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年年岁岁

·伞修伞/伞修橙

·原作背景

·部分私设注意

·第五年!给最棒的老叶!无论哪年哪岁!生日快乐!

 

文/寂羽

 

 

“啊,生日?5月29。”

“卧槽,那不是快了吗,你不早说!”

第一次说起这个话题也不知道是怎么开的头,不过那时候叶修刚刚到苏沐秋家混吃混喝不久,正霸占着仅有一台的电脑给刚出新手村不久的一叶之秋折腾装备,被突如其来的谴责砸得莫名其妙:“我又不过生日……”

“不行,要过要过。”十分钟前还在跟他寸步不让抢电风扇前一尺三分地的苏沐秋瞬间换了个人,认真程度让叶修有种进本遇上隐藏boss的错觉,“你爱吃什么……不对,平时你在家怎么过?”

“哦,我不过生日的。”叶修想想,实话实说,关了装备面板往副本跑,“我家不太过生日。”

“要过,你家不过我给你过。”离家出走的即将十五岁的少年人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新拍档这么烦人,老天爷大概觉得他亲生父母严厉又强势,于是给他来了个唠叨的苏沐秋,“真麻烦没剩多少钱了我算算——想吃什么快说!”

“都行……”天外飞来一口锅的叶修表示不知所措及非常无辜,再者那时候他跟苏沐秋苏沐橙刚认识,距离日后的没脸没皮尚存一定距离,“我都吃。”

于是不知所措的变成了苏沐秋。

还差半年才十五的苏家哥哥看上去老神在在,实际人生经验除去苏沐橙部分也没多多少,磨磨蹭蹭犹豫了几天,5月29日当天傍晚回家时在楼下面包店买回个蛋糕,按照妹妹的标准给同龄人操办了生日。

一只手那么大的蛋糕,晚间特价10块钱,草莓味,甜得腻死人。

“我去好甜……”

“吃吃吃!多吃点!”

那天,年满十五的叶修第一次觉得应该对自己的生日更上心一些,毕竟如果他当初说了什么,大概就不用被苏沐秋跟苏沐橙关爱的眼神逼着吃完整整半个蛋糕了。

“今年想要什么?”

吃一堑长一智,亲眼见识了苏沐橙生日时那一桌甜食的叶修动作都停了一下,代练的剑客跳早了,好好一个银光落刃放到空地里:“肉!”

“屁!肉不要钱?”苏沐秋踹了他后背一脚,“除了吃肉还会干嘛?”

“没啥追求,电脑都买了。”叶修百忙之中一歪头把烟灰撇到空易拉罐里,新买的电脑配了网吧规格的屏幕,比苏沐秋那台老式大不少,于是这人哪怕无脑代练都从里到外透着股愉悦,跟电脑谈恋爱了似的,“是肉就行,不要别的。”

“你身上不全是肉,”那只放在他背上的脚丫换了方向,苏沐秋躺在凉席地铺上,脚趾隔着背心捏他腰上的软肉,“自给自足,买什么买。”

猝不及防被碰到要害的叶修差点跳起来,整个人往一边缩:“苏沐秋你是不是人!”

“我是你大爷。”苏沐秋好整以暇,口头占够了便宜,探手越过他肩膀摸到桌上的零钱包——特别恶俗的荧光粉,用得很旧了,边边角角有些脏,上面有个胶印的HelloKitty——浑不在意地往裤袋里一塞,扭头出了门。

“好辣!”

“辣就对了,咝……”

五月底的H市刚入夏,夜间勉强算有些凉意,只是再清凉的夜风也吹不进逼仄的城中村窄巷,小小的出租屋里人的体温加上咕嘟咕嘟的火锅,老旧的电风扇相当于没有,随随便便就吃得汗流浃背。他们很少舍得吃牛肉,导致偶尔买一次也不太会做,牛肉煮得又辣又硬,苏沐橙首先缴械投降,看着两个哥哥话都顾不上说一句地奋力撕扯碗里的肉块,坐起来搅拌沸腾的汤底,瞧他们甫一放下碗又给他们一人添一块新的:“慢慢吃还有呀——”

“唔成里不次(沐橙你不吃)?……”

“嘻嘻……”他们十三岁的妹妹笑着,杯子里晃着冰冻的椰汁,刘海和鬓发被汗水濡得一绺一绺,冷凝在杯子外面的水滴也顺着女孩子白皙纤细的手指流下来,整个人看起来都湿漉漉的,“我吃饱了!”

“哦那好,要不等下你先洗澡……叶修!锅里还有你从我碗里夹干嘛!”

“呵,”成功躲开他筷子拦截的叶修一击得手,大摇大摆吃掉一整块牛腩,“你大爷我高兴。”

“去你的!”

