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尽管我们手中空无一物(短fin)

喜欢上老叶的第四年。给最棒的老叶!生日快乐!


•灵感来自Ram Wire《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叶橙亲情向,微伞修伞


文/寂羽



这是这天晚饭过后的事情。

“来来来,换个小号跟我干架去!”魏琛扯着嗓子冲对面的叶修喊,“妈的,教训教训那帮小兔崽子!”

“不是吧老魏?”后者抬起头看他,故作惊讶地,“你自己一个还不够吗扯上我干嘛?虐菜鸟有没有点素质了你?”

“什么虐菜鸟!谁叫他们扯上半个精英团来跟我单挑!我不就……”

“哦,”叶修对他的前情后果没啥兴趣,打开抽屉翻找账号卡,“去哪?”

“不不,不是现在。”

“那你们约了什么时候?”

“今晚十点,落日峡谷。”

“……那没办法,帮不了你。”

“干嘛,你有事?”

“嗯,约了人,出去一趟。”

“哎?看不出来啊叶秋同志?说说,背着沐橙约了哪个漂亮妹子?”

“想什么呢,别瞎扯,你不先考虑考虑你今晚怎么单挑人家五百公会精英一战成名?”叶修漫不经心地跟他扯着淡,手底下君莫笑战矛一甩又拉来两个小怪,边随手料理边看了眼边上的qq聊天窗口。

一个圆圆的橙子头像,头像旁边四个字:沐雨橙风。

沐雨橙风:吃饭了没?

君莫笑:没

君莫笑:你呢?

沐雨橙风:我也没有

君莫笑:都几点了快去吃

沐雨橙风:先不吃了

沐雨橙风:今晚我请你出去吃吧!

君莫笑:为什么?

沐雨橙风:[日期截图.jpg]

沐雨橙风:庆祝你生日!

君莫笑:哦……你不说我还没注意

君莫笑:吃什么?

沐雨橙风:你是寿星,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笑.jpg]

君莫笑:随你。

沐雨橙风:那去吃xx路那个烧烤吧!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个[嘻嘻.jpg]

君莫笑:好啊

君莫笑:几点,我去找你

沐雨橙风:嗯……九点左右吧,俱乐部后门那个报刊亭那里等?

君莫笑:好

这个干脆利落的劲儿,大概苏大小姐惦记很久了都没找着机会去吃吧?他边想就边笑,敲过去一句“到时见”,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又点上一根新的,越发加快了杀怪的速度。


晚八点五十。

苏沐橙从嘉世俱乐部出来,第一眼没看见人,再定睛细看才发现树底下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一明一灭的烟头光点,连忙加快脚步。

“来啦?”站在黑暗里的人口齿不清地说着,吐了口烟圈。

“嗯。”她走过去,“等很久了吗?”

“还行。”

“我还以为你会迟到呢。”

“没事做就早点出来了。”叶修解释着,“我还以为今年没人搞这个了,一下楼网吧里那气氛实在受不了……”

“那是你没关注过,以前动静肯定更大。”她有意调笑,挽住他的手臂走向路边,“不说这个,今年我来给你过生日——”

“哪年不是你给我过的?”叶修吸了最后一口,摁灭烟头丢进垃圾箱。

出租车飞驰着,经过新修的宽阔马路,驶向街巷曲折的老城区;司机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车载音响里传出上世纪粤语歌曲的老旧旋律,她把口罩拉下来一些,静静注视着叶修在闪烁而过的昏黄灯光下明明暗暗的侧脸。

与每一位荣耀顶尖职业选手一样,即使这个人从未在聚光灯下露面,也不妨碍他的生日变成全体粉丝的狂欢节。

“兴欣网吧里搞叶秋生日纪念专场啦?”

“那倒没有。”不过要不是网吧里哪个女粉丝参加线上庆生太过投入哭着喊了声叶神生日快乐我们好想你,引得周围的爷们跟着一阵唏嘘,他也不至于早早就逃到街上来抽烟。

“挺好的呀,你粉丝多着呢,难得让你感受一下生日氛围。”

“每年都这样吧,没差了。”

“总比前两年好些嘛。”曾经的三连冠豪门去年和前年两度止步于季后赛首轮,内部的结党营私和勾心斗角也愈演愈烈,曾经全队一起吃饭庆祝队员生日的温馨场面只余下虚情假意的口头问候,叶修是丝毫不介意甚至从未上过心,然而她却将这一切都悉数看在眼里。

“今年真好,又少了个烦人的日子!”

“反正那种人就是榆木脑袋,再说好话明儿训练还不是一样故意挑毛病——”

她跟他不一样。她很介意的。

然而现在该是高兴的时候才对……她轻轻抿着唇将不合时宜的情绪按捺下去,没注意到叶修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太好了不用排队!”

“坐里面吧……想吃什么?”

