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伞修】写手傲娇四题

#写手傲娇试炼##月色真美四题#

 

·伞修

·练笔系列

·大概不是傲娇是逗逼OR作死吧【不

 

 

1. 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月色真美啊!)

“高手组我一个!”

“高手来中草堂呗人多奶大包你爽哦!”

“枪神大大看这边!!!”

“……搞什么啊现在小女生的审美观真是的。”叶修不由分说先给中草堂会长扔了个牧师自重,头也不回地喊:“沐秋干什么呢快来!”

“什么啊帮我全拒了!”

“你的粉丝要伤心死啊苏沐秋大大——”叶修放下一叶之秋,挪过去照着秋木苏的屏幕念:“要奶有奶要橙装有橙装抢完boss你先挑哦不来一发?”

“来个毛线有你一个近程就够了人多了光添乱。”苏沐秋走到他身后,头发在毛巾下面湿漉漉地滴着水,顺带用还带着湿气的手揉了他的头。

说的也是。叶修笑了笑,握着拳头撞进了他掌心。

“哥的后背就交给你保护了哦。”

 

 

2. 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

他好像又见到了苏沐秋。

时间就像是回到了那一千几百个日日夜夜中的某个时间点,叶修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不过不怎么认得出来这人是什么时候的苏沐秋——几年间苏沐秋八成时候都穿着有点泛黄显旧却很干净的白衬衫,虽然跟他一样都不过是个死宅男看上去却根本不像他那么邋邋遢遢不修边幅——当然现在的叶修可比以前要不修边幅得多,那时候好歹还是十几岁的少年,青春气息挡都挡不住。

这一点倒是跟面前这个苏沐秋像了个十成十。

叶修无意识地抿了抿嘴唇。两片唇瓣之间没夹着烟,这让他莫名其妙地总感觉有哪里不对——而对面的少年苏沐秋一如既往清爽地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就此别过吧。

我的故事已经完结,而你的故事还等着你去书写。

叶修转过身,带着嘴角低微的笑意,平静地踏出离去的一步。

 

 

3. 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

“喂?叶修你说要什么来着?”

“油条……”叶修叼着烟含混不清地回答,手机夹在左边肩膀歪着头盯着屏幕左手控制一叶之秋右手伸到隔壁键盘上拉着秋木苏。

“又是油条不腻死你。”苏沐秋踢踏着拖鞋在街上走。一大清早路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他也就放心地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电话上:“油条要没了哥给你买馒头,不许不吃哈。”

“油条都能没有你骗夜雨声烦啊?哎BOSS刷了好像,蓝溪阁在搞什么还不给个坐标……”

“谁要给坐标你啊快点埋伏好等我回——”

接着后半截话突然完全淹没在了巨大的噪声之中。

“哎沐秋?”叶修也被巨响声吓了一跳,没听见他说什么,于是又喊了他一声。

“沐秋你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

“沐秋?……”

 

 

4. 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见”“欢迎回来”“记得当年”等直接表述。想方设法用最隐微含蓄的方式来写吧!

十几年前跟苏家兄妹一起租住过的公寓楼快要拆迁了。

叶修站在楼下仰起头看了眼,迈步踏入了昏暗窄小的楼道——严格来说那也不算是公寓楼,以他们那时的财力也就只能在坐落于这种偏僻小巷子深处的握手楼上租个一房一厅,还不带独立厨卫。

更何况那个他们三人一起享有过的逼仄空间,似乎也已经很久没人租住过了。

叶修把向房东要来的钥匙放在掌心抛了抛,钥匙环套在修长的指节上转了个圈。家具已经被搬空,墙壁和地板上都蒙上了一层灰尘——他倒也不计较,关上门就靠在了一边的墙上。

像是随便扫一眼都能看到以前的苏沐秋和苏沐橙还有自己——正对着的角落以前摆着两台电脑,大热的天他跟苏沐秋光着膀子大汗淋漓地挤在一起左手键盘右手鼠标,唯一的一台电风扇还要对着主机吹;五六平米的小房间是沐橙的,尽管放了床之后还有位置但他们两个还是三年如一日地在客厅打地铺;有时候两个人轮流交替24小时代练,他回过头来就能看到苏沐秋四仰八叉地睡着,偶尔刚好醒了,便眯着眼睛诶嘿嘿地对他笑一笑。

那么远那么远,又像是伸手就能触及得到的记忆和时光。

叶修慢腾腾又吐了一口烟。白茫茫的烟雾模糊了视线,他施施然地扬了扬嘴角,掏出君莫笑的账号卡,伸手递了出去。

“……你再不追上来,哥可就不等你了啊。”

账号卡上的温度传递到皮肤,冥冥间像是有一只微凉的手,轻轻覆上了他的指尖。

 

 

+FIN+

评论 ( 3 )
热度 ( 57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