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双花】写手精分七题

·双花(孙哲平X张佳乐、再睡一夏&浅花迷人)

·私设注意

·除了逗逼就是虐【X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灵魂的视角里一切都是灰白的。

孙哲平有点茫然地俯视着地上那具熟悉的肉体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那上面斑斑点点飞溅着的毫无疑问是血迹,却一概如同被强制剥夺了色彩一般显得毫无生气。

连带着连滚带爬扑到他身上的弹药专家一起。

“孙哲平你混蛋!!不是说好了要一起走下去的吗!!——”

声音里显而易见的颤抖终于让他回过了神,然后忍无可忍地用力按下了立即复活键。

“张佳乐你有病是吧才两个人刷野图Boss挂了哭个屁啊?!”

今天的队长和副队也很让人想烧。百花的队员们默默地都戴上了墨镜。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跟孙哲平一起把医院的诊断结果拿到经理室之后张佳乐就不见了。

几个小时之后,他花了一番功夫才把在隔壁大街的烧烤摊子上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的张佳乐抱回到宿舍。

“大……嗝……大孙……”

直至被放到床上张佳乐还在来回念叨他的名字。醉酒的弹药专家难得乖顺地任他折腾,却在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使劲抓住了他的手。

“干嘛。”

“喜……欢你……”

“哈?……”

“老子喜欢你……老子这辈子就喜欢大孙你一个。”浑然不觉自己说了什么的张佳乐拉着他,眯起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嘿嘿傻笑,“冠军……这赛季一起拿冠军啊——”

张佳乐没用大力气,却轻易地把他的左手抓得刺痛。

我也是,最喜欢你了。

如果可能的话,真想一起去拿个冠军啊——

可惜世事从来没什么如果。

孙哲平用没事的右手提着旅行包,独自走出了百花的大门。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浅花迷人顺着张佳乐的视角看了眼方才跟自己并肩作战的那个角色。再睡一夏?

他确信自己没见过这个狂剑士——他跟着张佳乐混也不过就是几个月前的事,而在他这有限的几个月的记忆里他一直在跟着自己的主人,独自往来征战。

即使混在与他头顶同一公会名称的众多角色里也依旧是一个人。

身为角色他听得到游戏语音,他听见张佳乐在跟旁边的狂剑士说着什么——当然是对这位的操作者说的。一时间战斗暂时消停了,浅花迷人瞅着身旁明明没见过却跟自己配合得无比默契的再睡一夏,开口跟他搭话。

“嘿,兄弟看起来挺眼熟啊。我们在哪见过?”

正好再睡一夏的视角转过来,慢悠悠回了一句:“我也觉得见过你小子——先不提这个,你主人好像认识老孙啊?”

“还挺熟的?”浅花迷人分辨了一下张佳乐的语气,那语气夹杂几分悲伤几分欣快模糊不清,以他简单的脑回路不怎么能立即理解,“啧啧我只希望是熟人见面而不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看上去关系不错啊。”

“那就好——说起来啊我主人以前好像就是跟狂战士搭档的来着。”

“真的?”

角色本都是没有表情的,浅花迷人却似乎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

“小子看你技术不错啊?要不要一起来个组合?”

“好啊,等有机会吧——”

再睡一夏提起了重剑,转身再次没入战团。浅花迷人也在张佳乐的操纵下握紧了枪,朝向另一边冲杀出去。

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妈的这下完了。

张佳乐一抬头看见巷子出口处站着的人影的瞬间脑子里就被这句话以加粗特大字号刷了屏,然后丝毫不带犹豫地掉头就往深处走。

大步流星干脆利落雷厉风行得简直就是在逃跑。

可是紧接着手腕就被身后追上来的人啪一声拉住。张佳乐没打算停下来然而那个人却硬是不让,他用力挣了下也没挣开,反倒被人一手拽了回来,另一只手随之握住了他的肩膀。

“我操孙哲平你干嘛呢你?!”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无名火蹭一声窜上来,张佳乐见走不脱干脆也不走了,猛地一扭头冲着他吼——急上火了什么都不想过脑子,直接上手抓住肩膀上那只手就打算强行拽下来。

