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十年灯(1)

·伞修伞/伞修橙/韩张/双花,全架空奇幻paro

·死亡设定有,结局HE

·黑历史,黑历史,黑历史,中二,无比中二

 

文/寂羽

 

 

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

全身都像是掉进冰窟一般沁骨地冰凉,眼前交织过纷繁杂乱的光影,像是飞溅而起的血花与熊熊火光的相互交错——那般光景在她二十余年的人生里只真正见识过一次,纯黑色的长矛开辟出生之道路,混乱至极的灵力波动之间她几乎要分不清哪个是亲人哪个是敌人,然而手心紧握的短剑剑柄却火一样灼热,一声闷响间不知道刺入了什么人的身体,炽热的血液随着刀刃拔出而浇了她一手,她仓促间抬起头来,目光却瞬间撞入了某双无比熟稔的眼睛——那双与她相似的褐色眼睛定定看着她,里面的生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散,然而惊愕之间犹然带着依稀温柔,染着血色的双唇微微张开来——

“……沐橙!……沐橙!沐橙!”

什么声音直接在她脑海里响起来,清亮的女孩子声线,急促而惊惶地反复呼唤着她的名字——苏沐橙陡然一惊,霍地清醒过来。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头顶上熟悉的帐幔。

“沐橙怎么了?还好吗?”脑子里的声音还在问她,似乎因为得不到回应而越发担忧起来;她努力抱着被子坐起来,先集中精神给对方回话:“没事,就是梦见了什么东西……”

“什么?”

“……记不清楚了。”苏沐橙回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可是你刚刚情绪波动得很厉害……我都感觉到了!”

“我还好啦。”苏沐橙听着自家召唤灵的话感到有点抱歉,虽说召唤者跟召唤灵从立下契约那刻开始就是一心同体状态,但是在非并肩作战情况下召唤灵是待在异世界的,情绪波动都传到异世界去了自己刚才到底是有多紧张?怕是实打实把对方吓了一跳吧?

“那就好,有什么事要立刻叫我哦!”没有召唤者这边发动的召唤术法召唤灵再怎样也是不能在这边的世界出现的,沐雨橙风通过精神链接的回路不放心地又叮嘱了她一次。

“知道,别担心啦。”

安抚完沐雨橙风之后苏沐橙随手披了件衣服下了床。

窗外的夜雨声声敲打树木枝叶,已经从傍晚时分下到这三更半夜了。兴欣的都城在雨幕之中沉沉地静默着,而一年前刚刚接任兴欣国主的少女站在书桌前,从镌刻着兴欣城徽的白瓷镇纸下面抽出了一张纸。

那是一张平淡无奇的白纸,质量似乎不太好纸面也有点粗糙,边缘狗啃一样高低不平,像是从街头小茶馆的簿子上随手扯了一角下来似的;上面重叠着数道折痕,即使摊平了也还是皱巴巴地缩起来,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有价值的物事,然而苏沐橙摩挲着那上面的字迹,眼神里却不知不觉地泛上了脉脉的暖色和笑意。

“人在霸图,一切安好,顺利的话给你带份大礼。勿念。”

入夜时分画了术式振翅飞来的纸鹤带来熟悉字迹的信笺,略带潦草的笔画间带着隐隐灵力的光芒,经历了雨中的长途飞行墨迹却丝毫没有晕开;她又把短短的几句话再看了一遍,然后微笑着把目光投向了皇都墨色沉沉看不到月光的夜空。

兴欣宗主国的开国主君、这片大陆历史上首个兼任一国君王和司神主祭的人、她的兄长导师战友以及如今这世上她唯一的家人,在退位归隐云游世界一年多之后,终于即将要回到这个由他一手创立的国家了。

 

与此同时,在霸图宗主国都城外的某处城郊。

霸图与兴欣之间尚且相隔几百公里,然而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巧合,此时此处同样被天际密密降下的雨幕所笼罩——并且还是瓢泼大雨,天地之间弥漫着浓浓的水汽,连林间小路旁边小茶摊门口灯笼的光芒都显得朦胧不清——可是这盏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有如救命稻草,宋奇英加快了步伐,三下五除二地钻进了茶摊子的茅草顶棚下面。

