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 || 伞修伞 | 伞修橙 | 双花 | 韩张
时间带走的一切,荣耀会记得。

【君莫笑中心】几人归(4&5)

1&2   3

 

我觉得我越写越偏向伞修橙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炒鸡喜欢沐橙啊啊啊啊啊大段的沐橙戏份写得好开森啊啊啊啊啊——【等

 

4

 

叶修零零散散跟他说了很多事情。

 

每天刷副本有次数限制,刷完了叶修就带着他四处杀野怪。到了不管叶修还是他身边都没旁人的时候叶修就开始跟他絮絮叨叨,也没个先后顺序,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从他可以叫声妹妹的沐雨橙风诞生到苏沐秋连续三天晚上把自己踹醒,也不管他在不在听,犹如碎碎念一般说一阵停一阵,一时间倒是能跟某个话唠平分秋色——君莫笑想起上回一起刷副本的那个叫流木的剑客,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听叶修说话。那流水账一样没什么重点的字字句句里都是他最熟悉的人还有同类,他却跟他们生生暌违了将近十年的时光。

 

练级练多了也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特别在自己的操作者技术如此顶尖的情况下。君莫笑一矛戳中一只小怪之后一记圆舞棍将其甩到另一边两个小怪身上,后接龙牙追加一串连击。叶修的手指不紧不慢敲击在键盘上,每个操作看起来都像是早就重复过无数遍,带着刻到骨子里的纯熟与流畅。姿态放松节奏刚好,连带着他的战斗动作也显得分外随性写意,然而漫不经心之下步步精准,每一击都在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落在战矛指向的地方。

 

让他忍不住就开始想象那时候一叶之秋手握战矛,像现在的他一样在这个人指引下战斗的样子——还有秋木苏在他身边,跟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样子。

 

然后他就问叶修:“秋木苏呢?”

 

“你不会再见到了。”叶修想了想,“……大概。”

 

“那一叶之秋呢?”

 

“……唔,”叶修说,“送人了。”

 

“哈?”

 

“就是送人了。”

 

这算什么?

 

 “……为什么啊?”

 

君莫笑觉得要是他能控制自己动作的话一定会立即翻身拽着叶修问个究竟,不过那个人只是又一个操作攻向了下一个小怪。

 

“……对不起啊。”

 

似乎过了很久,久到这一波拉回来的几个怪都被清掉之后,叶修才这么轻飘飘地对他说了一句。声音依旧压着,语气有点飘忽,听不出喜悲。

 

已经是深夜。网吧里通宵的客人都各自戴着耳机在屏幕那一端的世界里各自征战,整个空间都被夜晚特有的静谧氛围所充满。叶修的游戏音效调得很小,独自一人坐在前台这边,君莫笑没接话他也就随之顿住了话头没再往下说。

 

“我爸那时候也跟我说对不起了。”

 

“哦……哈?我去啊这什么时候的事?”叶修刚开始只是一边打怪时不时扫一眼文字泡,——为了不跟君莫笑的文字泡混在一起他一般都选择语音而不是在频道里打字。结果对方语出惊人差点没把他吓得心跳漏一拍,叶修眨眨眼吐了口烟,不过已经大概估计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果然接下去君莫笑就说,“出50级觉醒任务那时候。”

 

“那我问你啊——你爸那时候哭了没?”

 

“卧槽你原来是在关心这个?”

 

“我那时候就在关心了好吧结果找半天才找到你们,一叶还死活不肯告诉我害哥担心半天。”

 

“……没有。”

 

“真的?”

 

“真的。”

 

“莫笑你驴我呢?”

 

“真没有,爱信不信。”

 

苏沐秋那时候真没干什么,除了开着他默默在新手村野外站了一天之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在电脑前面把口袋里的两包烟全抽完了。

 

然后苏沐秋跟他说,对不起。

 

君莫笑想跟他说哪来的对不起呀你又没亏欠我什么东西,倒是你这个样子没事吗没关系吗怎么叶修和沐橙敲门你都不答应?