那时候他们还很规矩地不当着苏沐橙的面抽烟,也是第一次学着喝啤酒,苏沐橙睡下之后他们坐在出租屋小小的阳台上拿易拉罐干杯,看着层叠的铁皮屋顶之外狭窄的一线夜空,便觉得自己像个大人;没人告诉过他们啤酒也能喝醉,然而一罐还没见底苏沐秋便分明有些醉了,烟头都差点摁到他手上,叶修吓一跳抓着他手按到烟灰缸里,“喂喂!”

“哦……谢谢。”苏沐秋看起来比较老实,不过眼神都是飘的,好像忘了上一个话题是啥,停了一停,毫无逻辑地问他:“今天火锅好不好吃?”

“还行。”就是辣得要死,到底为什么买了火锅底料还要往里面丢那么多花椒,到现在他喉咙里都是麻的,“行啊你,还真都是肉,撑死我了。”

“那是,不能亏待你……嗝——”有点醉的苏沐秋难得不跟他抬杠了,拿起易拉罐又喝一口,动作有点大,差点倒衣领里,“亏待谁也不能亏待你们。”

“还好吧,”叶修想想,“哥没多大追求,不算亏待。”

从生他养他十几年的家远走高飞,来到H市,与他原本的家天差地别的这个家里,却有个比他亲生家人更在意这些日子的苏沐秋。

春节要放烟花,端午要买粽子,中秋要吃月饼,生日要庆祝,苏沐橙考了高分要庆祝,刷了副本记录要吃好吃的,认认真真创造出无数个不同的日子来,把一起度过的年年岁岁都悉数记清。

“那时候沐橙那么小一个,我问她走不走,她跟着我就走了……什么都不懂。”

月上中天,将近十五,满月的光辉一视同仁地洒在他们身上,叶修没有出声,知道他说的是以前带着苏沐橙离开孤儿院的、自己也不过是个小孩的苏沐秋——而如今半躺在他身边的这个手脚都基本长开,少年人抽枝拔节,有些值得倚靠的样子了,只是哪怕醉着目光也是亮的,带着平时不正经起来便难得一见的坚定和倔强,“我就是想让沐橙觉得……我不是带她出来受罪,别人爹妈能给的,她该有的,我都能给。”

“你给了,都给了。”叶修把他手里的罐子拿过来,顺手撂倒藉着三分醉意伤春悲秋的醉鬼,“都挺好的,苏大大。”

“嗝……”醉鬼苏沐秋打个嗝,躺在他大腿上翻个身,大着舌头不屈不挠地追问:“我了不起吧?……嗯?”

“嗯,了不起。”叶修拍开他追着要易拉罐的手,倒没把他从腿上赶下去,自己也靠着墙闭上眼睛。

“你以后会更了不起的。”

 

那之后,出租屋顶上的天空仍旧只余一线,然而与现实一屏幕之隔,他们的世界越来越宽广。

又一年,苏沐橙十四,苏沐秋十六,他十七。

“生日快乐!!”

“我还以为你已经送过东西了?”几天前却邪成功升级,加之刚刚才跟苏沐秋双双活动通宵24小时,刚过12点就被轰起来的叶修瞪大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我还以为今天不办了?”

“怎么可能,你又老了一岁这种事情当然要庆祝一下!”

“说得好像你没老一样!”

“谁叫你显老。”去趟陌生网吧他被拦了叶修被放进去了算个什么事,苏沐秋站在板凳上俯视他,“哥青春永驻!”

“好好好,”叶修配合地露出真挚的微笑,“祝苏大大越活越年轻,天天进不了网吧大门……”

“滚!”

“哥哥你下来!要打到吊扇了!”

“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要庆祝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多,而迎接一个又一个节日到来的同时,也会一次又一次笑话对方越来越老,并一起走到未来去。

然后,又一年。苏沐橙十五,他十八,苏沐秋十七。

他迎来了十八岁生日,只是苏沐秋的十八岁生日,已经不会再到来了。

“今年生日想要什么?”

“今年?”叶修有点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不知道对着电脑通宵了几晚,听清楚确实是苏沐橙问的,才有些惊讶地看眼日期,总算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挑起嘴角的时候感觉有些勉强,“……不过了吧?”

“才不要。”

苏沐橙看起来瘦了些,背着手俯下身,柔韧腰肢像被风吹弯的芦苇,看着他笑一笑,又轻巧地站直。

“以后你的生日,我来给你过。可不许不过哦!”

那么明亮的,如今好像又多了些坚定的笑容跟某个人有着微妙的相似,而这样笑着的她亦或是苏沐秋,他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熟悉的光景让他觉得亲切,无端地有点开心,于是也微笑着应答。

“好。”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231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