当其时,逼仄的茶摊里面早已挤满了人。

这茶摊子只是有个简陋里间的茅草房,宋奇英拨开竹帘的时候里面仅有的数张桌子和条凳上都或坐或靠着人,人跟人之间形形色色的货物包袱堆在一块,连半分下脚的地方也无;宋奇英又急着往里面走些,就顺着人跟人之间的缝隙一点点挤进去,换来门口方向一阵不堪其扰的抱怨声,然后在房屋中心方向一个更响亮些的声音响起来的瞬间,又默契地一齐静了下去。

“要说这个叶修那可是说来话长……”

听到这个名字宋奇英瞬间就是一个激灵,循着声转过了头。

然后才看到了坐在人群中间的说书先生。

或许是这场雨太冗长又或许是漫漫长夜太无聊,正好听众也不少,说书人正好发挥发挥专长——玉色的折扇握在手里且当惊堂木,不疾不徐地扫了眼周围的反应才继续往下说:

“你们都知道嘉世当年那主子也姓叶,单名一个秋字,现在怎就叫叶修了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怎的讲起叶秋来了,霸图主城脚下讲这个也是忒不长眼……宋奇英微微蹙眉,不过早有好些个声音争先恐后一样地先于他作出了反应。

“讲那叶秋作甚!谁要听他!”

“自然是说得的,”四起的议论声中那说书人没有一丝慌乱,反倒声音越发高扬了些,略微加重的语气中近似无意的撩拨犹如往火堆里弹落油星:“当年五洲二十国何人不知斗神赫赫威名,而后猝然而去如今又化名而归,其中因由那可是多了去了……”

“指不定不是同一个,叶秋早死了吧——”

“不就是嘉世弄死的?当年他仗着嘉世如何作威作福,总归有这一天!”

“‘断誓’啊,那可是‘断誓’!斗神可是一叶之秋的名号,叶秋血肉之躯,失了召唤灵不过区区凡人而已!嘻嘻……”

“你们可别高兴得太早,想想他都做过些什么!叶秋要是没死,那不就大难临头了……”

讥讽的,忌惮的,幸灾乐祸的,捕风捉影的。

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话语重叠在一处,如同浪潮一般压向少年人因寻着落脚地而稍稍出现一点点松动的神经,无法名状的焦灼和躁动油然而生,以致于让他忽略了语句结尾高扬得近乎诡异的尾音,更不假思索地接过面前妙龄少女递过的茶水,正待一口气灌下去润润嗓子——

“这是烟吗?你在抽烟吗?我也要抽!”

“我也要我也要!”

孩童稚嫩的话音在几步开外处响起,宋奇英循声看去,见是两个还不及桌面高的小孩,正蹦蹦跳跳地想要从一个穿着斗篷的人手里抢过他的烟斗。

那个烟斗通体漆黑,非玉非石,如同能把光都一并吸进去一般,被一只五指修长的手松松拢着,任凭小孩如何伸手都不多不少刚好与其相差小半掌距离,烟锅里青烟袅袅,笔直向上升起,升至势竭,又无声无息地在空气中四散消弭。

那是只极稳的手,然而露在袖口外面的小半上臂骨架分明,皮肤被那烟斗衬出无一丝血色的白,甚至因为过度凸显的皮下血管而隐隐泛青。

无论如何,十分不似正常人。

宋奇英的目光微微一凝。

这个人除了拿着烟斗的手之外,连脸带身体都隐没在那身全黑的斗篷里,帽子边缘垂下来遮盖了他半张脸,恰好又坐在灯影里,根本看不清容貌;同桌还有一名青年男子,同样身披斗篷,背对宋奇英而坐,长发在背后编作他并未见过的样式,手边傍着一柄黑色长柄的物事,然而被人群所挡,并看不清楚是什么。

这本是与眼下环境极度格格不入的两个人,可他却直至此刻才注意到他们。

就像是这两人的存在感都被有意抹杀了一样。

该不会……

“我要!给我给我!”怎么跳都够不着的小孩声音里隐隐带上了几分奇异的扭曲和暴戾,那男人终于微微一动,似是扫了他们一眼,却不紧不慢地说了句:“不行,你们不能抽。”

“为什么不能!凭什么不能!!”

“……”宋奇英无语地远远围观,边看边把手里的碗端到嘴边。

就在他低头的一瞬间,一物挟着凌厉的气劲破空袭来!