 

可话到嘴边还是全咽了下去。

 

那么一脸平静的苏沐秋让他不仅觉得不习惯,甚至还隐约感到了害怕。

 

之后一叶之秋吭哧吭哧跑来找到他,听到那边叶修小心翼翼松了口气的声音他也跟着松了口气。

 

这个沉静可靠的同类比起他背后那自带群嘲脸的操作者来说更能让他感到安心。

 

“叶修问老苏怎么样了。”一叶之秋跟他说。

 

“还行,就安静得要命能吓死人……我又不敢问他——”

 

“叶修说……”

 

“莫笑。”一直没说话的苏沐秋忽然开口,他没开麦,只是对着屏幕说:“跟一叶说我没事。”

 

君莫笑乖乖把话传过去。苏沐秋笑了笑往下说,“叫叶修回来,还没吃饭呢吧?我现在就去下面条。”

 

一叶之秋走了之后苏沐秋放平了嘴角的弧度看向他。

 

“对不起,不过……”苏沐秋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把他的视角转向了屏幕,伸出手作势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以后一定还有机会的。相信我。”

 

说到后面依然是笑着弯起的眉眼,操作着鼠标按下了登出键,眼角却依稀有点泛红了。

 

他就这么看着自家操作者的面容在眼前变得模糊,继而放任自己的意识沉入无边无际的深海。

 

一睡十年。

  

 

 

5

 

君莫笑唯一庆幸的是他问起苏沐橙的时候,叶修说她还在。

 

——何况在那之后不久他就见到了苏沐橙。

 

“终于又见到你了,莫笑。”

 

毛绒绒的苏沐橙拉下罩着半张脸的围脖,靠过来把叶修挤到了一边,对着屏幕嘻嘻笑着跟他打了招呼——昔日的年幼女孩已经变成成熟而又不乏青春活力的双十女子,叶修在一旁无奈地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对他说:“记不记得?你小姨。”

 

“……”君莫笑沉默良久,把“我记得你还是我妈呢”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之后就是如前几日一般组队打本。苏沐橙的角色叫做风梳烟沐,第十区土生土长的女孩子即使跟他已经合作过好几次还是青涩地缄默少言,偏偏一开打就端着与她体型严重不符的手炮各种猛烈开火,攻击果断迅捷,跟他的动作丝丝入扣全数吻合,那样的凌厉强势跟他认识的苏沐橙比起来简直像是两个人。

 

看了眼后方抢占了高处的风梳烟沐自带的系统脸,君莫笑翻身把千机伞甩成了枪械模式,开了格林机枪冲着托亚一轮扫射。

 

果然还是期待看到叶修所说的名为沐雨橙风的,长着苏沐橙面容的那个枪炮师女孩。

 

在叶修的个人技术压制之下五人小队顺利刷出流离之地纪录,然后在把副本次数用完后苏沐橙就下了线。叶修拿着个香菇炖鸡面跑去冲水了,苏沐橙挪到叶修座位上戴上耳机,对他笑了笑:“莫笑现在比以前看起来帅多了。”

 

“……哪有?”

 

“就有。”苏沐橙揶揄他,嘟了嘟嘴又说:“叶修虽然品味还是不怎么样不过还是比哥哥好多了。”

 

“……”

 

“喂?”苏沐橙看他半天没说话,以为他没听见,于是试探着叫了一声。

 

“我听叶修说,老苏死了。”

 

这是他第一次叫自家操作者老苏。

 

“嗯,是呢。”苏沐橙怔了怔,不过还是慢慢点了头。

 

“那时候你和叶修……是不是很难受?”他迟疑了很久,还是这么问道。

 

会像他被告知再也见不到秋木苏和一叶之秋的时候那样,觉得难受吗?