孙哲平忍不住低低地嘶了一声。然后张佳乐立即就不敢动了。

手掌下面粗糙的绷带的质感刺激着他敏感的指尖。这还真是没法跑了,张佳乐慢慢松开手叹了口气,略微低垂着头把视线拧向了一边。

“决赛我看了。”

“……哦。”

“不错,打得挺好。”

“妈的。”来一趟难不成就诚心糊弄我,“要是真打得好也不会还是亚……”

“我说真的。”孙哲平打断他,“已经很努力了,好样的。”

“……”

张佳乐半晌没接话。孙哲平盯着他头顶上的发旋,片刻后俯下身去看他的脸。

然后就看到张佳乐红着眼圈死死咬紧了嘴唇。

故作坦然。不甘心。不想输。多想走下去。

什么都不说。这个人都懂。

时隔多年。他们再次拥抱接吻。

深夜路灯微弱而昏黄的灯光,静默地照亮了他们的脸庞。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

十一赛季,霸图夺冠。张佳乐宣布退役。

那之后的夏休期,在这一年新开的十二区出现了一对弹药专家和狂剑士的组合。都是十二区的新号,然而手法明显不是新人。不加公会也很少组团队,不过但凡抢Boss就少不了这两人的身影。

激战之时每每盛开在战场上的、血色纷飞的遍地繁花,闪瞎了各大公会顶尖玩家们的眼睛。

这俩人有个名字,叫做繁花血景。带队的老玩家们就经常跟新手们这么科普,知道不,不知道的百度一下哦。

他们就这样合为了一体。或许从此往后,再也不会分开了。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句话。

张佳乐完全没办法理解一个普通的视频通话怎么就发展到了眼下这样的局面。

手机就摆在眼前不足十公分的地方,里面是孙哲平的脸——那张脸上的表情他简直不能更熟悉,以前在百花同住一个宿舍两个人半夜三更撂翻了在一张床上翻云覆雨,他仰面朝天躺在下面、偶尔粗喘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百分百能看到孙哲平的这个样子。

“张、佳乐……过来点……嗯……”

“干……哈……干嘛……”

老二在手里灼热得发烫,张佳乐边在裤子里动作边把仰起头把脖子往屏幕的方向凑了凑——搞的时候孙哲平老喜欢亲他脖子,顺着颈静脉沟一溜湿哒哒地舔咬下去,光是想想都让他浑身颤了下,然后咬紧嘴唇呜咽了一声。

“别……我、不行……啊……”

扬声器里传来亲吻落在屏幕上的声音。那声音被成倍放大,竟比记忆中面对面脸贴脸的情事显得更加淫靡不堪。

明明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甚至还身在隔了十万八千里的两座城市——热度却似乎从下身窜上脸颊再蔓延至全身,夹杂着羞耻心的奇异快感烧断理智的弦,张佳乐急急喘着气,凑上去对着屏幕里那张脸辗转亲吻。

第二天。

张佳乐红着脸跟沾满了自己口水的手机相对无语凝噎,然后决定扔掉了换一台。

当然,孙哲平买单。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手怎么样?”

“还好。”

“真的还好?没驴我吧。”张佳乐捧着孙哲平的左手上下左右地看,“等下帮你换绷带。”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

“行个屁啊你自己一只手——”

“我一只手也缠得比你两只手好看。”

“卧槽我的小心灵被你深深地伤害了好吗!”

“真的没事。”孙哲平把手抽回来停在半空,想了想又放到了他的头上:“昨天你说这儿哪家的大盘鸡好吃?我请。”

“真的啊?!来来来就是那家啦这边这边——”

“队长我申请增加一条队规。”

楼上的张新杰看着张佳乐牵着孙哲平从霸图门前走开,把眼镜又往上推了推。

“什么。”

“战队门口不允许秀恩爱。”

“……”

 

 

  +FIN+

评论 ( 7 )
热度 ( 56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