本能让宋奇英迅速往旁边一闪,然而那东西击向的却不是他,而是他手中的茶碗——

哐当!

那粗陶大碗登时脱手飞出,砸在地上碎成一堆碎片;他盯着脚下那一地碎碗一时没反应过来,却忽然发现其间躺着一枚铜钱。

随处可见、最普通不过的一文钱,打落瓷碗的力度却让他端碗的手直至此刻仍震得发麻——

“你也是。”从碗落地的瞬间就鸦雀无声的茶馆里再次响起那个男人的声音,宋奇英扭过头,见那人抬抬脸,似乎看了他一眼。

“这水,你不能喝。”

“……”宋奇英全身注意力都被什么东西攫住一般盯着他,因而恰好错过了身侧给他递水的美丽少女一闪而过的怨毒眼神;那人顿了顿,似是还想说什么,一直缠在他身旁的小孩趁机无声无息凑上他的烟嘴吸了一口,却在青烟甫一入口的刹那爆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号叫!

“啊啊啊啊啊——”

那孩童的身影滚落地上撞翻桌椅,手脚头颈如同遭受剥皮拆骨之刑一样咔咔朝向不可能的方向折弯,整个人在地面极其痛苦地挣扎了几下,忽然蓬一下炸裂开来,化作一团裹在黑雾里的奇异物体,皮球一般弹地而起,伸出尖锐的利爪当头当脸朝着那人狠狠一扑——

与此同时蓬蓬之声接连响起,小小的茶馆里挤满的人一交睫间统统消失,挑担的货郎负重的脚夫,乃至奉茶女子说书先生,全数露出狰狞原貌,铺天盖地围了上去。

“不好!”堂堂霸图宗主国内哪有妖魔鬼怪敢随意作乱,宋奇英平日里小打小闹的邪祟处理得多了,可这般彪悍的还是第一次见,第一反应是怕那人招架不住,连忙念动咒语召唤自家召唤灵;然而还没等他念完第一句,一把缀着红黑色花纹的大伞猝然张开,把首先扑上去的小鬼弹出数丈之外,紧接着伞面朝前一翻,由伞骨尖端汇聚成的伞尖闪着冷冷银光,一拨一挑,将随后而来的十几只鬼怪尽数扫开。

伞面收拢,露出持伞的年轻男子,以及站在他一侧,手握烟斗神色平淡的男人。

作为这片大陆上仅有的两百余名召唤者之一,宋奇英可以不认得这两个人,却不可能不认得这把伞。

“千机伞?……”

传说中拥有十数种形态及功能的变形武器,由召唤者设计制作,为召唤灵君莫笑所用,不过区区人间武器,却足以媲美冰雨、葬花等等无数异界神兵。

而制造出这么一件武器、与君莫笑缔约的召唤者……

披着斗篷的男人抬起了拿着烟斗的手。

“哎,养魂烟都敢抽,现在的小鬼真大胆啊。”

漆黑的烟斗在黑暗中划过,烟锅中点点火星曳着灼灼流光,于虚空中画出符咒。

叶秋,不,叶修,低低念完最后一句咒语,烟嘴啪一下敲在了符咒中央。

“去!”

蕴含充沛灵力的劲风淹没愤怒的尖啸声,待到风声停歇,若有若无的冷冷邪气终于彻底消弭。

心情复杂地围观了全过程的宋奇英还没想好应该怎么面对这个霸图宿敌,见叶修若无其事地转身迈步走,仓促间只来得及问出一句:“你去哪里?”

“我?”那人偏过小半张脸笑笑,伴在他身侧的君莫笑默不作声地撑起伞,“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共撑一伞的两个人影倏忽远去,淅淅沥沥的夜雨洒下来——宋奇英如梦初醒,抬头四顾。

哪有什么小茶馆,分明只是一片林中荒地而已。

 

TBC

 

很久很久之前的黑历史,因为某人一直在狂催着写的原因于是就写了起来【= =。

反正是黑历史那就放飞自我吧反正没眼看【你

不知道多久更一次,不过会继续写的。……大概。

韩张和双花在十年灯这一篇里无剧情主线。会涉及而已。

最近应该还有其他文要更比如说mobius的伞修(以及也许会有的续集)之类的东西。嗯。

以上。总而言之谢谢你,以及你们,一直以来的喜欢。

 

评论 ( 18 )
热度 ( 102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