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你和他(中)

你和他(上)

你和他(下)

 

猫咪也会做梦。 

你没梦见什么天马行空的东西,你只是梦见了叶修;然而梦中的你,却长着一双跟他一样好看的手——人类的手。

你看着自己的手指在键盘上敏捷翻飞,屏幕里密集的技能特效和飞快旋转的视角让人目不暇接;似乎是个酷热的时节,老旧的电风扇在你们脚边嗡嗡直响,你一低头便看见了自己骨骼分明的胯上松松挂着的印满了橙子碎花的裤衩——还有身边穿着条香蕉碎花裤衩,正在边抖腿边激烈战斗的叶修。

汗水顺着濡得半湿的短发落下,砸在你们手肘相贴略微泛红的前臂和手腕上,又顺着皮肤流下去。叶修抽空甩了一把落在手指上的汗,正好溅到你脸上,立马被你狠踹了一脚小腿。

“我靠苏沐秋!别拿拖鞋踹我!”

“那你就快点打!打完这把得去接沐橙了!”

熟悉的声音,再平常不过地叫着你被赋予的名字,然后获得你语气再平常不过的回应;你感觉自己张了张嘴,好像还打算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却被忽然响起的猛烈敲门声打断——

比人类优秀得多的听觉让你瞬间惊醒,你抬头看了眼被敲得咣咣震动的铁门,伸爪子过去扒背后叶修的脸。

“唔……”

睡得死沉的人除了稍微皱了皱眉头之外毫无反应,你又锲而不舍地扒了他几下,听着外面的敲门似乎已经朝着砸门转变了,终于失去了耐心,亮出尖尖犬牙一口咬到了他鼻子上。

“嗷!我靠你干嘛!”

叶修被他咬醒,睡眼惺忪地揉着鼻梁上的牙印爬去开门,这人在被窝里一向穿得少,印满香蕉碎花的裤衩下面一双小腿光溜溜晾在穿堂风里,刚拉开门便冻得不住剁脚;你瞅着那条裤衩莫名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为什么,少时扭过头,将目光投向了靠窗一角用来晾衣服的竹竿。

那上面挂着条印满橙子碎花的裤衩,在窗缝漏进来的风中呼啦啦地招摇着。

“瞅啥呢这么专心?睡觉了睡觉了……”叶修好不容易应付完来催租金的房东,刚关上门立马丝毫不拖泥带水地钻被窝,大概是见你不知道在看什么,于是迷迷糊糊地嘟哝着伸手过来,一把将你揽回枕边;于是你也随之放弃思考,像往常一样挨到了他后脑勺上。

入睡前一刻,你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梦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

 

叶修的一天从太阳下山开始,作息时间上与你们形成了完美同步。

“来了啊叶哥,”你蹲在叶修肩膀上把人压得垮下去一截,居高临下听着随缘网吧新来的小网管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今天也来个老坛酸菜?”

“唔,不了。”叶修动作生涩地叼了根烟,口齿不清地,“这个月房租又升了一百五,西北风都喝不起了要。”

“饭都吃不起猫还是养得挺好的嘛?”好几双眼睛投在你油亮顺滑的皮毛上,你从他肩膀跳落桌面,施施然舔了舔爪子;沐橙也跳上来,撒娇般蹭了蹭你下巴。

“这小母猫大了好多!”

“别摸她,沐秋不愿意。”叶修对诸如此类的围观熟视无睹,自顾自掏出账号卡上游戏,“等下被咬了别说我没提醒你。”

“你也不让摸?”

“我行啊。”叶修右手握鼠标,左手伸过来撸了把沐橙头顶软软的短毛,“不过沐秋会不爽。”

你趴在一边尾巴甩得啪啪响,以示你确实很不爽。

“哎老叶啊,”前排机器处有人探头过来,“我有朋友想要个满级的鬼剑,就是时间挺赶的大后天就要,你接不接?你要是接我把卡给你。”

“接接接,谢了啊。” 

“行不行啊哥?别过劳死了啊哥?”

“不接没钱买猫粮了哥。”

“好吧……”

“你们就都没看这个?”一个声音从前台那边过来,你认出那是随缘网吧的陶老板,这会儿正边说话边拿过来一叠报纸。

头版头条上,“‘荣耀’网游职业化计划启动”的大标题白纸黑字,叶修甫一抬头目光就被牢牢摄住,手下操作登时漏一拍,代练的战法一矛抡空,差点被区区副本小boss爆头,连忙爆手速稳住,便听着陶轩往下说道:“两天后开始线上赛报名,不过到淘汰赛阶段肯定要组出完整战队来了。”

“嗯。”叶修边练级边示意他听到了。

“雪峰昨天电话我了,说明天一早到。”

“好。”

“现在还只需要报操作人账号卡和职业,到了线下赛肯定会要真实信息的——叶秋你身份证在这吧?”

“嗯……不不不,我没带身份证,回头拿给你。”

“行啊,没问题。”

到这一刻为止无论是你还是陶轩都以为他说的“回头拿”指的是回住处拿,直到三天后叶修难得一脸严肃凝重地收拾行李,你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了。

常年不关的两台电脑此时都安静地黑着屏,你趴在桌子前看人收拾东西,往碗里倒满了猫粮和水,完了想一想,干脆把装着猫粮的蜜饯罐子拧开了盖往地上一放。

沐橙蜷在棉被堆起来的窝里睡熟了,叶修收拾完了视线四周逡巡一圈,最终跟你四目相对。

人类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与他对视着的你。

“猫粮在这,不够了自己掏罐子里的吃,门我关起来了,要出去你从阳台过去。”叶修念念叨叨,过来拿没拎着包的手撸了把你的毛,你象征性喵了一声,少有地没表示不耐烦。

你要去哪里?去多久?还回来吗?