“都行。”她拉过红色小胶凳坐下,笑嘻嘻从积着锈渍的铝罐里抽出一次性筷子来,利落地掰开,刷刷刮擦着细小倒刺,“反正我吃什么你知道的——”

“唔,”叶修拿着手写过塑的菜牌,也不看,相当熟练地唤来老板,“羊排鸡中翅五花肉来一份,韭菜鸡皮鸡翅尖鸡软骨来两份,一个茄子一个玉米,一点点辣……”

“多点辣,多点辣,要辣点的。”她探头过去,捏着筷子尾巴笃笃笃敲桌板。

“你那什么不是快来了么。吃这么辣干啥?”

“没关系嘛,我想吃——”

“那就多点辣。”叶修也没再说什么,“再来个炒米粉,大份的,多放点鱿鱼,不要葱花。”

“好嘞,等一下啊。”

“嘻嘻,好久没吃过啦。”

“你倒是怎么想起要来这儿吃的?”

“就是想吃。所以就来了嘛。”

“好吧……”

时间还没到晚上十点,烧烤摊子的炭火刚刚烧热,沿街露天摆放的、油烟永远擦不干净的桌凳边上也大多都安静着,只分散坐着三三两两的食客;他们在最靠近树影的角落相对而坐,方便她隐藏那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认出来的脸庞,于是她也就越发自在起来,期待又愉悦地哼着乱七八糟的旋律,片刻后再重复了一次:“真的好久没吃过了呢。”

“我想想,”叶修点着烟,“搬家之后就没来过了?”

“好像我毕业之后就没来了。”她想起了什么,微微笑着,“最后一次是我高三的时候?”

“快高考的时候。”

“好像是。是因为什么呢……”那时候的他们远比现在拮据,哪怕是喜欢的烧烤摊子也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才舍得匀出生活费去奢侈一次的,“我想起来了……我跟班主任吵了一架那次?”

“是吧,”叶修也回忆着,正好热腾腾的烧烤上来,便拣了串软骨递给她:“还通知家长了好像。”

“……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抢boss抢到一半被叫去结果晚了一个月才升级的却邪,当然记得。”

“……”她无语,却又偷偷笑起来,默默低头咬烤串。

那时候是因为什么呢——好像是因为填志愿的事情吧?

“你不打算考大学?”

高三的班主任是位四十多岁的女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指着她空白的志愿表,语气还算耐心然而神色阴沉。

“……嗯。”

“那你打算干什么?”

“我……”她低头捏着袖口,想起上次放假去嘉世俱乐部的时候——她操作沐雨橙风跟一叶之秋一起领着嘉世精英团刷百人本纪录,公告出来的时候连陶轩都听到了他们耳机里传出来的欢呼声,笑着凑过来拍她肩膀:“沐橙这么厉害,等毕业了考虑当职业选手吧?”

“可是我还差得远呢……”

“没事,”叶秋破天荒参与了他们的谈话,“刚才红血那一下的掩护很不错了,慢慢练。”

“哎!对对!”

那时候还年轻的嘉世老板热切地挥着手里的文件,“我可连合同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点头了喔?——”

“……我要去当职业选手。荣耀职业联赛的职业选手。”

可以找出无数个理由,也可以随随便便用借口搪塞,然而那些蕴含着期待和温度的话语回荡在脑海里,推动着她说出了实话。

那之后……她只记得老师在那一句话出口之后黑下来的脸,好像那是多见不得光的东西,光是提起已经足够让人轻蔑与不屑:网瘾,不学无术,不务正业……那一个个形容词接连砸到她头上也砸到她认识的人头上,她从试图解释到奋力争辩,火气和委屈层层叠加,最终毫不意外地演变成一场激烈的争吵——

那天她没能回到教室晚自习。

风尘仆仆赶到学校的,是刚结束客场比赛回到H市的叶修。

“没两星期就该一模了,还满脑子想着游戏,这事儿不光我该管,你是她哥你当然也该管管。”

“是是。”

“现在玩游戏也玩出这么多名堂来了,平时她这么想你们就什么都不知道?再忙也该抽点时间,你看这连大学都不打算考的,学生就该一心向学,谁教她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您说得有道理,是我不对。”

“你们做家长也是的,别给她树立坏榜样,自己也别天天玩游戏,天天玩游戏能有多大出息——什么都归学校管了这算什么?还学会顶嘴了……”

“是,这事儿错在我,改天我跟她好好聊聊。”

她默默站在座椅后面,一直盯着叶修外套上面脱出来的一小截线头;大概是看来的“家长”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半大孩子,对方一开始就没拿出商量的态度,到后面更越发说教起来——然而叶修非但没半点争辩的意思,乃至连比赛场上操作角色时那种逼人的锐气和锋芒都收敛得一干二净,道歉道得无比诚恳,直到为人师者说到无甚可说,才跟她一起告辞离开。

晚自习还没结束,教学楼灯火通明,而校道上空无一人。她一言不发地陪他走到门口,终于忍不住拉住他:“为什么?”

