缭乱,这人刚刚只身从一整个公会手中抢到了个野图boss,这会儿正在玩命跑路;沐橙也扒在屏幕上面俯身下来看,猫科绝佳的平衡能力本让她在窄窄的屏幕上蹲得极稳,结果看得入神了忍不住伸爪子去挠那些飞速掠过的技能残影,瞬间身子一歪就吧唧掉了下来。

直接砸到了叶修的键盘上。

一叶之秋一个豪龙破军瞬间一点都不心疼地打在了空气里。

“喂喂喂!”叶修手忙脚乱,十八般招数轮番用上,花了比预计多出一倍的时间终于脱战下线,直起身来长舒一口气,差点从断了一根横梁的蓝色胶凳上倒栽下来;你搂着有点受惊不过明显兴奋成分更多的自家妹妹,舔舔她额头上的毛,见状又一次拿尾巴甩了甩叶修的手。

“好好,我知道……”叶修打了个哈欠站起来,“睡觉睡觉。”

时序更迭,秋去冬来,日渐短,夜渐长。

遇见叶修的时候沐橙还在换乳牙,到这会儿已经是骨架基本长成的小母猫了,压在叶修肚皮上的时候也一天比一天更有分量;你趴在枕头旁边瞄了眼仰面朝天睡得一脸痛苦的人类,又瞄了眼他肚子上躺得四仰八叉的自家妹妹,最终自己也跟着躺了上去。

软绵绵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至于次日早晨叶修顶着黑眼圈跟楼下包子店老板抱怨梦见被大石头压了一晚上什么的就是后话了。

冬天终究是一个能让生命轻易学会相互依靠的季节。

刚在室外洗完衣服的叶修大概觉得自己也是时候该依靠一下你了,于是他径直把冻得通红的双手塞到了你刚换上厚毛的肚子底下。

下一秒就被你手脚并用地踹了出去。

夜里气温降得更低。冬冷夏热的出租屋里当然没什么暖气,叶修用报纸把窗缝都严严实实地塞好了,依旧无法让潮湿黏腻的居室内部变得温暖起来,地铺上的被褥并不厚实,然而已经比街头滴水成冰的水泥地好上太多;夏天出生的沐橙还没经历过这么冷的天气,看到叶修躺下,便过来在他身边寻一个暖和的好位置。你习惯性地搂住她舔舔毛,飘起的毛发落在叶修鼻子上,让睡得迷糊的人连打两三个喷嚏,慢吞吞地揉揉鼻子,很快又再度睡熟了。

结果到了第二天起来,打喷嚏的却变成了沐橙。

早上还只有一点鼻涕,你碰碰她湿润的鼻子,自己一如既往地跟着叶修去了网吧,结果到了晚上沐橙病情不仅没好转还开始咳嗽,饭也不怎么想吃了;你有点慌张,尽可能拿自己大一号的身体把她紧紧圈起来,而翻来覆去几乎没怎么睡着的叶修最终挣扎着爬起来,打开电脑噼里啪啦查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等到天色大亮,便披上外套把蜷在你怀里的小黄猫抱了起来。

“你看家,我带她去看病。”

“喵喵喵喵喵!”

语言不通,你用尽一切办法向他表示要跟他一起过去,差点没急得往他脸上挠两爪子——所幸平日里看上去有点迟钝的人类脑子还算好使,待你出来之后便急匆匆锁了门,伞也顾不上打,抱着你妹妹便往前跑去。

寒冬清晨的街道上覆盖着皑皑的一层白雪,你们在凛冽的风里肩并肩奔跑着,左边是鞋印,右边是梅花印,错落并排,沿着雪白的道路一直延伸出去。

疏淡的日光穿过光秃秃的树梢,在一大一小的脚印上洒落淡淡的金色。

就像是会这样一直去到世界尽头一样。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你看着头顶招牌上的“动物医院”四个字本能四爪着地猛刹车,感觉自己的喵生即将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机。

看病的是沐橙,手忙脚乱的是叶修,比自己上医院还紧张的是你。

庞大的嗡嗡响的机器拍出黑白的照片,针尖扎进比针粗不了多少的血管,沐橙咪呜痛呼一声的瞬间你货真价实地把尾巴炸成了马桶刷,要不是叶修爆出抢boss的手速把你拦住你的爪子估计已经糊到医生脸上去了;叶修搂着你不敢撒手,龇牙咧嘴地任你喵嗷喵嗷啃着他手腕子泄愤,你恨恨地咬了几口,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不自觉放松了牙关。

手指在键盘上灵活飞舞的叶修,看着“荣耀”二字扬起嚣张笑容的叶修,通宵代练到清晨,趴在资料和泡面碗堆里睡着的叶修。

少年人修长单薄的手垂放着,偶尔在梦里颤动一下,如同不安分地敛着双翼,跃跃欲飞的蝶。

医生说的话你没听懂多少更没听进去多少,无论是肺纹理增粗还是支气管肺炎,都跟你如今的大脑能理解的领域相差甚远;叶修看上去也并不比你明白多少——不过至少装作全神贯注地听了,待到医生话音刚落便捏着处方笺伸手掏钱。

然而并没有掏出多少钱。

你看着他一脸尴尬地翻翻找找,姑且先把身上的钱都交了,然后转身回来没轻没重地揉了揉你头顶。

“你先陪陪沐橙,我去找老陶借点。”

你瞅瞅边上笼子里蜷成一团正在挂吊瓶的沐橙,炸了炸毛把想过来摸你的陌生人唬开,最后冲他喵呜了一声。

走吧走吧,我在这呢。

叶修刚走没多久,门外便纷纷扬扬地下起雪来。

暂且没有其他来客的医院里一片清净,你在输液泵的低微振动声中睡去,即便偶尔传来的零星几声犬吠也无法惊动你分毫;叶修不多时已然折返,你早在他一进门那一刻已经察觉,却淡定地维持原本的姿势装睡,于是他也就刻意放轻了步子,做贼一样静悄悄摸到你们身边。

你继续装睡,很快便感觉他也趴了下来。

脑袋正正抵在了你的肚皮上。

少有的安静睡颜让你莫名便少了像往日一样踩他脸的冲动,那一头有段时日未曾打理过的乱发随便用爪子扒扒,便轻易露出少年人白净的前额和侧脸;然而即使如此叶修还是没醒,温热的气息在极近的距离之内扫过你湿润的鼻头,让你不自觉轻轻抖了抖胡须。

你这才想起,这个一个通宵完了又接一个通宵的混蛋好像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了。

低微的呼吸声近在耳际,你鬼使神差地凑过去舔了舔他的眼睑,又舔了舔他残余着泡面味道和风雪寒意的嘴唇,而并未意识到这是你第一次主动亲近一个人类。

窗外天色初霁,头顶的吊瓶里不知不觉只剩下最后一点液体,差不多可以回家了。

 

TBC

 

PS.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叫秋秋。以前是流浪猫,因为猫鼻支没了一只眼睛的小独眼龙【。

虽然两个月前拍看起来还很小可是现在已经是个灵活的胖子了简直心累不过还是我儿子又萌又好玩【痴汉你够了

 

评论 ( 9 )
热度 ( 20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