“得回家拿个身份证——挺远的,坐火车一天多呢,尽量快去快回吧,顺利的话也用不着多久,刚好跟春运错开。

“家里就你们俩也小心点儿,别让沐橙滚到地上又冻感冒,你可没法带她去医院……”

这还是你第一次听他一口气跟你说这么多话。

他笑了笑,挠挠你侧脸和下巴,转身似是准备走了,刚拉开门却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顿住步子回过头来:“乖乖待着别乱跑啊,过年前我一定回来。”

铁门在你面前哐当一声关上,楼道里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你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纵身一跃跳上了围栏,敏捷地越过铁丝网钻到了外头。

叶修背着个包走过楼下狭窄的小巷,在路的尽头一拐弯,便消失在了你的视线里。

三九的寒风呼啦啦吹动楼道里红绿二色的旧式年历,最上面那一张待到风势稍歇才慢慢落下,日期已是腊月二十六了。

你看了眼早已空无一人的街巷,扭头跳回室内,用爪子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

 

你有一个秘密,人类并不知晓。

拉开没有上锁的抽屉不是什么难事,从熟悉的位置掏出还没用过的新账号卡也不是什么难事;电脑跳转到开机密码,你熟练地拿爪子按了四下0,继而按下Enter。

进游戏,刷卡,页面提示创建新角色。你想了想,输入苏沐秋三个字,结果系统提示已被使用;你还没来得及多想,沐橙忽然从你身后跳上来,小爪子啪嗒按在了键盘上。

QMS,再加一个空格一个确认,头顶输入法自动匹配秋木苏仨字的新角色便站在新手村里了。

“……”你无语,不过看着妹妹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惊喜表情也不好苛求什么,低下头舔舔她脑门,便把爪子放上了键盘。

前,后,左,右,走,跑,蹲下,跳。

基本操作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就像是在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做过千遍万遍一样。

新鲜感混杂着某种莫名的久违熟悉感让你操作着秋木苏越跑越远,直到一只最低级的小怪向你们直扑上来。

秋木苏手里装备着唯一一把系统配给的手枪,你本能停下步伐准备反击,爪子踩过键盘,却只让秋木苏无意义地就地一个翻滚。

你终于想起,你并没有梦中那个“你”操控键盘鼠标的灵活十指。

停止了一切动作的秋木苏在新手村野外静静站立,任凭小怪挠着,沐橙看着你,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小声咪呜着蹭蹭你的肩膀;你回过神来,先安抚了一下妹妹,然后径直关掉了游戏。

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你,你本该是像他一样出色的荣耀玩家,你们本该再理所当然不过地并肩而行,走到尚且目不可及的那个顶峰上去。

然而,“你”却甚至不是一个人类。

叶修离开后的几天过得很慢。

春节临近,居住在附近的上班族陆续返乡,拥挤喧闹的逼仄街道渐渐冷清下来。原住民的门前出现崭新的春联和灯笼,你揣着爪子趴在墙角边一块没有结冰的水泥地面上,迎着穿堂而过的冷风打了个哈欠。

这是你在这里等候的第三天。

“这不是平时跟307那个小伙子在一起的猫吗?”

“说起来这几天都没看到那个人呢……”

你回头看了看她们,喵了一声,继续向着大路的方向张望。

“诶,这猫是在等那小伙子?”

“哎哟可怜的猫咪……这个时间大概回家过年去了吧,你也别等了回去吧啊?”

你并不理会,自顾自舔了舔肚子上被雪水濡湿的长毛。

叶修既然说了能回来,你就相信他会回来,跟你们一起过这个年。

腊月二十九过去,接着便是大年三十。

你想起去年的除夕。也是这样傍晚华灯初上的时候,也是这样自己蹲在街头,冬天的风挟裹着住家厨房里飘出的饭菜香味,万家灯火落在眼底,却没有哪个属于你。

再后来,你有了沐橙,又有了叶修。

你有了必须要保护的家人,有了遮风挡雨的屋檐,还有了一盏等候你回去的灯。

天上纷纷扬扬下起小雪,你把自己再度蜷得紧了些。有三三两两的人从你身边经过,拖箱的轮子轱辘辘碾过瓷砖,终于结束一年的忙碌走上回家路;你对此一概兴趣不大,正待眯上眼闭目养神,双耳却忽然捕捉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你等待了几天的人如同出门前一样背着个简单的包,踏着除夕之夜的第一场雪,与匆忙离去的旅人逆向而行,待到走近了街口才看到角落里的你,有点惊讶地顿了顿脚步,随后就微微笑开,加快速度向你走了过来。

“我回来了。”

你任凭他一手把你抱到怀里,对于自己居然会觉得感动有点不爽,于是就近舔了舔他露在外面被风吹得冰凉的脖子。

猫舌头密密麻麻的倒刺刮在皮肤上,叶修瞬间手一软,差点没把你摔下去。

“我靠!光天化日的苏沐秋你干嘛!”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29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