为什么不反驳她?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单纯因为个人的好恶就否定了你的所有——

“因为我觉得她说我两句没什么……”那时候还没到二十一岁的叶修踌躇不定地移开视线,把目光投向校门外面空荡荡的街道。

“我没经历过这个,也不知道怎么做合适——我服软没关系,总不能让她从此往后都拿这个针对你吧?

“不过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你想来嘉世就来,想读大学就读大学,你做啥哥都不至于供不起你。”他抖了根烟出来点上,吸了一口,站没站相地杵着,依旧是平日里轻飘飘的语气,却似乎沉浸在了什么遥不可及的思绪里,“那时候你哥也说了,你决定做什么,我们都是支持的——”

“嗯……”她在他身后一再点头,听到最后一句,还是情不自禁捏紧了手指。

一周后。

“老师。”

“什么事?”她的班主任抬起头,瞥见她手里的志愿表,“想通了?你家长说什么没有?”

“他说……尊重我的意见。”

“不负责任。”

“……请您不要这样说他们好吗?”她想起叶修说的话,轻轻抿了抿唇,努力挺直脊背,迎向对方因她忽然强硬起来的语气而投来的审视目光。

“您知道的,我家里只有我哥哥……日日夜夜在游戏里打拼,辛辛苦苦把我养大,供我上学。现在他去世了,叶修也一样。您还觉得这是不务正业吗?

“您觉得这不是正常人该干的事情吧?可是他们付出的一点都不比您口中的正常人来得少,对我来说他们永远是我最好的哥哥。所以,请您不要这样说他们——”

走出教职员办公室时她看向对面的窗户,看见玻璃上投影着的那个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的、眼神都变得明亮坚定起来的自己,轻轻笑了笑,把志愿表揉成一团抛进纸篓。

窗外暮色渐沉,她顺着楼梯往下走,莫名想起某次一叶之秋被人挂在世界上黑的事情来——那会儿苏沐秋看上去跟当事人一样毫不在意,然而接下来半个月里,她家哥哥却趁叶修睡觉把主使者堵在复活点前杀了无数次,直到对方再也没有上线才作罢。

这个大概也是遗传吧?她想着,她一点都不介意别人说她什么,可要是别人说叶修和哥哥什么,她肯定是睚眦必报的。

那时候的他们一无所有,有的只有彼此而已——

“沐橙!”

“叶修?……”

走出校门的瞬间她就愣在原地,如此焦急又不安的叶修她几乎是从未看见过的——显然是匆匆忙忙跑来的,身上还穿着印有火红枫叶队徽的嘉世外套,看见她快步上来:“听说你又被老师叫去我就来了,没啥事儿吧……哎怎么了你?这……”

“没事没事。”她笑道,感觉心里一直紧绷的弦终于彻底放松,随之涌上来的却是无法名状的强烈委屈和鼻酸,连忙把脸埋进他外套里,“我没……”

“没事,真没事了啊,”叶修有些手足无措地安慰着她,“别哭……”

“呜……”

“行行,想哭就哭,我在呢,没事啊?……”


“你那时候根本不懂安慰人的——”揭黑历史揭得高兴,她咯吱咯吱咬鸡软骨,“你还记得你那时候说了什么吗,同样几句话说了十分钟没换过,嘻嘻……”

“不记得了。”叶修无奈掰玉米,“我是真不会,这不想着要是你哥的话会怎么安慰你?”

“哥哥更加不会安慰人,别指望他。”她摇头摆手,“现在你比他好点。”

“那是,毕竟我比他多吃十年饭。”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吃完,结账,回家。

“生日快乐啦。”

“嗯,谢谢。”

“要我祝你什么吗?”

“……祝挑战赛首轮不对上嘉世?”

“也是……好吧,我就祝你这个。”她笑着,笑容却渐渐变得有些复杂,“……我更希望永远不要对上你。”

“……”叶修深吸一口气,“从嘉世的实力和我们的野心这个角度上来说,不太可能。”

“我知道,就是想想。”

“嗯。”

他们在来时约见的行道树阴影里相对沉默,直到她拨了拨头发,“那我走啦,你也照顾好自己,没事别太熬夜。”

“别担心我,”叶修看着她,顿了顿又说,“倒是你,有什么委屈的就告诉我——”

“……嗯。”

“你说的,我比较会安慰人。”

“……”她努力牵牵嘴角,想起最近的种种,却实在有些笑不出来了,“那你来安慰安慰我?”

“行。”叶修答应着,一手夹着烟,一手摸了摸她头顶,低下头去。

嘴唇的触感落在她的额发上,小心又轻柔地停留片刻,才慢慢离开。

“我在,加油。”

叶修走远了,她遥望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向自己的方向迈出脚步。


这一天,距离他们再度并肩作战,已经不再遥远。


+FIN+


评论 ( 24 )
热度 ( 277 )
  1. 懶懶貓兒看萌點寂羽 转载了此文字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