 

“有点吧……不过有叶修在呢,所以还好。”

 

她想起了七八年前,那时候自己刚失去哥哥,而叶修刚失去苏沐秋。

 

骤然失去相依为命的兄长让十五六岁的自己像是没了一直支撑内心的最为坚实的支柱,接连多日都是浑浑噩噩,睡梦中多次突然醒来发觉泪水打湿脸颊。而叶修乍看上去却几乎不见有什么异样,只是变得忙多了,比以前更忙上了好多倍——之前跟苏沐秋两人一起完成的工作他以一己之力都揽了下来,终日对着电脑几乎不挪一步,烟也抽得比以前凶得多,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差点没被满屋子的烟味熏死。

 

已经四天了。她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内几乎就没见叶修睡过觉——从医院出来之后叶修把他们所有银行账户上的余额都查了一遍,扣掉他们两人的房租和生活费,剩下的钱即使全拿出来也还离南山公墓最低规格墓地的售价有着一大段距离。

 

然后叶修把算出来的差额拿张纸条写了贴在电脑屏幕边缘,紧接着登上了荣耀,除了吃饭去厕所之外就没从电脑前面离开过。

 

她抱着枕头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叶修稳如磐石地坐在那里,开着两台电脑同时控制两个号,时不时卡着CD在世界上发各种广告。嘴里叼着的烟慢慢燃烧着,烟灰累积了好长一截,颤巍巍地挂在上面——她终究还是受不住味道,忍不住失声呛咳起来。

 

“沐橙?”叶修闻声回过头看见她,连忙先拿下烟在旁边烟灰缸上敲了敲,另一只手拉下耳机,问她:“怎么了?”

 

“睡……睡不着。”她低声辩解,也不知道是烟熏到眼睛里还是怎么样,忽然就觉得双眼发酸,泪水眼看又要涌出来,连忙抬手去揉眼睛。

 

“啧,别揉……”叶修伸手拉住她手腕,起身改为抽了纸给她擦了擦,然后拉着她回到房间里:“三更半夜的还乱晃,明天还上学呢就不怕起不来?”

 

“……”她顺从地躺回到床上,心里有点温暖却又像是有点委屈,拉过被子盖住了半张脸。“可是我睡不着……一闭上眼、就——”

 

“……没事儿啊。这不还有我在呢嘛?”

 

他在黑暗里手足无措地犹豫了一下,还是干脆躺到她旁边,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

 

叶修比苏沐秋壮实一点,骨骼分明的手臂小心地环绕过她的肩背,松松拢着她,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浓郁的烟草味从少年人身上弥漫开来,慢慢包裹了她。

 

明明只是廉价香烟粗浅刺鼻的味道,却让她感觉无比安心。

 

——就像是多年以前尚且年幼的苏沐秋,半夜拥抱着被噩梦惊醒的她一样。

 

“如果有他在,那么自己就一定没关系了……我那时是这么想的。不过——”

 

苏沐橙看了看那边背朝着这边、倚着柜子微微弯着腰随意站立着的人影,回过头来看向他,笑着指了指自己。

 

“现在的话应该更加没关系才对,因为我们都在呢。”

 

至少这段路,绝不会让你们孤独地向前走。

 

 

TBC

 

===========================================

 

想说几句话:

 

一直非常喜欢伞修橙三人的相处模式——原作中的话是非常喜欢叶修和沐橙的相处模式,纯粹而深厚的兄妹情谊总是能轻易地打动我。觉得叶神跟沐沐之间真的分享着无人能替代也无人能插足的亲情,这种相依相伴彼此支持着前进的情感如果用爱情来概括大概只会略见肤浅和偏颇吧。跟基友聊起叶神和沐沐的时候都觉得,沐沐如果一辈子不结婚的话叶神一定会陪伴她度过一生,而如果沐沐要结婚的话叶神也一定会牵着她的手把她交给她所爱的那个人。

 

就像是我一直相信着,他们三人心中一定会有仅属于年少的他们共享着的一角,无论跟谁都无法彻底分享,亦是无论谁都无法取代。

 

 

 

 

评论 ( 6 )
热度 ( 98 )

© 寂羽 | Powered by LOFTER